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你总是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南熙贞的心情还是爽歪歪的,她觉得志龙哥性格好软,任由自己欺负。

    得意的翘着脚丫哼歌,开车的宋禹廷两耳不闻窗外事,眼神也不会去看,醉心于工作。

    人,是不可能一直得意下去的。

    自然界有生物链的存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环扣一环。

    她点开手机里的最新消息,笑容一下子垮了下去,愁眉苦脸,还有些弱小可怜和怂。

    是李星和的消息。

    简单明了的一句话。

    【我的帽子和墨镜你什么时候还】

    【不好意思哥,我让别人顺路带给你吧……】

    【在工作室,没时间见外人】

    不敢回,心中不确定。

    没过几秒,对方又发来一条。

    【你不用这么害怕我】

    “那个……”南熙贞拥有无比强大的自我安慰精神,她想想那天大家还一起出去玩呢,应该没有什么事,那哥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嘛。

    想想就放下心来,让宋禹廷掉头开向李星和工作室的方向。

    而李星和本人才从父母家回来,只因上次的鳗鱼还没有吃完,按理说……像鳗鱼这种东西,应该给哥哥嫂嫂吃。

    这一回李爸爸还是不忘加上一句:“尝尝吧,不要吃太多……”末尾是家长念叨的碎碎语:“没有女朋友容易上火……”

    那就不要喊他回家吃啊!

    到底让吃还是不让吃!

    这次李星和没有向上次那样放下筷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往嘴里塞,尤其是鳗鱼尾部最有韧性的那截。

    说法是有,男人吃了后精力百倍,夫妻之间更和谐美满。

    “会不会有点太多了……”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饿,吃的也太香了……

    妈妈有些担心,补是补,就害怕补进去出不来,容易憋着。

    还不是想用这种方法敲打敲打,只是没想让他吃这么多。

    “你交女朋友了?”爸爸一眼看穿真相,盯着腮帮鼓鼓的臭小子,心里直打鼓。

    “咳咳……”他默不作声,当了一回聋子,反正就是吃吃吃!

    最后撑到嗓子眼才作罢,瘫坐在椅子上发愣,也不知道这么折磨自己是为了什么。

    临走的时候,忽听身后的爸爸幽幽提醒一句:“悠着点。”

    他差点一个踉跄绊倒,这父子之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交流让气氛莫名火热起来。

    不想回去,开车到工作室写写东西,开了瓶啤酒喝了没几口就觉得不太对。

    被酒一催,这个后劲……超乎想象的大。

    想洗澡,掏出换洗衣物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帽子和墨镜似乎被别人拿走了。

    心思一动,发完消息才放下手机去洗澡。

    等到一切搞完之后,工作室门被敲响。

    南熙贞站在门外心情有些忐忑,她试探性的敲敲门,但没人开,叮叮叮……

    手机屏幕应声亮起,低头一看,李星和把工作室的门锁密码发给了自己。

    “……”

    她做贼一样,按下密码哔哔哔开了门进去,有着微紫色光的情调酒吧式风格,像他们制作人都喜欢黑暗的房间,因为容易触发感性的情绪。

    咦——没人?

    不知为什么,要猫着腰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想想后,将装有帽子墨镜的纸袋放在桌上,转身就想逃。

    肩膀缩着,一眨眼结结实实的撞进一个温热的胸膛。

    抬眼嘿嘿笑,挠挠头站直,回避视线喊了声哥,相处起来还是……有点尴尬的。

    她胆子很大,歪理很多,天不怕地不怕。

    可是面对李星和。

    就气弱势小。

    没有骨气,硬不起来。

    偷偷瞥一眼,再一眼,对方头发半湿润,穿的白色套头衫和深色宽松长裤,有种汽水少年的帅气。

    她鼓鼓脸颊正要一本正经的想要告辞,那人就往自己这个方向逼近,速度不慢,这回闻见的不是古龙水味,而是对方身上洗浴后的香氛味。

    她连连后退,弱小且怂,小辫子乱翘,越是这幅纯纯的表情,越是让人想欺负。

    可能演戏演多了,一时创造情景代入自己,喃喃自语道:“你,你不要这个样子。”

    谁知,李星和莫名其妙的瞅她一眼,挨着她的肩膀弯腰,拎起桌上的啤酒瓶。

    “……”瞬间脸爆红,为什么总是做出丢人的事情!

