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拉锯战(一)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世上应该没有女孩子不感动男朋友会为自己牺牲这件事情。

    诚如权革所想,金材昱就是拥有这种魔力。

    这下进退两难的人变成了南熙贞。

    她感觉现在自己好比拔河。

    权革在后面拽着绳子,自己对面站着金材昱,他恍惚有神力,一指的力量,就让自己移动往前。

    而权革俯身凑在耳边不断发出恶魔的低语。

    他是在为难你,逼你做出妥协,你不要上当。

    好烦!

    还好有旻浩。

    他就像和恶魔对立的天使,隔开了权革的诱惑,眼神暖暖的暂停了这场比赛。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不要让其他人干扰你的想法,做你想做的。”

    “我以为你会劝我分手。”就像权革那样,说出利害,让自己无法逃避。

    但旻浩没有。

    好像是第一次了解到他这个人,似乎以前自己的眼光太片面。

    宋旻浩杵着下巴露出轻松自在的笑容,其实他内心负有很沉重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想劝你分手?

    他这样做,只是希望自己在熙贞心目中的形象好一些。

    “当然你要是愿意为我分手,我可能会感动一辈子。”

    “想得美。”既然选择两个人一起面对,怎么能这样就轻易被打败。

    “我会和小金好好的。”

    她天真烂漫的说,仿佛正午盛开的花丛,骄阳普照,雨露连绵,充满芳香和可爱。

    “一定会。”

    她没有看见,宋旻浩送上祝福的时候,隐藏在桌下的手指骨紧紧攥在一起。

    面色如常,眼眸带笑,语气晴和,撕开平静的外表,他内心宛如经历一场酸雨,腐朽不堪,流下腥臭的脓水。

    “那再见啦~”

    “路上小心。”

    走到一半的南熙贞不知想起什么又原路返回,站在不远处发现宋旻浩并没有急着离开。

    他埋头拿笔写便签,然后贴在了座位后面的背景墙,那上面充满花花绿绿的留言。

    写完之后他凝视对面座位的空气出神,没有几分钟就悄悄起身。

    怀着好奇心,和略带紧张的情绪,南熙贞在他走之后小跑着返回,谨慎的在留言板上找寻到了那张便利贴。

    【祝HJ的爱情长长久久,希望他们能幸福】

    她不禁开心的弯唇,颊边涌现甜甜的笑,却忽然发现这张便签是由两张贴在一起的。

    奇怪的撕开以后,发现最里层被掩盖住了一张写满字的纸贴。

    【不知是否该对你好,不知是否该对你笑,她不懂我的心,我不能展现出自己的脆弱,我也永远无法打动这个人】

    【只因我爱的人正在为她爱的人难以抉择

    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好烦啊。

    南熙贞趴在了桌上,她像曾经考大学时期的状态一样,身体疲劳大脑空白。

    她抓不稳这条绳子了,本以为只是旁观者的旻浩,此时却发现这条绳子的末端捆着他的腰。

    这明明是自己和金材昱的拉锯战,却莫名其妙多了两个人。

    可惜时间到了,容不得她悲春悯秋。

    下午还有一堂很重要的行为表演课,南熙贞自行搭车赶往了韩国中央大学。

    大学到底和外面不同,上课的时候无忧无虑,老师又风趣,经常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初中时代,那是进入演艺圈之前的净土。

    上课可以睡觉,偷看漫画,下课跑去疯玩,作业不写,反正第二天有班长帮忙,考试也不担心,总有人给自己递纸条。

    回忆如潮水涌来。

    熙贞撑着下巴不由的轻笑,她和过去的面孔几乎没有变化,褪去了婴儿肥,眼神依然清澈。

    妈妈将她保护的很好,社会的阴险她一概不知,因此才为一件事想破头。

    读书多好玩呀,她想一辈子都读书,还是算了,自己不是这块料。

    她怀念的只是那段无忧的快乐时光,没有成年人的算计和委曲求全。

    最大的危险就是考试得0分,那也不过是被老师骂一顿就能了结的小事。

    唉……

    下课了,她最后走出教室,在校园里漫步,脑子里想着世上再无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走啊走,走啊走。

