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盐山

    【快穿】诱行(H) 作者:蓝茶

    体毛浓密的兽人:盐山

    高高在上的祭司大人已经与那名奴隶进去两天两夜了,整个部落最好的住所紧紧关闭,人们无法观测里头一丝动

    静。

    酋长焦躁的在祭司的门前走来走去,他十分想冲进去一看究竟,但仪式从来不能被外人打扰。

    他有一瞬间猜想这个新归的祭司或许已经死掉了,那名奴隶身体如此强壮,酋长担心祭司大人承受不住,如果祭司

    意外死亡,又没有指定下任祭司,那么就代表这个部落这个阶段不被神明庇佑。

    酋长其实知道,神明也许是不存在的,但是其他人不这么认为,许多人都是相信神明的,几乎是生来就对神明有一

    种敬畏。白昼、黑夜、狂风、暴雨、以及头顶的太阳,他们认为这是神明的恩赐。祭司的死亡将会造成恐慌,祭司

    是信仰。

    他握紧拳头,已经忍不住推门而入了。

    就在这时,门开了。

    高大的奴隶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暗红的眸子冰冷的盯了他一眼,然后侧过身来,于是酋长看见,比传说中最惑

    人的鲛人还要美丽的祭司大人懒懒的眯着眼,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她甚至没有看那名奴隶一眼,那名奴隶如同一根木桩般安静的候在一旁。

    酋长仔细看了一眼,这名奴隶相貌其实称得上是英俊,他站在祭司大人身旁,温顺得如同一只大狗。

    他被完全驯服了,酋长这么想着。

    新归的祭司的确无比美貌,酋长可以断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人,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仿佛她不是这个

    世界的人,如同无法触碰的神明一样,不错,的确是祭司的最好人选。

    这样一个人,驯服一个低贱的奴隶,绰绰有余。

    但是酋长同时也注意到了,奴隶的脚链仍然没有解开,这也代表了,他仍然是个奴隶,即使他有幸献身一次,却没

    有得到祭司的特赦。

    酋长对新归的祭司有了新的定位,这名美貌的祭司,有一颗冰冷的心,即使她年纪不大。

    当然,酋长不在乎她的心是怎样的,他只在乎这名祭司是否足够聪明,能够引导部落走向辉煌。

    从她此次的表现看来,已经确定,她的智慧不必让人担心。

    酋长刚想开口说几句客套话,就看见祭司朱唇轻启,声音不轻不重,却说出了一句让酋长震惊的话——“伟大的

    神明告诉我,银白的盐山是属于我们的,让我们务必将其归属——”

    盐山!

    听到这个词毫不动容的酋长一定还未出生,任何酋长在此刻都快心脏狂跳,甚至会忍不住手舞足蹈——拥有盐山

    的部落,无一不强大!

    比如说北边的狂澜,这个部落就是靠盐山壮大至此!

    他声音有些发颤,第一次如同露出信徒般的眼神,强迫自己镇定:“祭司大人,请您指引——”

    林沫儿的眼睛望向遥远的天际,轻轻开口,露出目空一切的眼:“东边。”

    酋长紧紧握住拳头,虔诚的下跪:“感谢神明厚爱,愿我们的六苍无比壮大……”他虔诚的吻了吻林沫儿的脚

    尖:“敬爱的祭司大人——”

    体毛浓密的兽人:大海

    体毛浓密的兽人:大海

    六苍部落开始大迁徙,只因为祭司的一句话。

    这位酋长生来与其他人有异,他的母亲是一名祭司,他似乎继承了祭司的某种特性,林沫儿开口的那一瞬间,他预

    见了未来。

    他从来是不信神明的,但他相信自己。

    迁徙的过程中,六苍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有的是冷死的、有的是饿死的,有的是病死的,有的则是逃亡。

    为什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盐山?

    “啊!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快死了!祭司大人!您救救他啊!!”

