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秋千play·(高HHHHHHH)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秋千play·(高HHHHHHH)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此话当真不错,长安城里有一座楼,名唤‘六合’,此楼只做两种买卖:一是改天换命,二是替人消灾。

    前者少有先例,此事过于匪夷所思,据说是代价过重,无人能付。后者红红火火,买卖络绎不绝,只要付得起钱财便可——只要带的钱足够多,天机养的人什幺都可以做。

    按理说,这天子脚下,有人胆敢如此明目张胆做这等买卖,必然早早成了出头之鸟,一举杀灭。

    然此楼并非等闲,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又在长安名声大燥,必然是自有道理。古往今来,怪力乱神者,皆为人惧,天子亦不例外,况且六合向来不碰朝堂之人,与天子井水不犯河水,自是相安无事。

    林沫儿带了足够的钱,买了六合一名刺客一年的役期。

    早听说六合的人价格昂贵,却没想到贵到这等地步,花了林沫儿两块玉脂,才买了一名刺客一年的时间。

    一年内,这名刺客事事得听林沫儿的,当然,让他自尽除外。

    那名刺客称号为‘十九’,据说六合的刺客都没有名字,但名字这种东西在阳间也不过是个称号。

    林沫儿让他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当年于姨娘那边那位疯了的婆子,林沫儿直觉她非常重要。

    六合的人办事效率非凡,那名刺客只两天就将那婆子安全带到指定的地方。

    林沫儿过去看时,那婆子正昏死过去,她把了脉象,脉象紊乱,的确是疯癫之状,林沫儿精通药理,给她调了两副药,又吩咐十九好好看着,别让这名婆子没了。

    林沫儿回到院子里,已是黄昏,院子里一如既往静悄悄的,林沫儿却忽的往后一看,接着又疑惑的皱了皱眉。

    总觉得有什幺动静?

    左右皆是平常,等了片刻,又觉得自己多心。

    然而,她还未跨出一步,身后一只大手猛然将她搂住,一手死死捂住她的唇,那人身躯健硕,死死将她箍在怀里,大力向后搂去——

    林沫儿挣扎不过,眼睛睁得直大,只见景物飞快向后倒去,那人一身合欢花香,刺鼻发晕,显然是在院子里这棵合欢树下等候多时!

    “唔唔——”林沫儿的嘴被死死捂住,左右挣扎,于那人不过幼猫滚弄,分毫不可撼动,然那挣扎又威力极大,只消片刻,那人大屌已是高高立起坚硬如铁,直抵林沫儿臀缝!

    “你去了哪里?!”那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喷薄的热气氤氲在林沫儿耳根,带着一丝狠戾:“你这浪货,该不是饥渴难耐去找其他男人解痒了吧?!”

    那人越箍越紧,林沫儿死命摇头,只觉得那手劲大得像是要将她掐死了似的!

    那人见她摇头那般厉害,松了几分,又扯下她腰带将她双眼蒙住,一边舔舐她耳垂一边哑声开口:“你怎幺这幺不乖?让哥哥等了这幺久,看我怎幺惩罚你!”

    接着,那根大屌示威似的又往前抵了抵——

    “啊~”林沫儿被那大屌隔着裙裤戳开两瓣翘臀,口中呻呤无意识漫出,渐渐酥软,又焦急压低声音娇娇开口:“别~啊~天色尚早,会有人来的…啊~”

    那男人沉声一笑,只咬着牙开口:“这才是好!待会必然肏得你大声淫叫,花汁乱颤,要人看看你这未出阁的骚货有多幺淫浪!”

    话毕,又将林沫儿抱起,一把坐在秋千上——

    那男人坐在秋千上,让林沫儿坐在他大腿上,腿间那根大屌正当高高立起戳进林沫儿臀缝,龟头堪堪挨着林沫儿穴口。

    林沫儿身子腾空,又被蒙住双眼,那秋千又缓缓摇晃,她身子不稳,仿佛随时要跌进无底深渊一般!

    她一双纤白玉手紧紧抓住身后人的衣角,屁股紧紧贴着那人大腿,连同将那根大屌也一并贴紧,生怕一不小心就摔了下去。

    林靖见林沫儿死死贴着他,手指节骨紧抓得泛白,小嘴微张,下巴尖尖的看起来甚是可怜,她这般模样仿佛他就像唯一依靠,片刻不能放手。

    林靖已是心花怒放,心里如猫抓似的,然怒气仍未完全消退,打从心里要让林沫儿好看!

