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掰开双腿让强壮的野兽操·下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掰开双腿让强壮的野兽操·下

    体毛浓密的兽人:掰开双腿让强壮的野兽操·下·(兽x人HHHHHH)“啊——”

    林沫儿翘臀高高撅起,纤白的手指紧紧扣进地上枯黄的茅草里头,节骨因为用力而清晰发白,她的身体剧烈颤动,

    一对白花花的奶子掉在胸前,因为引力的关系,呈现一种近似圆锥的形状,,那奶子随着动作剧烈颤动,粉嫩的近

    樱桃色的乳尖被吸得圆而肿,坚硬的立起,又是颤动得近乎要掉下来般的柔软弹性,简直令人恨不得埋进这对奶子

    中间!

    野兽的皮毛黑亮而多,毛茸茸的,林沫儿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她身体娇小,正被野兽覆在肚皮之下!骚穴里的巨大

    鸡巴几乎疯狂的撞击进林沫儿骚穴里,可那肚皮柔软的皮毛时不时的蹭在她光洁的背上,温暖柔软而痒,这种痒一

    开始只是如猫抓一般,渐渐的越来越痒,鸡巴根部的毛蹭在她翘臀股间,令她本来被插得麻木的骚穴又流出更多淫

    水来!

    “啊啊啊——插到沫儿骚点了啊啊——嗯——嗯——”她声音带着沙沙的哭腔:“啊——怎么办——沫儿被野兽

    按在——枯草上——在太阳底下——嗯——粗暴的强奸了——嗯啊——哈——沫儿的骚穴里插着丑陋狰狞的大鸡

    巴——野兽的鸡巴——撑爆沫儿的骚穴了——嗯——哈——啊——又撞到骚点了啊啊啊——”

    她眼神迷离的含着水光,语气甜腻又带着无法理解的可怕感,漂亮的脸却包含情欲,粉嫩的的唇一张一合的不受口

    中的吐出淫语,唇角刚刚流出银丝又被野兽长长的舌头尽数舔去!

    “啊——不要——沫儿不要被野兽强暴——”林沫儿的脸贴在枯黄的茅草上,但她身体却做出与口中的话语相反

    的反应——细嫩的腰肢如水蛇般摇摆扭动,翘臀配合着狰狞的大鸡巴撞击迎合,骚穴粉嫩的媚肉被肏得发红,穴

    口翻出媚肉贴合在鸡巴毛茸茸的根部,而后又被撩得更加淫浪!

    穴口与巨大的鸡巴连接之处,流出淫水,那淫水顺着林沫儿骚穴流出,阴唇、腿根蔓延至修长白皙的大腿,顺着膝

    盖又流在枯黄的茅草上,太阳光直直照射过来,林沫儿身体暴露之处在日光下晶莹得近乎透明,浑身竟没有一处干

    的!

    腿根流下的厚厚的淫液,全身又无时无刻被强壮的野兽舔舐,整个人湿哒哒的,看起来淫糜至极!

    “啊啊——又撞坏骚点了——”林沫儿仰头一声尖叫,再次喷出阴精——这已经不知道是林沫儿第几次高潮了,太阳终于坠落下去,野兽的双眼深得可怕,它实在是爽得快疯了,

    抽插的速度几乎要热出火了,即使此刻生命骤然消亡,也不能停止它在林沫儿身上驰骋!

    “啊——啊——啊——啊——”鸡巴的形状在林沫儿小肚子上明显呈现,又长又粗,简直要将林沫儿肚皮捅破、

    狠狠贯穿!林沫儿身体依旧淫荡不堪,可她其实已经到极限了,终于哭泣着求饶:“啊——沫儿要被操死了!快

    停下——啊——”

    奇怪果子的效果渐渐散去,林沫儿在高潮中跌宕起伏,渐渐麻木,骚穴已经到达极限,夜幕终于降临,寒冷的风吹

    在林沫儿脸色,她脸上流着是忘情时的泪水,风一吹,冷极了,她的求饶声断断续续,渐渐微弱——粗暴野蛮的

    野兽是听不懂话的,要被野兽奸辱致死了,林沫儿这样想着。

    意识渐渐消散间,骚穴里巨大的鸡巴猛的一颤,灼热的精液喷射而出,冲击力极强的射进林沫儿肚子里!

    浓稠的精液迅速被身体吸收,滋润着林沫儿每一个细胞,那根大屌插在林沫儿骚穴里足足十几分钟,才终于射精完

    毕!

