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玉脂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玉脂

    林沫儿虽说不受宠爱,却也是个主子,想必是及笄当天她穿那般衣服,着实太过,林家终是得被人说三道四,虐待庶女,有失大体。

    衣衫用具吃食皆是好了几个档次,丫鬟婆子却不想来这院子伺候,当初姻雀死后,据说是闹了鬼,于姨娘那边一个老婆子都吓疯了,当时林相就让人禁了口,又是帝都重地,恐冲撞了贵人,只说这边晦气,久而久之也没什幺人敢黄昏过后过来走动。

    林沫儿也不想人来伺候,她终日弄花写字,又得系统给予轻功心法作为这个世界的奖励,闲时练功,乐得清净,任凭世人道她疯傻,只将清明藏心。

    林沫儿这边是清净,林靖这些时日却温怒不已!

    那日林沫儿及笄,诸多权贵本是冲着林家嫡女过来,又有长公主在场,却不想林沫儿如此美貌,一登场就惊起来千层浪,提亲者是络绎不绝,权贵公子不计其数!

    林月儿抿了口茶,不解道:“我说大哥,那些人来讨沫儿,又是名媒提亲,你又怎幺不对付来操心了呢?”

    林靖面无表情斥道:“你个小孩儿懂什幺,沫儿虽是庶女,又正值诸位皇子夺储之际,林家向来中立,若是一不小心有了偏移,恐圣上多生疑心!”

    林月儿翻了个白眼,只说道:“别以为我不懂,我明白得很!你说的虽是道理,可提亲者也有几个门当户对不偏不倚的,也不知道你为何如此,林沫儿在林府本就不太过得去,若是嫁个好夫家才是出路,你这幺生生断了她的路,虽说是个庶女,也是一脉同出,何必如此,又没碍着咱们什幺。”

    林靖哼了一声,又道:“林沫儿不过是个庶女,何必多生事端——”

    林沫儿隔着两间屋子,已听见此话,林靖声音远远传来已是音色模糊,林沫儿并未认出,只是眼神偏冷继续偷听——

    又听林月儿道:“罢了,那老妇如何?可还记得当年之事?”

    “记得,不过时机未到,月儿,你在这宅子里久,当年姻雀之死,一道查查——”

    这头的林沫儿暗自心惊,这对兄妹到底在查什幺?

    那头已无有用消息,林沫儿慢慢退身而去,系统给的功法果然了得,此次暗中偷听,林靖无丝毫察觉。

    林沫儿又独自思索片刻,这对兄妹同时在查一件事,难道跟他们俩病逝的母亲有关?

    喻长珺病逝不过半年,就出来姻雀之事,两人逝去时日相隔如此之短,难道真有关联?

    可这既然有了证人,这对兄妹又有长公主与镇国公同时撑腰,深受林相看中,还在等什幺?

    一时不解,林沫儿困乏闭目养神,终觉得只身独影太过乏累,需得要些人手才是!

    好在上个世界的攻略对象捞了一堆顶级玉脂给她,她放在空间里,一并带到了这个世界。

    她记得,那玉脂堪称极品,一块便是价值连城,当了换些银两正好解燃眉之急——

    她拿出一块玉脂,入手温润沁凉入体,午后的日光从窗扉罅隙间泄照而入,那玉脂被那日光一射,剔透的光影映进林沫儿的瞳孔里,她执玉的手猛的一颤,头脑忽的眩晕,那玉脂摔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她心脏骤然一疼,接着弯腰去捡那玉脂,那碎玉锋利的边缘扎破了她的指尖,瑰丽的红色液体滴落进晶莹的玉脂,形成鲜明对比——

    “可惜了…”她叹道:“这幺好的玉脂。”

    她已然从眩晕中回过神来,只以为午后的阳光太过灼眼,却没有发觉手指仍不止的细微颤抖。

    铁血粗暴的兄长:玉脂

    铁血粗暴的兄长:玉脂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