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一边教少女说淫语一边实践肏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一边教少女说淫语一边实践肏

    “车狴。”

    “……车狴。”

    林沫儿被男人抱在怀里,鸡巴仍然插在她骚穴,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林沫儿已经确定,这个男人,发情了。

    阳光映在林沫儿白嫩的皮肤上,像玉又像瓷,她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温度大部分来源于身后强壮的身体,她的乳头在阳光下粉嫩得晶莹剔透,这个时代的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如此精妙如工艺品一般的美人。

    车狴的心情大约与在贫瘠的河边捡到最瑰丽的宝石一样,也许海里也没有如此美丽的宝石。

    林沫儿仰起眼睛看了车狴一眼,语气有几分抱怨,如同牙牙学语的孩子一般生涩的说出单词:“衣…服…要…”

    林沫儿对于车狴来说实在是太小了,她简直像车狴的小女儿一样,当然,如果那根硕大的鸡巴没有插在她小穴里的话。

    总得来说,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车狴的奴隶这个事实,虽然她刚刚被教会了‘奴隶’这个单词,但是她的行为举止是,理所当然的索取需要的一切。

    造成这样的结果,其实都是车狴自己弄出来的。

    比如说现在,林沫儿说要衣服,车狴立马吻了吻她唇角,轻声哄唤:“乖孩子,好好夹紧,鸡巴射出来的精液如果装满沫儿的肚子,主人就给你猎一头雪兽,皮毛都是你的。”

    如果林沫儿见识到其他奴隶是被怎样对待的,她也许会有所感激,现在嘛,她正苦恼着自己的体力够不够让那根鸡巴射出精液。

    “嗯~”

    林沫儿媚声呻呤,那根鸡巴已经在她小穴里小幅度的摩擦,她仰起纤白的脖颈,微微张开粉嫩的唇,如同一只即将高歌的优雅天鹅。

    漂亮的双眼满含春水,小脸上布满情欲,车狴已经掌握了她嫩穴里每一个骚点——

    “啊~顶到了~啊啊啊~~”

    车狴将舌头伸进林沫儿嘴里,逗弄那粉嫩的舌尖,心情很好。

    这个奴隶实在是聪明得不像样,只是几天就已经基本掌握了他教的单词——

    林沫儿其实心里苦啊,这个时代太过古老,01号一时半会也没有搜索到语言纪录,唯有认真学车狴教的单词,车狴正有要教会林沫儿语言的意思,当然,是教会他想听到的语言——

    随便回忆一下,就是花样被肏的过程——

    “眼睛。”

    “眼…睛…”

    车狴的手摸了摸林沫儿眼睛。

    “鼻子。”

    林沫儿的鼻子被触碰。

    “嘴,张嘴。”

    林沫儿乖乖张嘴,然后一条舌头伸了进去,各种缠绵吮吸到林沫儿身体发软之后,林沫儿记住了口腔里每一个单词。

    “这是奶子,粉色的乳头。”

    “嗯~啊~嗯~”

    林沫儿的奶子被古铜色的粗糙大手有节奏的抚摸,林沫儿几乎软浪在车狴的怀了骚浪的呻呤,骚穴里的淫水已经滴在了车狴粗大的鸡巴上,细软的腰肢放浪的扭了起来,车狴沉哑的声音在林沫儿耳旁响起:“说我教你的话。”

    “唔~奶子被摸到了~嗯~啊~啊啊~粉色的乳头被扯得…好疼…好爽…”

    车狴舔了舔林沫儿耳尖,一只大手仍然揉弄着林沫儿那对奶子,一只大手已经缓缓向下,在林沫耳畔教学着每一个触摸的到的部位——

    “啊啊啊~~”

    粗糙的手指艰难的进入林沫儿又紧又热并且流着淫水的小穴,骚穴反射性的夹紧那根手指,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贪婪的吞吐!车狴呼吸一窒,獠牙差点抑制不住伸出,他呼吸粗重了几分,热气喷薄在林沫儿耳畔,声音沙哑:“这里,是骚穴…这里是骚点一…”

    说着粗糙的手指往林沫儿骚点一按——

    林沫儿仰头浪叫:“啊啊啊——骚点…一…被…粗大的…手指顶到了…啊啊啊~手指插到骚穴了~~嗯嗷~啊~”

    车狴满意的露出笑意,鸡巴杠在林沫儿两股之间,声音又轻又哑:“很好,沫儿要记住每个骚点的名称,被触碰都要说出来,我要时刻检查你有没有学会,说错的话,主人会狠狠的、处罚犯错的小奴隶。”

    “啊啊啊~骚点二被摸到了~~”

    林沫儿光洁的背脊靠在车狴坚硬的胸膛,蝴蝶骨与肌肉紧紧相贴,她紧致的小穴被车狴粗大的手指肆意摸入,骚点被时快时缓、时轻时重的顶弄触摸,淫水流出更多,延伸手指与骚穴媚肉间的缝隙流了出来,将车狴的手臂弄得黏湿——

    “啊~”

    林沫儿仰头呻呤,白嫩的翘臀撅起扭转,臀缝在那根粗大的鸡巴上左右上下磨蹭,细腰连带背脊一同缠绵磨蹭,一下一下的擦在车狴精壮的胸膛,让人恨不得立马将她死死按在地上,狠狠的操哭她!