    想的还挺多……李星和喝完最后的啤酒,忍不住唇角弯起,他刚刚其实去检查门锁了,还是要反锁好,听说最近容易丢东西。

    “那我,我走了。”

    “嗯,走吧。”

    她松了一口气,脚底抹油颤颤巍巍的跑掉了。

    李星和拿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换台看电视,两腿岔开,胳膊肘抵着大腿,清俊温和。

    五分钟后。

    某人颠着小辫子又跑回来,神情有些急,有些娇,指了指外面声音越来越小。

    “门……门我打不开。”

    “嗯?我看看……”

    李星和微微皱眉,起身帮忙去开门,可他站在门后面捣鼓一阵,没什么作用。

    这门为了隔音,又厚又重,还加了密码指纹锁。

    “你是不是乱按什么了?”

    南熙贞心一惊,以为自己做错事,鼻尖有可爱的汗珠,想要撇清自己却还是诚实的认下:“我……就是……也没有……怎么乱按。”

    她脸颊红晕晕,一酡一酡的醉人,眼睛是贼兮兮的亮,透着急切的波光水痕。

    “锁死了,三个小时后才能重新打开。”

    “欸?可是这种密码锁是能从里面打开的呀。”

    “工作室和家用的不一样。”

    她有些怀疑,可是看着这张认真俊秀的侧脸,觉得应该不会骗自己。

    李星和转身离去,分辨不清神色和情绪,站在客厅拿着毛巾擦头发。

    她一步当两步磨,以为对方生气了,追过去揪住衣角诚恳的道歉:“我真的不是要故意弄坏的。”

    李星和说话的语调从来都是平缓至极,不升,不降,没有什么特别的语气。

    “我安装后一直好好的,怎么你一来就坏。”眼皮轻轻撩起,清瘦的脸庞有不解,好笑,还有那隐藏在暗处的涌动。

    “我也不知道呀,但不是有意的!”

    李星和不为所动,双手垂下,长睫伏着,他的发鬓两边剃的很短,更显五官立体,略有凌乱的发丝搭在额前,有些性感美。

    他看着这个人着急,小脸红红,发沾唇,漆黑光亮的眼眸急切的要说话,想要解释一切。

    那软软靠过来的身体,那纠结的小指头,还有从自己角度可以隐约看到发间的残花。

    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

    因为是我做的。

    就是故意想要看你急切的表情,也想让你尝尝无法诉说的郁闷。

    我装傻。

    只是因为你装傻。

    You’realwaysonmymind。

    I’malwaysonmygrind。

    “哥?哥!你要相信我!”熙贞摇了摇他的手臂,言辞恳切,字字真心。

    他回神用目光锁定,那干净爽朗的眉眼层层交叠出旋涡般的黝黑。

    我相信你。

    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

    尤其是明明发生了,你怎么还能装出云淡风轻的虚伪,而自己还在配合。

    讨厌你的心情要藏起来,喜欢你的心情还是要藏起来。

    好累好累。

    他不想折磨自己,他欺负不了别人,就只能欺负这个人。

    南熙贞小动物般的预警敏感的亮起,忽然发现对方表情愠怒,眉头紧锁,黑压压一片。

    “我……”

    李星和将脖子上挂着的毛巾一把甩开,一手托臀,双臂收拢,紧紧按向自己的身体,嘴唇挨着她的耳垂。

    “你装的累不累。”热气喷涌,挑起耳后细嫩肌肤的敏感度。

    “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做给谁看。”

    怀里僵硬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她为了稳住重心白皙皓腕勾住对方脖颈,眼里有微微情绪流露,但什么也没有说。

    这一放松下来,在party上憋着的过电感觉渐渐浮上皮肤,睫毛像蝴蝶翅膀阵阵颤抖,大腿绷紧。

    李星和抚了抚她额前的发丝,那英挺的俊眉,泛着柔光的眼眸,都好似吞服了安定剂一般。

    他不摸不要紧,一摸就出了问题。

    熙贞软软的别过脸嘤一声,肩膀颤颤,耳尖爬上那天看见的晚霞颜色。

    他追过去,不轻不重的喷洒鼻息,声带有着电音般酥酥麻麻的感觉,左手揉掰挺翘肉感十足的臀部,“怎么了。”

    一出声,熙贞就急急的喘着气往下坠。

    于是连忙搂的更紧,呵着热气,嘴唇从耳边游移到下巴:“哪里不舒服?”