    林沫儿的小肚子里装着满满的精液,那鸡巴堵住穴口不让一滴精液流出,它舔了舔林沫儿的背脊,将林沫儿翻了个

    身,迷迷糊糊间,林沫儿看见那野兽垂着眼,在她额间轻轻的蹭了蹭,血色的眼直看着她,它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

    体,只有那对眸子,在墨色的夜里,温柔极了。

    体毛浓密的兽人:喂养

    体毛浓密的兽人:喂养

    刺眼的阳光洒在林沫儿漂亮的眼睑上,她睫毛颤抖着,慢慢睁开了眼。

    身下垫着柔软的兽皮,雪兽的皮毛将她裹得暖洋洋的,她的身体因为吸收了大量的精液而变得格外的滋润,白皙的

    皮肤透出了淡淡的粉色,在阳光下仿佛晶莹得透明似的。

    兽皮下垫了软软的草,她摸着衣服慢条斯理的穿着,周围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个人。

    她脸色不太好看,昨天的回忆简直令她脸颊发烫,她竟然被一只野兽肏得爽极了!

    她内心有些微抗拒,身体却因为那些缠绵疯狂的回忆又蠢蠢欲动,骚穴又流出了淫水!

    真是淫荡的身体!林沫儿这样想着,可却并不觉得羞愧,仿佛她生来就该这么淫荡,离开男人的鸡巴就活不了!

    她张开手指,虚虚的遮住头顶的阳光,眼睛遥遥的望向天空,再一次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她展开地图一看,发现自己居然离车狴所在的森林已经非常远了!

    不行,得回去!不然任务完成不了。

    她跟着地图指示走出了茅草地,视野顿时开阔,忽的眼前一亮,发现了几株类似于香料的植物,她嗅了嗅,采了一

    些,又将种子放进空间,一转身,就看见那只巨大的野兽站在她身后,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她实在不太敢惹这只,野兽永远充满了狂暴的不确定性,这只野兽目前来说并不想要她性命,当然,肏死了就另说

    了。

    那野兽脚掌踩踏在草上,脚步非常的轻,想接近猎物一样,不发出一丝的声音——它甩了甩尾巴,眼睛看着林沫

    儿,突然又转过身。

    林沫儿看懂了意思,它这是要她跟着它走。

    林沫儿权衡了片刻,跟了上去。

    野兽来到一棵枯树旁,围着那棵树转了几圈,尾巴一甩一甩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点讨好的意味。

    林沫儿扒开枯树一看,里头居然是蜂蜜!

    林沫儿摘了几片不知名的叶,做成一个兜,将蜂蜜尽数到了出来,她用手指一沾,看气味与色泽,是上品无毒的蜂

    蜜,她放在舌尖上一舔,真是甜极了!

    那野兽甩着尾巴慢条斯理的走过来,像是嘴馋似的伸出舌头将林沫儿刚刚沾过蜂蜜的手指舔了 个遍,眼睛却直直

    看着林沫儿。

    林沫儿大概已经习惯了,也就随它舔了。

    说来也是幸运,不久后又发现一种酸酸的红果子,汁水饱满至极。

    野兽不知在哪儿猎了头野猪,它蹲在野猪旁甩着尾巴望向林沫儿,突然就开始给野猪扒皮!

    林沫儿觉得这只野兽真是非常奇怪,简直像通了灵性似的,一见林沫儿生火就立马猎来食物扒皮,简直像是知道林

    沫儿得烤熟食物才能吃似的。

    说来也怪,林沫儿这几天走到哪它都能找到,明明林沫儿用力掩盖气味的药粉,它却隔三差五的又出现在林沫儿面

    前,简直是走哪跟哪!

    一来二去,林沫儿也随它跟着了,除了第一回强暴了她之外,林沫儿简直觉得它跟只家养的大猫似的!又能暖床又

    能威慑其他野兽,还能猎食!当然,前提是不要突然兽性大发!

    林沫儿生好了火,野兽也将野猪处理得干干净净,像个熟练的猎人似的将那猪肉分块插上棍子叼给林沫儿。

    林沫儿将那猪肉放在火旁烧烤,忽的心念一动,拿出蜂蜜与香料,细细杨杨的洒在上面——香味慢慢酝酿开来,

    林沫儿从空间了取了把刀,将肉又细细的割出口子,取了酸果捣成酱往野猪肉上面一刷,‘噗滋’一声,肥油烤了

    出来,顿时肉香味铺面而来!

    那野兽将林沫儿手中的刀看了好几眼后,终于舔出舌头望向那烤得出油的野猪肉!林沫儿望了它一眼,将一块烤好

    的肉插在那野兽面前,自己也拿了块肉吹了几下,一尝——居然意外的美味!

