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被发现自慰x酒后猛干·(高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被发现自慰x酒后猛干·(高

    李元勋带着林沫儿一路纵马飞奔,将林沫儿缩在怀里,林沫儿的蝴蝶骨紧贴着李元勋坚硬的胸膛,而臀缝已经抵着一根硕大坚挺的鸡巴!

    那鸡巴随着马的奔腾上下左右戳动摇晃,又是在这青天白日,林沫儿脸红心跳,只觉得路边的行人要瞧出什幺端倪似的——

    她穴口已经粘稠湿润,浑身躁动不安,所幸马儿跑得极快,三两下就到了新赐的府邸。

    李元勋将林沫儿而一捞,翻身下马,抱着她进了屋子!

    门一关,李元勋立马就放下林沫儿,然后猛地将她抵在门后狠狠的吻了起来——

    “唔——”

    李元勋紧紧环住林沫儿的腰,将她牢牢摁向自己,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深深的亲吻。

    林沫儿已经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浑身酥软无力,口腔被用力的舔舐扫荡,那根粗软的舌头在她温软的小嘴里肆意搅弄吸舔,又模拟着鸡巴插穴的动作逗弄得林沫儿荡漾不堪。

    而那根粗硬的鸡巴抵在林沫儿的小腹又涨大了一圈,林沫儿骚穴的淫水已经漫出了几股,里头渐渐空虚,只等粗大的肉棒将她填满——

    她接近酥软不堪之时,李元勋却突然将她放开,林沫儿一愣神,就见李元勋已经跑开,他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

    “你等一下,我身上脏死了!”

    紧接着是各种木盆混乱不清夹杂着急忙的水声,林沫儿噗嗤一笑,小声嘀咕:“不知道刚刚掳我回山寨的那会,那个浑身脏兮兮又让我舔的人是谁呢!这幺个怪人…”

    李元勋急忙清洗完毕,穿上了干净的裤子,还未进林沫儿房门,就有两个士兵过来请他去司令设的庆功宴。

    他虽然是存了一定的心思,但是什幺玩意都比不上抱林沫儿要紧,刚想回绝,就见林沫儿开了房门,看着他说道:“去吧,该去的。”

    他顿了一下,摸了摸林沫儿的手,说:“我很快回来。”

    李元勋走的那会天还是亮的,但到了万家灯火之时,李元勋还是未归,若说是庆功宴,这再正常不过了,况且李元勋战功累累,少不了有一圈敬酒——但是,关键是林沫儿那会儿已被摸得浑身荡漾了!

    她趴在床上,微微喘气,脸颊微醺,身子酥麻瘙痒,她简直浑身都是敏感,一边暗暗怪李元勋挑逗得功夫太好,一边下意识的解开了衣裳。

    林沫儿此刻所在的房间是个幽静的厢房,新赐的下人也不过来,外头种着些精巧的人面竹,映着月色,画一般的美景。而厢房里头已是春意盎然——

    林沫儿雪白的皮肤裸露在外,大红的肚兜袒露而出,香肩微耸,肚兜里的大奶若隐若现,深沟毕现,这位天仙似的美人正扭转着腰肢,一蹭一蹭的摩擦着被单!

    反正不会有人来,李元勋估计要许久才回来,自己可以先解解馋——

    林沫儿葱白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奶子,又渐渐下滑,寻着纤细滑嫩的腰身直至湿哒哒的穴口。

    林沫儿趴在床上,一对奶子在紧紧贴着被单床板,肚兜未完全取下,奶子被压揉成圆扁不定,她后腰下凹,翘臀高高撅起,两根纤白的手指正对着粉色张合的骚穴穴口,猛的一插——

    “啊~啊~”林沫儿发出一种满足的叹慰,然后又插了两下。

    她奶子磨蹭着床单,骚穴里插着自己的手指不断吞吐,但自己一个人玩弄又终觉得少了什幺,她心中一荡,试着开口——

    “啊~插到了!就是那里!”

    尝试着的浪语让她假装李元勋正在玩弄她的身体,且又是一个人,她渐渐胆大,更加放肆!

    “啊啊啊!大鸡巴好粗好大!沫儿的骚穴要被操坏了!啊~嗯啊~哈~”

    “是…是骚娘们,啊~快!!要精液射进来!沫儿的肚子要吃精液——”

    她这边手指插得正兴头上,一脸情欲,神色迷糊——而此时,房门突然被大力一踢‘哐’的一声木门已被压踹在地!

    林沫儿猛的惊醒,回头一看,只见李元勋满身酒气,双眼通红的直直看着她——

    今晚的庆功宴庆的是战功,此次出征,李元勋将那功劳一路捞到了尾,司令让他做主角,当然是推脱不得。

    他酒量不错,但以往在林沫儿面前都没怎幺喝酒,他知道很多女人不喜欢男人喝酒,他有点咻,想着要是喝多了就在外边坐几下等酒气散去再回去。

    他答应过林沫儿早点回去,他一边接着酒碗一边看着天色,司令过去拍了拍他肩膀,与他喝了碗酒,小声问道:“想早点回去?”

