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作者:小清新的喵

    分卷阅读9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作者:小清新的喵

    槽。

    张以让唇角的弧度只维持了极短的一瞬间,眼神幽深,凝于黑暗中的一点,“我不相信,那样一个人,会变成丧尸,绝对不相信。”

    对啦对啦,那个丑女人一定丑到连丧尸都下不去口,看见也当没看见啦。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和他很相似,如果让他知道,肯定是要炸了。”

    呸,谁要和一个欠抽的丑女人相似,不要脸。

    说话间,财务室的牌子就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不同于其他大敞着房门的房间,财务室门紧紧关着,靠近些听,也没有听到任何丧尸发出的动静。

    张以让眼神一凛,示意苏又和其中有人。

    即使是没有这些古怪,苏又和又哪能不知道,要知道,一股人类血液的甜香就在他的鼻间弥漫着,他能感觉得自己的口罩有点湿了――

    还好自己特意挑的冬天的大厚口罩!!!

    苏又和吃惯了小石头,对人类气味的免疫力比一般丧尸高,只是在闻到人类的血液的香味后还是会忍不住口水直流,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哪怕那伤口再小,血味再淡。

    说到人类的气味,好像张以让的味道比其他人类要好闻得多,苏又和原本没发现,在经历了一晚上没敢偷偷塞小石头后,只觉得张以让越来越香了,想咬(ˉ辍)

    苏又和勉强抑制了一下,摒弃杂念,握紧铁棍,微微点头。

    “笃笃笃”,敲门的声音在这时尤为刺耳。

    房间里传来oo的声音,不多时又归于寂静。

    “里面有人吧。”虽然是疑问句,张以让却说得很肯定,“我并无意伤害你们或者抢夺你们手上的资源,来到这里,仅仅是因为我需要车,而车钥匙在财务室,也就是你们所在地方。”

    房间里传出细小的说话声,苏又和靠在门的另一边,听不太清,应该是他们在讨论张以让话中的真实度。

    “拿了车钥匙我就走。”张以让又补了一句。

    “……真的?”试探的女声传来,听声音应该是个中年妇女。

    没多久,粗犷的男声取代了女人的声音,“就你一个人?我们怎么相信你?”

    苏又和闻言,指了指地上的门缝。

    张以让眼神一闪,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只是说道:“你们不需要相信我,财务室里面有个保险箱,车钥匙都在那里,我需要两辆车,你们只要把钥匙从门缝里塞出来,我马上离开。”

    “你说话算数!”这次说话的是一个25岁左右的男人。

    然而他的话却立刻被截断,转而说话的是一个声音沙哑,年级略大的男人,“我们不知道什么保险箱,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密码。”

    “哦,是吗?”张以让淡漠应道,“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自己进来拿了,不过到时候这门可能就报废了。”

    “别!”依旧是刚刚让他说话算数的男人,“我们就把钥匙给他吧,我可不想出去被外面的丧尸咬,太恶心了!”这话应该是冲着里面的人说的。

    “沈楠!”沙哑声音的主人有些气急败坏,“你……!”他压低声音,“你知道下面那些车有多贵吗?外面那个男人根本没钱,想要白拿我的车,做梦!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了,我马上就辞退你,蠢货!”

    外面的苏又和没法做撇嘴这一高难度动作,只能翻个白眼表示鄙视。

    哼,万恶的资本主义哟,都这种时候了,还惦记着自己的那点钱呢,这次的事情还真不容易过去了。

    张以让显然也是不耐烦了,这群弄不清状况的家伙,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情况,更何况,他们在上面待地越久,一楼的范敏等人就越危险,待会儿他们离开也更加困难。

    “我数到三,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自己进去了!”

    v

    ☆、第11章 黑道王子救命汪

    然后门就打开了。

    一大群人冲了出来。

    苏又和:懵逼jpg

    张以让神情依旧平淡,然而他迟钝了些的动作仍是透露出了他内心的波动。

    这一大群人,若是急了眼,冲出来和他们对干的话,他们倒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应,偏偏一个个都是啊啊啊尖叫着跑出来的,跑慢了的人甚至绊倒了,被其他人踩了好几下。

    跑出来的人陆陆续续有十几人之多,一群自末世后便一直躲在自己的幻想里的乌合之众,对在末世中必要的生存手段一无所知,在跑出来后,尖叫着四散而逃,苏又和根本来不及阻止,就看到很多人被吸引而来的丧尸啃噬。

    只有些许有些小聪明的人,出门后便躲在了张以让身后,哆哆嗦嗦地不敢看财务室,一个熟悉声音说道:“你……你不是要车钥匙吗?只要你杀了里面那个丧尸,我可以允许你借走两个!”

    一听就是刚刚那个嫌弃张以让没钱的人啊==b

    不过,苏又和又闻了闻,刚刚还香甜可口的血腥味已经没有了,可这不可能,味道是不会这么快散掉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正思索间,丧尸独有的“嗬嗬”声传来,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个行动缓慢,肤色苍白,瞳孔涣散的“人”,他的手臂上是一圈纱布,纱布上有血液渗出,然而,原本应该是鲜红色的血液此时的颜色却是暗紫色的。

    这样的场景苏又和看多了,一眼就知道这人是丧尸化了。

    再闻一闻空气,感觉这个丧尸身上的味道也挺熟悉的,想来,方才那香甜的味道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之前可能是被丧尸咬了,却没太过在意,最后在高烧中成了丧尸。

    那些跑出来的人应该也是因为他。

    一只丧尸无疑是不会为难到张以让的,所以很快就被解决了。

    见丧尸被解决了,那个中年男人瘫软地靠在墙上,终于舒了口气,却也同时自信起来,挺起胸膛,指着苏又和,尤其嚣张,“你刚刚不是说只有你一个人吗?那他是谁?你骗了我,看在你解决了丧尸的份上,我就勉强原谅你好了,只是那车却是……”

    苏又和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讲真,活到现在,还真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要知道,刚刚那么多人尖叫着冲出来,有些人由于慌不择路,在猝不及防间被其余丧尸啃食,现在附近全是血腥味,再加上被尖叫声吸引来的丧尸,没有他们的帮助,这个男人根本不可能安全地离开这里。

    要是他们心肠再坏些,把这个男人往丧尸堆里一推,再多的车,还不是他们想要就要?别人又能说什么呢?

