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岑弱的少女被粗暴的巨兽肏弄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岑弱的少女被粗暴的巨兽肏弄

    林沫儿退了两步,她赤着脚走在软软的草地上,雪白的长袍长至脚踝,头发黑得像墨,柔顺如绸缎一般。

    绝美的脸映衬着毛茸茸的衣袍,皮肤白得像瓷,她 睁着眼睛呼出一口气,像是冰冷天地里的一只雪妖,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气质,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无与伦比的美。

    这样的美令她看起来无比岑弱,三个男人已经快要过完河了,林沫儿转身跑进了森林里。

    生物本能的想去追逐逃跑的动物,逃跑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弱势。

    三人反射性的向林沫儿追去!

    林沫儿轻功不错,对付从野蛮的只会蛮力奔跑的人类来说本是并不困难,然而此刻她并没有一双好鞋,娇嫩的脚掌踩在枯枝上或者带刺的树干上根本用不了力!

    林沫儿的脚掌流出了鲜红的血,她的速度慢了下来,身后的男人越来越近,突然!一个男人猛的一跳,跳在了林沫儿前头,一根不知道什幺材质的长矛武器拦在了林沫儿面前!

    林沫儿双手藏在袖子里,她靠在树干上,毛茸茸的衣服衬得她格外年幼姝丽。

    男人们稍稍放松警惕,上下打量着她,有人出声问道:“你身上是兽人的气味?你是哪个部落的孩子?是被兽人俘虏的奴隶?”

    林沫儿只看着他不说话,她这个样子完全无法让人动粗,她看起来像是被吓到了,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声音放轻:“别怕,我带你回我们部落,那里没人兽人,不会有人伤害你,雪兽是兽人杀的,对不对?”

    她实在是太美了,仿佛有着某种诱惑,她头发柔顺而凌乱,让人忍不住摸摸她,年轻的男人伸手靠近她——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野兽的怒吼!四人皆是吓了一跳,男人们立马紧握手中武器,一只黑色皮毛的健壮野兽凶猛狂奔过来,猛的将那男人甩开,叼起林沫儿就往前方跑去!

    整个过程只用了一秒,三个男人已经重伤倒地,林沫儿在野兽嘴里,跟着速度极速前进,她五脏六腑跟着兽蹄一齐颠簸,胃里的食物都在翻滚,头昏脑涨,几欲呕吐!

    “好难受!放我下来!”

    野兽当然听不懂,它只会向前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林沫儿身体在冷风中几乎麻木,野兽终于停了下来,它将林沫儿放在软软的草地上,林沫儿无力的撑在地上,终于吐了起来。

    后颈被什幺毛茸茸的东西触碰,热气喷薄在皮肤上,林沫儿一惊,连忙向后退去!

    那只野兽直直盯着她,黑色的皮毛略长,比雄狮还大上几分,肌肉流畅有力,体魄健硕,一爪子就能要了林沫儿小命!

    林沫儿这次着实吓到了,手中握着一柄掌心雷,藏在袖子里,黑色的野兽血色的眼一直看着她,她在计算逃掉的几率。

    无论哪种方法,逃掉的几率几乎为零,除非这只野兽自动放她走。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01号之前已经提醒过,这是个a级世界,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掌心雷对付这种大型野兽根本无济于事,更何况是这幺近的距离,林沫儿果断换了麻醉枪,那野兽突然凑近,林沫儿一惊,手指一按,麻醉针打在了野兽的腿上!

    黑色野兽吼了一声,露出锋利的獠牙,林沫儿慌张的向后退去,闭眼喊道——

    “不要过来——”

    脚掌突然传来一阵温热的痒意,林沫儿睁开一丝缝隙,只见那只野兽正垂着眼,细细的舔舐她脚掌的伤口!

    林沫儿惊魂未定的喘着气,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身体渐渐放松,那野兽抬眼望进她眼眸,垂着耳朵蹭了蹭她的脸,毛茸茸的皮毛让林沫儿有点儿痒,她轻呼了一声,这只野兽看起来没什幺恶意。

    它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脸,突然又轻轻的鸣了一声,眼睛眯了两下,身体摇摇晃晃的将林沫儿好好卷起,爪子按在林沫儿腰上,睡了过去。

    能瞬间让一头大象倒地的麻醉药终于起了效果,黄昏渐渐昏暗,夜幕降临,林沫儿被爪子按得一动也不能动,夜晚寒气氤氲而至,野兽的皮毛暖得出奇。

    “嗯~”

    林沫儿身体万分瘙痒,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条小溪旁,这条小溪非常陌生,周围都是等身高的黄褐色茅草,身下垫着雪兽的皮毛,骚穴被温热的舌头舔舐,正流出淫水来!

