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上穷碧落下黄泉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上穷碧落下黄泉

    李元勋对林沫儿着实了解,林沫儿醒来之后果真没给他好脸色。

    他清楚林沫儿的秉性,却只得干受着,没什法子。

    林沫儿醒了时已是过了中午好久,她全身被打理干净,李元勋坐在床边讨好的给她弄了吃食,却心虚的不敢看她脸色。

    林沫儿左哼哼右哼哼,李元勋万般迁就,又听着她各种娇声细语往他身上撒气,心里不知怎的还滋生了美意,想着受她撒气多一些确实不打紧,又听她哼来哼去,声音娇滴滴的,又开始想入非非。

    战事刚刚结束,李元勋想着跟林沫儿在屋里房里各种打发时间,好好的将她哄开心,然事与愿违,傍晚十分司令府的兵就来敲他的门,他本以为又是什幺宴会酒席,刚想推脱,只见司令府的兵一脸焦急说话——

    司令失踪了!

    他跟林沫儿交代两句,草草穿上靴子赶紧赶到了司令府。

    司令经常一个人外出,但一般不会超过一天,今早广元传来消息,知道秦开已经死了,司令静默了许久,之后就骑马出去,傍晚未归。

    一个大男人只在外头一天,且家里没人约束,其实并不奇怪,但与赵夕辰同期的那位于师长过来找司令,等了一下午,将近傍晚之时忽然双手颤抖,连忙叫人去请李元勋!

    李元勋赶到司令府,与那位于师长快马加鞭奔向已故的乔司令墓地,远远听见司令那匹战马嘶叫!

    两人赶到墓地,只见乔司令的墓穴已经掩闭,那匹战马在墓前来回不安踏蹄,忽而仰声嘶叫,满声悲意——

    乔司令年幼时无父无母,只当赵家的下人过活,后来赵家被灭门,两人一路扶持谋生,情同手足,当初乔司令下葬之时,唯有赵夕辰一位亲故,赵夕辰盯着那墓穴只说了一句话:留个门。

    李元勋过去探查,观那土是新动的,刚想去掰,就被那师长阻止,于师长几次张口,才发出声音,只听那声音发颤,如同从肺腔挤出:“他一心求死,求了两年,终于了却心愿…”他忽的捂住了眼睛,颤声说:“我也没法子…”

    风突然席卷过来,尘土被掀起,那墓地在尘土朦胧中看不真切,李元勋似有一丝触动,只觉得生死相隔最是磨人,他看了看自己掌心,忽然想起了林沫儿。

    要是自己死了…那林沫儿该怎幺样?他设想了诸多情景,只觉得,如果自己死了,林沫儿如此美貌年轻,唯有另寻良人才是最好。

    他又反过来想了许久,却一点也不能设想林沫儿有什幺意外,仿佛一想就心如刀绞,要是林沫儿忽然没了,这世上待上片刻都不能忍耐。

    那匹司令的战马死活不肯回来,三天后又过去看了一眼,那马儿已经倒在墓前没气了。

    于师长就在一旁将它埋了。

    赵司令故去以后,李元勋终于成了邕桂的司令,让个外地人当了司令似乎不妥,但似乎又顺理成章,赵夕辰曾三番五次明理暗里的说了话,众人已是察觉,赵司令是有意将邕桂交于李元勋,且如今天下群雄并起,唯有善战猛将或智攻于心者方能保一方安宁,李元勋当司令几乎没有任何人异议。

    李元勋秉性与赵司令、乔司令,甚至当今各路军阀十分不同,他从来爱兵行险路,不做拖沓的思虑,敢打又能打,只是一年,基本就将南方各大军阀收拾得服服帖帖——

    两年以后,南方已完全握在李元勋手上,他的凶名也传到了大江南北,人们给他起了个贴切的外号,叫‘煞面修罗’,他脸上一道疤,狠起来当真与修罗无异。

    南方统一,李元勋已是真正成为五大军阀之一,天下如今分为五分,各自观望,各怀鬼胎,无人敢动分毫。

    邕桂军终于停歇下来韬光养晦。

    晌午过后,李元勋背脊挺直坐在案前,手执一根毛笔,一会偷看几下林沫儿,一会又歪歪扭扭写几个字——

    林沫儿喝了口茶放在梨花桌上,掀起眼皮望了李元勋一眼,终于说道:“你看你,学了两年,字还是这个模样,说出去要人笑死!”

    李元勋被骂了两句,却十分得意,只说道:“他们笑不笑不要紧,你笑不笑?”

    林沫儿斥道:“我不笑就怪了!”

    李元勋脸皮极厚,露出一排牙齿,说:“那就好了,你笑着最好看…”又目光灼热的盯着林沫儿脸:“你一笑,我这心里头又暖又痒,就想上你!”

    林沫儿翻了个白眼,刚想骂他两句,就听见下人敲门。

    那下人知道家里做主的是林沫儿,只对着林沫儿开口:“夫人,外头来了几个人,说是您亲人。”

    “哦?哪些个亲人?几个人?”

    “四个人,年长的那位男子,说是您父亲。”

    穷凶极恶的土匪:上穷碧落下黄泉

    穷凶极恶的土匪:上穷碧落下黄泉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