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销魂蚀骨·奸辱·(高HHHH)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销魂蚀骨·奸辱·(高HHHH)

    如狼与兔,虎与鹿,但凡猎物奔走逃跑,必然反身相追,此乃生灵本性。

    况且此刻林靖烈药并未根除,少女转身那一瞬,他似浑身热意似被激起,如猛虎一般奔扑过去,一招就将那少女按倒在地!粗气喷薄在少女耳尖,幽幽的体香从少女纤白的脖颈氤氲而出,身下的身子温软娇小,阿娜有致,左摇右晃细微挣扎,林靖胯下一柄粗大的孽根已坚硬如铁抵在那少女臀缝!

    “啊~唔!”那少女几乎要惊呼出声,而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林靖将她的脸粗暴的掰过来,已见她是泪流满面,一双眼睛楚楚可怜,像是在勾魂一般!

    林靖几乎要被迷了心智,不知道这少女是人是妖,就这幺扑按一会,通身欲望全部被撩起,只听见那少女带着哭腔,声音沙而好听,语调楚楚,刻意压轻:“你快起来!…快…”

    此刻月色皎洁,周围没有丝毫人气,整个庭院内仿佛只有他们两人,林靖本就中了烈药,又有如此美貌女子在他身下,且那女子一声急切催促,像是撒娇讨欢一般!他更是忍耐不住!

    且林靖为林相唯一嫡长子,这女子身份未明,但她衣物质地粗粝,唯有丫鬟婢女才穿如此衣物,管她是谁,大不了明日收了她做通房也罢!

    他一把将那女子衣裙脱光,露出光洁细嫩的身躯,那身体凹凸有致,皮肤细腻如吸手一般,月色之下如一尊极品的名贵玉脂,面容像被精雕细琢似的,泪水如透明的琥珀不断涌出,却只小声的哭道:“求你…不要…”

    她如此楚楚可怜的求饶,却更能激起男人的施虐欲,且林靖是个武人,从来是在战场快意砍杀,直来直往,生平从未如此急切的想要一个人,胯下孽根已涨得生疼,哪还能忍?

    当下抬起少女的翘臀,细细一看!这穴口已是被他粗大的孽根磨蹭出了淫液,那穴口粉嫩濡湿,正细细的张合蠕动,他用手指一摸,只觉得温软湿热,像是吸手一般!他在一边臀瓣重重一拍,那少女立马一个颤抖,他带着一丝笑意沉声开口:“你这屁股被我一拍,红得跟水蜜桃似的,且淫液如此之多,观你年纪不大,却已是 个淫荡的浪女!”

    那少女一听这话,眼泪更是不止,身体被压制动弹不得,越是挣扎男人越是压的紧,且那孽根比牛马那活还粗长几分,她用纤白的手死死捂住嘴,只发出一声细细的悲鸣,然她下边的小穴却流出了更多的淫液——

    林靖也不再拖泥带水,一根硕大的巨屌抵在少女穴口,用力掐住少女细嫩腰肢,猛的一挺,一插到底!

    “呜呜呜呜——”少女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从喉咙里发出不止的悲鸣,那根大屌如灼热的铁钉,几乎要将她身体钉裂,疼痛如潮水般蜂拥而至,如身体被撕裂,如一剑穿心,却不能发出大声的呐喊。

    林靖也是一怔,他猛的一挺,一插到底,却在中间受到了阻碍,少女的处子薄膜就那幺一瞬便没了——他起初以为,这样美貌的奴婢必然守不住贞洁,且她身体只堪堪摩蹭就如此淫荡漫出了淫液,却未想到,她是个处子!

    林靖那根大屌埋在少女蜜穴深处,紧致的媚肉死死将它包裹,且不断绞弄,只一个回合便醉仙欲死,心中暗付:这女子果真是个极品尤物!天生该被男人操,且天赋极高!身体更是控制不住大力抽插!

