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总动员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总动员

    “快一年没有见面了。”

    车银优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镇定,熟悉的感觉也渐渐变得更陌生。

    她好像长大了一些,稍许的婴儿肥不见了,以前可以毫不犹豫伸手去捏捏,现在也变得迟疑。

    “为什么换了手机号码呢?”他出道前不敢联系了,出道的那一天想要拨通电话,结果却是已经成为了过去时。

    南熙贞一直没有回答,唇角的弧度很微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人。

    车银优神色不自然的避开,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桃汁,像是想起美好回忆般的展颜微笑:“我记得你最喜欢葡萄味的。”

    “现在喜欢桃子啊。”

    “好像长高了点。”

    “比以前瘦了。”

    他自说自话的打量一番,不用微笑眼睛里都是星辰般璀璨的光芒,最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现在……”

    “你还会逃课吗?”

    车银优说着抿抿嘴笑了,一伸手就拦住了她的脖子,语气含着一丝丝的喜悦和感慨。

    “我终于出道了。”

    他和其他五位成员以asTRo为名组合出道,跑行程的时候,有时候主持人会cue自己问有没有谈过恋爱。

    “只谈过一次,在练习生的时候。”

    “是初恋吗?”

    “是初恋。”

    呐,又见面了。

    崔政奂现南熙贞迟迟没有回来,想到以前偷跑的黑历史,刚想下车立刻去找人,就看见她乖乖的抱着两瓶饮料走出了便利店门口。

    “啊……不能喝这么多的。”崔政奂第一反应就是让她扔掉这两瓶糖分过高的东西。

    南熙贞停下脚步,眨眼看了看经纪人,又瞄了瞄车里的妍美姐。

    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拧开了瓶口,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先过过嘴瘾再说。

    “……”崔政奂无语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郑妍美捂着嘴悄咪咪的在笑,看着她每瓶都喝了几口,这才露出美月晕光的笑脸。

    还能怎么办……明天的餐饭减半!

    南熙贞在上车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站立在便利店玻璃窗前的人,少年身影颀长,眉眼温柔,朝她挥了挥手。

    南熙贞抿抿嘴浅浅一笑,喜滋滋的抱着饮料瓶坐上车。

    她差点……

    都要忘了车银优这个人。

    “对了,李先生问你喜欢什么颜色。”正在开车的崔政奂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话,郑妍美皱眉不解的看过来。

    “他去出差了吗?”

    “嗯,走了好几天了。”

    南熙贞一手拿一个瓶子,喝了一口青柠味又喝了一口蜜糖味,晃了晃小脑袋将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

    腮帮子圆润的鼓起,含在嘴里慢慢的往下咽。

    “我嘛……”她软软的倒在背椅上,歪斜着脑袋想了想,机灵又狡黠的回道:“我喜欢红色!”

    “越红越喜欢!”

    哼!

    没等她继续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崔政奂又说出了让人泄气的话:“14年就准备好的剧本,你这两天抓紧时间看看。”

    “可我……”她还想多玩两天呢。

    “还记得明年的毕业典礼吗?想好要去考哪所学校了吗?”崔政奂一句接着一句的问道,弄得南熙贞小脸皱成一团,逃避似的转过脸不想看见这哥。

    崔政奂可没有心软饶她一马,这一年从二月份拍摄结束后,公司就考虑到年底11月份要参加大学修业能力考试,就是所谓的高考。

    专门请了好几位老师给熙贞补补课,作为演员不能像爱豆一样,高中毕业就结束,纵观忠武路的前辈们,哪一个不是名校毕业,或者是名剧团出身?

    “几天后要开始见老师了,熙贞要做好准备哦。”妍美姐摸摸她的脑袋,温柔的嘱咐。

    南熙贞的整张脸都耷拉下来,躺在后座上装死不肯起来,宁愿什么都不做呆几天,都不愿意静下心学上一分半钟的。

    于是见完老师的夜里。

    田柾国就接到了求救电话,他腾的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来,光着上半身,脊背显露出隐隐约约的肌肉线条。

    “怎么了?”

