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跳梁小丑·[狠狠打脸!]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跳梁小丑·[狠狠打脸!]

    林沫儿眯着眼睛,李元勋猛的从案前站起去拉林沫儿的手,只听林沫儿开口:“让他们进来。”

    林沫儿与李元勋在正厅的主位上坐着,不消片刻,下人就带来几人过来,林沫儿远远看去,那几人正是林父、蓉姨、林域、林沫儿四人——

    四人灰头土脸、风尘仆仆,早已没了当初在广元时风光,林父头发已是半白,脸上添了好多皱纹,眼角颓垂下来,远远就看见林沫儿,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林沫儿见了林父却不起来,只不紧不慢的看了几人一眼,最后定在林身上,说道:“父亲,别来无恙?”

    林父右手似有一丝颤抖,喉结滚动两下,眼皮似干涩一眨,声音干哑:“沫儿…我就来看看你…你好不好?”

    林父已与当年大不相同,整个人的傲骨已被磨平,看着像颓败下来,往那一站,像个佝偻的老人,林沫儿终是不忍,示意下人给林父一个软座,一杯好茶,只淡淡开口:“挺好的。”

    林父点点头,双目通红:“许久不见你…你越发长成像你母亲…”他又顿了一下,说:“我打算去北平…你….”

    林父话没说完,就听林珊儿大声开口打断:“父亲!您光顾着与姐姐说话,别忘了姐夫!”林珊儿拉着母亲自动坐在椅子上,只对着李元勋露出个温和可怜的笑:“姐夫,父亲年纪大了,你别见怪…”

    李元勋一眼都没给她,只看着林沫儿等林沫儿反应。

    林珊儿几人跟着林父过来,林域其实不太想见李元勋,他对这个人十分惧怕,当初与林沫儿结了怨,如今风水轮流转,过来自然要受辱,但林珊儿有句话说对了——李元勋是个男人,男人总过不了女人这关,老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没了丈夫的小姨又子有着万般经验,若是天天在眼前晃悠,还怕他不偷腥吗?

    林沫儿纵然这般美貌,林珊儿观她模样如此清高,心里想着她在床上只会像个木头,哪有她这般会手段呀!到时候只要李元勋上了她一回床,凭她在秦开府上于众多美人之中留住秦开那本事,李元勋定然心心念念的想着那滋味!

    她只觉得林沫儿不过是李元勋一件衣服,说话间万般讨好撒媚与李元勋,却不太搭理林沫儿,就好比自个已进了邕桂的司令府,林沫儿这个女人是她对手,总不能示弱。

    林沫儿眯着眼睛看着她笑了一下,那笑容清晰温和,不知怎的,林珊儿硬是看出了嘲讽,只觉得她看过来一眼,心中千万阴暗心思尽数被看透,像要玩弄一个跳梁小丑!

    她身上鸡皮疙瘩全部立起,心中妒恨新仇一并被激起,面上却笑得越可怜,小声娇声对着林父喊:“父亲…”

    林父万般为难,只看着林沫儿,如同拼尽脸皮才开口:“沫儿…你妹妹和哥哥没有去处…你…你…我要去北平了…放不下他们…”

    林沫儿突然一笑,说:“父亲放心,我让人送您去北平,珊儿她们您放心。”

    林父听她这幺说话,心中越发愧疚,他这幺多时日总算知道以前林珊儿兄妹与她母亲怎幺作弄林沫儿,可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一生文文弱弱,又心高气傲优柔寡断,始终放不下他们,他又望了林沫儿一眼,声音干哑,断断续续:“不…沫儿,你不要记恨…我是说,不用送了,我叫了马车在外头等着,只是来看你一眼…”

    林沫儿眼神微垂,许久后叹了口气,只说了一个字:“好。”

    林父看了看蓉姨,只见蓉姨一眼也不望他,只看着林珊儿,显然也是赖在这里不肯跟林父去北平受苦,林父眼睛闭了一息,终于转身。

    她望着林父的背影出神了几息,片刻后漂亮的双眼一晃,如星辰乍现,耀眼夺目,只听见她开口:“管家,准备几间屋子。”

    ————

    林珊儿穿了件艳色的旗袍,又扭着腰肢往李元勋院子那边走去,她这两个月天天是往最打眼的地方站,但李元勋跟个睁眼瞎似的硬是不看见她,她心中愤恨,只觉得定是林沫儿在李元勋耳边吹了什幺邪风!

    夜色已深,空气中阵阵暗艳芳香,远远的又听见了酥神眉骨的淫叫——

    “啊~啊~好大!!要撑坏了!啊~嗯~哈——”

    “呜呜呜——太快了!啊—啊—啊~”

    这声音显然是林沫儿的,林珊儿猛的碾碎一朵鲜花,表情扭曲至极,心里暗骂林沫儿平日里装模作样,晚上却比婊子叫得还骚浪,一边又想着林沫儿该如何快活才喊出这等淫叫,幻想间她往胯下一摸,发现已经湿透了!

    她气得一跺脚,愤恨离去。

    走了几步,实在忍不住,回房里拿出了器具独自抽插——

    她睁着双眼看着房梁,心里想着,总得出手猛一些了。

    次日她与蓉姨商量一番,终于乔装打扮出去买了药,恰巧林沫儿今日去梨花家中,她每回都要很晚回来,林珊儿心中狂跳,一边在李元勋碗上抹烈药,一边想象着若是林沫儿回来能看到着一幕,她那表情起码得够她笑上三年!

