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皇后(H)_ 作者:随我心

    分卷阅读34

    巨乳皇后(H)_ 作者:随我心

    养自己的势力,新设东卫所,东卫皆是皇帝亲兵,并设巡查缉捕,负责监督朝臣是否清正,任何人皆可写检举信给巡查缉捕。而孟棠就是东卫所长,受皇帝之命统管众卫。

    孟棠办事得利,不出半年就证据确凿地弹劾了两位朝中要员,经刑部与大理寺卿审议后,皇帝按《大魏律例》将二人发配边疆。

    东卫所一时间在朝中风光无量,众臣谈之色变。许是风头正盛,孟棠都没想到,竟会有人夜探东卫所,丢下一堆物证和一封检举信,且事关魏成帝和元嘉皇后之死!孟棠按检举信找来相关人证,供词均与物证相符,一环套一环,最后主谋直指李相!

    朝中亦有少数派,从来不肯听命于李相。这些物证定是费劲心血所获,魏琛想到可以为父母报仇,激动得颤抖,恨不得立即诛杀李思明!

    孟棠请旨,明日早朝由他告发李相,人证物证俱在,李相插翅难飞。

    魏琛道好。

    第二日,李相被当场押入天牢,由刑部与大理寺卿会审。

    朝中众臣似乎都想不到皇帝能拿出如此充足的证据,竟是无人敢为李相求旨。

    半个月后,李相穿着囚服重新跪在太极殿上。

    刑部尚书站在李相左侧道:“所有证据皆有瑕疵,人证均已翻供,声称是被人收买。相国无罪,请圣上三思。”

    大理寺卿站在李相右侧道:“臣服议。”

    众臣齐齐出列,跪在大殿左右两列,齐呼法之严谨,望圣上明察秋毫!

    魏琛端坐在龙椅上,静默着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这次只有六个臣子坐在原地,比之前还少了一个。

    他命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延期再查,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二人遵旨。

    就在这时,李相抬起头,朝年轻的少年天子冷冷一笑。仿佛在说,魏成帝都不是我李思明的对手,又何况你这毛头小子。李思明留着小皇帝没有篡位,无非是为了挟天子令诸侯,毕竟国之四方还有魏氏分封王镇守。

    延期查办期间,孟棠及东卫所四处奔波,却再无斩获。

    一个月后,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再次声称李相无辜,求圣上明察。

    皇帝不得不令李相官复原职,然而李思明谢恩后道:“东卫所长孟棠污蔑老臣谋逆大罪,按《大魏律例》当以诬告罪论处,求圣上做主。”

    两个少年突然明白,这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利用皇帝急于报仇之心,用诬告罪斩去皇帝左膀右臂。

    孟棠的诬告罪已然“铁板钉钉”,他当受割舌之刑,三代之内不得出仕,亦给家族蒙羞。孟子后人又如何受得了这般羞辱,怕是宁可头断亦不受折辱。

    皇帝一直压着不肯立案,众臣以皇帝偏私为名,喋血厉谏。

    那天夜里,孟棠入宫找他,说圣上不可徇私枉法,否则日后再难服众。

    魏琛知他已存死志,他仿佛要失去最后的亲人,竟是控制不住落下泪,拉着孟棠的手臂,求他潜逃吧,待日后水落石出奸相问斩,他再回来。

    孟棠笑道:“大丈夫何惧一死,却决不苟活人间,使家族蒙羞。李相极其狡猾,圣上经此一事,必得从长计议,慢慢铲除奸相势力。”

    魏琛已然泣不成声,心头痛如剜肉。

    “我唯有一事求圣上。就是孟绾,我怕她受我污名寻不到好人家,求圣上将她指婚给一户好人家,那我也放心了。”

    魏琛眼中沁着水光,看向孟棠郑重道:“朕娶她,朕娶她为后,给她一世尊荣,护她一世平安。”

    孟棠回想平日里他二人两小无猜之样,放心地点了点头。

    孟棠在刑部立案前自戕,皇帝格外恩典厚葬。他死的这一日,也是魏琛重生之日。

    皇帝变得稳重,隐忍,不疾不徐,处事不惊,看起来是对李相步步退让,他终于明白父皇当年处境之艰难。

    同时,他下旨迎娶孟绾为后,赐号明慧。三个月后举行封后大典。

    孟绾不知具体经过,只知哥哥是被李相逼死,皇帝无能无力。她恨李相亦恨魏琛,怎可能嫁给他,大婚前遁入空门,闭门不见皇帝。

    魏琛命人传话给她,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愿意还俗,他都会等她、娶她。

    他一心扑在政事上,孟棠死后,他另行提拔人才接管东卫所,更是再设西卫所,对朝臣布下天罗地网的监控。他经过选秀,将众臣之女迎入后宫。为分化朝臣势力,他刻意升迁或谪贬妃嫔位份,那些女子为了荣华都积极为皇帝传话出宫,向父兄进言。

    有的人极有政治觉悟,比如万贞儿,多次借省亲之名,向父亲万忠传话,皇帝说了,父亲可取李相代之。那便是许诺丞相之位。万忠原本是李思明的心腹大将,在女儿封为贵妃,圣上许以高位后,开始动了心思。李思明自然察觉得出,二人渐渐分道扬镳,最后李相势力竟然一分为二,历时三年拉扯后,皇帝这一回终于称心如意,赐了李思明死罪,处五马分尸之刑。

    万忠晋升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李氏派系被连根拔起后,朝中职位多有空缺,皇帝派自己的人手填补,又手握东西二所,万忠虽身居高位,却不会如李思明那般一家独大。

    皇帝自此终于可以睡上安稳觉。他心头唯一的记挂,也就是孟绾,那是他欠孟棠的债。后来孟绾的表妹刘氏入宫,皇帝宠爱至极,封为珍妃,简直要将所有的愧疚都转移到她身上。再者,他也厌烦了去各宫妃嫔那儿虚以委蛇,干脆独宠珍妃一人,弃六宫不顾。

    可惜珍妃是个笨的,听人闲话皇帝是因明慧皇后而疼爱她,便来找皇帝哭闹,要魏琛治她们的罪。这也罢了,她竟然开始说孟绾坏话,她其实自小就讨厌这个门第高贵的表姐。魏琛如何忍受得了,他冷笑道:“她们说的不错,你本就是孟绾的替身。”说罢,皇帝自此冷落了她,再不见她。珍妃后来轻生自缢了。

    对于皇帝来说,唯有孟绾是他立誓要保护的,要给予尊荣的。其余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分别,不过是他用来泄欲的工具,用来政治上拉拢的筹码。

    直到他遇到了陆芙。

    魏琛后来想,芙儿或许是他命中的劫难。他其实从第一眼起,就觉得这个女人与众不同,她好像能将自己的心魂吸引过去。皇帝宠幸其他妃嫔时,只觉是泄欲和例行公事,在芙儿身上真是快活得停不下来,恨不得时时刻刻纠缠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她不仅身软又娇美,性子还单纯可爱。魏琛有时知道自己并不讲理,甚至是在为难她,可谁让他是

    分卷阅读34

章节目录

巨乳皇后(H)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随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我心并收藏巨乳皇后(H)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