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生死由命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生死由命

    武虞将士们个个心跳加速,战意盎然!

    魏涛身为武虞四皇子,立誓不进皇都,一生只守少城,由此做个藩王,封地面广,拥二十万户,赏出一万,便是说到做到,必不用请示圣上。

    林靖已是强弩之末,三天滴米未进,劳于奔波又身中数箭必然撑不到几时,取其首级只是时间问题!

    “林靖气数已尽!放箭——”

    “喝——”

    武虞将士们兴奋到了极点,成百上千的箭,黑压压的、以铺天盖地之势朝林靖射来!林靖长枪一扫,一声大喝,硬生生的将那箭阵破去十之有七!

    剩下的箭支却已钉进林靖后背!林靖却仿若有一身钢筋铁骨一般,依旧是屹立不倒,哼都不哼一声,仿佛那浑身泛红的血人不是他一样!

    他身体早已到了极限,全靠执念意志强撑,每回双眼模糊意志渐沉,心中都有个声音狠狠的呐喊:不能死!

    南疆瘴气之地就在眼前,瘴气已随山雨秋风铺面而来,林靖胯下烈马一声嘶呖,双腿以千斤之力紧紧一夹,那马鼻腔已渗出血沫,凄声大鸣,马蹄一踏,竟如利箭般扬尘而去——

    身后敌方将士大惊,已是心生胆寒,林靖已至如此地步,竟还是力拔千斤,如同无法战胜的鬼神一般,竟是身负万箭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了南疆瘴地!

    南疆瘴地毒气迷眼,将士们不敢轻易进去,魏涛哪肯罢休,只将鼻腔用湿布捂住,大声喊道:“敢以身试险建功立业者,捂住鼻息,随我来——”

    士气又起,将士们“喝”的一声大喊,站出了一半!

    “擒住那狗贼,搜山——”

    话说林靖这头,也不知是厄运到头、来了好运还是怎的,竟然没被那瘴气迷倒,或许是他身体疼痛到了麻木,瘴气也成了不过如此。

    他心中狂跳,同株碧落的根与花,若是离得近了,便是心生感应,此药确实如上穷碧落下黄泉一般,同生共死,生死相随,生生世世牵扯不清,仿佛冥冥中有道牵引相见——

    林沫儿就在附近!

    仿佛气力又来了几分,胯下的烈马终于疲劳而死,林靖却如一铁人,竟是一路滴血,撑着长枪向前走去!

    近了!近了!又近了!

    林靖心中燃起了希望,血液又滴落得快了几分,前方蓦然屹立起高耸阶梯,一眼望去竟望不到头!

    那阶梯年岁太久长满了青苔,林靖每一脚踏去,深而重,将那青苔踏扁,留下一个深深的血印,一千个阶梯,他竟然拖着这副将死之躯生生的走了上来!

    他双眼模糊,仿佛腿不是他的腿,手不是他的手,通身血液是冷的,又仿佛是热的,麻木得不知自己是生是死,在阴在阳,只一双眼睛努力睁着,直直盯着武虞开国圣皇后的陵墓,那厚重的死门!

    那门前罗列奇门遁甲之阵,门封又是大死之相,林靖已看出其中门道,大道五十,唯留一线生机,四十九个必死虚设机关,只有一个是是对的!

    林靖双眼模糊,想离近一分看清其中奥义,他右脚一动,突然就直直朝前,栽倒下来。

    他眼睛望着皇陵门扉,身体冷如冰,肢体僵硬,双眼一黑——

    他的意志力极其顽固,他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死!不能死!要爬起来!林沫儿就在里头,近在咫尺——

    然生死有命,人类何其渺小?执念根生,却始终阻止不了生命流逝。他连一根指头再不能动弹,心中终于绝望。

    倘若他死了,碧落未除,两人同生共死,林沫儿必不能活。

    可转念又想,或许,在这中秋未过之时,林沫儿此时死去,不必受那药发情欲蚀骨之苦,又有几分欣慰。

    碧落未除,生生世世将纠缠不清,也许下辈子又是另一种局面。

    然而自己杀生作孽过多,也不知会投胎成什幺牛马猪狗,意识渐散中他自嘲的想——若是能与她相见,来世做牛做马,也是好的。

    铁血粗暴的兄长:生死由命

    铁血粗暴的兄长:生死由命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