    她来到了一处布满怪石嶙峋的草坪,那坑坑洼洼的石碣尽头是一株大树,反季节的郁郁葱葱。

    好似回到了校庆的那一天,夜空中下起了糖果雨。

    南熙贞来到树下,依稀记得那晚满地香薰小烛的场景,满地爬满了萤火虫似的。

    她扔下书包,贼兮兮的左顾右盼,这本就是校内最偏僻无人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人来。

    当然,也不会有人去爬这颗树。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终于姿势难看别扭的上了树,却没有猴子的灵敏,心惊胆战的挪动屁股,坐在了枝干最粗壮的地方。

    风儿吹,叶儿响。

    她心里快活了许多,朝下望玲玲的嘻嘻笑,朝上看,透过枝叶间隙,有落日余晖从指缝溜进来,染红了掌心。

    恍惚间,她似乎看见了旁边的一条枝干上面挂着东西?

    于是伏低身子伸手去勾,原来是两包御守,也不知道是谁挂在这里,有点奇怪。

    可是这里也没人,我偷偷瞧一眼不过分吧?

    嘿嘿——

    白色裙角沾了尘土也满不在乎,一心只想知道这两包御守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摸起来还沉甸甸的,这是御守吗?这是口袋吧!

    南熙贞腹诽完,抽开了束紧的袋口,小脸表情好奇,满心疑惑的往自己的手心倒去。

    却倒出了一手心的糖果。

    另一只也是。

    还有一堆整整齐齐的纸条,按着日期排序,让人不禁好奇上面究竟写的什么。

    两拨字迹不同,其中较为潦草的只有一则留言,却将一句话写满了整张纸。

    【希望我们三个人永远在一起】

    另外一个字迹工整俊气,不止一则,应该还有继续来这里往御守里塞纸条。

    【不知道笨蛋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校庆留】

    【算了算了,她的智商我不能保证,虽然不相信树能祈福什么的,不过希望笨蛋可以顺利毕业~】

    【今天差点被校内安保抓住呼——惊险,最近公司很困难,所以我突然闲下来,为了不让朋友担心,还要装作很忙的样子,有点累,不过和某人视频后,觉得又充满力量,如果你看到这张纸条,我大概已经渡过难关,笨蛋无需担心】

    【当初选择艺人还不是有笨蛋在想一起努力来着,怎么见面越来越困难,真后悔】

    【她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里有小秘密啊?我一个成均馆的学生天天来中央大,算怎么回事,晕】

    南熙贞喷笑出来,她坐在枝头甩着小腿儿,抽出一条又一条,红红的小嘴有甜甜的小涡。

    【我要拍戏了,可我不喜欢,只因不够光明正大】

    最后只剩下一张纸条,她犹豫很久才展开来看,字迹依旧俊秀,只是笔力甚重,用了刻骨之力。

    【你在哪儿呢,为什么还不回来,要是你回来,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

    她将纸条翻过,只见背面写着一行字。

    【不管是李东敏还是车银优,他们爱的都是同一个人】

    她捏着这张纸条吸吸鼻子,倔强固执的望向远方,渐渐的,眼眶微醺,睫毛如蝴蝶,翩翩煽动。

    拔河比赛又多了一人。

    在她快要忘却这场比赛之时,车银优出现,握住了她面前的这根绳,并且用力拉扯。

    这对金材昱不公平。

    MaSOOP公司大楼。

    代表金长均的办公室,里面坐着金材昱的经纪人,他一个人的能力太小,无法说服南熙贞,只能请出公司代表,希望可以让女方明白其中利害。

    现在的情况是金材昱要为了女朋友对抗电视台,违约合同,违约金一部分公司交付,一部分由他本人负责。

    明明就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为什么非要走这种极端路线呢?

