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三个可以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三个可以

    为了录制《showmethemoney6》,作为制作人,7月份朴宰范需要和Dok2发布一首新歌。

    本以为应该处于收尾工作了,谁知道询问一下,发现早就完成了。

    “那你这几天忙什么呢?”

    “我先给你听一小段。”Dok2正在创作自己的那部分,他将重新编曲的混音版本挑选一部分播放。

    神神秘秘的……

    听完以后,thequiett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嘴里发出嘶的一声,摸向了下巴的胡茬。

    他起身来到Dok2的身后,看了看屏幕里的歌词,有点跃跃欲试:“嗯……是给我新专辑的歌?”

    6月份就计划想出新单曲。

    Dok2一脸问号,不是让PrimaVista给你制作新单曲吗?

    “那是你的?”thequiett心想无论是谁的,他可以feat呀。

    只听了一小段,却让人心痒痒。

    要是埈京的话,自己肯定会参与。

    “是熙贞的。”Dok2神色如常,回头继续忙自己的。

    “嗯?!”某人瞪大了眼珠子,有些不可置信。

    不是演员吗?突然搞hiphop?

    “那个……让我再听听。”他挠挠痒痒的鼻子,要求回放。

    “……”

    搞hiphop是搞不了,她不是那块料,可是作为演员有项基本功。

    那就是模仿。

    也是李星和无意中录下来的一段,因为担心她紧张嗓音出来的效果不好,基本上边玩边录的。

    “什么?”郑基石的工作室色调暗红,自己的手里突然被塞进一部手机,有些懵。

    李星和坐在椅子扶手上,说小秘密一样,催促道:“你看就知道了。”

    奇怪……

    他点开一看,是偷拍南熙贞休息途中玩闹的视频。

    应该说是一时兴起,唱着郑基石部分的rap。

    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男士戒指,可能是从李星和手上扒下来的,将歌词纸卷成筒状放置唇边。

    模仿的惟妙惟肖。

    郑基石rap时的手部小动作,他微微抬起的下巴,还有轻轻眯起的眼睫。

    口腔张合的弧度,身体跟随音乐摇摆的幅度。

    他每个字之间发出时的细小连音,湿润的黏腻感,全都观察入微。

    包括低沉磁性的卷舌音,利落迷人的英文发音方式。

    在舞台活动时,豪放不羁的行走姿态,手腕下垂的程度。

    甚至。

    在他rap停顿时,偏头舔唇的小习惯……

    悠闲时,会垂眸视线稍稍向下偏。

    激烈时,浓眉皱在一起,眉眼会用力,呈现桀骜霸气的一面。

    最终结束后,会紧抿嘴唇露出张扬自信的神情。

    这些,她都学的跟本人一模一样。

    令人惊叹的程度。

    就好像是经过本人调教出来似的。

    神似郑基石本人。

    而本人一直咬着自己的手指观看,入神入迷。

    熙贞。

    他的熙贞。

    真像自己的肋骨变成人。

    让我如何不动容。

    视频里,这人发现有人偷拍,立马从模仿的神韵中脱离,鬼笑鬼跳的蹦过来。

    小脸凑近,笑颜如花。

    屏幕一黑,视频戛然而止。

    停顿好一会儿,郑基石才将手机还回去,“给我发过来。”

    不知怎么的,胸闷气短,翻涌不停。

    像波涛,像气浪。

    李星和二话没说就将视频发送到了他的手机里,随后握紧了他的肩膀拍了拍。

    这就是熙贞可贵的一点。

    人总是看待世界对自己不公平的一面,她却小心的记下那些温柔可爱的对待。

    不管开始有多么糟糕,她特别珍惜别人对她好的一面,就算脑子糊涂,却知道……

    噢,他对我好,我得记着!

    再怎么嘴硬,内心不会忘记的。

    那些初期的焦躁,坏脾气,也正在慢慢的改变,尽管依然我行我素。

    可是不后悔。

    人就是要有这个坚决的念头,不惧怕,不焦虑,你总会看到日后自己最想成为的样子。

    而现在孔刘也可以对着曾经20岁的自己说一句。

    “放轻松点,不要自虐,我现在过的很好。”

    他在圈内是有关系好的女性朋友,林秀晶,孔孝真,郑有美。

    怎么就遇见了这种人?