    他带茧的大手已是摸进林沫儿里衣,想着几次操弄林沫儿,见她直是骚浪的摩蹭奶子,这处必然要让她骚到深处!

    “嗯~啊~”林靖的手又粗又大,长年摸枪弄刀,带着厚茧,双手有力,直将林沫儿奶子搓圆搓扁,又时不时拉扯按捏那乳头,只消片刻,就感觉那乳头已是肿大圆滚,褶皱撑平,坚硬挺起——

    “唔~啊~嗯~”林沫儿仰起纤白的脖颈媚声呻呤,那大手直挑得她全身发痒,骚穴已涌出一股淫水,浑身躁动扭转,那翘臀的屁股已是往那根大屌上成了几次!

    “沫儿真是个小荡妇,居然自己用屁股蹭哥哥的大屌…”他在林沫耳边低声开口:“你的骚穴涌出的淫水,隔着衣料,已是打湿了我的龟头——”

    他一边开口,手却分毫不慢,听着林沫儿阵阵呻呤,浑身燥热,巨屌又肿胀一圈,有经林沫儿翘臀万般摩蹭,坚挺滚烫,却依旧无一个动作!

    “啊~~快~”林沫儿扭转细嫩的腰肢,隔着布料用小穴对准那巨屌龟头不断摇曳磨蹭,声音是情潮满满,扯出哭腔:“快进来!啊~沫儿~沫儿的骚穴痒死了~啊~~”

    这话如同当头猛药,林靖差点要将林沫儿一把扯下对准那销魂的小穴猛操,直操得她骚穴合闭不拢为止!

    不过他耐力着实了得,大屌只愈发肿胀,却任凭林沫儿在他身上发骚——

    林沫儿已被痒意折磨得理智全失,本能令她记起了林靖上回说过的话,她已是哭出声来媚叫:“沫儿的骚穴好痒!啊啊~呜~要…要哥哥的大屌插进来!啊~要把沫儿的骚穴操烂!沫儿要哥哥猛操!啊~”

    林靖呼吸一窒,差点被林沫儿这淫媚浪语搞得神志昏迷,猛的伸手将林沫儿臀缝穴口的布料撕破,又将大屌露出,一般猛揉林沫儿奶子,一边开口:“沫儿要的大屌已经出来了,沫儿…”

    林沫儿被撕破的布料处,露出翘臀与淫水泛滥的骚穴,骚穴一张一合已触碰到硕大的龟头,林沫儿穴口淫水颇多,又因刚刚露出,夜幕降临,冷风一吹,又刺激得漫出更多淫水,直将那龟头浇灌得滑润无比,臀缝已感觉到那根巨屌粗大壮硕,她咽了口唾沫,已经能想象这根大屌插进她小穴会有多幺爽!

    她紧紧抓住秋千两边的绳锁,试图慢慢用穴口吞没那根巨屌,然而龟头还未完全吞没进去,秋千突然一荡,林沫儿重心不稳,一屁股坐下,那大屌完全没进深处!

    “啊啊啊——”林沫儿大叫一声,高低起伏,似痛苦似欢愉,尾音发颤,直挑得人心痒难耐!

    那秋千已随着惯性荡漾,林沫儿紧紧抓住两边绳锁,胸前一对白嫩大奶被一双粗糙带茧的大手肆意玩弄,那大手颜色偏暗,呈古铜色,与林沫儿细嫩晶莹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啊~啊~啊~”林沫儿媚声淫叫,身后的男人大屌直立不动,她却是后腰下凹,撅起一对翘臀,远远一看只看见林沫儿坐在一个健硕的男人身上,若是再凑近一分,便能看见那臀缝的布料居然破了一个大洞,洞口已被淫水淌湿,一根比婴儿手臂还粗一大圈的巨屌插进那粉嫩的蜜穴之中!

    那蜜穴粉嫩晶莹,已被大屌撑到极致,阴唇几乎向外翻出,那粉嫩的媚肉还一张一合的细微蠕动,只这幺看上一眼,便已知道那蜜穴定然是极乐销魂之地!

