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和他的秘书 作者:一壶热水

    分卷阅读54

    总裁和他的秘书 作者:一壶热水

    吧?你这就是被季总看到了,他自己单身还性冷淡,就见不得别人有对象,陈哥你实在是太可怜了。”

    陈帜礼:“……”

    童豪是波琳的助理,当了两年了,身上有点gaygay的气质,大家都觉得很正常,只是他比陈帜礼还大两岁总喊他哥,这让陈帜礼很郁闷。

    后来陈帜礼发现了,公司的同事大部分都喊他陈哥。

    突然意识到原来在大家眼里……他基本是等同于波琳一样的存在,也许是以前的女秘书留下来的余威,大家觉得秘书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陈帜礼开始纳闷起来,难道这办公室恋情真是针对自己的?

    不应该吧。

    还是说季旭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有端倪,特意颁布这个条约来约束他的感情?

    陈帜礼醍醐灌顶,又想到季旭说以后再喝酒酒就开两间房……靠,原来季旭是这个意思啊。

    怕被肖想?

    陈帜礼很生气,很生气。

    原来季旭早就怀疑他了。

    可季旭有话也不明着说,还阴阳怪调地颁布一个什么禁止工办公室恋情,吓唬谁呢……有本事喝醉了别搞秘书呀。

    陈帜礼觉得自己好惨好惨的,季旭心里要是别龌龊也行啊,又不是真跟和明镜儿似的,整天怀疑自己男秘书的翘臀是不是真的,还想上手摸,真的清白吗。

    啊!?

    清白吗!

    老板到底是老板,清不清白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警钟已经被敲响,陈帜礼如果再出错,看起来就不只是工作条例警告了。

    可陈帜礼最惨的是,他的极品前男友唐俊语到现在了还在不停地联系。

    这让陈帜礼很头大。

    江苑博那个家伙也是个傻的,竟然在昨天自己生病的时候接了唐俊语打过来的电话,还给唐俊语说自己生病了,梦里都在喊他的名字。

    陈帜礼真的要气死了,他在梦里喊唐俊语的名字是因为想打死他,还能有什么想法?

    而且从那天两个人不欢而散之后唐俊语也并没有真的销声匿迹。

    陈帜礼威胁唐俊语说他再纠缠自己就举报他,可那家伙只消停了三天就开始换着号码的给陈帜礼发情诗。

    表白。

    诉说情意。

    陈帜礼以前喜欢这些,因为他以为唐俊语喜欢这些,喜欢说酸不拉几的情话,显得两个人格调都很高的样子。

    可现在他知道唐俊语不是什么好鸟,自己当初不和他上床可能也不是为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坚持,不过是因为不是很想上罢了。

    当时在学校里还没拿到毕业证,觉得能不搞就不搞,安稳毕业是陈帜礼唯一的愿望。

    反正一毕业陈帜礼就放开了,是唐俊语没抓住机会,倒是让他碰到季旭的时候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说到底柏拉图似得恋情也不是不靠谱,反正一拍两散的容易。

    把唐俊语的每个号码都像往常一样拉黑,陈帜礼心想,一定要藏好了,不能被公司的人发现他被一个男的纠缠,不然真的完蛋了。

    他还在勒阳那臭小子面前装直男,还教育别人,现在怎么也得装好了才是。

    唐俊语又换了号码,说准备往陈帜礼公司里送花。

    江苑博这个猪队友还以为陈帜礼这么多天不提唐俊语是因为心在痛,根本就舍不得别人,如今大病一场,于是他就把陈帜礼的工作地点告诉唐俊语了。

    陈帜礼真的想求唐俊语,甚至想跪着求他,千万不要送花。

    得不到季旭的人就算了,再丢掉工作,真的哭都来不及。

    而且经过童豪一提醒,陈帜礼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果然放了不少公司小姑娘送来的零食。

    各种吃的从来不缺,他还以为是公司福利好,主管经常请客呢。

    现在竟然都成了乱搞男女关系的罪证。

    抽屉里也确实有信,陈帜礼以前没注意过,现在打开一看,酸倒了一片牙。

    真不知道这些女人是怎么潜入季总的办公室把信塞自己抽屉里的。

    只能说,女人,真的无所不能。

    陈帜礼把信看完没敢扔,公司里都是女同事,扔了人家的信以后还要不要混了,女同事也要面子的。

    他把信拿到碎纸机那里准备消灭罪证,结果季旭手里拿了一叠资料走过来说,“把这些全部都……你拿的什么?”

    陈帜礼连忙把粉红色信封往背后一藏,“啊?什么?您需要把这些都碎掉吗,我来……”

    季旭并没有理他,反而朝陈帜礼伸手,“我看看,你拿的什么东西?”

    “没什么,”陈帜礼很纳闷,季旭怎么什么都想看,就这么好奇?还是个宝宝吗,“就是那个啥,恶搞的信件,我马上销毁。”

    “粉色信封,应该是情书,”季旭皱眉,“公司内部员工禁止恋爱的公告,忘的这么快?”

    陈帜礼不被允许谈恋爱这事儿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他做为被追的一方,没有答应对方应该不算犯错,可女同事如果被抓到了,那就叫知法犯法了。

    “季总,就是一些没用的文件,您去忙吧,这些我弄就好。”陈帜礼尴尬道。

    可季旭竟然很生气,特别生气,气到一整天都阴着一张脸。

    陈帜礼:果然是针对我的条约……我真惨。

    季旭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沉着脸给陈帜礼说,“帮我这个周六约季双满。”

    “啊?季双满是谁?”陈帜礼懵圈。

    “自己百度查。”

    “好的。”

    季旭已经变成火药桶了。

    陈帜礼网上一搜,发现这人竟然是个心理医生。

    第29章

    恋耽美

    分卷阅读54

章节目录

总裁和他的秘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壶热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壶热水并收藏总裁和他的秘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