    “……”这怎么说的出口。

    她双眼含水,愤愤的咬唇冷哼,却像猫叫,勾到人心里去,幼幼的,想动手。

    李星和一下子想起上次,她掰着腿根,天然的无辜勾引,小粉瓣瓣在可怜的抽泣,她也在哭,可还是没有那肉嘟嘟的细缝水分多。

    那是印在脑子里,会被他常常回想的画面,下流执着。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搂在怀里,摸摸软软的腰肢,摸摸修长的白嫩颈,还有想要逃离却牢牢握在掌心的小屁股。

    “不要摸了,不要摸了……呜呜……”怎么这么讨厌!

    “为什么抖。”其实是他意乱情迷,却在逼对方,轻轻拍拍弹手的臀部,听见熙贞哭的更厉害了。

    “呜呜……”

    “嗯?你腿夹的这么紧?”他的手已经伸入裙底抚摸光滑的大腿,没什么理智,轻易的就被勾住。

    轻轻别开绷紧的腿根内侧,触手润凉软嫩,她站不住,膝盖打颤,这一松懈时刻。

    她扒着对方脖子,嘤嘤啼哭,什么都说不出来,来来回回就一句话:“我难受……”

    话音落,嘴唇被吻住,是勾缠连绵的舌吻,吻的更想哭,吻的往后倒。

    “我来看看……”

    他抱着人坐在自己大腿上,气息不稳,将裙摆堆在腰间……

    熙贞身上是一套水红色内衣,衬托皮肤白的腻人,脂玉般,晃人眼。

    这红是艳丽的。

    这红是浸透心肺的。

    这红就像她双腿间那张小嘴儿的颜色一样,是酡红,是沁红。

    带点粉,从通透的白过度,最中心晕染的很深,靡靡的嫣红,眼睛拔不出来的瞧。

    他的眼神过于露骨,熙贞用小手遮住他的眼,扭捏的用勾着糖丝的声音撒娇:“不要看……”

    随后将脸蛋埋在他颈窝,哼哼唧唧的很不舒服。

    他指尖一动,摸了上去,揉弄那两瓣,肉,肉到会陷进去。

    是水嫩的,是湿滑的。

    不知何时,捂着双眼的手不见了,不知何时,他眼迷离,气吁吁。

    那肉嘟嘟的桃花瓣在轻轻磨蹭,那透着艳气的红细缝挨着他滚烫硬邦邦的命根子上下滑动。

    水迹染得亮晶晶,泛着光,牵着透明的丝。

    他勾着小小的舌头嘬吻,熙贞的舌尖是尖尖巧巧的形状,比普通人还要尖细。

    含着嘴里好好咂咂,啧啧作响。

    当那臀缝抵着水亮亮的蘑菇头时,李星和猛地一拍她的后背,她没能遭受住,直挺挺的坐进去。

    吞到底,入的深。

    “熙贞……熙贞?”她的小腹在痉挛,回不过神来,衣物凌乱,露出半边白浓浓的乳。

    忍不住掐着腰肢挺动几下,然后扶起她,从裤兜里掏出安全套戴好。

    那是一团团火,烧的人迷住双眼。

    没有理智,哪有理智。

    她需要解药,刚好李星和怀着最澎湃的热情,在本就快熬干的清醒中添了一大把柴。

    不用明说。

    他们之间有着焦灼空间的张力,就算不想,不愿意,但还是会碰撞出火花。

    她跪在沙发上,红艳艳的美妙躯体柔情的扭动,枕着侧脸看见对方抖着手腕戴安全套。

    口中啜着热气,一点一点融化空气。

    “呜,你早就埋伏好了……”这是个陷阱,她才发现,恨恨的用拳头捶,却毫无力度。

    李星和这时候还是正人君子的淡然,却,只一秒的时间。

    撕破面皮,撕破伪装。

    掰着粉臀长矛势不可挡的冲进去,结结实实的顶到底,姿态有些狂乱,搂腰,抚脸。

    吻,往死里吻。

    末日乐园。

    他不知道这回是不是最后一次,所以全力以赴毫无保留。

    哪里都容不下他,想要冲破枷锁,可是那枷锁将他牢牢的钉死。

    只有吻这个人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

    不是谁的好朋友,也不是熙贞的朋友,他有名字,有身份。

    要不是有沙发背扶着,她可能都要被撞到地上去,听着对方耻骨撞击自己屁股的啪啪声,耳朵红的要滴血。

    神思刚一恍惚,她的舌头就被吮的疼,紧贴自己的是一张激情释放感情的脸,却没有敢直视自己。

    那人姿态放的很低,睫毛垂下,眼神晕沉,却怎么也疼不够的亲吻。

    她那幽幽闪烁的心开始泛滥最不得了的催情剂,扶着靠背的手变成勾住对方脖颈的姿势。

    这一刻,她展现了自己最稚嫩娇娇的一面。

    “嘤……”