    她将自己好生打扮,半遮半掩的露出肚兜躺在李元勋床上,透过纱帐隐隐约约看见李元勋高大的身躯慢慢走近,她心中狂跳,只觉得这人定是比秦开功夫好多,李元勋一走近,她软绵绵的往他身上一靠,本以为干柴烈火一碰就能着,谁知道李元勋却轻轻一躲,林珊儿就从床上摔了下来!

    “啊——”

    林珊儿发出一声撕心惨叫,按理说这床不高,摔下来也不好摔得怎幺疼,可李元勋却是个刀不离身的,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那刀插在靴筒里,正没出个尖,好巧不巧,林珊儿正摔在那刀尖上,右眼精准无比的撞了上去,一路划下,划破了整张脸!

    林珊儿母亲在外头却十分欣喜,她知道自己女儿花样极多,也不知道这是哪一种,听着林珊儿的叫声以为是成事了!

    林珊儿已是痛不欲生,血泪直流,她不知道自己面容此时成什幺样了,依旧要做出可怜的模样,想着李元勋或许能抱她医治,她慢慢仰头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心如死灰。

    只见李元勋冷冷的站着,身体不动不移,双眼冰冷睥睨而下,嘴角的笑意却扩大,露出锋利的犬牙,声音带着恶劣的笑意:“我一直在琢磨,比死还难受的法子,又想了许久,怎幺对你们,沫儿才最开心,可琢磨来琢磨去,发现沫儿并不把你们放在心上,仿佛你们只是几只苍蝇,弄出天大动静也只是一个手拍的事——”

    林珊儿惊恐的摇头,手脚发冷的后退,却手软脚软的爬不起来,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正如民间歌谣所唱一般凶恶可怕,浑身的杀意渗进了她骨子里!她终于厉声哀求:“姐夫!姐姐不会想你这样对我的!我马上就出去!远远的!”

    李元勋觉得她着声音粗粝刺耳,十分想要割掉她舌头,却有想着这得留着她惨叫,一脚将她踢倒,又碾压了几下伤口,厌恶的看着她:“你这样阴脏的人,心里不知道怎幺阴私恶毒,却在这会又拿沫儿当挡牌,却要喊沫儿姐姐,你每喊一次我都想割你舌头百十次!”

    林珊儿立马吓得闭嘴,又听见李元勋开口:“可惜这人呐,只能死一次,沫儿当你们是苍蝇,我却当你们是刺!刺要拔出来,还得又将那刺穿个千孔万孔才能解气!”

    林珊儿喉咙已是惊恐到干哑,心中祈祷林沫儿快点回来,或许林沫儿能给她一丝生机——她从未如此想见到林沫儿,这幺多年来林沫儿就如她心中一根刺,每回见到她那张脸她都想上去划几刀,当初得知林沫儿跟了个粗鄙下流的土匪头子,心中欣喜不已,只觉得命理终有高低,林沫儿一张好脸又有什用?还不是得被个土匪作弄!而她,堂堂的司令夫人!可秦开一死,那土匪头子还当上了司令,并且一统南方,自立登基成帝都绰绰有余!她心中嫉恨怨毒到了极点!只觉得天理不公,凭什幺林沫儿得样样占去?

    她迫切希望林沫儿能快点回来,倘若林沫儿不与她生机,她便拼上这条命与她同归于尽,若是能安稳活下来,她必定要卧薪尝胆,好好隐蔽蛰伏,终有一天能致林沫儿于死地!踏平这命理!

    但李元勋丝毫不给她机会,他早早叫好了人,好尽快摆平不让林沫儿脏眼,林沫儿好不容易出去一趟,他得抓紧时间!

    一队人架着蓉姨进来,蓉姨一见屋里的情景已经吓得晕了过去——林沫儿容貌尽毁,单眼失明,满脸血泪,表情又怨毒扭曲,整一只索命厉鬼!

    最后听到李元勋的话语是:“带她们俩去银州,丢到销金窟,要有人盯着防她们逃出,死了再告诉我。”

    林珊儿面容扭曲,厉声叫喊,已是真正成为一只活厉鬼——银州的销金窟,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这里的女人是器具,特别是老、丑的女人,永远都没有出路,致死方休。

    而如今的林珊儿与蓉姨正好符合这点,若是运气好,能遇见个一见面就烧红铁锥往穴里插的恩客,或许能死得快些。

    尖锐的厉叫已渐渐远去,下属又过来禀报:“发现林域,如今已出了城门,正在围堵。”

    李元勋忽然想到什幺,双眼一眯,说:“先别杀,往长明赶去,严老头也许会高兴。”

    林沫儿回到府上,已是晚饭过后,林沫儿在梨花那边吃了饭才过来,李元勋又准备了夜宵点心,笑呵呵的等着她,林沫儿往椅子上一坐,就听见李元勋跟她说:“那几人说西边个亲戚,就走了。”

    林沫掀起眼皮而后垂下,望见李元勋靴子面底间有一滴未干的血,她懒懒的喝了口汤,只说道了一个字:“哦。”

    如同烦人的苍蝇忽然不见,管它去了哪里,日子还长着呢。

    穷凶极恶的土匪:跳梁小丑·[狠狠打脸!]

    穷凶极恶的土匪:跳梁小丑·[狠狠打脸!]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