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作者:小清新的喵

    分卷阅读21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作者:小清新的喵

    她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尽量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渐渐的,她的心情也真如她希望的那样平静了许多,而一个平缓的心境能让一个人的观察力上升一个高度。

    沈琳扫视的眼神一定,注视着喷泉另一侧一个被小雕塑下方,一个隐隐约约的下水道口出现在她视线里。

    幸好那不是个石雕而是个木雕,且设计成了长细的维纳斯形状,这让雕塑底盘增高,容易推动。

    她走过去使劲把雕塑一推,顾不得雕塑倒下发出的巨大的“咣当”声,却忽然发现了井盖太重的问题,不得不说,上学时学的杠杆原理这时候就发挥了作用。

    先前的那帮家伙没人愿意打扫卫生,作为他们老大的男人也没在乎这个,毕竟在末世,干净整洁根本毫无用处,谁会把时间花在打扫庭院上呢?这也导致庭院里杂物不少。

    她随意地找了根不知道被谁丢在喷泉边的撬棍,掂了掂。也许是被人嫌弃不好用才会这么随意地丢在这里,对于此刻的她来说,却是再有用不过了。

    由于体质不好,再加上刚刚推倒木雕用掉了她的力气,沈琳手掌杵着膝盖喘息了好久才勉强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才咣当撬开了井盖,而撬开井盖的下一刻,她的手就立刻颤抖着松开了撬棍。

    她的手臂肌肉不可抑制地颤抖着,不管她怎么克制都没能停止,只觉得两只手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可是她的时间着实不多,没办法给她足够的时间来缓和,张望了一下目测两米不到点的下水道,牙一咬就要跳下去。

    突然,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般,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向还在大铁门外嚎叫挤压的丧尸们,冒出了一个让她蠢蠢欲动的想法。

    她思索了片刻,再回头张望了一下别墅,耳边似乎还能听见女人的尖叫,也许季芳已经被柳画得手了,很快,柳画追上来,即使被她成功逃脱了,柳画也会成为这个别墅唯一的主人。

    可是,凭什么?

    就因为她心狠吗?

    沈琳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鸷,眸色一暗,暂时离开了已经被打开了的井盖,用自己刚刚恢复的,唯一的一丝力气,跑到大铁门前,迟疑了片刻后,心里一横,走到铁门边一个自动开关口处。

    铁门的自动开关由于设置在里面,还有一个保护盖,杜绝了所有外人可能触碰到的可能,所以根本没有指纹验证,甚至连密码都没有。

    沈琳站在开关边,抬眼看别墅的方向,似乎已经能隐约看到柳画跑出来了,她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用力摁下开关!

    铁门在她开关摁下以后,缓缓打开,一些被她的气味吸引过来的丧尸骚动着,由于都想第一个跑进来,反而被短暂地阻拦了。

    她来不及看丧尸的情况,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井盖处,直接跳下!

    下水道毕竟不稳,沈琳又有些脱力,一跳下去就觉得脚下一阵剧痛――脚扭了。

    然而她此时根本顾不得分不出一丝心神去处理伤痛,直到她皱着眉头踮起脚尖,一点点地把井盖盖回去,在丧尸即将扑上来的前一刻完全盖上时,才后怕地吐出一口气。

    这才发现自己满身都是冷汗。

    v

    ☆、第30章 嘤嘤哭泣的壮士

    这次的事情告诉他,找小石头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能吃饱又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这一次,苏又和等到傍晚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二哈敲丧尸去了,苏又和敲脑袋,二哈把小石头扒拉出来,然后尸体归它,一尸一狗配合默契。

    在路过一个小吃店的时候,苏又和就听见了丧尸激动的吼声和男人用力时发出的闷哼,一扭头,果然,丧尸们一个个都挤在一起,争先恐后地伸出手向前挥舞。

    里面肯定有人。

    救吗?

    上次虽说不是有意去救的,但是怎么说也是因为有他在,那些人才能活下来的,可是一回头,那些人就把他卖了,满脑子都是利用他折辱他的思想。

    这让他有些犹豫。

    低头看看二哈,二哈顶着一张狗脸同样看着他。

    ……看不懂。

    苏又和忽然抬手指着二哈,喝道:“趴下!”

    二哈疑惑地往旁边看了眼,没动。

    “趴下!”苏又和重复。

    “嗷呜?”

    呦西,那就救吧。

    趴下不救,不趴下就救。这是苏又和刚刚想到的法子。

    完美治愈选择困难症!

    苏又和想救人就容易多了,一边偷偷指挥着外围丧尸散开,一边作势打进去。

    然后他又懵逼了。

    howoldareyou!!!

    卧了个槽啊,怎么老是你啊这位壮士!!!

    左林却是一喜,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悦和焦急,不顾自己身上那黑色粘稠的血液,在苏又和绝望的挣扎下一把抱上去!

    苏又和心里os:我的衣服!!!

