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和他的秘书 作者:一壶热水

    分卷阅读5

    总裁和他的秘书 作者:一壶热水

    指了指季旭说,“他姓季,叫季旭,我叫傅瀚海。”

    “好的……”叫继续?

    好神经病。

    季旭:“季节的季。”

    一看陈帜礼停顿的那个动作就这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

    陈帜礼尴尬道:“好的季先生,那个,咱俩一起喝一个行吗?我陪您,您一杯我三杯敬,成不成?”

    这酒可贵了,还能免费喝,一定陪您喝到底。

    傅瀚海突然叫停,“诶等等,那个酒不成,没劲儿,你喝这个。”

    傅瀚海随手开了一瓶最烈的酒推到陈帜礼面前。

    季旭虽然不喝酒却懂酒,本来心情也不是很爽,眼皮子一抬不轻不痒道,“那你要是能把这一瓶喝完,我就喝一口。”

    陈帜礼就是在夜店卖酒的,季旭清楚陈帜礼是知道这瓶酒根本就用不了一瓶,三分之一下去,基本就能不省人事。

    陈帜礼要是能知难而退,也好早点从自己身边离开。

    季旭想,还是一定要赶紧找个秘书,赶人这种事情太丢身份,不能自己开口。

    陈帜礼有些为难的看向傅瀚海,“先生,这有点难,我喝一瓶他才喝一口,这桌上的酒都让我喝了,他这杯也下不去啊。”

    傅瀚海的兴趣这会儿已经不在让季旭喝酒上了,反而被陈帜礼这跳脱的性子还有精致的脸吸引到了,他托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道,“那你要是能让他喝一口,也算你赢。”

    陈帜礼向来放得下面子,白色的袖口往上一捋,撇开架子又向季旭确定了一下,“我要是能把这瓶喝完,您喝一口成吧?”

    季旭向来讨厌出尔反尔的人,刚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说出这种要求。

    现下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而且这小子要是喝了半瓶就晕过去,那季旭就可以走人了。

    除了陈帜礼的几个哥们,其他人都不知道陈帜礼基本是海量。

    海量是什么意思啊?

    喝多少都不会醉,偶尔会神志不清,但绝对不会把头伸到马桶里找家,不会趴在地上以为自己在游泳,甚至还能把其他哥们儿送回去。

    但是陈帜礼倒是有可能会兴奋,亢奋,乐呵呵的傻乎乎的,乐于助人,颜狗属性爆表。

    但绝对到不了能被人灌倒的地步,最后一个在酒桌上晃悠着喊大家起来再喝的,一定是陈帜礼。

    最能知道陈帜礼这个特性的是唐俊语。

    唐俊语多少次想在送陈帜礼回家前把他灌醉,就多少次栽在陈帜礼的酒量上,每次都把自己喝得人仰马翻,吐得翻江倒海,陈帜礼还能举着酒瓶子说,“再来,你这酒量tamade……养鱼呢?”

    所以眼看陈帜礼晃悠着酒瓶子,把最后一杯喝下去的时候,季旭脑袋里飞快的想了一下酒精中毒最快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他是真没想到这个08号能如此拼搏,如此努力,问题是还不醉。

    傅瀚海像个sb似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疯狂为他鼓掌,“我说你这小子有两下子啊!还没晕?”

    陈帜礼眯着眼睛看到傅瀚海在自己眼前晃了一下,还能看清他有六根手指头,摇摇头坚定的说:“没。”

    临了还不忘找到季旭的那杯酒,端到他面前,“喝。”

    傅瀚海也跟着哄,“行了,人家小朋友不容易,你瞧瞧这一瓶儿,那一桌人都能被他干倒啊,出来养家糊口不容易,你也别娘娘们们儿的就抿一口,丢不丢人?来,都干了!”

    季旭也觉得自己在欺负人,本来心情就不爽又被家里逼婚,突然觉得偶尔放纵一下也是可以的,索性一口干掉。

    人就是很容易心智模仿,看到陈帜礼喝那么多,季旭就觉得自己喝了一杯,也是没有问题的。

    只不过人往往越觉得没有问题,就会越有问题。

    陈帜礼以前喝的多,但还记得得要命,今天为了那笔钱豁出去了,喝的时候把身边的事情都忘了,甚至是抱着一种失恋所以悲痛欲绝的心思去喝的。

    觉得自己可悲情了,可惨了,越喝越想喝。

    脑子不是很清醒了,但还记得卖酒的提成没到手呢,陈帜礼指着傅瀚海说,“先生……我,我站不起来,拜托您去吧台那说……这些酒,我08号卖的。”

    傅瀚海瞅着他这个样儿都觉得心疼,瞧着小孩的年纪一点都不大,脸上的稚嫩还没消失呢,也就是长得太好看了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

    和他这两天刚认识的成玉差不多,都是个美人胚子。

    可谁知道08号这样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能在酒桌上为了一点提成这么拼呢?他家成玉虽然命苦,可是吃不了苦,跟这还是不一样。

    买,必须买。

    傅瀚海麻溜的起身去付钱,结果一去就没再回来。

    老东西刚付完钱就被成玉抓到了。

    成玉来给他们乐队成员过生日,碰到说自己要开会的傅瀚海,当下就红了眼珠子往外跑。

    刚追到的心肝宝贝儿,傅瀚海哪舍得撒手,把喝醉了的季旭一股脑的扔在脑后什么都忘了,跟着追出去了。

    陈帜礼摇摇晃晃的起身要走,结果喝完酒一直不说话的季旭突然道,“别走。”

    当服务生当习惯了,客人一喊就要停,陈帜礼醉醺醺道,“啊,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扶我去卫生间。”季旭说。

    但季旭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只是没有倒下而已,但不代表他现在有脑子。

    季旭习惯了发号施令,尤其是对他的贴身秘书,他憋的慌,那他就想上厕所,可是他站不起来。

    恋耽美

    分卷阅读5

章节目录

总裁和他的秘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壶热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壶热水并收藏总裁和他的秘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