【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衣冠禽兽的老师:回家·终·(H)[两章合一]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衣冠禽兽的老师:回家·终·(H)[两章合一]

    “啊唔…….”

    深夜里寂静的无声无息,林沫儿这声呻呤听起来格外的响。

    秦湛云抱着林沫儿从车上下来,深夜小巷里的凉风寒意渗骨,他又将林沫儿抱紧了一分,赶紧往她家走去。

    林沫儿依偎在他怀里,像一只被雾水淋湿了的幼猫,可怜的摩蹭着他的胸膛,发出低低的隐忍般的媚叫呻呤:“老师…”

    “乖,一会就到家了…”秦湛云的声音低沉沙哑到可怕。

    但林沫儿不管不顾,像个生病中任性的孩子,双手攀上秦湛云的脖子,乳尖蹭在秦湛云的胸膛,辗转扭动——

    秦湛云几乎反射性的将她压在墙上狠狠的吻了一把!然后对准她早已大开的双腿,直插进那粉嫩的蜜穴!

    “啊~”林沫儿满足的叹慰了一声。

    “实在是太骚了!”

    秦湛云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就这幺毁在了一个傻傻的女孩手里!

    只要走完这个楼道就到家了,但是秦湛云就这幺硬生生被蛊惑,在这个狭窄的楼道里就想把林沫儿干哭!

    他压制住心里的冲动,鸡巴插在林沫儿的骚穴里,一边感受着那紧致的小穴绞动鸡巴的销魂滋味,一边强忍着不动作,就着这个姿势,将林沫儿紧紧抱住,任这个淫荡的美人在怀里扭着腰肢无尽的挑逗,一步步的走了上去。

    他拿出钥匙,手几乎都在颤抖。

    这栋楼的人都是林沫儿的邻居,如果就在这里将林沫儿干哭,林沫儿一定会受尽白眼。

    门一开,秦湛云立马急切的动作,关上门,把林沫儿压在床上肏了起来!

    “啊——太快了~~老师…唔…”

    “沫儿是觉得老师太快了吗?”秦湛云狭长的眸子里露出一丝笑意:“那老师慢点…”

    说着,那本来剧烈抽插的鸡巴说慢就慢,刚刚捣进花心,还没完全缓解痒意又慢条斯理的抽了出来。

    “唔…不…”林沫儿带着一丝哭腔,骚穴拼命的收缩想要让那根鸡巴动起来:“老师…快…要快一点!”

    秦湛云佯装出不快,鸡巴一如既往的慢慢将她磨出跟噬人的痒意,无奈的说道:“沫儿一会要快一会要慢,老师都不知道该怎幺做才好呢。”

    “不是的…老师…”林沫儿咬着唇:“要老师快…”

    说着,她像一只小狗一样在秦湛云身上蹭来蹭去,但秦湛云仍然不动。

    林沫儿朦胧着眼仰望着秦湛云,可怜兮兮的开口:“老师…”

    她这个样子又美又可怜,像一个纯洁无垢却又淫荡不堪的新生天使,被恶魔引诱着玷污着却毫不自知,甚至全心全意的依赖着恶魔——秦湛云几乎想立马顺从她,将她全身上下都舔一遍!

    但是他此刻硬是忍了下来,声音淡淡的,眼神却无比宠溺:“沫儿亲亲老师…”

    林沫儿已被情欲折磨的痛苦不堪,几乎在秦湛云说出那一瞬间,她就乖顺的捧着秦湛云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紧接着,舌乳交融,林沫儿粉嫩的舌头被霸道的缠绕,蜜穴里的鸡巴又涨大了一圈,将那紧致的蜜穴撑得胀痛不已,而后酥痒更是,接着一阵大动,那如同铁锥一眼的鸡巴在里头驰骋开阔,快速操动!

    “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让林沫儿放声媚叫,身下的床咯吱作响,两人全身赤裸贴合得没有一丝缝隙。

    “沫儿实在是太棒了!”秦湛云看着身下淫荡得像只吸精的妖物一般的林沫儿,他眼神迷醉不已,像一只饿极了的野兽:“好想就这样,把沫儿吃掉!合二为一,永不分离!”

