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作者:小清新的喵

    分卷阅读43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作者:小清新的喵

    会很难睡着,结果一闭眼,刚刚被吓跑的睡意又回来了,竟然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张以让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耳边是自己还没平静下来的咚咚的心跳声和枕边苏又和平静有规律的呼吸声,渐渐的,他的心跳声也缓了下来,最后和苏又和的呼吸声重合了。

    这让他感觉和苏又和更加亲密了。

    他歪过头,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用视线描绘着苏又和的脸部轮廓。

    苏又和睡着以后就不自觉地从背对他的姿势调整成了更舒适的平躺着的姿势。

    是和他小时候睡午觉时一样的姿势,就像是摊煎饼一样摊开来,手脚习惯性地打开,想要摊成一个大字,却因为半张床被张以让霸占了,委委屈屈地缩回去,扁着嘴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张以让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没忍住,侧过身,抓住苏又和不自在地缩起来的手放到自己的腰侧。

    想到刚刚就是被这只手捏了腰侧,他的脸有些发热。

    v

    ☆、第68章 手感极好的

    夏日的白天总是特别长,天亮的早,黑得晚。

    天色微亮,一束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长长的一条化为绸缎落在被子上,揭开室内黑夜的帷幕,光辉映照在搂成一团的两个人身上,纯粹的宁静使光缎也有些黯然失色。

    苏又和感受到室内光线的变化,睫毛剧烈颤动着,在和睡意经过一段时间的抗争后才终于能够如愿地睁开眼。

    没有聚焦的眼睛直直看着虚空中的一个点,迷迷糊糊的脑子纠结成一团浆糊,僵硬了许久的手指反射性的抽搐了一下,却被一种柔韧的感觉阻挡了动作。

    光滑而又柔韧,不算软,硬的刚刚好。

    手感很好的样子。

    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稀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只是觉得手感不错,手下忍不住揉捏起来,原本随意搁置的手掌张开,肆意在那一片地方抚摸,正竭力思考着这是什么的苏又和忽的感觉手下的东西动了一下。

    咦,会动?

    一直虚睁着眼的苏又和疑惑地收起散开的目光,茫然地眨眨眼,低头寻向自己手的方向。

    他这才注意到,手下那手感极好的东西竟不是什么物件,而似乎是一个人的腰线。

    那人腰间原本遮挡的衣物被无意间挥开,卷到上方,露出腰间大片大片的肌肤,腰侧小腹处是肌理分明的六块腹肌,不是很夸张,不过也能看出主人肌肉的爆发力和张力,明显是属于一个男人的。

    而衣服上卷的罪魁祸首貌似就是他自己,他的手此时正大张着,整个手掌都紧贴着那块裸/露出来的肌肤,刚刚还捏了好几把。

    苏又和努力从那团浑浑噩噩浆糊似的思绪中挣扎出来,开始分析自己现在的处境,结果思绪还没有理清,目光已经不由自主地顺着腰线往上,最后定格在面无表情的正看着他的张以让脸上。

    眼睛疏忽睁大,瞳孔收缩,混乱的思绪一瞬间炸裂开来,几乎是同一时刻,他的身体弹跳着坐起来,一个翻滚狼狈地掉下床,顾不得凌乱的被子和被磕到的手肘膝盖和额头等处,苏又和捞起一边的衣物惊慌失措地抱在胸前,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思绪,想到了众多理由,嘴巴却像是被胶水胶住了一样,吐不出一个字来。

    好在张以让没让他纠结太久,自顾自地翻身起来,站起身用因刚起床而沙哑干涩的声音冲他说了句“早。”就走进卫生间用苏妈妈准备好的新洗漱用具洗漱去了,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苏又和在张以让进了卫生间以后才反应过来,睡得有些痴傻的脑子这时候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终于让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苏妈妈邀请他留夜的事情。

    好想弄死刚刚一副被强迫了的样子的自己【生无可恋脸

    一个大写加粗的尴尬。

    不过,一向睡姿大大方方的自己怎么睡着睡着就和张以让搂一块去了?为什么一觉睡醒他的手就放在张以让的腰上去了!

    好想剁手……

    难道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用那只手调戏了张以让,所以手就有了记忆吗?

    报应来得太快好像一阵风

    但是刚刚的手感真的很棒啊……麻麻你的儿子要被掰弯了,以后没有小小苏了qaq

    “我洗漱完了,你去吧。”

    张以让保持着以往的面瘫霸气脸,穿上衣服,整理着袖口,一股贵公子的风范扑面而来,对于苏又和从他进去到出来一直保持着的“我脑子不够用了”的空白脸和“妈妈我的贞洁被夺走了”的怪异姿势好似没有看见,淡定地不似常人。

    整理好衣领和袖口以后,他就离开了这个凌乱的房间,顺便还贴心地把门关上了。

    关门的咯噔声传来,苏又和才好像活了过来,一边唾弃着刚刚傻了吧唧的自己,一边为张以让的淡定点赞。

    不愧是国民男神呢,为人处世冷静多了,要向他学习!

    门外。

    “以让,起床了呀,阿姨还没做早饭呢。以让……?以让!”