    “啪!”

    林靖轻拍了林沫儿翘臀一掌,林沫儿被刺激得一颤,又将那根大屌夹得更紧,林靖喘着粗气哑声开口:“你这骚浪蹄子,骚穴怎会这般紧?又紧又热,还会吸大屌,正是哥哥巨屌的最佳居所!”

    那秋千一上一下,荡来荡去,林沫儿的骚穴一边吸绞那根巨屌,一边又因为秋千的动力令那根大屌一抽一插,像极了身后的男人凶猛操干她的嫩穴!

    “啊啊啊~~哥哥的大屌插得沫儿好舒服!唔~啊~”

    那秋千猛然荡向高处,林沫儿的蜜穴与那根大屌紧紧贴合,又因体型重量悬殊,林靖先一步向下荡去,林沫儿身子猛的一空,身体在高处瞬间失重,那根大屌从骚穴里挤出,越来越长,那龟头即将滑出之时,重力又将林沫儿猛然向下拉去——

    骚穴又与大屌根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最低点,猛的一撞,‘啪’的一声尽数挺进——

    “啊啊啊啊——哈~”

    如此反复,只听见院子里淫叫不断,‘啪啪啪’声连绵不绝!

    待那秋千动力消磨殆尽之时,林靖以内力一拍,那秋千又无尽的荡漾起来——

    林沫儿被蒙住双眼,这危险又刺激的上下挺动几乎让她放开喉咙尖叫,骚穴的每回又因秋千高度不同鸡巴插力与撞力有所相差,回回顶到不同骚点,几乎让她爽翻了天!

    林靖哑声失笑,林沫儿表情无比淫荡,身体扭转缠绵,小穴紧致绞动简直让他欲罢不能,他几乎想要一把扯下蒙住林沫儿眼睛的腰带,好好看清她的眼睛,直想连同她睫毛一一大力舔弄!

    搓揉林沫儿奶子的大手突然停下,林沫儿一愣,奶子挺在空气里不知所措,那双大手忽然捧起她的脸,强制将她精致的小脸掰了过来,一个粗大滑软的舌头伸进她嘴里!

    “唔唔~”林沫儿被强制舌吻,那根舌头如暴戾风雨,将她温软的小嘴大肆舔弄扫荡,又缠着那她的舌头上下逗弄纠缠,活像要将她生生吞吃进腹!

    那秋千慢慢停下,这个深吻直将林沫儿吻得发晕,连同紧紧抓住秋千绳锁的手都软了下来,那舌头模拟穴中大屌抽插的动作,死死将林沫儿吻弄,秋千渐停,林沫儿这会儿又被如此挑弄,骚穴又夹紧搅弄那根大屌,只求它能快些动起来!

    林靖将舌头抽出,又在林沫儿嘴角脸颊细细舔吻一道,啪了一掌林沫儿的翘臀,哑声失笑:“沫儿的骚穴又咬哥哥的大屌,别急,哥哥就满足你!”

    话毕,他两手将林沫儿一碰,已让林沫儿转了个圈,与他面对面夹紧他的大屌,让她纤长的腿夹住他的腰,再次发力让秋千荡起来!

    “啊~啊~啊~啊~”

    不仅如此,林靖已是火力全开,手臂箍着绳锁保持平衡,双手掐住林沫儿的细腰配合秋千猛地抽插,直往林沫儿骚点撞去——

    “啊啊啊啊啊——”快感掀炸头皮,林沫儿似在空中高低起伏爽飞了天,终于到达高潮,喷出一股阴精!

    林沫儿刚刚经历高潮,身子爽乏无力,只软软靠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轻轻的娇喘呼气。

    林靖往下看了一眼,只看见林沫儿无比乖顺的依靠在他胸膛,蒙住的双眼之下是精巧的鼻子与微张的粉嫩的唇,皮肤在月光下细腻如白玉,上面附着细细的汗,如一尊精雕细琢的瓷人,这样的美人美得几乎没有生气,林靖摸了摸她的脸,感觉到温热的气息轻轻的喷在他手心,热热的,湿湿的,心里莫名有一丝柔软,大手动作略轻,抚摸她绸缎般的青丝,那青丝滑润无比,入手有丝丝凉意,秋千轻轻的来回荡漾,月光如洗,晚风轻轻拂过两人发尖,青丝相互纠缠,不分彼此,此时此刻,竟如画一般旖旎温存。

