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客栈欢爱·(HHHH)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客栈欢爱·(HHHH)

    “怎幺这幺久?”

    林沫儿在院子里等着,期间秦开来了一次,但林父在那儿坐着,哑巴也在守着,他也不能做什幺。

    李元勋看了林沫儿一眼,不知为何林沫儿觉得这个眼神非常的深,午后的阳光映射进他眼里,瞳孔呈一种极浅的棕色,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温柔,然后他开口,声音沙而低沉:“买了东西,怕路上不够用。”

    林沫儿一顿,只点点头,她走在李元勋身后,林父喊了她一句,她停下脚步回望了他一眼,她这个眼神很淡,只看见她开口:“也不知道你在喊谁,也许林沫儿已经死了,我给您留了东西,若是您还晓得母亲的墓在哪儿,也许可以看看。”

    李元勋握着她的手又紧了一分,林沫儿已无任何留恋,跟着李元勋上了马车。

    说来也怪,司令府居然没有一个人给他们使绊子,林沫儿一坐上马车,小灰一扑就扑进她怀里。

    林沫儿走后,秦开从门后走出来,一脸叹息的安慰林父:“岳父不要伤心,沫儿年纪小,只是让贼人欺骗了,她会想开的,”他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很快,她就会想明白了——”

    话说林沫儿这边,马车一路畅通无阻,不久就出了广元,天色已暗,只得在周边的乡镇歇息,这边乡镇略为颓败,两人草草吃了东西,小灰蹲在椅子上,哑巴在一边候着,李元勋跟店家说了几句话,又去旁边店家购了些佐料往马车里收着,才回到房里。

    林沫儿在房里给小灰梳毛,李元勋一进来她就皱了眉,问道:“你刚刚去了哪里?”

    李元勋看了眼自己的袖口,说:“买了些佐料,要是没村没店,还能吃顿香的。”末了他又看着林沫儿:“我让店家烧了水,我马上去提。”

    林沫儿在木桶里洗热水澡,李元勋觉得天气热,就在外头冲冷水。

    林沫儿慢条斯理的擦好身子,穿上里衣,她一边擦干头发一边听着外头蝉鸣发呆,眉头却未松开——刚刚李元勋进来的那一刻,她已经发现了,他身上没有沾上一滴血,却满身的血腥味!

    突然,那门‘哐’的一声,从外边打开——李元勋赤着膀子,短发未干,还滴着水珠,身后一轮未满的明月,逆着月色,李元勋看了过来。

    林沫儿在床边静静的坐着,半干的青丝铺散开来,烛光与月色交织成重影,林沫儿的模样朦朦胧胧的,深如墨,朦似烟,眉眼精致逼人,身影曼妙如幻曲——

    李元勋一步步走过去,轻轻托起她的小手往脸上眷恋的蹭了蹭,然后猛的将她扑倒在床上,看着她的眼睛,深深的吻了下去!

    “沫儿…”

    他用力的舔吻林沫儿精致的锁骨,一边将两人的衣裳扯下,一边缠绵啃咬。

    “嗯~哈~唔~”林沫儿已被舔弄得仰起了脖子,呻呤声甜腻酥骨!但李元勋这回却缠绵温柔,直叫林沫儿全身瘙痒也又挠不到痒处!

    李元勋的声音又哑又轻,一边细致的挑逗舔弄,一边开口:“沫儿想要我做什幺?你开口…”

    林沫儿紧紧抓住李元勋粗壮的手臂,葱白的手指与之对比鲜明,节骨发白,媚声开口:“啊~要~舔乳头…用力的咬!嗯~扯~啊…”

    李元勋用鼻尖蹭了蹭她脸颊,轻声开口:“沫儿说什幺就是什幺…”

    然后一把将她的手牢牢摁在头顶,头埋在林沫儿的奶子上,卖力的舔弄啃咬起来!

    “啊~嗯~”林沫儿的奶子被李元勋粗糙的大手有力搓揉,粉色的乳头已是坚硬殷红,她身子白嫩,那殷红的乳头好似白雪中两粒樱桃,揉弄的痕迹让她的身子看起来像是能掐出水似的——

    林沫儿扭动着臀部,婉转细嫩的腰肢,李元勋胯下那一根粗大的鸡巴早已坚硬如铁,经林沫儿一番磨蹭,又涨大一圈,在林沫儿的腰腹抵来抵去,却不似往常一样简单粗暴一插到底!

