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越海_ 作者:提灯小豆子

    亲自下场传谣

    (电竞)越海_ 作者:提灯小豆子

    这次来的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辜橙橙心里高兴,就差围着郑佑凡转圈摇尾巴了,郑佑凡说要点外卖,她自告奋勇说要去煮饭给老板吃,结果打开冰箱一看,里面空荡荡的,除了矿泉水以外什么也没有。

    最后还是得叫外卖。

    郑佑凡叫了个牛肉火锅的外卖,汤挺好喝,就是吃完了身上味儿大,得好好洗洗。辜橙橙乖得不行了,自己收拾了外卖盒后听了使唤才去洗澡,去之前还含羞带怯的问老板要不要一起去洗——其实这时候郑佑凡干什么都行,她乖的。只不过郑佑凡心里想着替她向联盟打申请的事情,暂时还没别的心思。

    辜橙橙遵循着上次的记忆从衣柜里找了女装出来穿,结果郑佑凡又不知道想到什么,硬给她套上了自己的衬衫,拉着转圈儿看了好一会儿。辜橙橙随他摆弄,末了郑佑凡看够了,拍拍她的屁股让她先到床上去睡,自己去洗澡了。

    辜橙橙摸出自己的手机看。她出来的时候忘了带上充电器,这会儿其实手机没什么电了,但是老板的床头插着充电线。辜橙橙看了看,也是苹果的,就插上了充电器靠在了床头看手机。微信群里没什么动静,大概是大家还在复盘,倒是Hurt发了微信消息过来:

    “仅仅是如此吗?”

    后面是一大串的韩文,翻译过来的话很怅然:

    “不甘心是这样的,对你们是的,对我是的,就好像是占了便宜的胜利的方法,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看前一句话就像是在挑衅,但辜橙橙明白过来Hurt的想法:他不想胜之不武。

    但,无论结果如何,季后赛他们不会再有交锋的机会了。YDG已经在今天的比赛中获得了直接晋级全球总决赛的名额,接下来就要与SUG争夺头号种子出线的席位,就算是输了,也是第二名。

    辜橙橙打开微博看了看。微博上一片凄风苦雨,她首页关注的一个大V发了一篇文章:《中单手伤后惨遭3:0,冠军荣光是否就此覆灭?》看转评数量热度应该很高,辜橙橙不敢看文章内容,只跳过去往下刷。她本以为今天的比赛打成这样应该会有很多人骂,但奇怪的是她没看到多少,更多的是看上去很温柔的话:

    “无论输赢,结果我都接受,感谢你们努力过。”

    “我永远对你们满怀期望,不曾磨灭。”

    “很荣幸陪你们看过山顶的风景,即便坠落低谷我也愿相随。”

    辜橙橙看得眼眶湿湿的。其实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控评这种操作,粉丝们早已自发组织起来将贴吧带哥和黑子们的评论刷下去了。作为粉丝经济吃得最透的战队,TNT的粉丝在这方面发展的既成熟又有组织。

    不过等她以后在战队定妆照底下看到什么“脸♥蛋♥天♥才♥韩♥厌♥欢清♥冷♥谪♥仙♥宋♥远♥洲”之类的评论估计就能回过味儿来了。

    浴室里水声骤停。辜橙橙把手机收好,乖乖缩进被子里,好一会儿郑佑凡才出来,头发已经吹干了,裸着身子去衣柜里取了干净的内裤和家居服换上,丝毫不避讳少女的目光。辜橙橙不好意思看,用被子把头蒙住了,不多久就被男人给剥了出来放在怀里搂着。

    辜橙橙面对面的骑在男人腰上,头靠着他肩膀。郑佑凡靠在床头看手机,几个朋友在微信群里发合照——即便他不在,几个纨绔的局依旧是组了起来。郑佑凡点开手机里的照片,方才拍下的图片意外的角度很好,少女哭得鼻子红红,一只手揉着眼,唯一睁开的左眼映着灯光,衬得眼泪闪烁如钻石,可怜可爱的。郑佑凡看了一会儿,没忍住拿这张图发了个朋友圈,配文:

    “家里的小家伙看来是哄不好了,哭着说要去找妈妈告状呢。”

    没一会儿这条朋友圈就收获了一堆赞,评论区成列的问号,都是什么“卧槽,哥们儿孩子都这么大了?”、“她妈妈是谁?”之类的,还有个别年纪较大的留言“女儿都是家里的小公主,我家的那个丫头也很娇气!有时间郑总一起交流女儿经啊【憨笑】【憨笑】【憨笑】”

    郑佑凡这人不光不澄清谣言,还亲自下场传谣,乐得看这误会逐渐“证据确凿”,省得有什么小杂鱼心思不正敢动他的人。他嘴角带笑的刷了一会儿评论,挑着几个给了回复,然后拍了拍身上少女的腰,想说睡觉吧——结果辜橙橙已经睡着了,软软的趴在他肩上,呼吸有些重,许是哭累了。

    郑佑凡拿她没办法,小心的把人放躺在身边,盖好了被子。睡前他最后看了眼手机,眼神忽然沉了下去。

    贺翰音给他的朋友圈点了个赞。

    这家伙……

    可以上场啦(电竞)越海(NPH)(提灯小豆子)|PO18臉紅心跳

    ρロ①⑧.Us/8 7443

    可以上场啦(电竞)越海(NPH)(提灯小豆子)|PO18臉紅心跳可以上场啦

    郑佑凡睁眼的时候阳光正从窗外照进来——他昨晚忘了拉窗帘了,其实他是很讨厌早上的阳光的,刺眼。

    他眨了几下眼睛润滑眼球,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出了自己的晨勃。正当壮年的男人有这反应很正常,一会儿也就消了,他随意的探手下去握住了硬挺的茎身,在怀中少女的屁股上蹭了蹭。