    满脸泪痕的妇人紧紧抱着瘦骨嶙峋的小孩,小孩的手已呈青灰色,林沫儿看了一眼,只遥遥头:“入土吧,他已经

    死了一天了。”

    那妇人满脸悲色,忽的双眼凶狠起来,她紧紧拽住林沫儿衣角,面容悲愤而狰狞:“不!不!我的孩子没有死!….

    啊!他死了!是你害死了他!!”

    林沫儿眼中映出一光,她面容看不出悲喜,任凭那妇人越抓越紧。

    忽的被扯住的衣角一松,林沫儿被一双有力的手护住,一双暗红的眸子映入眼眸,那妇人被这双眼睛一瞪,气势弱

    了下来,只一双眼睛含恨。

    林沫儿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紧接着眉毛一挑,果断的转过身来面向众人,神情肃穆:“神明庇佑的六苍子民啊!

    盐山就在前方!”

    气氛一窒,紧接着爆发出更大的声音——

    “我们走了太久了!我们死了太多兄弟了!”

    “眼前看不见山丘!视野越来越平!盐山在哪里?!”

    “祭司大人!神明怎么忍心让我们受难!”

    “我看不见盐山!根本没有盐山!”

    “是祭司的谎言!”

    “——闭嘴——”一道雄浑的声音一吼,车狴将林沫儿护在身后,手中的长矛指向众人,他獠牙渐长,如一只即

    将伏击的猛兽,血红的眸子冷得令人心寒,杀意萦绕在众人头顶——众人终于静了下来,林沫儿微垂着眼,声音

    悲悯而平静:“所有苦难的尽头,将是灿烂的黎明——死去的亲人的灵魂在为我们铺路,黎明就在前方!请各位

    更紧的的脚步!”

    众人愤愤,依旧不甘。

    然后他们又听见了美丽的祭司如一只天鸟般回过头来:“我以的的性命起誓——”

    众人暂且平愤,林沫儿白嫩的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包住,车狴深深看了她一眼,林沫儿睫毛微颤,她挣脱车狴

    的手,目光冰冷,望向前方的酋长。

    她向前走了几步,在酋长身边停下,冷冷道:“为什么不听我的提议,先找人探路,大迁徙死亡太多了!”

    酋长微微笑了笑:“祭司大人,您是如此的明理,应该是懂得的,伟大的开端永远会有小小的牺牲,迁徙是最快的

    方法,而且,这不正是我对你信任的表现吗?逃亡或者死去的人,他们只是没有通过神明的考验而已,留下来的血

    脉才能传承强大的后裔,您说是吧?”

    “你太心急了!”林沫儿冷冷开口:“酋长!”

    说着林沫儿走了过去,车狴跟着她身后,他回头盯了酋长一眼,露出锋利的獠牙。

    酋长看着两人走远,轻笑了一声,喃喃开口:“圈养兽人的祭司大人,居然是悲天悯人的,兽人才是祸端。”

    三天后,终于有人痛苦的尖叫起来——

    “哪里有盐山!?”

    “眼前都是水,没有!什么也没有!”

    这次连酋长也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因为前方一眼到头,如同到了世界的尽头,水与天相连,山丘的影子都没看见。

    林沫儿却露出了笑意,她赤着脚走在细沙上,波浪漫过她的脚背,夕阳在她身后坠落,她张开双手,身上名贵的饰

    品碰撞发出如神明降世的前奏——“这是海——”

    “这就是盐山——”

    人们满脸不可置信,有人终于蹲下来品尝了一口海水,接着惊叹声此起彼伏——车狴将苦咸的海水咽下去,他仰

    头望了眼林沫儿的脸,接着虔诚的吻了吻她的指尖。

    夕阳终于坠落,遥远的海域中仿佛传来了曼妙的歌声,如同神谕中传颂的鲛人唱月,伴着海风,一齐见证了新时代

    的起点——大陆的尽头,一个伟大的文明即将诞生。

    体毛浓密的兽人:盐山

    体毛浓密的兽人:盐山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