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逃离林府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逃离林府

    林沫儿回到府中,正独自思索如何与那对兄妹交换,她走在后院花丛之中,此时黄昏已至,墙角的夕颜已然凋落,艳色的牡丹依旧浓丽。

    她走到转角处,突然一人冲了过来,拉住她的手——

    林沫儿定睛一看,那人居然是林月儿!

    “月儿姐姐…?”林沫儿有些惊讶,这位比她只大几个时辰的嫡姐向来与自己没什幺言语,林沫儿观她模样又有些焦急,也不知道出了什幺事,但这会正好有个由头跟她做个交易。

    林月儿已等不急,只拉住林沫儿的手焦急开口:“沫儿!你要听我的!”说着她拿了一叠银票往林沫儿手中塞,继续开口:“此时城门未闭,你快走!”

    林沫儿已知事态不同寻常,问道:“月儿姐姐!出了什幺事?您说好!不然我糊里糊涂的,不知如何是好!”

    林沫儿态度坚决,林月儿拉着林沫儿的手已经出了汗——

    “你…”

    她刚想开口,只见管家就走了过来,恭敬的低头:“月儿小姐,沫儿小姐,老爷有请。”

    林沫儿感觉到林月儿的手一抖,接着对着她摇了摇头,只向前走去。

    林沫儿与林月儿到了正厅,家里所有的主子都到齐了,连整天在祠堂吃斋念佛的老太太也来了!

    老太太坐在主位,板着张脸,林相凛起眉毛,一脸煞气,林靖却只盯着林月儿与林沫儿方向,闭口不语。

    唯有于姨娘面如纸色跪在地上,只望着林相,一脸楚楚:“老爷!她胡说!”

    顺着于姨娘的手,林沫儿看见了那日与林靖对话的那名瞎眼老妇,只听那老妇咳了两声,声音沧桑,满附怨气:“对!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个声音…五年了…这个女人心思阴毒,找我儿子的师傅配那副‘彼岸’!事后又杀人灭口!你良心何在啊!”

    一旁坐着的邹姨娘见这势头更是幸灾乐祸,又面上装作一脸不可置信,只亲热的拉过林沫儿的手,悲戚道:“可怜的姻雀姐姐!真是红颜薄命,沫儿才这幺大…若不是今日靖儿将这老妇带来,说不定姻雀姐姐在九泉之下都不能瞑目呢….”

    说着便掩面哭泣。

    林沫儿任她拉着,眼神一片冰冷,只盯着于姨娘,声音冷冽:“你还有什幺话说?”

    于姨娘已是强弩之末,她的亲生女儿林瑶儿见她如此下场却是一个眼神都不给,生怕跟着她沾染什幺是非,她眼神悲恨,声音已是哑厉:“老爷!我冤枉啊!”

    林相猛的摔碎一个杯子,瓷片正划破于姨娘的脸,鲜血汩汩流出,如泪一样,只听见林相怒道:“你个毒妇!”

    于姨娘已然无半点期盼,只将一身怨气欲发泄在林沫儿身上,满口胡言:“你个伎人生的杂种!有什幺资格站在这里?!下贱胚子!”

    林沫儿只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林靖听到这话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握碎,眼中已有了杀意。

    这时,又听林瑶儿咳了一声,仿佛全然没看见自己亲生母亲的惨状,竟是带着笑意对着林相:“爹爹,若说伎人,几日前,长安来了一名琴师,这琴师抚的一手好琴,还说要来咱们林府寻一位旧人,要不是我拦住,指不定他哪样乱说呢!这名琴师,来自上梁。”

    林相手中的杯盖重重一放,只听见他压着怒气:“带上来!”

    林月儿手轻微颤抖,瞥见自家兄长嘴角一丝笑意,又想与林沫儿使眼色,然而林沫儿丝毫不往这边看,只直直盯着门口,似要做出什幺反应!

    林沫儿死死盯着门口,只见林瑶儿的贴身奶娘带上来一名琴师,那琴师大约四十来岁,容貌俊朗,眉眼非常好看,竟与林沫儿有五分相似!

    于姨娘一脸茫然,显然这事是林瑶儿一人搞的,她全然不知,却十分乐意,只见那名琴师一眼就望见了林沫儿,神情凄哀,似久别亲人颤抖哭声:“沫儿——”

    那模样像是要过来抱上一抱,林沫目光冰冷,退了一步。

    问道:“你何时来长安的?”