    不同于苏又和的惊异,张以让甩了甩匕首上粘稠的暗黑色血液,转身就进了财务室,迅速找到保险箱,正在想办法打开。

    行动间完全无视了中年男人过河拆桥的行为。

    中年男人公鸡似的的嗓子像是被一只隐形的手掐住了,脸色憋得通红,一阵白一阵黑,不多时反应过来,也不再揪住苏又和这个问题不放,追了上去,见到张以让正在倒腾保险箱,急得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就要制止。

    忽然间,出乎意料地,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一道浅蓝紫色的雷电彷如瀑布横亘在张以让和那中年男人之间,一道道银蛇在其中穿梭,看着甚是神奇。

    中年男人愣怔了一下,随即不信邪地上前,瞬间感觉全身一阵剧痛袭来,当时就被雷电电得浑身麻木,瘫软倒下,蜷缩着身体,不时地抽搐。

    像是感受到了苏又和的目光,张以让抬头解释道:“雷电幕中所含雷电不多,只会让他难受而已,并不会对他身体有什么损伤,并且,适当的雷电对人类的身体有好处。”

    苏又和没有反应。

    张以让扫了一眼他身侧紧握的手,皱眉,“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不知为何,一向不屑于解释的张以让在面对苏又和“质疑”的目光时,忍不住产生了一种心虚的感觉,随口辩解了几句,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太过奇怪,终于还是闭嘴不再说话。

    不过……为什么他的口罩好像湿了?

    苏又和这时候哪里还顾得着帮中年男人愤愤不平啊,方才张以让发出雷电时,他觉得张以让身上一直隐隐约约的香气忽然浓烈无比,几乎让饿了许久的他招架不住。

    如果说张以让身上原本的气味是冻羊肉的话,现在他身上的香味就是刚刚出锅的红烧羊肉一样,味道浓烈到让苏又和恍惚了一瞬,口水瞬间流了出来,很快就润湿了他那厚厚的口罩,不仅如此,他必须极度努力才能抑制住扑上去的冲动。

    那样大一碗新出炉的红烧羊肉,散发着浓烈的香气,放在一个饥饿的人面前,有几个人能忍住呢?

    更何况,这碗红烧羊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美味,在他极力抑制自己的本能的时候,还主动凑了上来。

    苏又和喉间发出极轻的低吼声,一纵身扑了上去。

    张以让一时不察让他得了手,腰背正撞在一米多高的保险柜上,一股剧痛袭来,他忍不住闷哼一声,仿佛能听到自己腰背处的骨头在强力的撞击下发出干涩的咔咔声。

    苏又和浑然不觉,一手固定住张以让,一手扒拉开遮挡在他喉间的衣领,鼻尖蹭了几下,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了上去!

    “唔!”

    苏又和痛哼,他被终于反应过来了的张以让一把推开,毫不雅观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屁股上传来的痛楚从股间一路顺着他的脊柱传上去,疼得他一激灵,倒是把理智唤回了几分。

    回过神来的苏又和开始庆幸自己的口罩一直都戴着,虽然已经被他的口水浸湿了,却成功防止了张以让颈间的皮肤被他一口咬破。

    “你这是做什么?”张以让收好衣领,淡然地问,语气间还是不免带出了几分疑惑和不满愤恨。

    苏又和不知道怎么解释,也就继续装没听见,反正他是哑巴,又不会说话,也没法解释r(s_t)q

    想了想,站起身来,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口袋,从一个角落里翻出一包皱巴巴的纸巾,递给张以让,示意他擦擦颈间遗留下的明显亮晶晶的口水印。

    张以让顿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纸巾,随意地擦拭了一下自己颈间的不雅物。

    “哼,肮脏的同性恋!”

    被遗忘了许久的中年男人即使疼得龇牙咧嘴仍旧不忘在这个时候刺一句。

    苏又和懒得和他计较。

    他到底是不是同性恋他自己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嘴上不积德他也不是不知道,要是什么话都放在心上的话,那一个人活的也太累了。

    他不计较,张以让却是在闻言后身子一僵,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像是一只被踩了痛脚的猫咪一般,抿着嘴再次凝聚起一股小型的雷电之力,挥向那中年男人。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中年男人终于承受不住,昏厥了过去。

    苏又和讶异地瞥了眼有些反常的张以让,随即无语地指着坚固异常的密码保险箱,意思是,你把他弄晕了,那保险箱谁给我们打开?

    张以让懊恼的神色一闪而过。

    正在此时,一个弱弱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我知道密码,我告诉你们的话,你们可以带我出去这里吗?”

    两人这才注意到一直躲在角落的男人,对于他的提议,他们自然没有道理反对。

    恋耽美

    分卷阅读9

章节目录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清新的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清新的喵并收藏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