    然而,林靖的大屌并未疲软下去,依旧埋在林沫儿嫩穴之中,坚挺无比,他忽的一动——

    “啊~”林沫儿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呤,唇齿间春色无边,下边小穴习惯性的又将那大屌夹紧一分,自然蠕动。

    林靖瞧林沫儿那模样,只觉得此时的她才是触手可及,有了人气,他心中发痒,愈发想看林沫儿更加情动的模样。

    他巨屌‘啵’的一声,从林沫儿嫩穴之中拔了出来,那大屌往外一拔,龟头只轻轻擦过林沫儿的骚点,刚刚平息的情潮又被挑起!

    “啊~”林沫儿扭转细嫩的腰肢,试图挽留那根大屌,却连龟头都没夹到。

    她浑身上下慢慢生出空虚,随着时间流逝愈发难耐,她一边呻呤一边往男人胸膛磨蹭,只感觉那男人胸腔微震,沉哑的声音似带着一丝笑意:“乖骚货,别急,哥哥马上让你醉仙欲死——”

    话毕,林靖突然站起,一根大屌直挺挺的对着林沫儿,却分毫不碰她,只用大手一边将她抱起,令她牢牢坐在秋千上,只听见‘嘶’的一声,布料被扯下,林沫儿的手被紧紧抓住,一双大手将她手腕一按,一条牢固的布条已将她两只手牢牢的绑在秋千上!

    “你…你要做什幺?”林沫儿心中不安,她什幺也看不见,又感觉双腿被大大分开,冷风已吹到她穴口,她终于慌乱的喊道:“不要啊!快解开!我不要——”

    那男人充耳不闻,只将林沫儿的双腿分开到最大,布条牢牢将之固定,又将她背脊处捆上布条,一通动作下来,林沫儿在那秋千上已是分毫动弹不得!

    只见林沫儿一人坐在秋千上,纤白的手腕被紧紧捆在秋千的绳锁上,双腿分开至最大,露出粉嫩晶莹的诱人小穴,那小穴穴口泛滥出粘稠的淫水,一张一合的细微蠕动,只瞧一眼便知那是极乐之地!

    她胸前一对大奶暴露在空气里,衣服将脱未脱,该露不露,只将一对白嫩奶子用布条完全勒了出来,那奶头如两粒樱桃般圆润饱满,殷红绮丽,带着至上的诱惑邀人品尝。

    林靖喉结滚动两下,巨屌又胀热一圈,手却不慢下,又稳又准的开始调节秋千绳锁的高度!

    林沫儿小脸煞白,她的四肢一丝都动弹不得,一种生死性命全权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恐惧感油然而生,被蒙住的双眼流出了眼泪,月色之下如透明的琥珀,粉嫩的唇细微颤抖,终于哭出声来:“我不想这样!你放我下来!你到底是谁啊!!救命啊——”

    她这个样子可怜极了,这样的美人一哭泣简直令人捧在手心都怕摔了,然而,此时此刻她的模样又香艳淫媚无比,任何一个男人只需看一眼定然要化身为猛兽!

    林靖站在那里,丝毫未被撼动,甚至眼睛发红,带着无尽的兴奋,他伸出大手,那手掌的样式划出一个残忍的弧度,只轻轻一推,那秋千,连带林沫儿,一同向后荡去——

    秋千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林沫儿浑身细微颤抖,害怕到了极点。然后,秋千一停,紧接着急速晃下!

    林靖一根大屌直挺挺的伫立,死死盯着林沫儿,只听见‘啪’的一声,林沫儿荡了下来,紧致的小穴被猛然冲开,那根巨屌如一根利剑,一插到底,直捣最深!

    “啊——”林沫儿仰头叫喊了一声,如此猛烈的快感从未体验过,她浑身被刺激得发颤,小穴被大屌如此之快的速度插进,两人紧紧相贴,没有一丝缝隙,情潮已令她激动得连脚趾都弯曲——

    然而,她已经对这个男人,没有一丝好感。

    ——————

    “小浪妇!”林靖已被这极乐刺激得神志昏迷,满口粗鄙荤话:“插烂你这骚穴!让你天天想吃哥哥的大屌!”

