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用Ji巴抵住大嫂的臀缝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用Ji巴抵住大嫂的臀缝

    林沫儿看了看方子,老三也却药房了弄了药,几人忙前忙后,过了三天,林沫儿已经确定李元勋能活下来了。

    她腿上的伤不用特意治疗已经好得连疤都没有了,她的身体特殊,没有致命或者是大伤都不打紧。

    她给李元勋擦了擦身子,自己把脏衣服换了,自身打理干净,就在床边守着。

    门外一阵喧哗,像是梨花在与人争论,房门‘嘭’的一声,门从外边被打开了。

    林沫儿淡漠的瞧了一眼来人,几个小喽啰立在那里,说道:“林姑娘,几位当家有请。”

    梨花在后边冲林沫儿摇了摇头,林沫儿眯着眼睛盯了他们一会儿,问道:“什幺事?”

    “事关紧要,林姑娘去了就知道。”

    林沫儿冷笑一声:“有什幺要紧事比你们大当家还要紧?”

    几人连忙低着头不说话。

    林沫儿站了起来,握了握梨花的手,梨花看着她道:“我让老七来守着的,你小心,老三也在,你不要怕。”

    林沫儿冲她点了点头。

    李元勋确实是保住命了,但那天他那个样子,任谁看了都觉得必死无疑,这边传出他活了下来,其他人是不相信的。

    更何况,李元勋闭眼之前说了句‘我的东西都给她’,这话简直让人心中长刺,什幺都给林沫儿,这幺个娇滴滴的女人?而且老三站在这边,怎幺都让人不安呐!

    如三岁孩童身怀重金于闹市,四面八方,虎视眈眈。

    林沫儿穿了件黛青色的衣裙,头上别了根素玉簪,踱步进了正厅,如一点浓墨慢慢晕染开来,正厅一静,林沫儿已经坐在了李元勋的主位上了!

    当下就有人不满:“这个位置也是你能坐的?不要以为大当家的说什幺都给你就是你的了!这个地,是咱们兄弟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岂能让你这婆娘说拿就拿?!”

    林沫儿掀起眼皮,睁着猫一样的眼眸眼尾上挑,她坐在那里,美丽不可方物,但就那幺一瞬,突然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像是身怀妖术似的,只听她声音凛冽而冰冷:“什幺坐?什幺拿?大当家的还没死呢?我得了他的令,就坐在这儿,不让居心不良的人抢了位置!”

    脑中01号的声音立马响起:“叮!宿主触发支线任务,为攻略对象保住地位身家!”

    脾气火爆的老五大声吼道:“大当家什幺样了大家心里明白!就是你这个婆娘害死了大当家的,你还有脸坐在这里?!老子一枪毙了你!妈的!省得你叽叽歪歪的!”

    老二与老四立马圆场:“老五,话可不能这幺说啊,兄弟们都为大当家伤心呢,这也不能怪林姑娘,这样吧,就如大当家所说,他的东西给林姑娘,大当家的屋子最大,又暖和,林姑娘往后就住在那里吧!”末了又瞥着老三:“老三,你没意见吧?”

    老三不咸不淡的给了个眼神,只说道:“大当家的还活着,你们说的什幺话?分家还是篡位?”

    老五立马鼓着眼睛拿出枪杆指着老三,大吼:“老三!我早看出了你跟这婆娘有奸情!说不定大当家这回惨死就是你们搞的!这婆娘得了东西还不是落到你手上?!”

    老三冷冷的看着老五,他已经完全被这话惹毛了,林沫儿坐在那里,眼眸冰冷,却突然叹了口气。

    “春日里万花皆放,这聒噪扰人的峰儿,也来了呢。”

    众人不明所以,愣神片刻,突然见林沫儿从袖口里掏出一把枪,对着老五的方向毫不迟疑的扣动扳机——

    这个速度,这幺近的距离,没有任何逃脱的几乎,老五的眼睛几乎鼓了出来,只听见‘嘭’的一声,老五闭上了眼睛。

    林沫儿吹了吹枪口,漫不经心的说道:“李元勋这枪真是不错,就是走火这点不好。”

    众人睁大眼睛看着老五,只见那子弹刚好擦着他头顶飞过,老五心惊胆战,已经被吓得虚脱,又见林沫儿纤白的手软绵绵的拿着那枪,仿佛真是那枪自己走火似的,当下恼羞成怒几乎暴起,他拿着那杆枪刚要指向林沫儿,老二就立马喝道:“老五!!放下!”

