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一般向制作人邀歌,都不会现场编曲。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而是从他们的曲库里挑出符合想法的beat。

    山花这种制作人每天都在制作新曲,所以“内存”是非常非常多的。

    南妹的歌从曲库里选出一首重新改是正常的。

    接下来走演员和爱豆组。

    献上肥肥的两章~

    谢谢珍珠的投喂哈。

    王见王

    米兰。

    Prada2018春夏大秀将于21日晚6点举行。

    这是个旨在赋予女性权力的时装秀,它在很多女性漫画家和日本漫画艺术家的画作中举行,画作占据了该公司总部大部分的位置。

    简洁明了的现代设计。

    本系列混搭了新浪潮风格动物印花,包括猫眼花纹,斑马和豹纹印花。

    从袖子卷起来的宽大大衣到袖子被剪掉的超大夹克,再到光滑的塑料雨衣。

    还有Prada经典款的黑色尼龙雨衣。

    鞋子的理念:细中跟露跟鞋和尖头铆钉粗革皮鞋。

    有种伦敦或者纽约80年代流行的风格,那个时候的女孩子们会拿着剪刀去剪父亲的旧大衣,剪短自己的旧连衣裙来穿在裤子外面,用别针和演出纪念品来装饰自己。

    这就是Prada风格。

    无可替代。

    可以是印花及膝袜,也可以是设计师偏爱的短裤,更可以是零零散散的装饰以及所借鉴的女权主义艺术卡通图上。

    这场秀,就是反叛女孩的觉醒,是赋予女性权力的部分。

    设计师Miuccia说:“我只是想改变世界而已,对女性来说尤其如此,因为我们女性仍然面对着很多反对的声音。”

    她指的是要消除那些会威胁到女性权利的力量,借以服装的方式。

    南熙贞曾与Miuccia以“女孩的觉醒”这个话题进行过讨论。

    《无昼无夜:白》恰好讲的就是“女孩的觉醒”。

    所以电影和这场春夏大秀的思想理念是一脉相承的,还有比她更符合“女孩的觉醒”的人吗?