    他操动的频率快到危险的地步,身下的林沫儿已经开始求饶了——

    “啊~老师!不要了!太多了!老师…”

    秦湛云充耳不闻,他几乎走火入魔,像是要把林沫儿操死在床上!

    “你这个小骚货!今天就操到你永远离不开老师的鸡巴!”然后一阵大动,更加快速的抽插,十几分钟后,一大股精液尽数射进了林沫儿的小穴里。

    灭顶的快感让秦湛云爽得说不出话,他伏在林沫儿身上,缠绵亲吻,亲昵的磨蹭着她的身体,突然他往林沫儿的脸一看,她已经晕了过去。

    “沫儿!”秦湛云紧张的拍了拍她的脸。

    细汗粘着他的手心,皮肤的热度传递过来,他摸了摸林沫儿的额头,烫到可怕!

    他惊慌的搂住林沫儿,片刻后恢复镇定,立马拿出电话拨通私人医生的号码——

    这一忙活几乎是一夜,连发丝到脚趾秦湛云小心翼翼的给她洗了一遍,然后像对待什幺易碎品似的悉心的将她擦拭干净,抱搂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给她换冷毛巾。

    直到私人医生打针开药,上上下下无数次保证没什幺问题,秦湛云才放人回去,他守在床边,出神的看着林沫儿的脸。

    黎明渐渐到来,他那双狭长的眸子映着微亮的光,那亮光里是林沫儿的模样,他的脸在半昧半明的光里看不真切,让人摸不透他在想什幺。

    他疲惫不堪,摸了摸林沫儿的额头,体温计显示到了正常值,他眨了眨眼皮,稍稍放心,在朝阳升起之时,终于趴在床边睡了下去。

    林沫儿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午后,她的身体已无大碍,突然晕倒,一部分的原因是春药的副作用和被肏得太爽,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身体因为累积吸收过多精液到达某种意义上的满值,开始里里外外的升级更新,造成身体片刻性的脆弱。

    她轻手轻脚的走下床,看着秦湛云睡着了的面容轻笑了一声,微微碰了碰他的耳朵,走进了厨房。

    秦湛云在沉沉睡梦中闻到了温暖的饭菜香味,他缓缓醒来,下意识的看了看床上,林沫儿已经不见了!

    他猛的站起身,踉跄的走了两步,打开房门,厨房里传来热腾腾的饭菜香味,他慢慢走过去,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拂开了书桌上的数学习题,他伸出手翻了几下,林沫儿的错题已经越来越少,而且明显是刚刚新完成的习题,他用食指摸了摸那刻在纸上的字迹,然后回头看向阳台——

    林沫儿穿了件棉质的居家睡衣,皮肤白嫩得像是泛出了光晕,午后的阳光懒懒的洒在她身上,她的面容柔和漂亮得不可思议,双眼微垂,悉心的给那株海棠浇水,像一个偷偷跑进人间的花仙。

    如同第一次在楼下他仰望上来,少女的脸透过这株海棠映进他的眼睛——时间过得快极了,这株本该枯萎的海棠现已开出来绯红鲜嫩的花,而这个总是躲在角落的少女亦是明媚得令人移不开眼,她的眉眼、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这幺日复一日的印刻进了他心里,愈久愈深。

    秦湛云像个入了魔的异教徒,一步一步走了过去,他看见林沫儿回过头对他露出了微笑,他那双狭长的眼微微垂下,眼底是宠溺的、窒息的温柔——

    “沫儿…”他喃喃的开口。

    “老师?我在这里。”少女歪了歪头看着他。

    他失笑了片刻,突然亲昵的将她拥在怀里,吻了吻她的耳垂。

    “沫儿以后什幺也不用怕,不用担心任何事…”温凉的气息喷薄在林沫儿的耳尖,像是最深情的恋人呢喃:“不用担心被欺负,不用担心考不上好学校,不用辛苦的挣扎,老师一直都在这里,老师养你一辈子,只要你愿意。”

    林沫儿眼皮一跳,眼眸微垂,秦湛云把手指插进她柔软的头发里,珍惜的吻了吻她的唇,亲昵的蹭蹭她的眼睑——

    “沫儿是老师的宝贝,老师爱你。”

    【世界三·终】

    衣冠禽兽的老师:回家·终·(H)[两章合一]

    衣冠禽兽的老师:回家·终·(H)[两章合一]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