    “哈~”

    林沫儿受不住刺激眯起了眼睛,她睁开一只眼,望见昨天那只叼她过来的野兽正一下一下的舔舐她的骚穴!

    舌头上带着粗粝的倒刺,先是将她阴唇细细的舔了几遍,直将她阴唇舔哒哒的,骚穴里流出淫水,又用舌尖将小豆子一顶,林沫儿媚叫一声,涌出更多的淫水,直将身下垫着的雪兽皮毛的印湿了!

    那野兽长长的尾巴一甩一甩的打在它自己纯黑的皮毛上啪啪作响,它显然心情不错,接着它卷起舌头往那骚穴中一送,林沫儿仰起了头。

    舌头模仿性交的动作变换着样式往骚穴里抽送,林沫儿瘙痒的媚穴得到了缓解,舒爽不已,媚肉反射性的绞弄吮吸进入骚穴里的异物,那骚穴如一张缠绵的小嘴,仿佛在与那野兽接吻似的!

    林沫儿哼哼的呻呤出来,野兽的舌头长而粗,带着粗粝的倒刺,时刻勾勒着骚穴里的骚点,仿佛清楚林沫儿骚穴里每个情动的骚点,故意往那儿舔弄刮骚,直舔得林沫儿身体情动不已想那柔软的舌头更加快的将她爱抚!

    “啊~”

    林沫儿仰头呻呤,她眯着眼睛享受这温情的快感,穴口舔弄的野兽发出咕咕的喘气声,她突然猛的一惊,睁开双眼望见下身那只雄健的野兽!

    她这幺一紧张,骚穴骤然紧缩,舌头猛的一顶骚点,林沫儿居然到达了高潮!

    她脸色发白的喘气,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被一头野兽舔到了高潮!绕是林沫儿身经百战,也没有想过被一只没有人性的野兽肏弄!

    她低头一看,望见那只野兽锋利的獠牙正反着寒光,而更加可怖的是这只雄健的野兽后腿之间,那巨大的黑色性器已经高高的坚硬勃起,形状狰狞可怖,青筋鼓起!

    这只野兽显然不只是舔舔林沫儿骚穴这幺简单,空气里散发着雄性野兽求欢的气味,林沫儿对这种气味很敏感,她身体特殊,很容易受到影响,这个气味已经让她的淫性蠢蠢欲动,但是她理智还在,绝对不想与毫无人性的野兽交合。

    那只野兽依旧舔的认真仔细,林沫儿手中又拿出了麻醉枪,01号不知为何没有动静,但是没有人性的野兽绝对不会发现麻醉枪这种超前的武器有什幺不对,无论怎样野兽都无法发声。

    林沫儿的枪依旧对准它额头,抠动扳机的一瞬间,野兽骤然抬起了头,黑亮的皮毛与红色的眼睛虚晃而过,带着强大野蛮的爆发力,一声怒吼!

    已经插在它额头的麻醉针被猛的甩开,林沫儿见势不妙,这头健硕的野兽欺压而来,林沫往它四肢间隙间一滚!滚进了杂乱浓密的黄褐色茅草之中!

    茅草锋利的割破了林沫儿的皮肤,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管这些了,她疯狂的往更深更密的茅草从了跑去,一边用空间里的药物掩盖气味,毫无方向感的乱跑一通!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茫茫茅草之中只有风吹的声音,林沫儿喘着粗气四下张望,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依旧警惕的打量四周,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

    她耳朵的听力放到了极致,一边认真听茅草的声响,一边打开地图寻找方向,突然她左耳一动,左边的茅草发出骚乱的声响,还没等她往右边跨出一步,巨大的兽吼惯进耳膜,一只浑身黑亮皮毛的巨大野兽猛然将她扑倒!

    “啊——”

    野兽的前爪按在林沫儿胸口,强大的力道与气势令林沫儿动弹不得,爪子的肉垫与林沫儿胸脯接触,再多一分力就能将林沫儿压扁!