    前排嘉宾坐着一位金色短发,穿着金色蛇纹皮大衣的女性,表情淡淡的。

    此人正是美版《VOGUE》的主编AnnaWintour。

    她的好友是el的艺术总监KarlLagerfeld,权志龙就深受这位设计师的喜爱。

    因此才能在16年登上KarlLagerfeld亲自掌镜的韩国版《VOGUE》周年封面,而且两个单封。

    韩国版本的《VOGUE》是出了名的难上,能上封面的基本都是超模。

    爱豆里就只有Bigbang登过封面,权志龙和东永裴还是单人封,如果算上团体的那次,权志龙已经上过三次封面。

    2015年刘亚仁上了一次封面,2016年河正宇上了一次。

    演艺人综合实力达到一定境界才能上封面,忠武路大咖并不代表时尚界,因此能够登上《VOGUE》的封面是一种“咖位”的肯定。

    韩国版的《VOGUE》封面都如此困难,更别提美版的《VOGUE》了。

    这个系列,Miuccia与熙贞一同参与设计,从时代中觉醒,从时代中走出来。

    而她参与设计的礼服,将会压轴出场。

    秀场多弯道,大面积的白色。

    光线亮的耀眼,从T台走出一位光彩夺目的亚洲面孔。

    白色高筒细高跟雨鞋,强势的亮眼,大腿浑圆紧致,银环扣皮革挂脖露脐紧短衣。

    前开分式渐变紫长纱裙。

    强中有软,

    刚中带柔。

    上半身性感的像位女战士。

    下半身奢华高贵,宛若女神雕像。

    浓烈的色彩,轻描淡写的走姿,万物不济于心,超高跟鞋子,一步一步很稳当。

    随着背景音乐Madonna的《sorry》,最后的压轴模特出场。

    南熙贞被邀请亲自走这场大秀,“女孩的觉醒”。

    女人。

    要比晴柔的水还软。

    要比阴冷的石还硬。

    男人们总想征服一切,想把一切都踩在脚下。

    可是。

    女人不仅能征服一切。

    还能征服男人。

    正面走来,那一步一步已经不能称之为走,好像她的高跟鞋正在碾碎些什么。

    这位模特好似带来了风,碾压一切,宛如MadonnaMV里铁笼斗争那样的狂妄肆意。

    身姿确实完全相反的柔软,腰肢有微小的摇晃,那双紧致有力的长腿丝毫不乱。

    高高束起的纹理卷发,精雕细琢的脸蛋,浓黑的眼线,上挑的魅感。

    U型T台转圈的时候,她微抬手肘,纱裙好似被风吹得扬起,风华毕露。

    前排嘉宾有位摄影师拿起来相机。

    她的余光刚好瞄见。

    奢艳华贵的女战士扬起了她的纱裙,T台上从U弯道走过来的人,眼角斜肆,锋利的美。

    纱裙飘逸,皮革短衣性感柔坚。

    勾唇居高临下的那一笑。

    欲动欲静,神灵之秀美,临波而立,人世漂浮不定,只有她俯瞰且脱离。

    神魄仙魂。

    让人迷离膜拜。

    恰好被摄像师纪录下来,成为本次大秀最出彩,最难以让人忘怀的一刻。

    第二天,这张照片荣登BBC新闻头条板块,并做了详细的介绍。

    西方总觉得东方神秘,这样一个美人,静,清,艳,朴,纯,端。

    是位演员,作品少而精。

    生父不详,生母避世不出,不知多少人给她的背景自行添加各种各样的色彩。

    热度不断攀升。

    “熙贞扭”火的一塌糊涂,ins,Twitter挂起一阵大风,女孩的觉醒。

    怎样才能走出让人神魂颠倒的姿态?

    只是背影就觉得飘飘然。

    释放女性美,女孩天生就该如此美丽。

    不得不说BBC的新闻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越是神秘的事物就越让人着迷,增添一层让人欲罢不能的迷离色彩。

    韩国搬运了这篇报道,声称为【世界眼中最具灵性的韩国女演员】。

    并附上秀场那张最为惊艳的照片。

    NAVER,Yahoo。

    同时登上中日韩三国热搜。

    ——【实际看到也难以想象的程度】

    ——(kirakirapower全开)

    ——【完全人类之心狙击】

    ——不知道说什么,冲鸭!熙贞!给姐姐冲!

    ——啊啊啊啊啊啊!ps:省略一万个啊字。

    ——华语地区的女朋友为您的帅气呐喊助威!

    ——【就颜值来看就是拿大赏的程度】。

    ——(世界和平拜托您了)。

    大众面前Dok2,loco等人脉的显露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

    本来UG这个圈子不同于其他,更为开放也比较乱,全靠自我约束。

    人脉揭晓后,UG圈子很惊讶还能和他们扯上一些关系。

    从来都不是乖巧可人的那一款,申孝燮还是清清楚楚知道这些的,手段太厉害好不好。

    搞成那个样子,还不是和大家照样玩。

    玩。

    根本是她玩别人。

    大秀结束,设计师Miuccia牵着她重新走上秀台谢幕,甚至在后台亲自引荐AnnaWintour。

    与对方的交谈也算是落落大方,口齿清晰,更深入的去谈主题和自己设计的思路理念。

    女人,永远不可能只有一面。

    谈话中,她一点也不像英语白痴,丝毫不怯场,言少有想法。

    AnnaWintour戴着墨镜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时候的熙贞,就体现了明一字,哪里还有被朴宰范英文diss时听不懂的笨拙。

    就是故意的。

    我就是听不懂你的英文。

    对此南熙贞也是嗤之以鼻,男人都一个德行,就是不希望女人比他强,希望笨笨的好掌握。

    真的听不懂吗?

    她只是关闭了自己的“心耳”,就算听懂了又能怎么样呢?