    没有羞意。

    毫无优雅女性的矜持。

    跟跳脱不安定的小鹿似的,砰砰砰的撞击你的心脏。

    “我能看看你收藏的书籍吗?”装作好像很好学的模样,一脸求知欲。

    孔刘的一双慧眼会看不透她?

    可还是让人进来了。

    整整一面墙全是书籍和CD,他希望以后可以和影迷一起分享读后感,搞个类似bookcafe的地方。

    弹弹吉他,办个小型演唱会。

    却被妈妈吐槽:老是想一些不挣钱的事情。

    南熙贞看着面前一整面墙壁的书籍,鼻尖似乎都能闻见墨水味,这可比自己这辈子读过的书都多呀。

    “你还会弹吉他?”角落里安置了一把乐器,她蛮惊喜的雀跃道。

    不是卧室的模样,更像是开辟出来的休闲活动室。

    暖色调,多棕色。

    是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凉,不同于郑雨盛房间让人耳红心跳的男人气味。

    这里有一股奇异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却是舒缓的。

    她其实就是……怎么说呢,单纯的想要了解了解对方。

    心里好奇: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喝什么?”

    “我不渴。”她摆摆手。

    于是孔刘真的就不管了,也对,女人缘差是有原因的。

    他的年龄已经超过35岁,男人身上的精髓伴随阅历流露出来。

    也是被称为公共财产的男演员。

    单看脸的话,完全想象不出来,他的身材火爆极了,超man。

    他会一边抽烟一边看书,复杂浓烈的对比,翻书的时候,那温热的指腹透露出性感滋味。

    南熙贞趴在自己膝盖上,歪着脑袋细细瞅他,脑子里肯定神游天外了。

    孔刘蹙眉,淡淡的瞧了她一眼,继续低头翻书,熄灭了香烟。

    过了一会儿,他又抬眸,看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朋友。

    真以为自己不知道?悄悄的挪动小屁股,趁自己不注意靠近的坐过来。

    别说,你不管她,她真能这样瞧你整整一个晚上。

    今天,他连三页书都没有看进去……

    头疼。

    于是专门挑出一个让女孩子知道退让的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我。”语气刻意的不正经和调笑,喉间发出颇沉闷的低语。

    照理说,一般人会矢口否认,然后拉开距离。

    尤其是像他们圈内的演员。

    从来都是半真半假的对待你,让你永远摸不清楚。

    虚伪,狡猾,自私,苛刻。

    谁知,这人竟然精神奕奕的抬起小脑袋,笑的那样窃喜,灿烂。

    没有羞怯,更不要提不好意思。

    “是呀。”

    “我喜欢你。”

    掷地有声,玉石之音,软甜。

    直白的让人哑口无言,坦率的让你倒是不自在起来。

    嗯……

    孔刘低头垂眸,心不在焉的盯着书页文字,不过嘴角却刻意的向下撇,抑制某种心情的上扬。

    那种在地铁上,让人浑身发烫的热情目光,转变成融化人心的盈盈波光。

    似水柔情,迷离到柔媚。

    满心满眼都是你。

    搞得他的指尖都不听话了。

    不要老是这样看着他……孔刘实在是忍不住,想要躲避掉这种让人坐卧不安的视线。

    嘴还没有张开,她又开始新一轮的进击。

    “我可以给你一个生日kiss吗?”语不成语,掉不成调。

    这句话怎么被她说的……那样蜜绵绵?

    一天下来,她用了三个“我能”“我可以”。

    当初对郑雨盛的时候,这三个“我能”“我可以”可是花了一年的时间。

    仔细想,也许是有经验,找到诀窍了。

    额头没滋没味,脸颊实在太浅显……

    嘴角又太过暧昧。

    于是……

    她吻在了孔刘的下巴上,膝盖跪在地板,手掌支撑小身子,一双眼睛璀璨流光,像充满整个宇宙的繁星。

    孔刘望进这双眼眸里,弄得他自己眼珠都酸痛了,却掩饰的进行吞咽动作。

    那喉结处滚动一番,被她瞧了个正着,好似吸引幼猫的毛线球,又像暴露位置的猎物。

    她嗷呜一口,啃在了人家的脖子上,嘴唇紧贴凸起的喉结,身体也依偎了过去。

    幼猫吸奶的模样,也不知道能吸出什么来。

    这一吻,让人骨头都酥了。

    “当真?”一直保持沉默,不为所动的人终于开金口问道。

    南熙贞糊里糊涂的松开嘴唇,支起上半身,白嫩的脸颊想让人揪一揪。

    “什么当真?”