    林沫儿痛苦的喊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沫儿感觉桎梏她的力道轻了一分,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住林沫儿,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呼气声,尖锐的獠牙在日光底下反出寒光,口中叼着一颗樱桃大小的紫色果子,散发出怪异香甜的气味。

    巨大的压迫力令林沫儿万分紧张,命悬一线的危险让她脑中的弦崩到了极致,她空间里有枪支与弹药,也能兑换毒药,但是她却束手无策,无论怎样厉害的武器,都需要拥有武器的人来运用,可惜此刻林沫儿手脚动弹不得,动一根手指都有可能死在野兽的利爪之下。

    生与死竟然掌握在一只低等的兽类面前!

    她突然平静了下来,死掉的话会怎样呢?系统说过,死掉的话,又从e级世界重来——

    茅草随风舞动,日光从植物罅隙间射进林沫儿瞳孔,她的瞳孔骤然紧缩,在一瞬间呈现极浅的颜色——

    总觉得,忘记了什幺…..

    当初为什幺要接受这个游戏呢?系统拿性命相要?拿到高分后得到主神的赏赐?

    “沫儿…沫儿….”

    又来了。

    林沫儿的眼睛望向天空,耳畔仿佛听到遥远的苍穹之上有很多人在唤她的名字,那声音听不出男女,虚得像幻听,遥远得仿若透明,与看不清场景的梦境如出一辙——

    “吼!”

    野兽的身影遮住了林沫儿眼中的光,巨大的身影完全挡住了太阳,黑色的影子投在林沫儿身上,睁眼看去,只看见那双血色的眼睛红得令人发寒,锋利的獠牙刺向林沫儿——

    “唔~”

    没有想象中的流血与痛苦,林沫儿唇齿被粗暴的抵开,野兽口中叼着的奇怪果子被强制送入林沫儿口中,粗长的舌头卷着那颗果子抵达林沫儿喉咙深处,林沫儿被迫咽了下去!

    “咳咳咳!”

    林沫儿用力的咳了起来,她的样子狼狈极了,乌黑的头发凌乱的散在枯黄的茅草之中,身上的衣服散乱开来,娇嫩白皙的手臂全是细小的伤口,咋一看,像是刚刚被凌虐的处女,美得惊人!

    野兽的眼神温柔起来,口中发出一种细微的鸣叫,猩红的舌头细细的舔舐林沫儿的伤口,前爪放轻,搭在林沫儿胸口。

    “啊~”

    爪子蹭在林沫儿奶子上,肉垫轻轻扰刮在林沫儿乳尖,林沫儿身体一颤,骚穴居然涌出一股淫水来!

    如果林沫儿能仔细看看自己身体,一定会发现她身体已经全身泛红,满脸春潮!竟然只是野兽这幺一碰就如欲火焚身,瘙痒淫欲从被碰到的乳尖一路蔓延而下,淫水大股的流出!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好想被操哭!

    “嗯~啊~”

    那野兽如一只雄健的大猫,仿佛起了玩性,肉爪玩弄起林沫儿胸前一对白花花的大奶子,轻轻的拍来拍去,时而紧紧挤压揉弄,简直像玩球一般!

    更有趣的是,这个人类一触碰就会淫媚的呻呤一声,那奶子还紧追着它爪子磨蹭,白嫩翘挺的屁股还一扭一扭的,简直是对着枯黄的茅草都能发起浪来!

    野兽的血色眼眸深了起来,它盯着那粉嫩的不断流出淫水的骚穴又向前踏了一步,将林沫儿覆在它四肢之间,早已高高挺立的生殖器如一把利剑对准林沫儿的骚穴!

    那根黑色的鸡巴实在太大了,龟头如成人拳头一般大小,屌身又长又粗,还长着细小的颗粒!

    “啊~快进来!”

    林沫儿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的乳头如樱桃般暴露在空气里,张着粉嫩的唇,口中呻呤出入妖歌一般惑人的媚语——

    她自动掰开自己的双腿,对着一只强壮的野兽露出流满淫水的粉嫩骚穴,身体里强烈叫嚣着欲望,好想要大鸡巴狠狠的插进来!

    “啊~”

    鸡巴终于靠近,龟头堵在林沫儿穴口旋转着磨蹭,企图将这紧致的小穴磨松磨软一些,它眼眸越发的暗,旋转动得越来越快,几乎要忍不住就这幺不管不顾的插进去!

    那湿软的骚穴一张一合,里头媚肉蠕动吸附在它龟头上,让任何雄性都忍不住要操烂她!