    耳朵还是用在该用的地方好,她不跟男人一般计较,自觉非常大气。

    要学会驾驭嘛,毕竟“欺压”朴宰范有点狠了,得让他出出气,发泄发泄。

    这就是面子问题,给他个面子,涨涨男人的威风,骂两句又能怎么样?

    她“听不懂”啊。

    电影《无昼无夜:白》观影人数破一千万的庆功宴。

    各大赞助商都到齐了,投资人,电影发行公司代表,院线的内部工作人员,剧组,导演和主演们。

    甚至参与彩蛋的好友。

    女主角因为国外有时装周活动,会来的晚些,有可能最后露一面就走。

    要不说是成妖成祸的大妖精。

    成熟稳重,风度翩翩,雅人深致。

    他是投资人,但更像是“男主人”,周围簇拥着赞助商,导演还有两位男主演。

    “郑雨盛好眼光啊。”

    “不是眼光好,是运气好,小姑娘一路顺风顺水,要说背后没人你信吗?”

    一出道师父就是宋康昊,起点高,资源好,发展道路宽阔。

    “很低调,感觉没你说的那么厉害。”

    “她的上部电影《饭局》,那个辐射污染导致员工患白血病的半导体公司原型是谁,你知道吗?”

    “谁?”

    “三星。”

    “……”

    “电影照样公映,三星连个屁都没放,什么事都没有。”

    “……”

    “这次电影的投资回报率……”说这话的人是一个节目的监制人,他面容平静的举起了两根手指。

    “2……20倍?”

    “观影人数马上要超过刘亚仁的《老手》,票房预计超过1000亿韩元,你自己算算她能分到多少钱。”

    “……”

    “所以说郑雨盛运气好,他坐在家里账上就多了200亿韩元。”

    “那……这俩人会结婚吗?”

    “谁知道呢,就害怕……”监制端着酒杯,指了指不远处终于出现的女主角,意味不明的说道:“就害怕……小姑娘玩心重啊。”

    他的视线再次投向接着走进来的赵寅成,身形挺拔修长,面容英俊。

    赵寅成和南熙贞在九月份几乎上遍了一线杂志封面,各种话题居高不下,炒的热度非常高,当然获利也很多。

    女主角穿着孔雀蓝颈部环扣露背衣,直筒柔顺飘逸的阔裤,美丽洁白的肩胛骨。

    头发挽成梨花一样,要落不落,慵懒又利落,后背有细细的交叉带,更显优雅柔美。

    她抬步想要走向郑雨盛的方向,可是那边人太多了,对方也没有及时看见她。

    这时赵寅成上前递给了香槟杯,俩人重新找个比较安静的一角坐下。

    圈内最不缺的就是风流韵事。

    他们这对cp,已经火到圈内,慢慢来,不着急,总会成真的。

    “我的片酬呢?”

    “什么片酬?”

    “你不要跟我装傻,总要拔几根毛的。”赵寅成身着靛青色的衬衫,坐着高脚椅,正慢慢享用口感甘醇的香槟。

    南熙贞好笑的撞撞他,试图想要唤醒这个人的记忆:“当初说好请你喝顿酒就可以的。”

    “今时不同往日,我总觉得有点亏。”

    “你这是敲诈!”

    气氛正好,赵寅成想要撩个女性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个好朋友谈心说笑,内里深层次的东西只有当事人明了。

    刚刚还想从人家这里要片酬,下一刻他就送出了手镯,说是电影的祝贺礼物。

    赵寅成随意的从口袋里掏出这只玫瑰金手镯,感觉一点也不正式,好比普通的礼物一样。

    “手。”

    他斜着唇角帮忙戴上,动作之间露出他手腕上也有一只,南熙贞戳了戳,好奇的发问:“一对吗?”