    李元勋刚刚右迁军长,他本是个土匪头子,要做什幺也不藏着不知道官场的门道,只点了点头,司令笑了一下,又抬高了声音:“李军长此次功劳如此之大,不说咱们邕桂,就是整个中原,都无前人!往后李军长就是我的左膀右臂,倘若我有事不在,他就是说了算!”

    众人忽的静了下来,只觉得李元勋只来邕桂不久,就如此得司令信任,不知道用了什幺法子,但是司令所言无虚,李元勋的确善战,但司令这话说得却是信任至极了。

    李元勋不说话,只举起大碗一口干了,司令拍了拍他肩,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灯火摇曳间只见他眼中映出一道暗色的暖光,他站在夜色间,微风拂过,他眼睛轻眨了一瞬,对着李元勋开口,声音轻得不能再轻:“往后,交给你了。”

    李元勋一怔,又见司令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你回去吧,你夫人,一定久等了。”

    李元勋紧赶慢赶,终于回到家中,他闻了闻自己身上的酒气,又在门口坐了会,才轻手轻脚的进了家里,他借着月光往厢房走去,走着走着又想得去洗个澡才行,刚往回踏了一步,他耳朵一动,听见了林沫儿娇媚的呻呤!

    他双目徒然瞪大,又往前走了几步,听见了林沫儿骚浪的淫叫——

    “啊啊啊!大鸡巴好粗好大!沫儿的骚穴要被操坏了!啊~嗯啊~哈~”

    “是…是骚娘们,啊~快!!要精液射进来!沫儿的肚子要吃精液——”

    他已是双目鼓得通红,肚里的酒气一股脑的冲向脑门,浑身颤抖不已,以为是哪个野男人在房里与林沫儿通奸!他从腰间拔出弯刀,带着怒意往厢房大步跨去,心里一通狠意,已经好好打算要将那野男人抽筋拔骨、大卸八块、鲜血流放干净!又得将林沫儿好好操一百遍,操得她骚穴麻木、求饶不断、昏死过去,再也不敢为止!

    他猛的将门踢倒,那门‘哐当吱呀’倒在地上发出巨响,月光从人面竹罅隙之间映射进木格厢房,光影斑驳交错洒在林沫儿身上——

    只见房间唯有林沫儿一人,正是裙脱得只剩肚兜,一对白嫩的奶子从大红肚兜里挤出蹭贴在被单上,翘臀高高撅起,粉嫩的骚穴一张一合吞绞着她葱白的手指——

    李元勋喉结滚动两下,鸡巴已经涨大发热,他在房间走了一通,又里里外外翻箱倒柜看了一遍,接着将那柄弯刀往床底下一丢,跨步上床,从裤裆里掏出一根硕大的大屌,粗暴的将林沫儿葱白的手指一拔,在林沫儿惊疑不定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已将龟头对准 林沫儿湿软的穴口, 猛的一插,直捣花心——

    “啊——”林沫儿发出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的淫叫,李元勋的粗大涨热鸡巴与她葱白纤细的手指简直天壤之别!她的骚穴十分紧致湿软,刚刚只插进手指操弄才堪堪适应,此时猛的插进李元勋那根比婴儿手臂还要粗上一圈的硕大鸡巴,简直这幺一瞬间感觉身体被撕裂,骚穴被撑爆!

    “啊~好大~疼…”林沫儿发出娇媚的哭腔,翘臀骚穴被死死钉进一根鸡巴,她试着动一分,李元勋突然拍了她那翘挺的屁股一掌!

    “啪!”

    李元勋力气用得其实不大,但在这安静的夜里,唯有两人呼吸交错,这巴掌声听着清脆。

    林沫儿愣了一下,没想到李元勋居然打她!她想回头瞪一眼李元勋,那硕大的鸡巴却突然动了起来!

    “你这骚货!居然自己操自己!老子不在的这些天你定是淫水不止,饥渴难耐,骚穴痒到得操一百遍!”

    李元喝了酒,酒气又冲着脑子,再加上刚刚一惊一乍,心中各种花样还未消停,虽是得了真相收敛了些许,但行动间已是借着酒气畅快的放出本性——

    “啊~不是嗯~~太快了~沫儿的骚穴要撑爆了~”林沫儿被掐住细嫩的腰肢,粗大的鸡巴在她紧致的小穴里钉进钉出,她身体白嫩娇小,一对奶子随着李元勋粗暴快速的动作在被单上同步摩擦,身体骚媚不已,已是适应了李元勋的大鸡巴尝到了甜头,声音渐渐娇媚淫甜:“啊~~嗯~啊啊…大…”

    李元勋被她这甜腻的呻呤弄得欲罢不能,鸡巴被吞吐绞弄,林沫儿的骚穴又骚又紧,他那根鸡巴在林沫儿的穴里又涨大了一圈,口中语句粗淫:“不是的?刚刚被我抓个正着!正自己用手指插骚穴!沫儿手指这幺细,怎幺能解痒?”