    “啊~要进来~”

    车狴呼吸越发粗重,他声音沉得像即将进食的野兽,胸腔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伸出舌头在林沫儿耳尖吮吸:“要什幺?”

    一根手指远远不够,她骚浪的本性完全被激发出来,骚穴中流出更多的淫水,强大的空虚感侵蚀她的心身,好想要大肉棒插进来,狠狠的抽插!

    林沫儿几乎要哭了,车狴根本没有教他鸡巴这个单词怎幺说,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要那个插进骚穴’这样的话。

    车狴的鸡巴又涨大一圈,可他的鸡巴却只戳在林沫儿臀缝迟迟不见动作,他的忍耐力与爆发力同样惊人,他一点点的咀嚼林沫儿此刻的神情,仿佛在等待着什幺。

    “要~”

    林沫儿已是煎熬至极,骚穴痒到不行,甚至里头的手指都抽了出来,强大的空虚感令她翘臀在车狴的小腹与鸡巴间摩擦得更厉害。动作淫浪妖魅得令人惊叹,简直比那些圈养供人玩弄的、永远在发情期的淫兽还要骚浪!

    “你教我~啊~”林沫儿葱白的手指终于触碰到车狴那根巨大的鸡巴,单手几乎握不全,带着哭腔开口:“教我这个单词,要这个~啊~插~插进来!”

    车狴眼眸深暗,舔舐着林沫儿眼尾,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清楚:“这是鸡巴,你得牢牢记住,我的小奴隶!”

    林沫儿终于涌出了眼泪,甜腻淫浪的哭喊:“啊~嗯~要鸡巴插进沫儿的骚穴!狠狠的插啊啊啊——”

    她语调未落,那根单手握不住的鸡巴,凶猛粗暴的对准她的穴口,一插到底!

    林沫儿被这巨大的鸡巴插得脸色泛白,两颊却泛出红晕,咋一看美得像妖,鸡巴已经在她小肚子显出形状,骚穴猛然如同撕裂般被插进,疼痛汹涌而至,空虚被填满的快感一同如浪潮般扑面而来!

    “啊~啊~啊~”

    林沫儿的身体如浪潮般上下起伏,剧烈震动,娇嫩粉色的骚穴中一根粗大的布满青筋的紫红色巨屌以惊人的速度进出!林沫儿脸色似痛苦似欢愉,骚穴极力接纳绞弄那根鸡巴,里头似有千万张小嘴共同服侍吮吸,车狴双眼几乎泛出红色,极致的快感简直要掀开他头皮!恨不得要死在这个女孩身上!

    “啊啊啊——”

    林沫儿已经喷出第四次阴精了,车狴的鸡巴仍然如一根坚硬灼热的粗棍,不知疲惫的狠狠的抽插林沫儿的骚穴,他一言不发,如同入了魔障的未开化的野兽,林沫儿已经被强制换了好几个姿势,她搂着车狴刚硬的脖颈,温热的眼泪滴在他古铜色坚硬的皮肤上,风吹过来变成了一片凉意——

    “呜呜呜~~不要了不要了~嗯啊——”

    林沫儿声音沙得几乎要哑了,黑夜早已被白日替代,刺眼的阳光射进林沫儿瞳孔,光影斑驳洒在两人身上,林沫儿求饶的哭声渐渐消散在风里。

    “【啊】————”

    滚烫的精液终于射了出来,拍打在林沫儿娇嫩的肉璧,她一同到达高潮阴精一齐喷射而出,如玉般的脚趾被刺激得痉挛,林沫儿虚弱的躺在车狴怀里,她连眼睛的没力气睁开,声音几乎哑了,射精仍然在继续,她的肚子圆鼓鼓的,子宫全部装满了车狴的精液。

    温热的舌头又在舔吻她的嘴唇了,她迷迷糊糊的想,醒来大概又要继续学单词了。

    新的淫语。

    体毛浓密的兽人:一边教少女说淫语一边实践肏

    体毛浓密的兽人:一边教少女说淫语一边实践肏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