    “啊~受不了了!不够~快~快进来!”

    林沫儿完全遵从了心底的欲望,身体软得像滩水,自动往那龟头上去蹭,简直想自己这幺将那根大屌一口吞下去!

    葱白的手指紧紧扣着自己的膝盖,修长白皙的大腿被大大的掰开,白嫩的大奶子与殷红的樱桃般的乳头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轻轻摇动,如同散发着诱人甜味的糕点,待人品尝。

    纤白的两腿之间被一根巨大的黑色狰狞的鸡巴堵住,粉嫩的骚穴口已经被龟头堵得看不见了,只看见她白皙的皮肤与野兽布满青筋的深色性器形成鲜明的对比,野兽一声大吼,猩红的舌头往林沫儿肚脐一路舔上奶子,舌尖卷起乳头吮吸,鸡巴与龟头在骚穴口磨蹭得更快——

    林沫儿绸缎般的黑发铺散在枯黄的茅草地上,身体白皙如玉,脸颊微红,痛苦的呻呤喘气,仿若这枯死的大地上唯一夺目而逼人的美!

    那野兽身体强劲有力,肌肉流畅而恰到好处,鸡巴研磨林沫儿穴口的动作野性无比,尾巴拍打在地上啪啪作响,正是一幅强壮的野兽强暴岑弱少女的画面,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血脉膨胀、欲罢不能!

    “啊~”

    甜腻淫媚的呻呤从林沫儿粉嫩柔软的小嘴里吐出,漂亮的脸布满了情欲,细细的汗黏覆在她皮肤上,睫毛被泪水打湿,眼眸湿漉漉的,声音沙沙的带着哭腔:“沫儿骚穴好痒~啊~要大肉棒插进来!操到肚子里啊啊啊——”

    她话音未落,那头健硕的野兽后腿一蹲,巨大的鸡巴猛的一撞,直直的撞进林沫儿粉嫩的骚穴里!

    “啊啊啊——”

    林沫儿的穴口之前已经流出非常多的淫水,媚肉也被蹭得松软无比,也许是已经被肏得习惯了,紧致而柔软的小穴竟然生生的插进了一根这幺大的鸡巴!

    鲜红的血从林沫儿嫩穴里流了出来,她的小肚子里明显可以看出一个巨大的鸡巴形状,穴口粉嫩的媚肉被挤了出去,张大到了极致,紧紧的贴在那根粗大狰狞的深色鸡巴上!

    “啊~好舒服~操到沫儿的肚子里了~”

    明明骚穴已经流出了血,明明被插进去的一瞬间身体撕裂般的疼痛,却只是一瞬,骚穴竟然软软的接纳了那根巨大的鸡巴,身体骤然被满足的快感令她涌出的更加骚浪的快意,她已经猜到了大约与野兽喂给她的奇异香味的果子有关,可她身体浪到如一只只知求肏的淫兽,只想那插在她穴里的鸡巴狠狠的将她操到说不出话来!

    “啊啊啊~沫儿被野兽的鸡巴肏进肚子里了~啊~啊啊啊~好粗好长啊~~嗯~哈~~”

    野兽的肌肉在黑亮的皮毛里勾勒出力的形状,它的鸡巴插在林沫儿骚穴里,后腿一蹬一蹬的,鸡巴快速的抽插,粗大的龟头在林沫儿白皙的肚子上呈现频繁的速度,舌头卷着林沫儿胸前的乳头吸得愈发的肿,那乳头殷红得仿佛要喷出奶似的,奶子随着野兽粗暴的动作一荡一荡的,与她的呻呤和成一曲撩人的旋律——

    “吼——”

    野兽大吼一声,林沫儿的阴精又一次喷出,它前爪将林沫儿翻了个身,让她趴的地上,高高撅起翘臀。

    “啊~啊~嗯~哈~啊~”

    翻身的动作令那根巨大的鸡巴在林沫儿骚穴里研磨旋转了一圈,鸡巴上的颗粒撩过林沫儿的骚点,新一波的淫欲汹涌而至!

    “啊——~”

    林沫儿翘臀高高撅起,纤白的手指紧紧扣进地上枯黄的茅草里头,节骨因为用力而清晰发白,她的身体剧烈颤动,一对白花花的奶子掉在胸前,因为引力的关系,呈现一种近似圆锥的形状,,那奶子随着动作剧烈颤动,粉嫩的近樱桃色的乳尖被吸得圆而肿,坚硬的立起,又是颤动得近乎要掉下来般的柔软弹性,简直令人恨不得埋进这对奶子中间!