    “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左林高兴地大叫。

    衣服已经被染上了满身的血污,苏又和也就不再推拒了,心如死灰地挺着背脊,从左林的角度看来尤其沉着冷静。

    “怎么?”沙哑的声音。

    左林正激动着,哪里有心思去纠结为什么当初指着自己的喉咙说不能说话的苏又和,现在又可以说话了,反而拽着苏又和,激动地有些哽咽,“我……我女儿,为什么……为什么……”

    壮士,你这样我听不懂啊……

    左林说不出话,也就不说了,拖着苏又和就往当初的宠物店走,被守在一边的二哈一把拦住,苏又和也立刻抽出手退后几步,脑海中已经警惕地随时准备召唤周围还未完全散去的丧尸。

    好事要做,命也要保。

    左林明白他们这样的原因,在原地大口地呼吸几次后,才略微平息了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

    “我……你……你们别担心,我没打算害你们,实在是……实在是……!”左林说着,眼眶又红了,浑身激烈地颤抖,只好不停地抹脸,几次试图开口都被自己嘴里的哽咽憋了回去,好久才继续,“我、我女儿,你还记得我女儿吗?就是……”

    他双手在虚空比划着,“这么高,扎着麻花辫,很可爱的……她是我女儿……”

    说着,他又哭起来。

    一个快一米九,一身肌肉的大男人,竟然就这么在苏又和面前哭得泣不成声。

    他大口喘息着,一边抹泪一边继续,强烈的颤音险些让苏又和听不清楚,“我女儿前不久……因为我的过失,被咬了……”

    说到这里,他咬牙切齿,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发出凶恶的光芒。

    “我一直不敢让晓晓一个人待着,生怕被人捉住了,我想着,要死,我们父女俩也能死在一起!可我……我明知道末世是多险恶的时候,还妄想去救人!”

    左林的眼睛里似乎要渗出血来,那种阴鸷仇恨的目光,即使是苏又和,看了也不免有些胆寒。

    “他们得救了以后,竟然……竟然……!”

    他咆哮着,仿佛整个人又一次回到了当初那个时候,雄伟的身躯有些佝偻,口水四溅,牙齿紧咬,像是在咀嚼着谁的血肉。

    “我的晓晓,她还那么小!她还那么小!”

    苏又和听到这里,心里明白了,大汉带着他的女儿,一路保护着,最后却因为救了人而……

    他心下一动,也许,大汉嘴里的那些人,就是他前些日子弄死的那几个?那些人的话,确实做得出这些事,一群收集女人,把女人当做东西,随意蹂/躏折磨的怪物,在遇到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晓晓的时候,很有可能起了什么坏心思……

    苏又和不忍再想下去。

    不愿再想到这件事情,苏又和忍不住打断了他,“找我,什么,事?”

    苏又和的话惊醒了大汉,他如梦初醒,好似终于从那噩梦中醒过来,再回想苏又和的话,眉眼展开,激动地上前几步,想要握住苏又和的手,被苏又和躲开,他也不以为忤,激动道:“那日、那日你留下的东西,被我女儿吃了,她、她好像很舒服,我这几天给她拿了很多,她好像变得……变得……”

    大汉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表达,急得抓耳挠腮。

    “像人?”苏又和试探道。

    “是是是!”大汉连连点头,“我就想问你,这样,这样是在变好吗?是不是能治好她?”

    苏又和看着大汉希冀的目光,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抓着一根唯一的浮木,却不知道那究竟能不能支撑起他一般,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是给大汉展现残酷的真相,给他迎头一击,还是为他编织一个迟早会破灭的,短暂的一个唯美的梦?

    正犹豫间,苏又和蓦然收到一个讯息――

    他授意守在别墅边的丧尸,不知为何竟然进了别墅,此时正在别墅内肆虐,大饱口福。

    v

    ☆、第31章 要记住的三件事

    柳画躲在别墅二楼一个卧室里,用大衣柜顶着门,看着摇摇欲坠的门,耳边都是丧尸的咆哮声,周围是喷射在墙上的血。

    她忽然觉得也许这样死掉也挺好的。

    柳画的爸爸是军人,当初她妈妈和他爸爸是相亲认识的,因为当时两家父母的催婚,柳母对此也不是特别重视,他们认识了一下就闪婚了。

    结婚以后,柳母就后悔了。

    柳父是国家的军人,一年都不一定回来一次,一开始还好,柳母还能忍受,就当依旧过着单身的生活。

    然而都是一个大院的,总有些碎嘴的人会在背后偷偷嘲笑她,慢慢的,就成了当面冷嘲暗讽,偏偏柳母甚至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这让她内心也有了些不平衡,而这些不平衡慢慢积累,在柳画出生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孕妇总有些不方便,柳爸爸即使心里惦记着,也没办法回来照顾她在,只能给她找个好点的保姆,可是再好的保姆能有多用心呢?一个孕妇,正是心里最脆弱的时候,照顾她的,却只有一个公事公办的保姆。

    当她夜里腿脚抽筋或者上厕所不方便的时候,保姆也不可能立刻在她身边出现去照顾她。

    柳母也是个倔强要强的,不管有多委屈和不便,也强忍着不和柳父抱怨,只是嘴上不说,心里的埋怨却是越积越深。

    就这样到了柳画出生的日子,在别的产妇都在丈夫的陪伴下进入产房的时候,她一个人,在保姆的护送里进了产房。

    柳画一出生,柳父在收到柳母顺利生产的消息的同时,他也收到了柳母的分居通知。

    军婚不能离婚,但是柳母宁愿一个人住,也不愿再看柳父一眼了。

    两个人的爱情都容易在婚姻后的小事上一点点磨损,更何况柳母当初嫁给柳父的时候就没有感情基础,在对柳父的表现产生怨怼后,更是不愿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然后柳母就带着柳画搬到a市去了。

    柳父自知对不起柳母,也没反对。

    两者就这么分开了,幸好柳母也是个通情达理的,明白父亲对孩子有多重要,一到柳父可以出部队回家探亲的时候,就会把柳画送回z城,让父女两个培养一下感情。

    这一次,柳父难得因为任务完成出色得到了一个假期,柳画正好没什么事,也就过来陪陪柳父,谁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当时情况混乱,柳父为了保护柳画,

    恋耽美

    分卷阅读21

章节目录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清新的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清新的喵并收藏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