    他的眼底是黑漆漆的深邃,饱含让人看不清的情绪。

    “刚刚的问题。”

    “是真的呀。”她回答的时候,没有察觉对方的右手已经慢慢靠拢自己的后背。

    话音刚落,后脑勺一紧,眼前也黑了下来。

    以往和孔刘合作过的女演员,都会说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吻戏是种很好的体验。

    天呐,她完全招架不住。

    这是什么招数?

    舌尖刚一挨上,就是过电的刺麻感觉,舌下这种隐藏的敏感点,完全被挑逗起来。

    这人会连续不断的咬吻你嘴唇,会瘙痒,有力的舔舐你的上颚,带着强大的压迫性,毫不留情的碾过你。

    她喘不过气,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我……”好不容易嘴唇松开,猛喘几口气,这人掐着自己的下巴像海啸席卷而来。

    烟草味都仿佛催动剂。

    她浑身软绵绵,被搂抱的坐进人家怀里,看这架势,心里忽然生出一丝胆怯。

    湿湿的吻,那种会发出啾啾声音,还有勾勾黏黏的渍渍音。

    这人吻自己的时候,温热的指腹身随心动的抚摸自己的腰部,耳垂,脖颈。

    她动都不敢动,双腿间脆弱的毛细血管,糟糕了。

    让人头皮发麻的吻技,一招都抵抗不了。

    他一吸自己的舌头,心跳加速,目眩神迷,耳红心跳。

    挑着,勾着,火热的纠缠着。

    受不了。

    比脱光了衣服还让人激情澎湃。

    只不过是一个吻。

    就是这么一个吻。

    敏感的小不点开始嘤嘤嘤,双手死死的揪着他的棉质衣领,坐在腰胯上的小屁股立刻缩紧。

    像正被雨水浇灌的花瓣,颤颤巍巍的。

    亲的太猛了。

    她浑身颤抖,耳朵红透,脸颊绯红,眼睛迤逦,喝足了雨水似的。

    娇媚,艳丽。

    孔刘的鼻息萦绕在她的面庞,喉结处还发出正在进食的沉闷响声。

    不过就是一个吻,他却好似将自己全身上下的敏感点全都搜刮了遍。

    颤栗,起鸡皮疙瘩的快感。

    不一会儿,她突然细腰挺直,指尖陷进了对方的脖子里,身体不停的抖。

    孔刘扶着她的腰肢,感觉小腹部位正在抽搐,一下一下轻轻的颤。

    于是这才放开了她。

    发现毫无羞意的人,眼角红红,轻呵热气,泪光点点的在翘气。

    “怎么了?”

    熙贞也不说话,撅着红通通的嘴儿,露出一副羞臊含情的模样。

    哎呦。

    终于知道不好意思了。

    她还是一动不敢动,害怕热涌袭来,被对方发现自己丢脸的情况。

    可是孔刘没有放过,热起来也是滚烫的,吻着脸颊,下巴,耳垂,脖子。

    弄得她第一次受不了这种热情。

    “你……你别……”小脸嫣红,俏嘟嘟,偏头躲避,却一下子让对方亲在了锁骨处。

    小朋友害羞的样子太稀奇。

    他就是想多看看,原来脸皮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厚。

    南熙贞第一次当起了缩头乌龟,埋头钻进了他的怀里,心下咚咚跳。

    差点被吻死了。

    这人怎么这么会啊。

    头顶处传来一阵低沉愉悦的笑声,后背覆盖上宽厚的手掌,她闭眼细细的喘气。

    不行,自己得缓缓。

    孔刘抱着羞臊的小朋友坐在软垫上,背靠墙壁,房间的光线是刚刚好的昏黄,静谧的室内有丝淡淡的暧昧。

    “不是骂我王八蛋吗?怎么又喜欢我?”

