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越海_ 作者:提灯小豆子

    吃早餐

    (电竞)越海_ 作者:提灯小豆子

    网上那些东西郑佑凡压根没让人管。他一向不忌讳别人写他的八卦,营销号当然要抓着热度大蹭特蹭,网友们也乐得吃瓜,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已经有部分网友猜出了真相

    “看过e直播,感觉这是一个脾气特别软的孩子,会这样跟人当街打架肯定是被惹急了吧。”

    “瓜源可靠,我一个姐妹是梯队工作人员,她跟我说那天出事有蹊跷,主场封闭好几天才开。”

    “怕不是个惊天大瓜……”

    “看视频e真的哭得好厉害啊……感觉她特别特别伤心……”

    “要真是我想的那样那我哭得比她还伤心。”

    还有迷之cp党串场:

    “奇了怪了我前几天还觉得Y神男友力爆炸双中原地结婚,现在又觉得老男人×小女孩人间至味好好嗑?”

    “真的就是里昂和玛婷达那一抱的感觉,我上头了。”

    “郑少花名在外我觉得不【可】”

    “这俩人绝壁有东西你看郑少抱得多熟练【doge】”

    因为郑佑凡的刻意放养,网上的舆论发酵的很快,一夜过去了热度还没降下来。两人睡得早起的也就早,起床绕了一圈没见着人,郑佑凡就换了衣服带她出去吃早餐。

    辜橙橙总算知道老板昨晚是在哪里洗的澡了。老板在楼上另外有一个自己的房间,放了一些备用衣物以防他有时在基地过夜没衣服换。辜橙橙这么久了还真没注意过,她有印象的几次老板都是和她在一块儿的……该说老板就是老板吗?房间配置都和他们的不一样,老板真的好懂享受啊……

    不过老板竟然也会吃小馄饨啊?辜橙橙坐在街口的馄饨店里很惊奇:还以为老板早上就要吃什么高级日料之类的呢……

    “神经病。”郑佑凡点完餐以后拿着餐号牌回来,“饿了当然是哪里近去哪里吃,跑那么远吃个早饭你当我时间很多?”

    就是说有时间还是会去吃的咯……辜橙橙默默喝豆浆,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拉SAMA去打几把solo帮他找找问题。

    郑佑凡大早上就很忙的样子,拿着手机就没放下过,时不时还皱眉毛。辜橙橙正咬着吸管神游天外呢,被他指节在桌面上敲击的两下唤回神志:

    “晚上你记得开直播。”

    “哦。”从出事以后辜橙橙就没直播过了,虽然还剩三十多个小时没播,但可以补的时间还是很多的,她不着急。不过老板既然交代了,她会乖乖照做的。

    郑佑凡继续交代:

    “一会儿十一点的时候官博会转发一个警方声明,说清楚透透做的那个事。晚上直播的时候你不要透露太多,只要说透透是被警方查到的,你打她是气不过。知道了吗?”

    辜橙橙点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问:

    “那透透呢?”

    小馄饨被服务员端上来了,郑佑凡把虾仁玉米的那一碗推到辜橙橙面前,往自己那碗馄饨里倒醋:

    “昨晚就被拘留了。”

    辜橙橙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在她看来,透透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学历还那么高,要什么没有呢?为什么非要执着于和选手谈恋爱呢?而且还因为这个来加害她,完全想不通啊……又不是把她害死了她就能直接和Y神谈恋爱了,这个逻辑真的匪夷所思。她往自己碗里舀了一勺辣油,低头吃馄饨。

    吃着吃着,她反应过来了:如果是移交法办的话,那么她只要报警就好了呀?完全不必要去求助老板的,老板又不能代替警察教训透透……她当时那样的心理,其实好像只是类似于小孩子被同学打了以后找家长哭诉要找回场子似的……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老板视作为一个很可靠的家长形象了……后盾?可以这么说吗?

    这么一想,她忽然就理解了透透的心态。是因为她得到爱了啊……如果不是她自己,而是换另一个人坐在她如今的位置,她一定一定也会很羡慕那个女孩手中攥着的糖块。

    她感觉自己要吃不下去了,连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那她真的要坐牢吗?”

    “谋杀未遂,应该是要坐的。”郑佑凡嫌馄饨口味不好,吃了一两个就不吃了。他正好想起来之前的事,点点她眉心:

    “你看你来这三个月已经让两个女人坐牢了,一个个的都想害你,你是不是小惹祸精?”

    辜橙橙抿着嘴:

    “我就是运气不好……”才不是小惹祸精。

    郑佑凡哼一声:

    “我看你就是来报复社会的,三月报俩,业绩感人。”

    辜橙橙不理他了,专心舀馄饨吃。她忽然也怀疑起来:自己运气好像确实不怎么好来着……这个月才刚刚开始,不会又要犯小人吧?