    粉腮晕晕的轻吐舌尖,隐隐露出被吸吻红润润的软肉,神情带着撒娇可人。

    丰盈的胸有挺翘的两粒粉尖,若有若无的碰触他火热的胸膛。

    是软与硬,冰与火。

    绝对是勾引。

    这次打算温柔些的人想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他用虎口掐住漂亮秀气的下巴,箍住软腮,紧紧纠缠住那妖娆的舌尖。

    身躯像巨石一样塌下,将这人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冲的狠极了。

    南熙贞很后悔,非常后悔。

    上次自己的小屁股肿了两天。

    “啊……啊……你讨厌……嗯……呜呜……”叫喊的很大声,反正隔音效果非常棒。

    李星和双手握住她晃动的乳波,感觉都要化了似的,细细摩挲,重重揉捏。

    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姿势,喜欢从后面拥住这个人,然后扭着她的腰肢亲吻。

    每次入进去,她会颤抖的挺腰,感受更深刻。

    每次退出来,她会撅着屁股凹着腰往后坠,恋恋不舍。

    “现在舒服了吗?”他还要抱住这个人,因为会跪不住,下巴抵着削平光滑的肩膀,吹着热气。

    “不……不舒服……”熙贞被撞得像破碎的嫩豆腐,皮肤泛着珍珠莹润的光芒。

    李星和冷笑一声,伸手往下捏住她俏红肉缝里的珠点,指尖用力碾,来回拨弄。

    然后喘着粗气看她猛地仰起天鹅颈,浑身颤抖,大腿紧绷绷,足弓背起,柔美性感。

    配合着,一下下劈开她的臀缝,挤入嫩嫩的软肉里,狠狠的顶,拼命的凿。

    要命。

    南熙贞浑身一阵冷一阵热,湿艳的发丝黏在脸颊,肩膀,她正在哭喊,一声比一声大的呻吟,听得人欲望高涨。

    “不,不行……我要,我要来了……啊……”

    李星和只是以为她要高潮了,所以整个人更亢奋,大腿将她的双腿分的更开,有今天没明天的做。

    谁知……

    不一样。

    用力冲了几下,她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堵在嗓子眼里,变成窒息的闷哼。

    在抽搐,在痉挛。

    从备受蹂躏红兮兮的肉嘴里,像与鹅卵石迸溅的山泉一样,粉瓣瓣抖了抖。

    小水珠挨着白腻的腿根色情的流淌,啪嗒啪嗒滴落在皮革沙发上,制造出一滩小水洼。

    “呜呜……”她一边哭一边高潮,如玉如雪的身体敏感的不得了。

    李星和抽出来抱着她往下看,被眼前的场景刺激的头皮发麻,吻住她的右颊,那样痴痴的啄吻。

    “你把我的沙发喷湿了。”含磁的声音电的她一哆嗦,哭的更凶更可怜了。

    “我……呜……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活了,也不敢往下看,只能享受高潮的缩成一团。

    彻底跪不住了,心脏跳的剧烈,那种爆发的快感到现在还没有褪去。

    于是软绵绵的倒下,白皙精巧的锁骨随着呼吸起起伏伏,香腮细滑,染上一层层薄汗,正沉浸在余韵里。

    “你要赔偿沙发损坏费用。”李星和压在她身上,捏着微微颤抖的指尖放在唇边。

    她鼻子一皱,眼波流转的看过来,里面是让人怜惜的泪光,想抽掉手打这个人,却没什么力气。

    “你竟然问我要钱……”又想哭了,什么人!气死了。

    “不给也行,用别的方式我也接受。”

    “什么。”

    他这次是温柔缓慢的,那小口儿撑得圆,一缩一缩,艳气横流。

    还能怎么办……任人宰割,想想就觉得悲愤。

    可是很会装,她撅撅红唇,小脸粉扑扑,战战兢兢却可爱至极的开口:“你慢慢的……”语气绵甜,羽毛般轻轻搔痒。

    这回李星和终于笑了,捧着小脸柔情难抑的细细吻,蜜蜜舔,很温柔很温柔,从下巴到锁骨,从肩膀到胸乳。

    尤其珍爱粉粉的奶尖,轻轻舔,润润吸,那白嫩嫩的乳肉被他痒痒咬,叼弄,好像是他的坟墓。

    白皮粉肉太嫩,嘬着嘬着,奶尖已经肿了起来,刺麻麻的疼。

    “你不要这样了……”熙贞嘟着嘴儿,舒服是舒服,就是感觉怪怪的……她有些别扭有些不好意思。

    “又吸不出来什么……”