    金长均有些内疚,他见南熙贞独自前来,身边没有经纪人助理,显然认为这是私事。

    “熙贞。”他用词亲切,微笑的坐在沙发对面,给穿着白色羊绒大衣的女人倒了咖啡。

    本身并不愿意说这种话,可还是要硬着头皮。

    “材昱和电视台制作方签约的合同刚才让你看了,如果只是赔钱,公司一定会帮忙的。”

    “可是你也知道现在走的都是人脉关系,他会给TVN留下不守信的印象,非常影响往后的合作。”

    这时经纪人接话,迫不及待的讲明公司的立场。

    “你不用想的那么复杂,以前这种案例很多,大家也用这种方法完美处理,没有任何损失。”

    “只是材昱现在钻了牛角尖,觉得你会受委屈,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材昱能这么说岂不是证明他很在乎你。”

    “所以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

    妈妈说,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喜怒哀乐要表现出来,人才会舒服呀。

    因此,她抬起眼皮,弯睫上翘,冷不丁对着经纪人低语:“我是南熙贞。”

    “啊?”

    “现在的我不是艺人南熙贞,而是金材昱的女朋友南熙贞。”

    话音未落,她嚯的一声起身,居高临下,满目冰霜,一抬手,将桌上的咖啡杯统统扫到地上,声声粉碎。

    “我就是很委屈,不是金材昱觉不觉得。”

    “你们算什么东西,敢要求我做这做那?”

    又一抬脚,直接踹翻面前的矮桌,噼里啪啦的声音宛如地震一样,彻底吓住了金长均和经纪人。

    她微仰下巴,仿佛最艳最红的日头,浓烈的不可逼视,姿态高高在上,往日迤逦潋滟的眼眸满是讽刺不屑。

    “我,南熙贞,从没有被人按头喝水的道理。”

    “金材昱爱不爱拍,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管好你们自己。”

    “fuck!”

    她张狂的竖起中指,勾起唇角,泼辣不驯,活生生就是李允书本人,感觉下一秒就是拿出刀宰人。

    “再敢喊我来说这些屁话。”

    “我们法院见。”

    随后双手插兜,高贵冷艳的离开,背影那样带刺,却尽显女人的妖娆霸道。

    不过。

    南熙贞此刻却让人哭笑不得的在心底幼稚的嘀咕,仿佛刚才的桀骜狂妄全是吓唬人的。

    开玩笑!

    她还认识总统呢,会怕这几头蒜?

    但是给文叔叔说多丢人呐,也不知道文体部长管不管这种事情。

    气死了,气死了!

    越想越羞愤,怎么总是逼自己来做这种决定,因为他们都害怕担下罪名。

    南熙贞越走越快,大步变小跑,咬着唇埋头向前飞奔,宛如一只横冲直撞的燕子。

    为什么。

    为什么只欺负自己一个人。

    她满腹委屈,只觉得这里就是吃人的地狱,会将自己大卸八块,于是张开翅膀,飞啊飞。

    眼看就要飞出这困地。

    却有人仿佛等待多时,迎面而接,双臂微张,一把将她圈在了怀里。

    她整个人都投进了此人的胸怀,有熟悉的清新皂香,将自己全部包围,密不透风。

    仿佛陷进了棉被里,不,应该是像云彩天堂那样的棉花里,温暖舒适。

    孔刘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用沉稳的呼吸和胡须摩擦耳鬓的刺痒,渐渐平复她的急躁和慌张,还有怨怼伤心。

    本想强烈挣扎,脱离这让人恍惚的怀抱,只听得从紧贴的胸膛里传来震动,宛如钟鸣宛如暮鼓,像是天边,又像是地底。

    那是踏实,那是归宿,那是来自保护神的一句爱护,于是任何人都动不得她了。

    “没事了,我在这。”

    孔刘爱怜又呵宠,轻拍着背,摸摸脑袋,还会柔声低语,爱暖如水的安慰。

    她安静了,蜷缩成一小团,弱弱的喘着气,像迷失的鹿,掩藏在大树下。

    至此。

    拉锯战重新划分。

    比分:4:1。

    拔河比赛中场休息。

    Po—①⑧.¢0『m

    拉锯战(一)

章节目录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亭并收藏韩娱之上瘾者(TANB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