    苏妈妈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却发现绷着脸紧抿着唇的张以让看似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实则魂不守舍的。

    “嗯,嗯?”张以让一脸严肃地扭头,应声。

    “是不是又和欺负你了?”苏妈妈问询道,“还是他昨天睡不着,非拉着你聊天了?你告诉阿姨,阿姨一定帮你说他。”

    张以让自然是摇头,“没,他对我很好。”

    “那就好,”苏妈妈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不过孩子的事,她也不好多管,张以让说没事就应该是没事了,不过……“以让,你的衣服好像扣错纽扣了。”

    张以让木木地顺着苏妈妈的视线往下看,才发现自己最后两个扣竟然扣错了,连忙纠正过来。

    “你的……衣袖上的扣子似乎右边的没扣上。”

    苏妈妈看着他难得手忙脚乱的样子,无奈地笑笑,自顾自做早饭去了。

    真是难得,一向独自自主,好像什么都能自己解决的以让竟然有一天会整理不好衣服,仔细看看,似乎耳尖还有着红晕,也还是个孩子呢。

    张以让懊恼地看着自己刚刚整理好的衣服,开始反省自己刚刚的作为,明明有机会和又和亲密接触,为什么要忍不住动一下,以致于破坏了那么好的机会?

    “今天,不做任务?”苏又和看着几人前往交易处而不是任务领取处,有些疑惑。

    张以让走在最前面,听到问话,张嘴刚要回答,就被嘴碎的卫义哲抢了先。

    “做啊,不过今天接任务前,我们先去把晶石交了。”

    “晶石?”苏又和眼里升起淡淡的疑惑。

    张以让自苏又和说话起,就不动声色地放慢脚步,走到了他身侧,这时听到他的话,扭头打算解释,结果又一次被半路上截胡了。

    “晶石是指丧尸脑袋里的东西,是一种灰白色,浑浊的小石头,基地现在在大肆地收这种东西,据说可以让异能者升级。”

    何忆刚好路过,顺口解释了一句。

    苏又和恍然,想到自己吃到过的,三级丧尸的晶石,试探道:“所有的晶石都是灰白色的吗?”

    “不,这……”张以让伺机切入。

    “听有些遇到过二级丧尸并解决了的小队说,只是一级晶石是这样,二级晶石颜色会稍稍清澈点,连大小都有不同的!”卫义哲咋咋呼呼地解释,说完后忽然缩了缩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梁凯,你觉不觉得有点冷?大夏天的,我是感冒了吗?”

    梁凯闻言,默默地把人拉过来,放到自己的另一边,“你别说话。”

    范敏刚还在看何忆,这时忍不住笑了声,“梁凯说得对,你还是别说话了!”没看见老大身边的黑雾都快具象化了吗,本来老大就不爱说话,酥饼也不爱说话,两人有个交流的机会容易吗,还老是被卫义哲这二傻子插嘴,估计接下来几天一定要倒霉了。

    可惜卫义哲是不说话了,苏又和的注意力已经被何忆完全拉走了。

    何忆这时候也同样拎着一袋晶石,打算交给基地,而她的身边,就跟着当初那个有着严重自闭症的秋秋。

    发现他的视线,何忆随口解释了一句,“我没有家人,秋秋也没有,我不放心把秋秋留在基地,索性就随身带着了。”

    “外面太危险了。”苏又和表示不赞同。

    何忆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最危险的不是外面,不是丧尸,是人心。”

    苏又和想到秋秋手臂上的伤痕,再想想秋秋是被绑在储藏室的,沉默了。

    最热心,最让人感动的是人心,最残酷,最让人心寒的也是人心。

    “既然晶石能让异能者升级,为什么不留着增强自己的能力?”

    苏又和看了秋秋半晌,笨拙地转移话题。

    “有人试过,失败了。”这回卫义哲刚要答话,就被梁凯拉住了,还捂住了嘴,张以让斜了他一眼,没理他,只嘴角悄悄勾起,“晶石里含有丧尸病毒,这病毒让他不仅没升级,甚至把他转化成了丧尸。”

    原来如此,可既然这样,基地又为什么要收集晶石?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张以让继续道:“是治疗系的异能者。治疗系的异能者有一定几率可以激发去除少量丧尸病毒的能力,减弱了的丧尸病毒使丧尸病毒的毒发率减少了三分之一。不过,治疗系异能者激发那种能力的几率非常低,并且,所有基地内的治疗系异能者都被基地‘保护’起来了。”

    换句话说,所有人,除非自己身边就有治疗系的异能者,否则这晶石对他们就毫无用处。

    然而,治疗系的异能者由于身体素质不好,如果没有被很好地保护起来,根本坚持不到到达基地,即使到达了基地,也会在登记时受到基地半强迫的招揽,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

    几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到了交易处,由张以让这个队长和何忆去交,其他人则在原地等着。

    “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吧。”

    在何忆去交易的时候,她把秋秋留下,让苏又和看着秋秋一会儿。苏又和看着秋秋木然地抱着小熊的样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

    一抬头,见何忆过来,这句酝酿已久的话脱口而出。

    张以让脚步一顿,随后又恢复如常。

    苏又和恍然他是做不了主的,慌忙补救,歉意地看向张以让,“我就是有个想法,队长觉得可以吗?”

    “可。”张以让面无表情地点头。

    其他人早就习惯了张以让的那个面瘫脸,也就都没放心上,只有范敏一个人抿着嘴,看着张以让露出一副你懂我懂的神色,乐得眼睛弯弯。

    不过何忆一个人带着个孩子还是有些危险的,何况他们对于秋秋的遭遇都挺同情的。

    何忆自然也是这个想法,也就没拒绝。

    登记好小队成员,把何忆和秋秋登记进去时,这些人又一次受到了异样的注视。

    第一次是因为苏又和强烈要求把二哈登记进去。

    好在几人都不怎么在意他人的目光,一个个都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

    鉴于上一次郊外药店的收获挺大的,顺便还缴了许多热武器,他们小队荣幸地直接升级成了e级,总算不是最低级的小队的。

    恋耽美

    分卷阅读43

章节目录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清新的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清新的喵并收藏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