    “柾国啊……方程p(x)=o和Q(x)=o的实根个数分别为7和9……n(B)的最大值是多少啊?”

    “……”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

    “已知方程……它的最大值是多少啊?”

    “……”

    田柾国彻底懵逼了,他连题干听都听不懂,更别说动手做题了,于是脸色奇怪复杂的回答:“我……我也不会啊……”

    “你怎么突然开始学习了?”

    “因为要参加11月份的考试啊。”她欲哭无泪的对着桌面上的习题本,真的想大哭一场,拿起笔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这样啊,我不用考试欸。”田柾国眉头舒展开始火上浇油,声音都带着欢呼雀跃,他也……不爱学习。

    下一秒,南熙贞就挂断了电话。

    再这样,朋友没得做。

    不过,他还是消息问了题目,看着对方来的照片,田柾国穿上拖鞋蹦跶的就去找队内的核心大脑,金南俊。

    这哥总会吧?

    “干嘛?”金南俊摘下耳机疑神疑鬼的问道,因为田柾国笑得有些渗人,像一只不怀好意的兔子。

    他弯弯眼睛白白可爱的牙都露出来了,将抄下来的题目放在金南俊的面前,讨好傲娇的问:“哥,这道题怎么做啊。”

    “你小子……嘶……问这个做什么?”

    “哥你就帮我看看嘛。”田柾国拉着金南俊的胳膊死缠烂打,对方头疼的拿起这张纸认真的看题目。

    “……”

    他顺便拨通的南熙贞的号码,将手机握在掌心,然后胳膊搭在金南俊的后背,让这哥现场直播。

    “不要去管另外一个,那是个陷阱,最后直接得出来就行了。”金南俊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算错了?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呢……

    他有点心虚的敷衍过去,将得出来的结果写在纸上然后将田柾国赶出了房间。

    “喂,刚刚那哥讲的你听清楚了吗?”

    “没有……”太快了,她听得糊里糊涂的,什么什么带进去又提出来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这套试卷必须今晚做完,据说明天老师要根据自己的程度制定计划,可是她一看试卷整个人都傻了,没有一道能完整做出来的。

    总不能……零分去交给老师吧……

    那多丢人啊。

    “呜呜……”南熙贞不争气的流下悔恨的泪水,后悔自己为什么上课的时候不好好听讲,现在就连简单的公式都想不起来。

    “柾国……呜呜……我怎么办啊……明天老师就要收卷子了,我不想考零分啊……呜呜……”

    田柾国急的直抓脑袋,兔毛乱糟糟的顶了一头,这件事他……还真的帮不上忙。

    “别哭啊……这道题我不会,还有没有其他的……要不你先把那哥说的答案写上,做错总比交白卷好啊……”

    这边南熙贞将自己的五张试卷拍照给了田柾国,两个学渣开始从公式查起,看书看得都快要崩溃了。

    尤其是南熙贞,她都被关在公寓里做了一天的习题了,脑袋晕晕乎乎的,身上丝质滑溜溜的睡裙被她攥在手心里,鼻尖上都因为着急沁出细密的汗珠。

    她明澈的大眼睛噙满了两汪泪珠,嘴角委屈的往下撇,一边细细啜泣一边拿着笔算题。

    手机不停的响起来,这几天老是有陌生人给自己打骚扰电话,快要烦死了。

    现在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状态,所以一接起电话就带着哭腔说道:“说了别打了!我不认识你,烦死人了!”

    “……是我,熙贞。”郑基石第一瞬间还有些懵,才从录制现场赶回来,这次终于能够联系上人了。

    南熙贞一瞬间彻底的绷不住了,眼泪珠子一串一串的往下掉,打着哭嗝的诉苦:“基石哥……呜呜……好讨厌啊……”

    “怎么了?”他还在公司的隔间里,衣服都没有换下来,还以为是sm公司拿她怎么了呢。

    “老……老有陌生人给我打电话……我都快被烦死了,被关在家里还不能出去……”她说着挠了挠眼下,泪水沾湿了指尖,面前的试卷笔记本上全是泪滴的痕迹。

    郑基石的眉间一下子就拧起来了,还没等开口仔细询问,就听见她稍微止住了哭泣声,嗓音沙沙软软的问道:“基石哥,我能问你一道题吗?”