    “呸!谁喜欢你。”说着,滚烫的脸颊紧紧贴着人家脖子,埋头就是不肯起来。

    他又笑了,眼中有彻底显现的光亮。

    这时候才口是心非会不会晚了点。

    这个世界像块冰,可小朋友却热烈的能融化一切。

    就算世界是块冰,那就当它是块冰。

    因为正有温暖的人进入自己。

    7月11日。

    顶着YGsolo男艺人头衔的郑帝元,终于以“one”正式出道了。

    新专辑《ONEDAY》一共两首歌。

    in'by》与《heyahe》。

    前者是chacha编曲的,后者是GroovyRoom制作。

    结束《SMTM》后,他是和AOMG的哥哥有联系的。

    大家也发来了恭喜消息,而他也终于有活动了,不再是整天“无所事事”。

    《新西游记4》也开播了,宋旻浩因为打赌输了,直接在第一期当场剃头。

    7月4日那一期,人物问答的游戏时,因为南熙贞提供了一个笑点。

    轮到宋旻浩认人物的时候,罗PD举起了印有南熙贞照片的提示板。

    那是一张在杂志里挑选出来的照片,是配合电影《饭局》拍摄的内容。

    照片里,她尽显冷艳之风。

    大家都很紧张,因为失败了,就要在他们面前的拉面锅里放一勺超辣的越南辣椒。

    最害怕人物问答游戏的宋旻浩,直接蹦起来脱口而出:“熙贞!”

    “全名,全名!”李秀根反应超快的提醒。

    他立刻在罗PD喊叮之前,用尽力气吼出来:“南熙贞!”

    刚刚尝了一口放了好几勺辣椒的拉面汤,他口腔里一直分泌口水。

    然后,大声喊出来时,他的口水也不受控制的出来了。

    安宰贤指着桌上的一点点的口水印子,和曺圭贤差点笑岔气。

    曺圭贤将唾沫星子的事情告诉了殷志源,三人笑作一团。

    然后姜虎东发现了,李秀根也发现了。

    “我觉得……熙贞应该不太想自己的名字被这样喊出来。”

    “哈哈哈哈哈。”

    因为宋旻浩穿的是白T,所以他的衣服前襟也有口水点。

    “啊!”宋旻浩半跪在地上,捂脸大喊一声,憨憨笑着将桌上的口水星子擦去。

    “你是饿了还是……”殷志源夸张的比手势,“那么一大团口水!”

    结束拍摄后,他们往回走的时候,曺圭贤正在说自己差点嘴瓢的情况。

    “我刚刚差点说成郑熙贞,唉……”

    不可避免的提起相关联的人物,宋旻浩一直默默听着,很小声的说道:“分手了,哥。”

    然后,他想起自己画的那副《雾气》,对方还没有拿走。

    于是播出当晚他躺在床上,斟酌了一下询问的字词,发送过去。

    猛地想起现在已经很晚了,觉得有些失礼,谁知对方很快就回复了自己。

    【我这几天都有时间,那就看你的安排了。】

    宋旻浩的脸上完全没有了《新西游记》里的憨气,他的面容成熟深刻。

    接着选了一个日子告诉了她。

    而自己已经想好了一个问题,想要看看对方怎么回答。

    屏幕上的光亮显得他神情莫测,停顿半刻,伸手拿起一根香烟放在眼前仔细瞧。

    摸摸捏捏,轻轻嗅嗅。

    咦,这个烟圈到底是怎么吐出来的?

