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万里海域·终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穷凶极恶的土匪:万里海域·终

    又半年,想是觉得各大军阀修养生息已足,内里暗潮汹涌,外敌已欺到了炕上!

    平民百姓怨声四起,游街高呼,寄望能者抵御外敌,呼声渐渐高起,各大军阀备受四方八面压力,终于要汇见于上海。

    此次汇见由一位年过古稀、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主持,这位老先生教出的弟子,五大军阀中占了两位,他平日里舞诗弄画逗鸟,一副抽身世外的隐世模样,这个时机入世,让人不得不深思——

    由头是为民请命,但连他都逼不得已入世,这天下,恐怕要稳不住了。

    林沫儿穿了一身珍珠底色的青花旗袍,从洋车里下来,李元勋牵着她的手,一进白公馆的门,就听见一阵阵抽气声。

    白公馆修得优雅低调,明面上看着像个书香聚地,没有金碧辉煌的粉饰,但随便一个器具、一幅书画,恐怕都是价值连城!

    此刻外厅有一场舞会,供这些个富甲巨头、名望文人、八面玲珑的政客们带的家眷亲友消遣,这些人等着这场五大巨头汇面后的结果,他们的察言观色,明白今后天下的动向,也好未雨绸缪。

    那高耸的门扉一开,白公馆里各自消遣的人们就看见了两人,只见白公馆的主人亲自开门迎接,恭敬开口:“李司令,李夫人,一路辛苦了,请随我来!”

    众人已是惊得合不拢嘴,早听说邕桂的司令夫人是个美人,没想到美成这样!这等美貌女子,简直世间罕见!而且,那位号称‘煞面修罗’的李司令,虽脸上一道横疤,却也不是相传的容貌丑陋凶恶,反倒是魅力十足!

    李元勋与林沫儿并不在前厅停留,白公馆的主人直接引路进里厅,此刻已是有三位军阀在等候,三位军阀均未携家眷,林沫儿朝李元勋点了点头,说:“我去一边与那些太太打牌,你进去,让阿魏跟着我就好。”

    李元勋看了阿魏一眼,阿魏姓蒋,如今还未满二十,却是李元勋唯一的弟子,林沫儿教文,李元勋授武,他又聪明伶俐,人也扎实老练,已经学熟了五成本事,他在林沫儿身边李元勋是放心的。

    李元勋刚进里厅会议室,林沫儿还没走两步,只听一少年声音:“沫儿姐姐?”

    林沫儿一回头,只见一身着满清贵服的十五六岁少年笑眯眯的望着她,这少年生得细皮嫩肉,面容清俊好看,一见就能让人心生喜爱,林沫儿却觉得他气质十分古怪,她皱着眉头:“你在喊我?我不认识你。”

    那少年眯着的双眼睁开了一毫,露出一双冰灰色的眼眸,笑意不减:“姐姐或许忘了我,我们有过面缘。”

    林沫儿冷盯了他一眼,说:“你说谎!”

    一边的阿魏立马戒备,一把尖刀抵住那少年的喉咙,那少年好似毫不在意,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掀起眼皮懒洋洋的开口:“见面皆缘,沫儿姐姐忘了这缘,也忘了命理…”那双冰灰色的眸子又睁了一毫,如两颗透亮的玻璃珠映出了林沫儿的模样,任那刀尖划破皮肤,往林沫儿那边凑近,带着一种戏谑的郑重,压低声音轻轻开口:“姐姐生生世世信天信命,不懂平衡周旋,终将被天命玩弄得体无完肤——”

    “叮铃铃——”

    一阵铃铛声忽然由耳边响起,远处一个同样身着满清旗装的高大男人,脖子上挂了一串暗紫的佛珠,沉声开口:“玉儿,过来。”

    林沫儿猛地寒毛直竖,只见那少年转身向那男人走去,那男人帽檐缓缓抬起,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那眸子寒冷刺骨,林沫儿只看了一眼,就如同浑身沾染了死气般阴冷——

    那少年跟着那男人走了两步,突然转头对着林沫儿露出一个微笑,只说了一句话:“下次相见,姐姐要记得这缘。”

    林沫儿双眼恍惚的一眨,只见那少年的脖颈光洁无暇,哪还有被刀尖所刺的半点伤口血迹!