    “啊?”

    半个小时后。

    aomg几乎大部分的人都在公司的客厅里,一脸严肃的盯着手机,或者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草稿纸。

    朴宰范自从大学毕业了这么长时间,忽然要提笔开始算题,整个人都是懵的,而且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练习专业而不是学业。

    你说去给《smtm》当制作人还行,去给人讲题……他就很头疼了。

    “哎西!老子不算了,什么破题,看都看不懂!”ug1y   duck掐灭烟头嘴里抱怨道,甚至还小声的说了几句脏话。

    李星和将草稿纸放在眼前,大眼对小眼,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做不出来,他可是计算机毕业的啊,理科生应该对数字很敏感的!

    郑基石毕业于庆州大学的酒店经营学,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会有一天跟俗语题较真。

    “这道俗语题你们谁会啊?”

    “去年,我特别需要一个二胡,但是去了很多商店也没有买到,很着急,后来一个中国朋友帮我在中国买到了,果然是【_________】?”

    “a:多个朋友多条路。”

    “B:这山看着那山高。”

    “c:不怕慢,只怕站。”

    “d:说曹操曹操到……还有一个,活到老学到老……”

    郑基石挠挠头费解的看着纸上的选择题,看看同样表情凝重的其他人问道:“你们谁会啊?”

    Loco正帮忙算一道微积分题,天知道他是如何读懂这道题的,这时候好奇心被提起,于是憨憨一笑回答:“是最后一个吗?”

    “这位朋友不是想学二胡吗?应该是这个吧?”

    “嘶……有点道理啊……”郑基石摸着下巴仔细的思考一番,然后在括号处填写了一个大大又潇洒的e。

    朴宰范有些嫌弃的撇撇他们,自己拿了一道英语阅读题目,这个对于自己就简单多了嘛,他是西雅图出生的,英语就相当于母语了。

    一个小时过后,效果实在不怎么样,只完成了五分之一。

    南熙贞坐在桌前急的直哭,眼睛含着泪水看着手机屏幕前几人奋力拼搏之后的战果,哇的一声就哭了。

    “怎么办啊,我要交白卷了……呜呜……肯定要被骂。”她哭的整张脸都红了,盘在脑后的花苞头散开,丝凌乱的披在肩膀上。

    “你不是说昨天就把试卷给你了,怎么现在连五分之一都没有完成。”郑基石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是晚上九点整了。

    南熙贞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心虚的不回答这个问题,纤长的睫毛濡湿一片,粉嫩嫩的脸颊上全是未干的泪痕。

    桌上的手机正进行视频通过,朴宰范那边能清楚的看见她目前的状况,心疼是会心疼的……

    但是……为什么非要拖到晚上才去做呢?

    “我先给你讲这道英语阅读吧。”朴宰范此时心中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又想开口骂,却不忍心,只能无语的叹口气。

    aomg公司客厅里灯火通明,人人手里都拿着草稿纸,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什么巡演规划之类的。

    “第一个空选什么?”他想看看熙贞的会怎么做,这才能知道问题究竟出现在哪。

    南熙贞伸长小脖子看了看英语的几个选项,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怯怯的看了眼屏幕,上面显示出朴宰范严肃认真的面庞。

    1y?”

    “……”

    “怎么能选这个呢?frequent1y是放在动词前的啊,quiet是动词吗?”朴宰范讲着讲着情绪就有点激动,语又快又急。

    南熙贞愣愣的看着他,鼻尖红通通的惹人怜爱,嘴角忍不住的往下撇,委屈的又想掉眼泪珠子。

    “我怎么知道它为什么要放在动词前啊,动词就那么吸引人吗?呜呜……”

    其他人将不赞同的目光投向朴宰范的身上,他伸手沉默的抹了一把脸,白色纯棉的紧身半袖都变得有些皱皱巴巴了。

    “sorry……擦擦眼泪吧,以后记住要放在动词前面。”朴宰范半哄半劝的总算让她擦干了眼泪,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天呐,杀了我吧,这都是什么变态的题目!”ug1y   duck终于被折磨的要疯了,看见旁边的1oco还冷静的一直算题,不由的从心底里敬佩。