    少女哆嗦了一下。

    ……露馅了。

    “睡醒了还装睡?”郑佑凡装模作样的冷哼了一声,捞着她的腰把她给翻过来。少女害羞的不行,捂着脸动都不动,给翻过来之后双腿交叠着,昨晚被硬套上去的衬衫卷上去,露着白生生的腿根和腿间隐秘的一条线。郑佑凡上手在那被挤得胖胖的微凸出来的肉瓣上挤了一下,挤得她又是一个哆嗦:

    郑佑凡哪能不清楚她什么心思,无非是不想做罢了。他在她肉肉的腿心上拍了一下,不客气道:

    “起来,送你回基地。”

    辜橙橙捂着脸的手指分开条缝缝,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少女刚睡醒不久,脸上的酡红还未散,眼睛水润润的,看得人喉头一紧。郑佑凡隔着衣服又在她小奶头上掐了一下,把少女掐的“呀”了一声,手也松开了。

    “赶紧起来!”

    辜橙橙赶紧爬起来去穿衣服,小短腿迈得飞快。郑佑凡催得那么急,到出门之后又不着急了,开车绕远路带她去吃了一家高档酒楼的蟹黄汤包,辜橙橙品不出来什么东西,囫囵吃饱了就要回去。郑佑凡在她下车之前叮嘱了两句:

    “这两天就好好训练,我让人替你打申请。”

    他伸出一只手敲了敲辜橙橙的脑袋:

    “记住了啊,打输了也不准哭!”

    辜橙橙重重的点头:

    基地里的众人还没起床,但辜橙橙在进楼之前遇到了从另一栋楼出来的朴真赫教练。对方显然是已经接到了通知,看向辜橙橙的眼神颇有深意:

    “橙橙,早啊。”

    辜橙橙规规矩矩的跟教练问好:

    “教练早上好。”

    朴真赫顿了一下,说:

    “你这两天加训可以吗?我会帮你安排上训练赛,看看你的状况。”

    教练也知道了,还给安排训练赛……是真的!辜橙橙笑得露出一点点米白的牙尖:

    “好的教练!”

    她是真的开心,到进了楼还是激动不已,在厨房里转过几圈,捋着袖子准备给队员们做饭吃——其实阿姨买菜还没来,冰箱里只有冷冻起来的速食包点,辜橙橙拆开了一袋蒸上了。起床早的SAMA进来找吃的,正好能吃到热乎的包子,开心的不住说橙姐真好。

    辜橙橙不确定SAMA是否知道了这个消息,她担心SAMA会不会不开心:每个青训选手的目标都必然是站上更大的舞台,她上场的话,SAMA会不会觉得自己是被“顶替”掉了?会怨恨她吗?

    SAMA吃得口干,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抠开了喝,也不管这大清早的冷热交加会不会胃痛,果然是年轻。辜橙橙坐在他对面绞着手指,纠结许久还是说了:

    “SAMA……你知道了吗?就是……下一场比赛是我上场……那个……”

    郑佑凡是交由朴真赫来宣布的,朴真赫还没来得及说。SAMA显然还不知道,举着可乐罐楞了一下,打了个气嗝之后表情狂喜:

    “那太好了!”

    他又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可乐,豪迈的把可乐罐咚的一声放在桌上:

    “哇你可总算上场了姐!你都不知道我压力多大,我都给打自闭了我。你都不知道网上那些人骂我什么,说我憨批东西超级兵杀我不如排眼,哇人家是韩服前十,我是钻石弟弟,对线也要讲究基本法的好嘛……”

    辜橙橙不知道原来网上骂的那么凶,她都没有看到这些评论啊……她是不知道SAMA锅吧十级,打完了上去扫一眼上面的老哥对他疯狂输出,小弟弟当场自闭。

    背锅,背锅就vans了。

    辜橙橙没想到SAMA居然会情绪这么稳定,一时间有些发怔。SAMA已经开始兴高采烈的规划:

    “我们二队在LDL呼风唤雨的好嘛!姐你等着,等我去LDL再锻炼一阵子肯定就起来了,我保证不像上回那么菜……”

    可乐罐表面凝集出了一层细小的水珠,在桌面上留下了一圈水渍,而后被少年的手捏出一道向内的凹痕,宣告它的内容物被消费结束。阿姨拎着菜走进来,惊奇的盯着他们两个人:

    “你们怎么吃包子啊?午饭不吃啦?”

    SAMA嬉皮笑脸的凑过去撒娇:

    “吃的,还能吃,阿姨我们中午有没有鸡翅啊……”

    好像一切都很顺利。

    会变好吗?辜橙橙低头看了一眼跑过来蹭她腿的小能,忽然一把抄起它夹在腋下,风风火火的冲过去敲大家的房门:

    “起床啦起床啦!开大会!”

    最早打开门的是宋远洲,他本来就已经起床在洗漱了:

    “怎么了?”

    辜橙橙冲进他怀里,把嗷嗷乱叫的小能塞给他,高兴地小脸通红:

    “老板说的!我可以上场啦!”

    她兴奋的转过一圈,在原地站定握拳:

    “我会加油打的!我保证!”

    Р○①8导航站▄:ρò1八.てòм

    亲自下场传谣

章节目录

(电竞)越海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提灯小豆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提灯小豆子并收藏(电竞)越海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