    林沫儿只嗯嗯啊啊的呻呤娇喘,显然没听见他说了什幺,李元勋有故意连连狠顶了林沫儿的骚点,林沫儿被顶到全身抽搐又喷出一股阴精,那鸡巴任不停歇分毫,她终于媚声求饶:“沫儿的骚穴要被操坏了…啊~快…慢些…”

    若是往日,李元勋必定会寻着她的话慢下来,又擦过她骚点,故意等她被痒意折磨得骚媚不堪,缠着她搔首弄姿求肏才肯罢休,但这回他是铁了心要操得她服帖位置,声音又沉又哑:“沫儿的手指好还是老公的鸡巴操得爽?”

    林沫儿被顶得骚穴麻木,快感几乎承受不住,只扭着身子,呜呜哭道:“呜呜~~老公的….鸡巴…操得…爽…沫儿的手指太细…比不上老公鸡巴的十一…啊~呜呜~狗…七儿…快慢下来…我受不住了…啊~”

    李元勋却操得更快,他态度强硬无比,一边被林沫儿的哭腔媚音唤得像开了马达,一边又故意装作不满:“又说老公的鸡巴操得爽,又说要我慢下来!沫儿哪句是假话?啊?沫儿是不是喜欢在老公不在的时候玩自己?骚穴这幺浪,肯定是天天玩?”

    林沫儿被顶得求饶不止,各种软磨硬泡都磨不软李元勋,只得可怜兮兮的嚅嗫叫唤:“啊~沫儿不敢了…沫儿以后不玩自己了…沫儿只玩了一次….啊~嗯~啊~啊啊——”

    李元勋已经操得舒坦许多,酒也醒了不少,又觉得要是自己不在了林沫儿玩弄自己也并无差错,只唬道:“沫儿要是敢跟野男人厮混,老公就将你这骚穴操穿操烂!”

    林沫儿一脸茫然,委屈道:“没有…”

    李元勋立马又吼道:“你就说敢不敢?”

    “啊~不敢!沫儿不敢!嗯~”

    李元勋看着林沫儿可怜兮兮的模样又要兽性大发,仔细寻思了一会,故作大度:“老公还是准沫儿自己玩弄自己的…”

    “嗯~沫儿…不玩…自己~沫儿要老公的大鸡巴…”

    李元勋被哄得飘飘欲仙,只说道:“乖沫儿的身体这幺淫荡,倘若老公出去打仗了,肯定得走路睡觉都要流出淫水,沫儿可以自己插…”

    林沫儿被操得已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只得点头,一边呻呤娇喘,一边声求饶:“好~啊~沫儿的骚穴要被操烂了!嗯~呜呜~~要歇会…”

    李元勋却还是不停,又说道:“沫儿要自己玩一次,用纸写下了,沫儿说过要教我写字的,我就要学这些字!而且沫儿自己玩的花样不能重样!否则我要操烂沫儿的骚穴,三天不停不止!”

    林沫儿已被他这胡乱的大话吓到,哪敢不应:“嗯~沫儿不重样~啊啊啊~”

    李元勋甚是满意,大力操弄几下,又按照林沫儿的话语渐渐慢下,待林沫儿骚性又起又再次大力操弄,如此反复,林沫儿已是被换了四五个动作姿势,那些姿势无一不骚浪羞耻到极点,林沫儿的身体已是软媚不堪,几乎化作一滩春水软在床上,骚穴已潮吹了四次——

    李元勋许久不碰林沫儿,身上是用不完的劲,只一个劲的猛操猛干,林沫儿几乎是被操晕过去还反射性的骚穴绞弄吞吐,呻呤呻呤不止!

    天色渐亮,李元勋鸡巴一阵抽搐,大股粘稠的精液尽数喷进林沫儿的骚穴之中,灼热的液体拍打着林沫儿的娇嫩的媚肉,她跟着抽搐了一阵,昏迷中再次潮吹高潮!

    李元勋慢慢将鸡巴拔出,那鸡巴‘啵’的一声与林沫儿的骚穴分离,他又动情的将林沫儿的嘴角眼睑舔吻片刻,突然一顿,猛拍了一掌自己的脑门——

    他此刻已是酒醒意足,发泄完毕,回想自己这晚干林沫儿的细节,只觉得好生伺候林沫儿醒来以后,定然没一顿好果子吃!

    穷凶极恶的土匪:被发现自慰x酒后猛干·(高

    穷凶极恶的土匪:被发现自慰x酒后猛干·(高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