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皇后(H)_ 作者:随我心

    分卷阅读33

    巨乳皇后(H)_ 作者:随我心

    。然而等皇帝知道这事,都已经过去五六日了。    “你说什么?落胎药?”魏琛坐在御案前,听了这消息,难以置信道,“会否弄错了?后宫那么多妃嫔服用避子药,一点事都没有,她怎么会怀上?”

    尚恩思索着,小声道:“娘娘极蒙圣宠,且又往往睡到午时才醒,待娘娘服药怕是已经晚了,药效不达也。”

    魏琛怔怔地看着满桌的奏折,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篆文仿佛围成了一圈又一圈的诅咒,他突然想起那日了望台上的毒誓。他若负了陆芙,必叫他终生孤寂,痛苦潦倒,永失所爱。

    他突然慌了,心头大乱,竟是坐不住了,他起身往外走,吩咐道:“备马,朕要去陆府接她回来,即刻就接回来!”

    就在这时,司珠房掌事带着宫婢求见,宫婢手举托管,上呈帝后大婚的头冠,恭请圣上阅目。

    魏琛看着大婚头冠,突然顿住脚步,他刚才没了理智,竟是差点忘了梧桐殿那位。

    一个深呼吸后,魏琛收敛情绪,沉声道:“头冠甚好,有劳掌事姑姑了。退下吧。”

    “是。”

    皇帝出紫宸殿后,没有急着出宫,而是走向一旁的梧桐殿去找孟绾。

    “圣上驾到。”

    魏琛入殿时,孟绾正坐在花厅内吃葡萄。

    她见皇帝来了,手上动作不停地拨葡萄皮,对他笑道:“五哥一起来吃葡萄?”

    “绾绾,”魏琛调整出笑容道,“朕有件事同你商量。”

    “哦,怎么了?”她语气波澜不惊道。

    “朕那个废妾,是个体弱的,朕听闻她在宫外重病一场,怕是不得不接进宫照顾。”

    孟绾就猜到一定是为了陆芙,嘴角掀起嘲讽的笑意,她吞下一只葡萄,慢慢地咀嚼完,回道:“五哥,我说了,有她没我,那我走就是。”

    “你不能走!”魏琛厉声道,面色阴鸷,“封后大典照常举行。你留在梧桐殿,哪也不许去。”

    “那五哥的意思是,又要接陆芙回宫照顾,又要和我成婚?”孟绾一手支颊,侧过脸看他。

    “是。”魏琛语气坚定道。

    “嘻嘻,”少女轻笑道,“五哥,纵使你是天子,坐拥江山如画,主宰世间万事。也须知道,两头为难两头占,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哈。”

    皇帝弄丢了他的心上人(5300字)  巨乳皇后(H)(随我心)|脸红心跳30m/books/673484rticles/7764699

    皇帝弄丢了他的心上人(5300字)

    魏琛听了这话,脸色更难看了,腮帮子紧绷着,强忍怒气。

    孟绾继续说道:“我瞧五哥这面色,一日不如一日,憔悴得厉害。怕是夜夜孤枕难眠,思渴那废妾。都这样了还要坚持娶我,真不得不服五哥心志坚定。”

    他永远都不会朝孟绾发怒,声音柔和道:“朕是真心求娶你……”

    “为了我哥孟棠?”她这话说得突然,皇帝呼吸一窒,艰涩道:“朕娶了你,心里会好受很多……”

    魏琛甚至无法直视她的问题,只觉得回忆又一次血淋淋地撕裂在眼前。

    魏琛自小被封为太子,以继承人的身份被要求三岁习文,四岁习武,除年节外无一日可歇息。他常感学业苦闷,魏成帝和元嘉皇后合议后,挑选了孟子嫡系后人,孟棠作为太子陪读,两个小少年是同龄人,自八岁结识,一起长大,情义之深不言而喻。

    十三岁那年,魏琛以太子身份位列群臣之首,开始参与早朝。

    父皇从未跟他讲解过朝中局势,一切都由他自己观察。

    魏琛发现,朝堂上众臣们再怎么口沫横飞地议论时事,待李思明丞相一开口,仿若是一锤定音,再无人多嘴,父皇也通常由着李丞相的意思办。还有一次,李相门下之人过失杀人,朝中众人竟然齐齐出列,下跪求圣上爱惜人才,格外开恩。

    魏琛数了数,早朝一共有四十名大臣出席,跪了三十三人,还有七人静坐原地。

    原来李相如此权倾朝野,难怪父皇最后总是按着他意思办事。

    朝中之事虽多烦忧,魏琛少年时代倒也有快意之事。

    每次学业大考后,他都会和孟棠溜出宫去,两人就好像民间的翩翩佳公子,行侠仗义,快意恩仇。

    孟棠有一妹妹名孟绾,每次都是听哥哥回来说那些侠义之事,她听得心痒,便也要跟着他们闯荡。

    孟棠极疼爱这胞妹,拿她没辙,于是孟绾身着男装头戴玉冠,三个少年郎自此成为上京城中的风景线,惩奸除恶,劫富济贫,把酒言欢,潇洒人间。

    孟绾长得英气,男装别有英姿飒爽之俊美,魏琛虽知她是女孩,却从未将她当作女子,两人相处时毫不避嫌地打闹,时常需要孟棠出来调停。

    那些日子成了魏琛记忆中最快活最欢肆的时光……

    两年后,江南爆发了贪吏圈地案,竟有两万流民血书陈情。江南素来是天下之粮仓,若是农民没有地种,将会影响国之根本。

    那一次,魏成帝怒不可歇,他深知追查下去也不过是找来几个替死鬼,于是力排众议推行土地新政,将全国土地编号丈量,每一亩都登记在册,每一笔土地转移须有正规票据契书为凭,若无凭证,官府可随时收缴。

    魏琛深感如此一来,便是打碎了所有圈地贪吏的美梦,朝臣们以工程巨大,非一朝一夕可成为名劝谏,魏成帝不予理睬,并下旨即刻实施。为防止底下人在丈量土地时弄虚作假,他甚至决意南巡,亲自去江南监督新政实施,元嘉皇后自然陪同在侧。

    魏琛作为太子监国留守上京,等父皇母后归来。

    这一等,就是半年,而他等回来的竟是父皇母后的尸首,那尸首运回上京早已腐朽不堪,恶臭熏天。

    臣子告诉他,先帝先后是在南巡时车马失控落下山道而死。

    李丞相带领众臣下跪,请太子振作,继承大统君临天下。

    登基仪式举行的那天,他刚刚过了十六岁生辰。就这么一个小小少年郎,要与这群贼子野心的朝臣博弈。他不信车马会无故失控,父皇母后定是叫人害死的。正如那土地新政,再也无人施行,他也无法亲自去江南监管。

    魏琛没有一日是安寝的,梦中尽是李丞相带人绞杀了双亲的画面……在他孤力无援时,是孟棠支撑着他,与他共商国事。

    因朝中要职并无空缺,魏琛为了培

    分卷阅读33

章节目录

巨乳皇后(H)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随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我心并收藏巨乳皇后(H)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