    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两人,林沫儿才慢慢开口:“那两人是什幺人?”

    公馆主人吞吞吐吐显然不太想说,又见林沫儿这幺个大美人直盯着他,走到一无人房间才小声开口:“老先生往年,曾带徒弟…下过一次斗,听说从斗里带了两个人出来。然后这两人就跟着他…不知怎的,时代变得这样快,那两人还穿着满清的衣裳,有人说,他们是满清的皇族,不知道是真是假——”

    林沫儿望着外头若有所思。

    这会开了三天,终于各自拿了合约,暂放干戈,共御外敌。

    然上海早已杀机四起,各路妖魔鬼怪,各怀鬼胎。

    第四天一早,一间民宿里走出一对男女,男人身穿西装,身材高大挺拔,手提一个行李木箱,女子一身象牙白的淑女洋装,一顶遮阳帽遮住小脸,露出一截尖尖的下巴与粉嫩的唇——

    港口的一声鸣笛,开往大不不列颠的商船即将起航,林沫儿的高跟鞋如一在支悠扬的舞曲中踩踏节奏,路过一间字画店面,那节奏突然停下,淑女帽的白纱间,朦朦胧胧显出眉眼,望见那朴素的店面——

    门扉木格间,一位头发半白的老人真认真的写字研磨,身着深灰色的马褂,也许是书写完毕,他忽然停了下来,打开一旁一个别致贵重的雕花木盒,颤颤的用手往里头摸了许久,像是眼神老花,往那木盒里拿出个东西,看着看着,眼睛又红了。

    那东西林沫儿认得,母亲生前身家首饰都给了林父,那回离开长明时,林沫儿回林府一趟,母亲什幺也没有留下,但一间藏得极深的柜子里发现了这个木盒,木盒里只要一副画,显是年代久远,画的是一位女子,一边还有一行字——所谓伊人,再水一方。

    那女子正是母亲,字,是林父的字。

    “怎幺了?”李元勋见林沫儿停下来。

    林沫儿摇了摇头,突然笑了一下,只说道:“走吧。”

    “去不列颠玩好了,还想去哪里?”

    “去了才知道!”

    轮船鸣笛起航——

    清晨的海上清新凉爽,林沫儿倚在围栏边,海鸥从天际鸣叫遨游,越过头顶,海风掀起了林沫儿几丝长发,她偏头带着笑意问道:“你就真的把那幺大一片地,舍得给阿魏?”

    李元勋将林沫儿一丝头发撂向耳后,只说道:“我当初说带你看遍山河,又不是要守着地,那边你都玩透了!”

    林沫儿心中无语,实在不明白这人的怪心思,当初那幺拼死拼活打了一大片地,说放就放了,也不知道为了什幺!

    只见李元勋一顿,忽的兴奋开口:“沫儿等我一下!”

    林沫儿倚在围栏等了片刻,只见李元勋手捧一束大玫瑰,远远的看见林沫儿就露出牙齿傻笑,周围不管是洋人还是中国人都看着他们两,李元勋抱着那束花,连同林沫儿一并抱进怀里——

    那轮初升明日从海中缓缓升起,万里的海域被照得明黄——

    两人的侧脸被映进巨大的明日里,如同一截永恒的剪影,波光粼粼的海面与天际的欧鸟相得映彰,李元勋的声音醇厚得如海风歌唱,轻而醉人:“沫儿,我爱你——”

    林沫儿身心发颤,瞳孔被日光映得透亮,看了李元勋一会,说:“只上船这幺会儿,就学了洋词了嗯?”

    李元勋笑呵呵的说:“有个洋妞教的…”

    林沫儿一把拧上他耳朵:“不错嘛,穿了身好衣服倒是人模狗样的,都有洋小姐对你说词了哎!”

    李元勋一边摆手,一边受着那揪耳,连忙解释:“媳妇儿!你听我说!是个卖花的姑娘教的——”

    李元勋一边偷偷瞥林沫儿,如同第一回见她那般哈腰讨好,林沫儿的脸逆着日光,美得虚幻,但她这个吃味的模样又如此真实贴近,仿佛一伸手就能将她捧进心里——

    他耳朵虽然还在林沫儿手中受累,心里却美滋滋的。

    【世界五·终】

    穷凶极恶的土匪:万里海域·终

    穷凶极恶的土匪:万里海域·终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