    “买多了。”简洁明了,漫不经心。

    她才不相信呢,一脸小坏的靠近,调戏般的勾勾对方下巴,没个正经。

    赵寅成一手撑在身前,也歪头凑近,突出的眉骨锋利带有侵略性。

    “要是再靠过来一点,我就亲你了。”他是真的敢说到做到。

    可惜,南熙贞还没有气焰嚣张的反驳,突然眼前一黑,眼睛被人蒙住了。

    赵寅成随即视线上移,看见来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动声色的与她拉开了距离。

    来人流里流气的叼着烟,一手横过去捂住她的眼睛,一手拿下烟,口鼻涌出白色烟雾,他朝着赵寅成一笑。

    说是礼貌吧,可是姿态一点也不拘谨。

    说不礼貌吧,他的笑容却很谦虚。

    只是一双眼睛隐隐有着暗色的桀骜不驯,好像随时都能从眼底蹦出来一头狼。

    “谁呀!”她扒着这只手,摸来摸去,捏捏骨节,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刘亚仁!快放手,我的妆都要花了!”

    将白T扎进水洗牛仔裤的刘亚仁无声一笑,这才松手,自然而然的坐在她的左边。

    “你好。”

    “你好。”赵寅成伸手相握,看向平头额骨蛮高的刘亚仁。

    俩人认识,但不是很熟。

    刘亚仁就像一颗小石子,打破了美丽幽静的湖面,他根本不受拘束,非常亲昵的搭上了南熙贞的肩膀。

    “喝了没?”他推了推对方面前的香槟杯,转头挑眉,要笑不笑的怪样。

    “没啊。”

    紧接着,就丝毫不生分的拿过来喝了一口,引得南熙贞给了他一枚大大的白眼。

    他喝完之后,抖抖脖子,说笑的碰碰她左手腕的镯子,眼神别有深意的夸了一句:“挺好看的。”

    赵寅成抿了一口,意味不明的嘴角翘起看向别处。

    刘亚仁在忠武路小生里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其他人。

    可赵寅成国民度太高,人气旺的走到哪都引起轰动。

    中间夹着一个擅长和稀泥的祸害,从后面看竟然还有些微妙的和谐。

    不过这俩人各有各的骄傲,都不太想放下身姿,赵寅成看刘亚仁好似无所察觉一般继续对她动手动脚,扯下嘴角,投去一枚暗光闪动的眼神。

    刘亚仁接过,歪着嘴笑笑,貌似可爱的眨动自己的手指,却悄悄的附在她耳边:“你应该不会是要带这位来让我瞧瞧吧?”

    “对,没错,就是他。”南熙贞故意说着反话,皱皱鼻子,反手握住了赵寅成的手背,好像在玩游戏。

    刘亚仁静默,眼睛澄澈的黑,看向她幼稚的举动,笑笑没说话。

    “熙贞。”

    一句温淳,低语悦耳的声音,使得三人统统快速的转过身望去。

    真是将英俊潇洒这个词诠释的淋漓尽致,气宇轩昂,风流倜傥,合身的黑西装衬的更是高大挺拔。

    大妖精一来,其他人都没得看。

    她特别怂的连忙收回手,变换成乖巧的坐姿,眼神闪闪亮的看向来人。

    什么出息!

    怕死你算了!

    旁边俩人在心里暗暗骂道,却同时挂上进度有度的礼貌笑容。

    刘亚仁率先起身,伸手过去一副谦逊的学生模样,九十度弯腰,毕恭毕敬。

    “前辈你好。”看起来真是一个真挚的好孩子。

    郑雨盛温和而亲切,强大而包容,同样礼貌的回握过去,身上沉淀的东西是他们俩人所没有的。

    刘亚仁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贼的不得了,精明到一种地步。

    他笑的很纯真,回头望了一眼纷纷起身的二人,瞎话顺嘴就来:“今晚您和熙贞回去后,可要好好训训她,刚刚一直顾着和别人说话,都不搭理我。”

    完全就是晚辈向长辈开玩笑的语气。

    但是要知道这一刀可是结结实实捅在了赵寅成身上。

    晚上?回去?

    顾着和别人说话?

    郑雨盛没在意的哈哈一笑,目光随意的一瞥,扫过站在她旁边的赵寅成,却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

    刚刚赵寅成本来想等到刘亚仁握完手,就紧跟着上去问好。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

    愣是将他吊在半空,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前辈不主动,得要他主动,可是更尴尬!