    娇艳艳的模样,让人看着食指大动。

    李星和盯着她的脸,再次俯下身凝视着她,舌头一伸又将挺立的肿奶尖含在嘴里,已是脸庞潮红,气喘吁吁,眼神痴迷。

    他两边都吻了一番,身下慢慢耸动,嘴唇顺着滚烫的滑脸蛋游移,嘬吻,伴随着重重喘息表白。

    “因为喜欢你才想这样。”

    他越弄越快,可能是鳗鱼加酒的作用,兴致高昂,一下一下稳准狠,手臂,背部,大腿的肌肉高高隆起,贲发炎炎热气。

    这个人不知道自己曾经夜夜噩梦。

    这个人不知道她成为自己的性幻想对象。

    这个人不知道自己每次用指头解决的时候,都是厌弃自责的。

    这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从讨厌到喜欢需要突破一重一重的心理防线。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服自己,其实他也是能喜欢的。

    不知道自己现在并不愿意面对他人,不想面对现实。

    不知道……

    如果有天真的全都撕破了虚伪。

    他会一边痛骂自己,一边选择她。

    他难受,翻腾,煎熬,在这个人的身体里面容渐渐扭曲,动作变得狂乱,猛浪。

    “啊……”从喉咙处发出濒死的呐喊,双臂拥紧这个人,肌肉抽搐,满脸热汗。

    “抱抱我,熙贞……抱抱我……”

    等了很久,有双柔软的小手搂住他的后背,却愈加爆发,想将她揉成一团塞进肚里。

    快感是无比剧烈的爽,千万倍的致幻剂。

    他在低声吼叫,无法自拔。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熙贞……”

    鼻酸眼热,在最后冲进去的时候,他有些疯,肌肉控制不住的抖,死命的压榨这人。

    要死了,要死了。

    好似一道闪光滑过,他顶在最里面射出来,喷洒着热腾腾的鼻息,搂的更紧,更紧。

    狂风暴雨渐渐平息,他还是不愿意放开,四肢交叠,粘连着热汗,他的东西,她的东西,契合一起,组成一个圆。

    熙贞慢慢喘息痉挛,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他的俊脸,渐渐眼皮沉重,累到极点,疲疲昏睡。

    等到整理好一切从工作室出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

    双腿酸痛,奶尖刺麻。

    南熙贞闷着一张小脸,走在马路上,她没有让人接自己,也拒绝了李星和要送自己的要求。

    这人说话做事的时候明明很随和,语气多轻柔啊。

    怎么一到床上……不,沙发上就不是滋味了呢?

    而且……

    她怎么又又被吃干抹净了?

    心情很不好,不好在知道门锁坏了是假的,不好在知道李星和是故意等着自己。

    不好在……

    她觉得……李星和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玩意儿。

    就只是……为了做这种事情。

    郑基石当初是这样。

    朴宰范当初还是这样。

    就连她认为不一样的李星和还是这样。

    走走停停……尤其是生理期不稳定的时候,最容易多想。

    她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清晨无人的马路,酸痛的身体。

    不可抑制的爆发负面情绪。

    停在马路边悄悄的抹眼泪,眼圈通红的蹲下,吸吸鼻子咳嗽几声。

    在她身后不远处跟着辆保时捷。

    李星和坐在车里有些着急的张望,因为不让自己送,他急的穿着拖鞋出来。

    哭了?

    弄疼了?

    还是嫌弃自己绑的小辫子不好看?

    他要开车门下去的时候,看见熙贞重新站起身慢吞吞的往前走。

    于是连忙开车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跟着。

    她走他走,她停他停。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

    李星和又荒废了一天,每天不写一两个beat会浑身不舒服的他,俨然忘却还要工作这件事。

    只能默不作声偷偷的跟在身后,一直看着她安全到家才放心。

    呼——

    他的手从方向盘拿开,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把裤子穿反了……

    呆呆坐在车里怔愣的望着她所在的那栋大楼,思绪飘的很远。

    他想。

    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

    PO18  .po18.de

    你总是

章节目录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亭并收藏韩娱之上瘾者(TANB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