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小树林奸辱·(高HHHH)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小树林奸辱·(高HHHH)

    林沫儿漂亮的眉眼在月光下一览无余,林靖连她一丝一毫的表情都未曾放过,连睫毛颤了几下都看得清楚——

    林沫儿这个表情满是不可置信,月色暗影交错之间,甚至显出几分惊恐,林靖的心脏一抽,多日不眠不休寻找林沫儿已令他神经崩到极致,这会儿见林沫儿这样的表情,身心刺痛间理智的弦终于‘嘣’的一声,断了——

    他一身戎装,护甲碰撞间发出金属的咯牙利声,听起来冰冷而厚重,脸上愈发显出戾气,掐住林沫儿尖尖的下巴,握力渐渐加重,声音沙得发颤,又似疯狂的裂开嘴,热气喷薄在林沫儿脸颊,他的声音厚而沉哑:“怎幺?与自己亲生大哥夜夜翻云覆雨,觉得恶心?!”

    林沫儿被掐得生疼,只痛苦的别过脸:“我疼,你放开——”

    林靖‘呵’了一声,欺身压在她身上,凑得愈发的近,咬牙开口:“放开?林沫儿!你可太天真了——”

    说着如猛虎一般猛的向林沫儿咬吻下去!

    “唔——”

    舌头撬开林沫儿柔嫩的唇齿,如暴风雨狂乱扫荡林沫儿口腔的一丝一毫,宛如一只饿疯了的暴戾野兽,急切的啃噬身下的猎物!

    这个吻粗暴得仿佛要将林沫儿吞噬下肚,林沫儿被锁链绑住,手脚挣脱不得,月白的里衣慢慢凌乱滑下,露出一截倾长如玉的脖颈和白瓷一般的香肩,嘴角渐渐漫出一丝鲜血。

    “唔唔唔…”林沫儿左右挣扎动弹,却依旧被死死吻住,双腿间已有一根粗大硬物愈发涨热的左右磨蹭,像是要将她白嫩的大腿磨破了似得!

    鲜血与女人最能激发男人的狂性,林靖咬破林沫儿唇角已来回舔弄吮吸那伤口数十回,直要将那鲜血全然舔弄干净又要往那伤口吸出新的血!

    只觉得林沫儿的血香甜无比,像是世上极烈的春药,激得他发痴发狂,颤栗而不能自已!

    他一把就将林沫儿身上的锁链解开,随手一揉就把林沫儿身上的衣物撕碎,往下啃噬那紧致的锁骨,林沫儿的嘴终于被放开——

    “大哥!沫儿好疼!”林沫儿见他如失了心智般模样,心中发慌,哭腔发颤:“我们回去,我不要在这里——”

    林沫儿的脸在月色之下苍白得冰冷,模样可怜极了,林靖一怔,手放轻了一分。

    林沫儿感觉压力轻了一分,连忙本能的翻身往前爬去!

    这个举动彻底的惹怒了林靖,林沫儿的手还没完全扣进泥土,林靖的大手一把将她纤白的脚踝抓住,然后往身体方向重重一拖——林沫儿于他来说,挣扎气力和体型,宛如初生的幼猫一般,他几乎一只手就能掐死她!他古铜色的粗壮手臂如钢筋铁骨一般一把就将林沫儿拖地他的身下,林沫儿细嫩白皙的身体近乎半裸,白嫩的奶子与皮肤摩擦着树林里枯黄的枝叶与沙砾,咯得生疼!

    “啊~”林沫儿吃痛的喊了一声。

    林靖的脸半面显于月光之下,半面藏与暗影之中,眼睛藏在阴影里看不见他的神情,只看到他高挺的鼻梁与冷硬的唇,他的声音在林沫儿耳后响起,喷薄的热气铺在林沫儿的耳尖,痒意让她耳朵泛红,林靖的声音如同从肺部发出一边沉哑,声音狠戾:“想逃吗?”

    他的大手抚上林沫儿的脸却极其克制轻柔,带着一种可怕的气息,声音却越发的沉:“你这辈子也不要妄想逃开!”

    紧接着!他动作粗暴至极!将林沫儿衣物完全撕开,将她翘臀扶挺,盯着林沫儿粉嫩的蜜穴,没有任何前戏的,那根比婴儿手臂还要粗大的巨屌,狠狠一插,全根进去——

    “啊——”

    林沫儿仰头痛苦的喊了出来!蜜穴还未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好多天没有东西插入的小穴紧致得连手指都难进入,却被这幺硕大的巨大一插到底,林沫儿感觉身体如同被灼热的铁锥猛的钉进,身体如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林靖好似没有听见她的痛苦,他的大屌几乎寸尺难动,林沫儿的小穴实在是太小了,可他却如机械一般无情,已是用蛮力在林沫儿小穴来回抽插起来!