    少女起初被那巨屌一插,疼痛不已,但那巨屌在她穴中来回磨蹭几回,渐渐也品出了快意,身体酥痒不止,唯有那根大屌插得她如一滩春水,似在潮浪中跌宕翻涌起起伏伏,缓解痒意,蜜穴更是配合那大屌抽插用力绞弄——

    林靖被她这幺配合的一绞,那温软蜜穴里头如生长着千万张小嘴,将他那根大屌吸得欲仙欲死,无比快活,连同整个人已是神志迷昏,猛烈抽插,缠绵悱恻,像是要将这条命交代在这似的!

    “唔~嗯~嗯~”少女甜腻的呻呤从死死捂住的唇齿间不断溢出,酥魂媚骨,如妖魅们口耳相传的摄魂咒语,喊得林靖骨头酥软、身心舒畅澎湃,欲罢不能——

    少女的乳头奶子,被压按在起了露水的草地上,挨着少女细嫩的皮肤,激起万分细腻疼痛痒意,且又来回摩擦多次,杂草毛毛躁躁的撩弄皮肤,乳尖早已殷红充血,如万蚁噬咬般难受痒意得不到缓解,忍耐了许久,终于红着脸带着哭腔濡濡出声:“痒….好痒…”

    林靖一听这话,那嚅嗫的哭腔脆生生的如幼猫叫唤一般,他心里头像被羽毛左挠右撩直不得要领,只酥酥的醉意渗进骨子里,他声音却沉而威严,道:“都插在你这骚浪的小穴深处了!还痒?你这贱骚蹄子,改天将你串在黄粱柱子上才能解了你痒意!”

    那少女惊吓不已,如一头受惊的白鹿捂住小脸,小声的求饶开口:“不要…不痒了…”

    林靖却如憋着一口闷气,以为自己胯间巨屌如此之大,已是常人的两倍之多还满足不了这个新破的处子,只觉得这女子已不是一般的骚浪,眼神带着一丝鄙低,胯间大屌却依旧急速抽插,一边骂道:“痒就痒!不痒就不痒!出尔反尔!甚是烦躁!”

    那少女只得再次开口:“草在这里…好痒…”

    林靖见她小手碰了碰奶子,终于了然的笑道:“你这骚婢!居然求着初见的男子摸奶子!”

    那少女羞愧不堪,又不知如何作答,只得默默流泪,心中悲愤不已,然而林靖那带茧的大手往她奶子上一搓!她便软了骨头!

    “嗯~啊~哼~唔~”她虽捂住了嘴,但口间不禁溢出的呻呤让林靖欣喜不已,如快马加了鞭,搓揉奶子的大手快得飞起,操弄小穴的大屌更是急切——

    正如被妖魅吸了魂,被鬼怪摄了魄,他从未如此放纵淫欲,身体像是被什幺蛊惑引诱,入了魔般的将这女子摆弄肏插一夜——

    一声鸡叫,他猛的惊醒!

    他低头一看,那女子已被操得不省人事,软软的如泥一般趴在草地上,翘臀却依旧高高撅起,任他抽插——

    他又抽插了百来下,才终于射出浓浓浊夜,直将这女子小腹灌得发涨才‘啵’的一声拔出大屌——

    他观天色渐亮,又仔细看了这女子一眼,只觉得这样的美人生平从未见过,到时候寻她定然也容易。

    他一边穿好衣衫,一边走出这院子,回味着刚刚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几乎一回忆就要情动不已,心中暗暗思量,这女子身子如此淫荡,缠起人来功夫了得,又美貌至极,却也只能做个通房丫鬟,身份如此低微,连上得台面的妾也当不得,不过作一个泄欲的器具却是万分合适!

    他走了几步,突然又想回头看看那女子要往哪里回,他又推开院子一看,天色几近大亮,那昏迷不醒的少女已然不见——

    莫非真是什幺专吸男子阳气的妖魅不成?

    也罢!也是快活一场,此刻身心舒畅,今日佯装刚刚回府,诸多事务需要办妥,并且,今日有两个妹妹同天及笄。

    一个是他同胞妹妹,林月儿,是林家的嫡长女。

    还有一个是庶女,这个倒不是要紧,也没见过几次,仿佛记得,好像是叫…林沫儿——

    铁血粗暴的兄长:销魂蚀骨·奸辱·(高HHHH)

    铁血粗暴的兄长:销魂蚀骨·奸辱·(高HHHH)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