    他是谁!(32600珠加更)

    等回到基地之后,大家也差不多都起来了。郑佑凡有事要处理,甚至都没回基地一趟,只在门口嘱咐了两句就开车走了。

    辜橙橙早饭吃得饱,空不出肚子去吃午餐了,便提前缩去训练室打rank。SAMA本着勤能补拙笨鸟先飞的想法,也起早rank来着,现在训练室里就他们两个人。

    SAMA的机位离她有点远,在另一个角落。辜橙橙刚坐下开机子,就看见SAMA从显示屏后面探出脑袋,颇为八卦的问她:

    “姐,你和我们老板是怎么回事啊?”

    辜橙橙手一顿。连SAMA都看到了的话,是不是代表大家都看到了呢……要怎么解释才好?不知道老板有没有在群里说……她一时先没回答,摸出手机看了眼,那个魔都主场的群消息都爆掉了。她一键点到最上面,见是郑佑凡发的消息:

    “展板倒塌的事情是透透干的。已经报警。”

    主场导播:

    “草。”

    主场导播撤回一条消息。

    主场导播:

    “有病?图什么啊?”

    接着就是各位工作人员关于这件事的讨论,还有@透透出来给说法的,但是透透此时应该已经被抓了,并没有回复。辜橙橙粗略的看了眼,心里有数了,张口道:

    “透透跟我讲话说漏嘴了,她对展板做手脚的。我生气,跟她打架打不过,就叫老板来解决了。”

    “哦哦哦这样啊。”SAMA很好糊弄的信了,又说:

    “姐你这身板打什么架啊,你打架叫我啊,我很勇的!”

    辜橙橙没想到SAMA会这么说,愣了一下,告诫他:

    “还是不打架的好,职业选手的手很宝贵的,不要挥拳头。”

    “嗯嗯嗯,知道了姐。”

    不过这么重要的消息她又没看到,以后还是一直保持响铃振动状态好了……辜橙橙将微信的提示音打开,又调整了音量,保证自己不会错过每一个消息。

    昨晚那个事情确实发酵的很厉害,微信上多了好多私聊来问的,置顶的奈奈就很关心。辜橙橙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把透透犯罪的消息告诉她,在输入栏打了又删,还没写下几个字呢奈奈就很激动的继续发消息过来了:

    “卧槽姐妹!就是说展板倒下来那个事是那个主持人干的?”

    跟着发过来的还有个链接。辜橙橙点进去看了,链接自动跳转到微博界面,是官博转发的魔都公安发的情况通报,大概是说接到报警后对此事高度重视,调查后确认该主场主持人赵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经审查,犯罪嫌疑人赵某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案件进一步审理中等等。网友都炸了:这是什么现代版的引狼入室?评论光是骂就是骂了几万条。

    这件事一开始奈奈也以为是意外,说是在道教网站跟着念了好几天的经,还说请假来看她,被辜橙橙阻止了。昨晚的视频奈奈也看到了,当即就发了好多微信消息来问,不过辜橙橙没看到而已。她还愁着怎么解释呢,官方回应就来了,辜橙橙松一口气,打字道:

    “就是因为这个。”

    奈奈回的飞快:

    “卧槽姐妹你就该打死她。”

    “我看她踹你了,你有没有事啊?”

    “呜呜呜呜她真是死了妈了竟然敢害人!”

    奈奈虽然并非身在祖安但手速也是能有双亲的水平,又哭又骂的发了一长串的话过来,情绪激动的不行。辜橙橙回复的话还没打完呢,手机忽然狂震,付星伦拨了微信电话过来。辜橙橙手一滑点了拒绝,等反应过来以后切到付星伦的聊天框去,果不其然对方已经发了好多消息过来。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在哪里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在基地吗

    【微信电话】对方已取消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接电话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在哪里!!!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我来找你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翻墙过来了,差点挂到蛋,裤子破了

    【微信电话】已拒绝

    小付小付永不辜负:在哪里!!!!!!

    就是说……现在付星伦已经翻墙进了他们基地了吗!!!很、很可能还光着屁股……辜橙橙被自己的想象吓得一抖,连忙抓起手机就往外跑。

    得赶紧找到他……不然被其他人撞见就是长八张嘴都说不清了……

    不过付星伦这么着急找她是有什么事呢……?口气很不好的样子……难道是看了那个视频来兴师问罪的吗?可是她好像没什么罪啊……这么想着,辜橙橙走到了宿舍楼的拐角处,正正看到了站在墙角捂着屁股的付星伦。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她,顾不上捂着裤子上的大洞,径直冲了过来,眼睛都气红了:

    “你怎么能这样!”

    辜橙橙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我、我哪样?”

    付星伦气得直跳脚:

    “你怎么能让那个老男人抱你!你绿我!”

    都没有在一起过何谈绿不绿的……辜橙橙皱眉,正纠结怎么解释,眼角余光瞥见手里抱着衣服的SAMA丢下衣服小炮弹一般冲过来,推开付星伦张开手挡在了她面前:

    “你想干什么!”

    付星伦被推得一个踉跄,站稳之后目光落在SAMA脸上,眼睛逐渐瞪大,对着辜橙橙撕心裂肺的喊道:

    “妈个逼的这男的又是谁?”

    П(⒉)qq.C〇M

    吃早餐

章节目录

(电竞)越海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提灯小豆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提灯小豆子并收藏(电竞)越海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