    林沫儿身子已被舔弄磨蹭得万分敏感,骚穴里淫水成股流出,粉嫩的穴口晶莹剔透,一张一合的细微蠕动,蚀骨的痒意简直令她难受至极,她媚声呻呤,声音嚅嗫甜腻:“啊~~快——”

    李元勋继续玩弄舔舐她的奶子,如同一只笨拙听话的忠狗让他往东不敢往西,林沫儿只让他啃咬舔弄奶子,却没有旨意操穴!

    他这回是忍着本性想伺候好林沫儿,一声不吭,只等林沫儿发号施令,然以往他前科颇多,林沫儿只当他又玩什幺新花样,因为这男人向来是爱听她说些下流的淫语才肯罢休!

    林沫儿心中微怒,却终究抵不过淫欲层层叠加的折磨,葱白的手死死的抓住李元勋粗壮的手臂,她仰起白皙倾长的脖颈,满脸媚意,一双美目含着春水,声音甜腻濡湿带着哭腔,沙声开口:“~唔~狗七儿!你又欺负我~呜呜~~”

    李元勋被她这猫鸣似的媚声软语酥到心腔,又听她带着哭腔好似万分委屈,像是被欺负惨了似的,当下胯间巨屌已涨得红硬,满身热气一股脑的往下身一冲,却又忍着哑声哄唤:“乖沫儿,是不是摸疼你了?”

    林沫儿听他哄唤不似作假,且此时理智已差不多被情欲消磨得愈发薄弱,当下不管不顾带着哭腔淫声媚叫:“呜呜~~啊~沫儿的骚穴~啊…好痒…要大鸡巴插啊——”

    话音未落,李元勋那根大屌对准林沫儿晶莹粉嫩的骚穴猛的一插,直捣花心!

    林沫儿猛的被粗大的鸡巴捅进骚穴深处,嫩穴媚肉几乎被撑到抹平褶皱,胀痛从蜜穴直捣小腹,小腹隐约已看见你那根鸡巴的形状,她胀痛不已,但痒意瞬间消除渐渐蔓延出一种骚痛的酥麻又令骚穴涌出了更多淫水,她朦朦胧胧看见李元勋的模样,如一条听话的大狗,可任她为所欲为——

    “啊啊啊——要大鸡巴动——用力的…操沫儿的骚穴——”林沫儿仰起纤长脖子,如一只高雅的天鹅高歌,但她口中的淫语却如一剂令男人失控的猛药!

    李元勋心中欢喜,这还是林沫儿头回不要指引如此放声淫叫!他心里琢磨着自个这回不言不语又如此轻柔服侍当真是个法子,往后当多加琢磨练习,他思考颇多,然身体却一分不慢,直对着林沫儿的骚穴猛肏,大刀阔斧、九浅一深,直操得林沫儿花汁乱颤,放声浪叫!

    那粗大的鸡巴每回都顶到林沫儿的骚点,林沫儿已是爽到了极点——

    “啊啊啊——顶到了!啊~啊~啊~~插得好深——啊啊啊到子宫了!要被插坏了——”

    夏夜的风从窗口吹拂进来,烛光摇曳,光影晃动,床上一双人影如胶似漆,缠绵悱恻,木床‘咯吱’‘咯吱’的直响,啪啪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啊——”林沫儿的骚穴紧紧绞动,快感层层叠加,李元勋一双眼睛直盯着林沫儿,胯下的鸡巴与之感应,林沫儿媚穴骚点荡漾抽插,李元勋猛的连插十几下,他俯身亲吻林沫儿眼角,胯下大屌与林沫儿共同一抽,两人同时到达高潮——

    灼热的精液拍打在林沫儿骚穴内壁,大股的涌进林沫儿的子宫——

    精液的滋润令林沫儿舒爽不已,她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微微喘息,双目朦胧还未找到焦点。

    李元勋低头,额头抵在林沫儿额头,盯着林沫儿那双漂亮的眼,林沫儿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这幺近的距离,李元勋几乎觉得那睫毛要扫在他皮肤上,他伸出大手,轻轻的抚弄林沫儿的头发,捧着她的脸又吻了几下,轻声开口,声音沙哑:“沫儿,咱们明天去个地方。”

    林沫儿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终于清醒了一点,她身子轻微一动,李元勋那根插在她蜜穴里半硬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她微微喘息问道:“哪里?”

    李元勋看着她娇媚的小脸情潮又起,轻笑一声,大手插进她青丝轻轻抚弄,一边舔吻喘息,哑声开口:“邕桂。”

    接着,那再次坚硬如铁的鸡巴猛的一挺,再次抽插起来!

    穷凶极恶的土匪:客栈欢爱·(HHHH)

    穷凶极恶的土匪:客栈欢爱·(HHHH)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