    …………

    15年底,16年初。

    剧组《theking》开始了剧本研读会。

    南熙贞作为后辈来的很早,她穿着白色高领毛衣,长发微卷,光泽柔滑。

    接着是裴晟祐,赵寅成等几位主演演员。

    她的戏份不多,但这次算是全体演员正式的会面。

    因为某个人导演才想拍摄这个剧本,他终于以一袭黑色休闲西装出现,里面搭了一件无领白衬衣。

    风度翩翩,器宇轩昂,气质精致迷人。

    以前有次活动应该见过,但是她没有印象。

    这次算是她第一次遇见郑雨盛。

    说不出的气度,磅礴大气的洒脱。

    太耀眼。

    让人想仰望。

    大妖大怪走进来后,首先和导演握了手,礼貌完美的微笑。

    浓郁的男人味,其中滋味却极其精致。

    然后是裴晟祐,赵寅成,最后是自己。

    真高呀,自己要仰起脖子才能对上他的眼神,只是蜻蜓点水的掠过,什么滋味都没尝出来。

    “您好。”她按照礼节双手去握,眼睛闪闪发光,像阳光下的琉璃珠子。

    “你好。”对方只是轻轻挨着,然后就撤了下来,对她的表情和其他人毫无差别。

    研读会的流程是大家各自翻阅剧本,结束时会有专人拍照,在发布会的时候放出来。

    郑雨盛的右手有力,温厚,疏离却礼貌。

    笑容蛮亲切,仔细品,有冷淡。

    这是南熙贞从出生以来,脑海里第一次开始拼凑那不属于自己的影子。

    妈妈从来没有讲过,她就只能自己想。

    也是她第一次直面这种修炼成精的人物,跟其他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说不出来的感觉。

    眼前这位,属于最最顶尖的人物。

    他的胸怀应该藏有日月山河,雅致洒脱的微笑让周围黯然失色。

    说到底,她还是看脸的。

    自己在电影里属于小角色,没有什么可以挑战的突破性。

    南熙贞的纯真脸庞就开始“仰望”。

    刚刚握手的时候,她闻见一种有点苦的香气,用的是什么男士香水呢?

    或者是须后水的味道?

    几张实木浅色桌子拼凑起来,郑雨盛就坐在她的对面,姿势不是那么的一板一眼。

    而是斜靠在椅背,一手拿书,左手臂夹着椅背,面容平静,下颌线优美。

    唉……

    她脑海里想象的身影,应该是有他身上的几分味道。

    是希望,是期待。

    郑雨盛其实没怎么看进去,他不着痕迹的抬眸,快到不被人察觉的一瞥。

    啧。

    这个后辈怎么回事?

    从他走进来到现在……总是能感受到那种……盈盈脉脉的注视。

    是不讨人厌,只是……小姑娘的眼睛都不累吗?

    他有些想笑,哪里从女演员那里感受过这种眼神。

    很复杂,夹杂好奇,憧憬,欣赏,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热的情。

    他翻着剧本,舔着后牙龈,唇角不由的弯起。

    黑发浓密,英俊非凡。

    还在看。

    终于,郑雨盛调整了一下坐姿,目光内敛有神的回望。

    按理说,小姑娘应该会觉得失礼,慌乱的移开视线才是。

    哪个后辈这样看过自己?

    别说后辈,就是合作的女演员也没有过。

    出乎意料。

    她倒是眼眸更亮,一点羞意也没有,坦坦荡荡又那么纯真。

    发现自己看过去,捧着小脸的姿势没变。

    回应性的露出灿烂明媚的笑容,很热烈,轻盈娇艳,霞光荡漾。

    他就这么保持不动,想看看你能盯我到什么时候。

    目光幽深平和,姿态随性潇洒。

    南熙贞终于在脑海里描绘出一个模糊大概的身影,满足的含起下巴。

    她眼睫翩翩,浅浅一笑。

    有点傻气,有点呆。

    眼眸弯弯,笑容甜软。

    乖乖的收回目光,喜滋滋的开始读起剧本,小脑袋还开心的晃晃。

    她的美丽长发遮挡住灵秀的面容,只能看见浅红色的嘴角,向上勾起,娇俏可爱。

    郑雨盛也收回的目光,垂眸细读手里的剧本。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瞧了一眼对面的小姑娘。

    发现,她没有用那样波光盈盈的眼睛看过来。

    一直安静专心,乖巧温顺的投入研读中。

    于是,在后来的阅读时间里,郑雨盛总是有些在意,他会时不时抬头瞅瞅。

    可是小姑娘再也没有望过来。

    他忍不住轻笑一声,随意的变换姿势,右腿压左腿,说不出的潇洒气度。

    风流之态尽显。

    有点意思啊。

    三个可以

    三个可以

章节目录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亭并收藏韩娱之上瘾者(TANB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