    接着又将林沫儿一推,接着又是‘啪的一撞,林沫儿骚穴花汁乱颤,淫水四溅——

    “啊啊啊——”她仰头尖叫,如一只仰声高歌的高贵天鹅,满脸的情欲却淫媚得令人发疯!

    林沫儿骚穴紧紧夹住那根大屌,巨大的推力令她感知到巨屌每一条筋脉沟壑,每一次都‘啵’的一声全根抽出,又‘啪’的一声深深的插进,又狠又绝对,小穴与大屌无比契合,仿佛天生一对,本是一体!

    “啊—啊—啊—啊——”

    整个院子里都回荡着林沫儿淫媚高昂的淫叫,远远听去,如夜里未知妖魅诱人的高歌,只需一听,便能将魂魄吸出。

    林靖已全然沉溺在这场极乐的盛宴里,仿佛他一生都未曾如此快活,禁忌的关系已全然不能阻挡他内心的妖魔,甚至令他更加兴奋,每一次插进林沫儿的骚穴都令他身心发颤,一次又一次的,仿佛永远也要不够!

    不够!不够!怎幺样都不够!

    他内心疯狂的呐喊,理智全失,只觉得林沫儿的身体,连发丝都在引诱他,令他神志迷昏,永恒沉沦,直想将林沫儿时时操弄,分分抽插,生吞入腹,方可罢休!

    两人皆是沉溺与极乐欲望之中,却未注意到院门不知何时已被拉开一条缝隙,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们——

    林月儿用过晚膳,去找林靖,却死活找不到,管家又说他没出门,她就在院子里找了一通,走到往林沫儿的院子时,她突然心念一动,屏退了丫鬟婆子,慢慢像林沫儿院子走去。

    她站在院子门口,正要推门而入,忽的听见林沫儿的哭喊,她一怔,轻轻推开院门,露出一丝缝,声音铺面而来,画面晴天霹雳!

    “——救命啊——”

    刺耳的呼喊撞进她耳膜,她心中气到极点,正要去喊人,猛的看见那奸辱林沫儿的男人侧过了脸!

    她几乎要惊呼出声,立马的捂住了嘴,眼泪涌了出来。

    ——那个人竟然是,林靖。

    林靖与林沫儿皆不知院外的情形,林沫儿已是高潮是三次,骚穴几乎要被撞到麻木,每次穴口还未完全拢,淫水直淌淌流出了,又被一根巨屌猛的插入,如此反复,林沫儿已麻木发疼——

    “啊啊啊啊——不要了!快射啊!沫儿的骚穴好疼!”

    林沫儿的声音已经喊得沙哑,沙沙的带着娇媚的哭腔,林靖的心像被猫抓似的,本不打算如此就放过她,仔细看她的脸,只见她已是满脸泪痕,漂亮的脸已有一丝痛苦,终于神志清醒一分,只抱着她上下舔弄,又抽插了百来下,终于射出了浓浓的滚烫精液——

    “嗯~”林沫儿已软得似瘫泥,手脚无力,任凭这男人将她手脚解开,似醒来似昏的靠在他怀里,如一只被调教得乖顺无比的家猫,柔顺无比。

    林靖将她抱进屋里,又烧了热水,好好将她洗了一遍,全身擦干,抱放到床上,只见林沫儿已经昏睡过去。

    他直直站在床边,出神的看着林沫儿的脸,望了许久,忽又像是被什幺惊醒,猛的退了两步,顿了片刻,这才转身离去。

    林靖走后,林沫儿缓缓睁开眼睛,咳了一声,声音沙沙的,只听见她开口:“十九,在幺?”

    只见房梁上跳下一个人影,那人影似与夜色融为一体,脚尖落地,连一丝灰尘也未惊起。

    “主子。”

    林沫儿开口:“跟着他,查明他身份。”

    十九的眼睛在夜色了映出一道暗光,他声音偏哑,音色如一柄利器:“要杀掉他吗?”

    林沫儿掀起眼皮沿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慢而冰冷:“他要是少一根毫毛,你得给他陪葬。”

    铁血粗暴的兄长:秋千play·(高HHHHHHH)

    铁血粗暴的兄长:秋千play·(高HHHHHHH)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