    他下边粗暴如狂风暴雨,眼神里的疯狂几乎要将人燃烧!却又轻柔的舔舐林沫儿的后颈,亲吻着她的唇角——伴随着林沫儿痛苦的叫喊,他忽的闭眼在林沫的眼睑来回摩擦,动作亲昵,眼睑微垂,眼皮之下是厚重的阴影,月色之下如被刻上了一道浓厚的墨——

    似,一往情深。

    “啊—啊—啊—啊——”

    林沫儿的翘臀高高撅起,身体随着林靖的动作频繁摇动,纤白的手指节骨发白几乎要扣进泥土里,却又被林靖古铜色的大手从手背重重的覆上,手指交错,紧紧握住!

    “啊~大哥!沫儿好疼!沫儿的小穴要被插坏了!慢点啊…”

    林靖却分毫不慢,甚至又加快的速度,咬牙嘲讽:“沫儿的屁股撅得如此之高,淫水四溅,骚穴还自动绞弄亲生大哥的巨屌,腰肢扭得正欢,如此乐意承欢,嘴上还说要慢?看来沫儿伪作的性子仍然没有改过!”他又往林沫儿耳边凑近一分,哑声开口:“哥哥定然要好好调教沫儿——”

    林沫儿的奶子在粗粝的地上来回磨蹭,白嫩的奶子蹭上了脏兮兮的泥土,粉嫩的乳头却愈发肿胀殷红,不消片刻已如樱桃般殷红漂亮待人采摘!她身体发痒,粗粝的沙土正好消弭那痒意,林靖动作粗暴,她的身体仿佛在地上摇曳摩擦,来回拖拽,林沫儿的骚穴却更是夹紧绞弄那根大屌,腰肢扭动承欢!

    “啊~啊~哈~嗯~”

    林沫儿的呻呤如同这树林里的一支引入坠入深渊的妖歌,林靖神情痴迷而疯狂,如一头无论如何也拉不回的蛮牛,只知奋力蛮干,像是要死在林沫儿身上似的!

    “啊!不要了!沫儿不要了!”林沫儿骚穴从开始的疼痛到酥痒到现在有被插得渐渐麻木,她已是昏头转向,浑身几欲散架,不知何年何月,只觉得骚穴中的巨屌如不知疲倦一般,仿佛永无止境,她喉咙沙哑的哭喊:“不要了——”

    身上的男人仍就无动于衷,奋力蛮干!

    “啊——”林沫儿终于流出了眼泪:“我做错了什幺?我什幺也不知道!不知道是你!一开始来奸辱我的,不正是你吗?大哥——”

    林靖如在梦魇中猛然惊醒,大屌又一插,终于将大股滚烫精液喷射进林沫儿娇嫩的骚穴之中!他喘着粗气,胸腔轻微的颤抖,他大手轻轻的摸了摸林沫儿的脸,只感觉一片湿意。

    他将林沫儿的脸缓缓转过,只见林沫儿双眸紧闭,满脸泪痕,已经被干晕过去。

    “沫儿…”

    他的声音在安静的树林里如日出之前妄念极重的鬼怪最后一声呢喃,他将林沫儿轻轻搂在怀里,让她的侧脸倚在他坚硬的胸膛,感觉林沫儿小小的身体随着他的呼吸动作细微起伏,仿佛两人一体,只要他一动,就能牵动林沫儿——

    清晨的雾气渐渐消散,林沫儿安静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两人如世上最最亲昵的恋人一般亲密紧挨。

    树林里慢慢明亮,光芒缓缓漏进树林,树干的尽头,明亮的日光终于照射进来,黑夜散去,如天地初开。

    明亮的暖光映在林沫儿精致的脸上,林靖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感觉她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眼睑下是如青纹一般的阴影,仿佛一只欲飞的黑蝶。

    抬眼间,旭日的光映射进林靖的瞳孔,光芒大亮,他瞳孔骤然紧缩——

    佛曰,求不得,是苦。

    铁血粗暴的兄长:小树林奸辱·(高HHHH)

    铁血粗暴的兄长:小树林奸辱·(高HHHH)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