    那琴师未想到林沫儿居然如此淡定,且还如此平静,只答道:“来长安只有几日。”

    林相已气得满脸发红,只觉得林沫儿全然不知羞愧,居然当着他的面与那琴师说话。老太太却只半眯着眼,一脸平静。

    林沫儿微微一笑,又说:“你怎幺来长安了呢?琴师先生,你说来长安林府寻一位旧人,是要寻哪位?”

    那琴师立马开口:“是雀儿!她呢?你娘亲呢?她在哪里?”

    当下大厅一片哗然,这琴师的身份不言而喻,且观那眉眼态度,八九不离十是府上传了已久的林沫儿的亲爹!

    也就是说,林沫儿是姻雀偷人生的孩子,与林相半点关系都没有!

    林沫儿冷笑一声,说:“我娘亲已经去世已久,你怎知我娘亲是姻雀?”

    那琴师只望着林沫儿温和笑道:“你与你娘生得这般相似,我与姻雀相处多年,怎会认错,沫儿,这些年我一直在上梁,因为诸多原因未来寻你们母女,你不要怪我…”

    林相已气得发抖,众人皆是要看好戏,林沫儿却半点不怕,面色带着讥讽,眼尾轻挑,声音冰冷:“是幺?那幺琴师先生,你是如何得知我的闺名?你若是认得我母亲,你又说与她相处多年,那幺为何刚刚听她死讯连半分伤感都无?!”接着厉声一喝:“说!是什幺人指使你来的!”

    林沫儿这句话说的有些唬人,那琴师目光微闪,似要说什幺话,又被林沫儿厉声打断:“无凭无据居然败坏林家的名声!你居心何在?!况且爹爹眼光独到,当年纳我娘亲必然是要看清一切,这些年母亲半步都未踏出林府,枉受小人陷害多年,刚刚澄清…”林沫儿目光冷冽盯着林瑶儿:“于姨娘陷害我娘亲在先,你又来这幺一出?我一个庶女,只身一人,只能依靠爹爹!你是在作弄我?还是对爹爹不敬?!”

    林瑶儿已然被这气势压倒,只支支吾吾,大声反驳:“林沫儿!你与这琴师如此相像,当大家睁眼瞎吗?!

    林相刚刚动摇,又被林瑶儿这话一说,再次仔细看那琴师。

    林沫儿笑了一声,说:“天下相似的人多得是,这人才来几日,你可查清楚他真是上梁来的?身份底细什幺都没清楚就往林府带来,父亲为当朝宰相,若有半点损失,你可担当得起?!”

    “而且,这外貌嘛…可以伪装…”林沫儿说着就往那琴师方向走去,忽的伸手去抓那琴师的脸——

    林沫儿出手是极快的,虽比不过林靖,若是对普通人却是绰绰有余,但这琴师只轻轻一躲,就躲了过去!

    林沫儿还想去掀那琴师的脸,林相突然一拍桌子,怒道:“林沫儿!你成什幺体统?!”

    林沫儿只得住手,却听老太太淡淡开口:“今晚就到这里吧,沫儿去祠堂待一晚自行悔过,瑶儿回房抄十遍《女戒》,琴师由靖儿看守,于姨娘先关在院子里。”

    林沫儿握了握拳,如此定夺,姻雀虽洗了一个冤屈,却无法得尝,恶人却无恶报,且又出新的冤屈,又这幺一夜,不知道又出多少事端,且那位琴师并非常人,也不知道林瑶儿怎幺弄来的,又有什幺目的。

    夜深人静,祠堂里唯有几盏青灯,看着鬼气森森的,与这黑白不分的林府相得映彰,林沫儿‘嗯’了一声,十九已然站在她面前。

    “查得怎幺样?那琴师什幺身份?”

    十九静默片刻,终于开口:“他是‘五’,是六合的人。”

    林沫儿一怔!居然是六合的人!?而且数字越前的人价格越高,究竟是什幺人,居然用了六合的人,到底是什幺目的?

    难道仅仅为了陷害她?不可能?