    我他妈。

    赵寅成正准备硬着头皮张嘴,旁边就传来熙贞活泼的反驳,清脆响亮。

    “哪有你说的那样,我们三个可熟了,这哥才不会训我呢。”她的语速很快,带着熟稔的亲昵。

    替赵寅成解了围,都说特别熟悉了,因此赵寅成顺势温驯的对着郑雨盛弯腰笑,这一关过去了。

    他们三个曾经是同剧组的,南熙贞的这句话有意无意的将刘亚仁摒除在外,更显得他们三人热络。

    镯子没白送啊。

    起码心还是向着自己的,赵寅成的笑意更加自然,再多的明刀暗枪都敌不过身边这个厉害的盾牌呀。

    只是他太大意了。

    要不说刘亚仁精呢,他其实就是想让这个脑子有问题的人看看,你挑的人敢不敢跟郑雨盛对上。

    不敢,证明你眼光不行。

    敢,证明还太嫩。

    不过并没有算漏,只要她帮对方说一句话,你再看看郑雨盛的表情。

    刘亚仁悠然自得的给所有人都挖了坑,自己躲在旁边看戏,甚至还想继续煽风点火。

    但,刚刚成精的,能和修炼多年的人比吗?

    “熙贞有点一根筋,一心不能二用,不过踏实,这也是优点,今天得开心些。”

    语速不紧不慢,悠悠扬扬像一首乐曲,眼睛始终看向有点傻叽叽的人。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刚刚是优雅版本。

    用粗话翻译就是:你们都给我滚,以为我看不出来?她太老实,少给她下绊子,今天是庆功宴,老子不跟你们计较。

    顺便点出一心是他,你们是连用都不会用的二心。

    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刀弄枪?

    郑雨盛的眼睛仿佛隐藏了整个宇宙,温和善柔的看看谦逊的刘亚仁,还有恭谨的赵寅成。

    这眼神一扫的意思是:你们听明白了就滚吧。

    至此刘亚仁偃旗息鼓,赵寅成一言不发。

    他洒脱极了,大气的一抬手,那样宠的朝熙贞招招手。

    刚要挪动脚步的人眼皮一抬,无意中瞄向前方,彻底傻了,身形顿住,一动不动的呆样。

    郑雨盛放下手,微皱眉顺着她惊疑的视线向后看去。

    好嘛。

    妖在此,仙岂会不来?

    顿时风云变色。

    真是清隽雅致,温文尔雅,白衬衫浅卡其修身裤,长身而立,那样的淡定优雅。

    目光无波无澜的望去,看见了心智缺失的人傻样,还有她面前站的大妖祸,仙人的眼神中轻轻掠过一丝暗芒,走姿潇洒的迈步。

    一瞬间感觉天色风云变。

    极与极。

    黑与白。

    郑雨盛身上的精致,孔刘气质的淡漠,正随着一步一步的接近相碰撞。

    空气都透着莫名的紧张因子,让人无法呼吸,甚至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火星子。

    终于,并不是生嫩角色的人降临,同样的阅历丰富,同样经过岁月的沉淀,同样的心有城府。

    “你好。”郑雨盛含蓄而又礼貌的微笑,肩膀宽阔,气质强大,雅致非凡,一言一语全是精髓,声线迷人低沉。

    孔刘站定,眉眼淡淡的瞟了眼还没回过神的傻子,收回视线,黝黑的瞳孔里充满审视的看着面前人,清高而又谦和。

    “你好。”嗓音醇凉,清扬,一丝丝的轻描淡写。

    俩人同时伸手交握,莫名的气质碰撞,天旋地转,山峦重重,在修炼的道路上终于见面了。

    一个携带浮华,胸中有日月山河,一笑万事万物俱黯然失色。

    一个磨砺万千,心性灵魂干净透明,犹如一把淬火砥砺成金。

    这一刻,王见王,妖拼仙。

    一般向制作人邀歌,都不会现场编曲。

章节目录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亭并收藏韩娱之上瘾者(TANB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