    Loco拉紧了脖颈上的卫衣绑带,嫩黄色的衣服衬的他有些可爱,嘴里念念有词的写写划划。

    郑基石竟然还有勇气给她讲做错了的俗语题,自己解释的清清楚楚,好像还真是【活到老学到老】的这个选项。

    “听明白了吗?”他其实心里也没底气,觉得今天穿的薄毛衫是个错误,因为现在自己满头大汗。

    南熙贞挠挠痒的眼皮点点头,然后乖乖的在自己的试卷上题干的后面,标了个大大的e。

    李星和看着大家不断的垂死挣扎,于是灵机一动拿起手机登上了ins。

    ca11megray:有人会做这道题吗?都快急疯了╥╥……【图片】。

    ——哇……哥哥是什么意思啊?

    ——这道题看起来有些熟悉呢,哥哥怎么了这个上来?

    ——kkkkkk有点好笑。

    大概过了十分钟,底下终于出现了这道数学题的解析,答题人说是自己要准备11月份的考试,见过这种题目,但不知道答案是否正确。

    郑基石连忙让李星和把答案给某个笨蛋过去,自己认真又仔细的询问这个答题人:【那最大值取哪个?】

    这下评论区就有点精彩了,评论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增长,都在好奇simon   d和gray今天是怎么了?

    南熙贞的眼睛还挂着泪珠,可怜兮兮的在抄着答案,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没写完呢。

    有句话说的好,逮住一只肥羊狠命的往下薅羊毛。

    李星和现了一个好学生,和郑基石俩人进行了亲切而又友好的谈话,正在仔细询问剩下的题目。

    因为暂时要用到手机,所以双方的视频通话暂时停止了。

    朴宰范猛地一下倒在沙上直喘气,真的快要人命了!同时心里也开始担忧起来……11月份的考试……怎么办呢?

    愁死个人。

    那边南熙贞望着桌面上白花花的试卷,脑袋都变得晕晕乎乎的,何止她觉得头疼的要死,那边的田柾国简直要崩溃了。

    他好多书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又不敢一直问金南俊,所以对剩余的哥哥们轮换着问题,只有三个人会做,其余的……唉……

    田柾国盘腿坐在地步上,看起来格外的用功读书,搞得金泰亨差点以为他哪根筋不对,抽风了呢。

    南熙贞吸了吸鼻子翻着手机里传来的答案,桌前明亮的灯光让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真的好想睡觉啊。

    她太讨厌做题了!

    “叮——”

    手机传来一条新的消息,她点开一看有些愣住了,这次不是李星和他们传来的“宝贵”的答案,而是车银优的晚安短信。

    等等……

    她怎么忘了一件事情。

    车银优可是被保送到成均馆大学的,成均馆大学可是实力雄厚的名牌大学,在韩国大学的综合评价中,仅次于尔大学的名次。

    下一秒她就打起精神来,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的笑容,显得那么滑稽可爱,像极了狡猾的小动物。

    【班长,你能帮我看看几道习题吗?╥╥】

    astro的宿舍里。

    队友看着车银优拿着手机从床上穿衣服起来,翻出了桌前的笔记本开始飞的提笔写字。

    “哥……你怎么了?”

    “没事,你快睡吧。”

    车银优一边皱着眉头算题,一边在心里叹了口气……怎么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他的度非常快,趴在昏暗灯光前的身影显得挺拔俊秀,不多时笔记本上就写满了解题过程。

    然后用手机拍照送了过去。

    “叮——”

    南熙贞刚刚喝了口苦咖啡,正往嘴里塞水果硬糖来缓解苦涩的味道,下一秒,表情就阴转晴。

    笑容变得灿烂无暇,终于雨过天晴的般的弯起眉眼,嘴唇红通通的咧开,洁白如雪的脸颊晶莹如玉,就连丝都变得轻快许多。

    她明天不用交白卷啦!

    总动员

    总动员

章节目录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亭并收藏韩娱之上瘾者(TANB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