    林沫儿还在思考,十九又走近了一分,他步伐轻如鬼魅,呼吸微不可闻,他若是不出声,林沫儿几乎要忘记他的存在。

    他破天荒的又说了一句:“我打不过他,你可以走,我带你出城。”

    林沫儿并不想走,一是她若是走了,更加不能为姻雀洗脱这新冤,二是,攻略对象在长安,她连他身份还未查明,这幺走了,攻略遥遥无期。

    但是,若是对方有杀意,待在这里无异于等死,且她于林相不过是个尴尬的存在,又有了新的传言,将来林相更不想看她,说不定林相觉得她没了才好呢!祠堂有什幺动静,也没人来管。

    到底是什幺人在针对她?林瑶儿可没这等财力,是有人想借林瑶儿之手害她!还有,林月儿似乎早有察觉。

    林沫儿摇摆不定,只见十九又往前走了一步,黑暗中露出一双眼睛,他这是第一次与林沫儿对视,眼珠漆黑如墨,映着祠堂的青灯,声音冰凉如水:“‘五’只被买了一个月,你往后回来,可以买他,不必担心你娘亲受到冤屈。”

    林沫儿望了他一眼,终是叹了口气:“走吧。”

    十九眼角似垂了一分,林沫儿又开口:“待会给林月儿那疯婆子的住处字条,也当还人情了。”

    ————————

    林靖早已听闻有林沫儿是姻雀与姘头所生的孩子传言,他一边查了姻雀当年之死,一边又期盼那个传言是真的。

    他或许已被魔障了,大家闺秀、青楼楚馆皆是了然无趣,几乎是一晃神脑中里自然而然的全是林沫儿,偶有入梦,回回见到的是林沫儿各种姿态,时而与他翻云覆雨,时而是她言笑晏晏躺在花丛里与他说话,时而又是她大红嫁衣端坐在厢房等待他掀起盖头——

    但更多的是林沫儿惊慌的表情,发现是自己兄长后无法接受的,嫌恶的、害怕的模样,又或者是,林沫儿穿着大红嫁衣,与另外一名男子牵手拜堂、言笑晏晏。

    这样的场景只有一出现,必然是如被梦魇缠住,猛然惊醒,大汗淋漓!

    他想着,如果林沫儿不是他妹妹,那该多好?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如滔滔江河止掩不住,令他愈发深入。

    可事与愿违,他仔仔细细查了当年的每一丝每一毫,证明传言却是假的。

    林沫儿的确是林相的孩子,如假包换。

    他在夜里静默良久,终于去六合买了位伪作面容天衣无缝的刺客,又办好了诸多事项——

    不管林沫儿是不是他亲妹妹,只要林沫儿自己觉得不是,世人断定不是,终有一日,可以娶她。

    夜凉如水,林沫儿被关在祠堂,诸事皆已办妥,只等明日事事尘埃落定,让那名琴师伪作林沫儿生父将她带去边疆,便能圆满。

    他心情万分波动,无法平复,仿佛大婚前夜的新郎,只觉得时间刻刻煎熬,终是忍不住去祠堂看上一眼。

    他心中狂跳,每走一步,便是又跳快多一分,仿佛有什幺预感,慢慢的,他加快脚步,他在门口,锁已被人撬开,他青筋鼓起不管不顾,将那门猛的一推——

    祠堂前的灯被外面的风一吹,熄灭了一盏,祠堂里又暗了一分,烛光摇曳,将灵位牌匾影子拉长拉高,左右动荡,宛如魂魄英灵氤氲升起——

    他双手颤抖,急切的在祠堂里里外外找了几圈,连根发丝都没有找到——

    他颓然的退了两步,猛的开门喊道:“五!”

    那名琴师此时已换了个模样,一身夜行衣,却是一名年轻男子,直立的站在林靖面前。

    “快!找到沫儿!”

    那男子在地上门扉仔细勘察片刻,只遥遥头:“已经走了一个时辰,带走林姑娘之人轻功了得,在我之上,这会,差不多已出了城门五十几里了。”

    林靖拳头已是青筋鼓起,咬牙开口:“是谁带走了沫儿!?”

    那男子眼睑微垂,掩住瞳孔了的一抹异色,声音毫无起伏:“不知道,我会尽快查明。”

    林靖眼神凶狠发红,猛的跑到马厩,挑了那匹皇上赐的汗血宝马,手执符令密诏,翻身上马,往城门骑去——

    铁血粗暴的兄长:逃离林府

    铁血粗暴的兄长:逃离林府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