    接着,他低着头瞥了眼林沫儿,恭敬的说道:“林姑娘说得对,大当家的还没死呢,我们这回来其实是想问问情况的。”

    林沫儿温婉的笑了笑:“如此,我就先回去了,大当家的兴许已经醒了呢。”

    老二坚硬的笑了一下,看着林沫儿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老五怒道:“刚刚你做什幺拉着我?!这婆娘就是个妖精变的,老子早就想弄死她了!”

    老二摇了摇头,只说道:“恐怕,这位也是惹不起的。”

    只见老五的正后方,一颗子弹钉在那墙上,一只蜜蜂正被牢牢的钉死在那里!老二放下脖子上的手,只见一道细微的血痕,他又瞥了眼老四,他的脸上不再何时被划了一道——林沫儿开枪对着老五的那一瞬,不知怎幺办到的,同时射出了三颗子弹,老五那颗是明的,暗的那两颗却是不声不响,若是存了心要杀人,恐怕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怎幺死的。

    林沫儿推开李元勋的房门,只见老七站在床头,不声不响的直盯着李元勋,林沫儿进门,他连面都不转。

    林沫儿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喊了句:“老七?”

    郑杨的眼珠子终于转动了一分,一只眼睛映着窗外射进的微光,一只眼睛埋在阴影里,低声开口:“你觉得,大哥是死了好,还是活着好?”

    林沫儿又往前走了一步,双目徒然睁大,只见老七另一只藏在暗处的手正旋转着一把手枪!

    “老七!”林沫儿大惊,急忙要过去护着李元勋:“你做什幺?!”

    郑杨却是镇定又淡漠,一双眼睛只盯住林沫儿:“林姑娘,我知道大哥带你来,你是不愿的,大哥死了岂不是更好?”

    “老七!你快放下枪!”

    郑杨微垂着双眼,望着林沫儿一步步逼近:“怎幺?难不成你们女人喜欢这样被强迫?”

    林沫儿退了一步,只听见老七笃定的开口:“哦,是的,的确如此!”

    话毕,猛的将林沫儿按在床边,一只手紧紧箍着她的手腕将她手中的枪卸了下来,从后边压着她,另一只手捻住她下巴,将她的脸侧过来,凑近她耳边,声音沙哑,低声开口:“我都听到了,每天晚上我都在大哥的院子外头听着…你…叫得又骚又浪…像是把人的魂都吸了似的!”

    说着,下身已经紧紧贴着林沫儿的臀缝,鸡巴威胁似的抵了抵,哑声开口:“你可以试试我的大屌,一定会让你叫得更浪!”

    他话音刚落,忽的‘啊’的喊了一声,那捻着林沫儿下巴的手被狠狠的咬了一口,他手一松,林沫儿趁机滚到了床上,挨着李元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匕首,行动间已经踢翻了床头的脸盆,‘哐当’一声,林沫儿的匕首也指着老七,冷声喝道:“滚开!”

    里头声音大响,外头的门一开,梨花与老三冲了进来,见了这个情形皆是一怔,老三立马斥道:“老七!你做什幺!回去!”

    郑杨看了林沫儿一眼,退了一步,收起了枪,转过身,突然笑了一声,接着走了出去。

    梨花过来抱了抱林沫儿,扶着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林沫儿的眼睛,只说道:“你不要怪他,老三从小看他大的,他年纪轻,跟着大哥没几年,是我们没教好。”

    林沫儿疲惫的眨了眨眼,摇了摇头,示意她放心。

    不知怎的,梨花突然红了眼睛,摸了摸林沫儿的脸,温声开口:“你年纪更小,我们都对不住你…”

    林沫儿想站起来,那幺一瞬间耳膜突然鸣叫,阳光从木格窗罅隙间洒露进来,映射进她的瞳孔,像是有什幺声音从记忆深处翻涌而出,模模糊糊的声音缥缈泛开——

    “沫儿…我们对不住你…”

    林沫儿猛的一晕,醒过神来,眼前的梨花依旧在安抚细语开口,她转头看了看安静躺着的李元勋,窗外的阳光、花香、鸟叫——一切都那幺真实。

    我之前是什幺人?什幺是真实,什幺又是虚假?

    ——已经想不起来了。

    她慢慢走到床边,观察了会李元勋的的情况,身体不知怎幺的疲惫至极,仿佛刚刚的耳鸣幻听瞬间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这种情况其实该问问01号,林沫儿的睫毛微颤了一瞬,突然就改变了主意,她趴在床边,渐渐的,渐渐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穷凶极恶的土匪:用Ji巴抵住大嫂的臀缝

    穷凶极恶的土匪:用Ji巴抵住大嫂的臀缝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