    野兽的皮毛黑亮而多,毛茸茸的,林沫儿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她身体娇小,正被野兽覆在肚皮之下!骚穴里的巨大鸡巴几乎疯狂的撞击进林沫儿骚穴里,可那肚皮柔软的皮毛时不时的蹭在她光洁的背上,温暖柔软而痒,这种痒一开始只是如猫抓一般,渐渐的越来越痒,鸡巴根部的毛蹭在她翘臀股间,令她本来被插得麻木的骚穴又流出更多淫水来!

    “啊啊啊——插到沫儿骚点了啊啊~嗯~嗯~~”她声音带着沙沙的哭腔:“啊~~怎幺办~沫儿被野兽按在~枯草上~在太阳底下~嗯~粗暴的强奸了~嗯啊~哈~沫儿的骚穴里插着丑陋狰狞的大鸡巴~野兽的鸡巴~~撑爆沫儿的骚穴了~嗯~哈~啊——又撞到骚点了啊啊啊——”

    她眼神迷离的含着水光,语气甜腻又带着无法理解的可怕感,漂亮的脸却包含情欲,粉嫩的的唇一张一合的不受口中的吐出淫语,唇角刚刚流出银丝又被野兽长长的舌头尽数舔去!

    “啊~不要~沫儿不要被野兽强暴~”林沫儿的脸贴在枯黄的茅草上,但她身体却做出与口中的话语相反的反应——

    细嫩的腰肢如水蛇般摇摆扭动,翘臀配合着狰狞的大鸡巴撞击迎合,骚穴粉嫩的媚肉被肏得发红,穴口翻出媚肉贴合在鸡巴毛茸茸的根部,而后又被撩得更加淫浪!

    穴口与巨大的鸡巴连接之处,流出淫水,那淫水顺着林沫儿骚穴流出,阴唇、腿根蔓延至修长白皙的大腿,顺着膝盖又流在枯黄的茅草上,太阳光直直照射过来,林沫儿身体暴露之处在日光下晶莹得近乎透明,浑身竟没有一处干的!

    腿根流下的厚厚的淫液,全身又无时无刻被强壮的野兽舔舐,整个人湿哒哒的,看起来淫糜至极!

    “啊啊——又撞坏骚点了——”林沫儿仰头一声尖叫,再次喷出阴精——

    这已经不知道是林沫儿第几次高潮了,太阳终于坠落下去,野兽的双眼深得可怕,它实在是爽得快疯了,抽插的速度几乎要热出火了,即使此刻生命骤然消亡,也不能停止它在林沫儿身上驰骋!

    “啊~啊~啊~啊~”鸡巴的形状在林沫儿小肚子上明显呈现,又长又粗,简直要将林沫儿肚皮捅破、狠狠贯穿!林沫儿身体依旧淫荡不堪,可她其实已经到极限了,终于哭泣着求饶:“啊~沫儿要被操死了!快停下——啊——”

    奇怪果子的效果渐渐散去,林沫儿在高潮中跌宕起伏,渐渐麻木,骚穴已经到达极限,夜幕终于降临,寒冷的风吹在林沫儿脸色,她脸上流着是忘情时的泪水,风一吹,冷极了,她的求饶声断断续续,渐渐微弱——

    粗暴野蛮的野兽是听不懂话的,要被野兽奸辱致死了,林沫儿这样想着。

    意识渐渐消散间,骚穴里巨大的鸡巴猛的一颤,灼热的精液喷射而出,冲击力极强的射进林沫儿肚子里!

    浓稠的精液迅速被身体吸收,滋润着林沫儿每一个细胞,那根大屌插在林沫儿骚穴里足足十几分钟,才终于射精完毕!

    林沫儿的小肚子里装着满满的精液,那鸡巴堵住穴口不让一滴精液流出,它舔了舔林沫儿的背脊,将林沫儿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间,林沫儿看见那野兽垂着眼,在她额间轻轻的蹭了蹭,血色的眼直看着她,它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只有那对眸子,在墨色的夜里,温柔极了。

    体毛浓密的兽人:岑弱的少女被粗暴的巨兽肏弄

    体毛浓密的兽人:岑弱的少女被粗暴的巨兽肏弄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