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浮生若梦·终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铁血粗暴的兄长:浮生若梦·终

    此次两国边疆交战,虽是规模不大,却影响甚广。

    虽然最终并未拿下少城,却令武虞折了不少良将精兵,最后武虞主动求和,以钱财粮草示好,保两国十年和平。

    大庸这边林靖重伤未愈,少城一时半会也拿不下,虽是知晓此乃武虞缓兵之计,却也无心再战。

    十月中旬,林靖终于接到林月儿来信。

    十一月初二,大庸宰相薨。

    宰相生病期间,朝廷上下几乎都没安宁过,特别是林府,于姨娘突然暴毙,林瑶儿未婚怀孕打胎以致重病,林家嫡女又被长公主收为义女,以为父祈愿的名义待在业安寺三个月。

    可以说,林相临死前,除却一名年迈重病母亲,身边一名亲人也无。

    偶有丫鬟婆子路过林府佛堂,直至深夜依旧听见老太太虔诚磕求:“求佛祖恕罪…佛祖慈悲…求佛祖恕罪…”

    至于要恕什幺罪,也无人得知。

    林靖伤势终于痊愈,携林沫儿一齐回长安奔丧。

    两人皆是一袭白衣,马车装饰素净,深秋枫林落叶,车轮碾碎一地的红。

    车内一片沉静,林靖正襟坐立,只偷偷看林沫儿,却不敢说话。

    秋风掀起窗帘,橙红的落叶缤纷飘落,冷风吹进林沫儿眼睛,她疲惫的眨了眨眼,突然就倚靠在林靖胸膛。

    那一瞬间,林靖连呼吸都要停止,他压制呼吸频率,生怕胸膛起伏惊扰了林沫儿。

    ——仿佛心尖都在发颤。

    良久后,他终于身体恢复自然,笨手笨脚的轻微换个动作,好让林沫儿躺得更舒服些。

    他手脚僵硬的,想好好抱一抱林沫儿,却连手指也不敢动。

    许久后他才终于小心翼翼的试探开口:“沫儿。”

    “嗯?”

    林靖终于放下心来,下巴挨着林沫儿发鬓,从上往下,望见林沫儿精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以及淡色的瞳孔,他轻轻的吻了吻林沫儿发尖,鼻息呼出温热的气息,眼睛映出窗外火红的眼神,随着窗帘起伏,色彩斑驳,光影回转间,眼中的神色是与车外世界一致的,浓烈的温柔。

    他微微垂眼,如从心脏肺腑吐出哑沉的气音:“哥哥爱你。”

    他的声音沉而轻,似千万片落叶舞于虚空,归于尘土。

    窗外飘进几片落叶,林沫儿抬手接住,轻声开口:“秋天,好美啊…”

    “是呢,好美。”

    阳光于枫叶罅隙间透射过来,整个世界在光晕中美得不真实,林靖终于将林沫儿拥在怀里,深深的嗅了口气,开口起调,如同要说冗长的往事——

    “从来不知道沫儿想要什幺,沫儿可与哥哥说幺?”

    沉默片刻后又听见林靖开口:“沫儿像是迷宫,大哥总是琢磨不住。”

    他又将林沫儿抱紧一分,良久后叹了口气:“回去后大哥寻那琴师,为你娘亲洗脱冤屈,是大哥错了,沫儿恨我吗?”

    “我…我想有朝一日能名正言顺娶你,却阴差阳错做了诸多混事,沫儿恨我是应该的…若是往后…”他似心中绞痛一般,深深吸了口气:“若是往后沫儿有了心仪之人…大哥背你过去…”

    林沫儿仍是沉默不语,林靖看见她葱白的手指虚握着那片枫叶,那枫叶橙红,林沫儿皮肤雪白,鲜明的对比让林沫儿的手好看得不真实。

    林靖的大手轻轻的握住林沫儿的手,只捂住一片冰冷。

    他颤抖着抚上林沫儿的脸颊,亲昵的磨蹭。

    良久后终于哭了起来。

    不知何时,林沫儿已经停止了呼吸。

    【世界六?终】

    铁血粗暴的兄长:浮生若梦·终

    铁血粗暴的兄长:浮生若梦·终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