    外酥里嫩入口即化,这是在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吃到像样点的食物了。

    她又咬了一口,转头一看,黑色野兽面前的肉块已经只剩骨头了,眼睛如红宝石一般,亮晶晶的望向她。

    体毛浓密的兽人:祭司

    体毛浓密的兽人:祭司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先抓住他的胃。

    这句话果然没错。

    事实上,无论男女,无论飞禽走兽,都吃这一套。

    林沫儿无奈的看了眼那只在草丛里甩着尾巴打滚卖萌的野兽,实在无法跟那只将她强暴到几乎口吐白沫的野兽联系

    起来!

    林沫儿并不想跟它走得太近,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又来了性趣?

    她烤了几条鱼,那鱼将熟未熟时,那只野兽已经趴在地上直盯着了。

    这是林沫儿在这个世界第二次烤鱼,第一次烤鱼,不知道是不是林沫儿错觉,那只野兽总是这样那样阻止。仿佛觉

    得鱼这种食物是不能吃的?

    当然,它舔了一口之后,眼睛又亮了起来。

    地图上显示着与车狴所在的森林还很远,并且,盐山的坐标点刚好与车狴所在的方向相反!

    不过攻略对象必须放在第一位,更何况如今找到的调料越来越多,只要见面,拿下他易如反掌。

    她掀开眼皮瞥了眼眼前这种正在吃鱼、宛如家养的大猫一般温顺的黑色野兽,她食指与拇指摩擦了几下,心情不错。

    吃了顿食,林沫儿纤白的手遮在额头挡住太阳,遥遥望了眼远方,第一次感觉没有交通工具是何等的不便,也不知

    道这野兽是怎么跑的,竟然跑了这么远。

    “你能驮着我去的地方吗?”

    林沫儿直视野兽的眼睛与它说话,静默了片刻,林沫儿终于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不过她还是不死心的说了第二句

    话。

    “我要找一个人,他在你带我来的那个地方,你吃了我这么多东西,你——”

    林沫儿话音未落,那野兽猛的将她扑倒在地,她在一瞬间脑子有点发懵,只见那只野兽血色的眼直盯着她,居然开

    始舔她的脸!

    林沫儿立马警醒,以为它又要干什么了,刚想挣扎,看见那双眼睛又突然停住——人类往往能从其他低等生灵眼

    中看见情绪,林沫儿看见它眼睛微眯,耳朵微垂,前爪曲着,脖颈的毛软软的蹭在林沫儿脸上,温顺可爱极了。

    不知道为什么,林沫儿感觉它非常高兴,像是与林沫儿玩耍般轻轻的将她扑倒,亲昵的蹭来蹭去的,弄得林沫儿痒

    痒的咯咯直笑。

    有那么一瞬间,林沫儿觉得养只宠物也不错。

    一人一兽玩耍了片刻,林沫儿躺在巨大是树根上微微喘气,那野兽懒洋洋的趴在她脚上,耳朵一搭一搭的,睁一只

    眼闭一只眼,随意极了。

    紧接着它猛的站起,将林沫儿护在身后,看着前方,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威胁式的吼叫!

    林沫儿也立马防备,她慢慢站起,只见一群穿着奇怪服装的男人拿着骨质长矛面无表情的撩开茅草,将林沫儿与那

    野兽未在中间,那野兽怒意更甚,几乎立马就要去将人撕碎!

    空气里突然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像是某种古老的咒语,这一瞬间连风都停止了——只见四个强壮的年轻男人抬

    着一个女人走到了林沫儿面前。

    这是一个非常老的女人,银色的头发编织成细小的鞭子,衣服居然是麻料的,脸上绘出奇异的纹,皱纹如木刻般

    深,肤色青白带着死气。

    她猛的睁眼,直直望向林沫儿,声音粗粝而哑,像一首古老的歌——“是她。”

    “身着雪兽皮毛的少女

    在神祗咏唱的清晨

    将与一头恶兽一同现于世间

    她从地狱里爬上来

    魂魄从苍穹降于大地

    万物新生。”

    “逝者归土,去迎接你们新的祭司吧——”

    咏唱般的语调渐渐消散在风里,那个年迈的女人终于缓缓闭眼,停止呼吸。

    与此同时,人们忽然匍匐在地,虔诚的开口——“恭请祭司大人归来——”

    “叮!宿主触发支线任务,任职祭司,请尽职尽责嗷!”

    体毛浓密的兽人:掰开双腿让强壮的野兽操·下

    体毛浓密的兽人:掰开双腿让强壮的野兽操·下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