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第二十章

    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她有记忆的童年里。

    养过一株含羞草。

    那段时间好像家家户户的阳台上都栽着这么一小盆。

    她不是赶流行,不过觉得含羞草好玩,单纯想自己每天亲自看看这种神奇的草而已。

    那天她妈妈下班回来,带了一株很小的含羞草。

    她多高兴啊,心心念念终于盼来了。

    于是她每天都去观察它,没事就摸摸它,一到浇水就自告奋勇去给它淋水,太阳出来就给它晒晒,下大雨了就给它放进来

    日子一长它越发茁壮,叶子越来越大。

    但她已没有那么事无巨细。

    她已窥破含羞草的神秘。

    都说当父母了才能体会和明白自己父母的难处和感受。

    这个道理她觉得适用于任何时候,任何事情,说白了就是换位思考。

    但她觉得,更多的,是因果报应。

    比如这个时候。

    兜兜转转,她好像站在当时的阳台上,随风飘摇——

    她成了那株含羞草。

    生物老师还是那个生物老师,脸上看不出开心的痕迹也看不出不开心的痕迹。

    但她的脸上能看出,不仅能看出开心与否。

    还能看出她的委屈和伤心。

    她原先不觉有哪里不对。

    不过是你教课,我接受。

    一切如常,她大概也没仔细想,自己接受的也毫无抵抗。

    命运成长都是你说来就来

    本是花鸟市场一株不起眼用来换价的商品,却有你如此悉心相顾

    它含羞,害怕,最终还是为你所开

    漂泊随意惯了,你也没对它多好

    不过它感受到,自己不是一个人

    但你说走就走,不给一点机会

    它也不知道晒多久才是吸收阳光而不是被晒伤

    它毫无防备的就面临从前从不是问题的问题

    不过是

    少了你关注而已

    她心里不能说不是震撼的。

    震撼于内心深处的那股酸楚,来的如此强烈而明显。

    于是,她想——

    谁能陪伴她。

    不,换她更喜欢的方式说——

    她希望谁能陪伴她。

    她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更不用说是谁了。

    但现在——

    她知道了。

    英语老师看到她和班长走在一起,还没走过来就打趣他们。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生物老师,生物老师也看着她,她第一次这么鼓起勇气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却看不出他是否在意或关心与否。

    他说:“卫生都做完了?”

    班长毕竟是班长,立刻很负责的说:“都做完了,桌子板凳都码好了,其他卫生我都检查过了,保证学校检查给满分。”

    其实还差她擦的那扇窗户没看,但班长撇去这一点没说。

    生物老师点点头,手里抱着一沓摞的很高的资料看着却毫不费力,那沓资料搁她身上估计就翻了,但他抱着很轻松。

    英语老师正在和班长套他和乐音的话,俩人一个努力挖坑套话一个不好意思,双方正说着突然听到旁边冒出一个声音。

    “老师我帮你抱一点吧!”

    生物老师本来就一直在看她,另外两人倒是一下看过来有些莫名其妙。

    她到底是一时冲动还是想了许久没人知道,但她微粉的双颊泄露了她内心的焦灼和紧张。

    班长看到生物老师手里那么高的资料反应过来,“啊对啊,老师我来抱吧。”

    生物老师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她脸上转移,一脸平淡的对班长说:“放学了就赶紧回去吧,你们学习任务重,早回去把作业写了。”

    英语老师也站过来,贴在他旁边,善解人意道:“这是晚上老师们开会用的,没事,不用你们帮忙,快回去吧啊~”

    班长挠挠头,看了眼她又看了眼生物老师,应了声好,接着又说了几句话就准备和她一起告辞。

    两个老师点点头,就先行一步。

    万没想到她此刻的执拗如此坚持,“我,我想帮你。”

    班长身子都已经往前走了听她有些发颤的声音惊讶回头,英语老师似乎也有些怔愣,生物老师这哪里像是要人帮的样子了,就是看他力气大,才把东西全给他抱着,如果要帮忙她早分担了,这么想着,英语老师笑盈盈的说:“乐音没事的啊,快回家吧,就是十沓这样的东西你们覃老师也能搬得动,别担心~”

    她只是看着他不说话,甚至还暗暗用门牙咬住了下唇的一角,看起来固执吧又缺了点我行我素的嚣张,看起来可爱吧这脸黑沉沉的又实在看着不是幅开心样儿。

    班长不知道她抽什么风,只是觉得此行完全没有必要,但下一刻他听到生物老师开口。

    “确实有些费劲,过来吧。”

    英语老师瞪大着眼,不可思议的,眼睁睁的,看着站在一旁一口气能拉动十头牛的生物老师分了一沓资料给小跑过来的学生,说是让她帮忙还真的毫不客气,一分就是一大半,她看那学生接的磕磕碰碰,她是看的颤颤惊惊就怕一个不注意那资料就把这小姑娘给压垮了,在那学生快接不住的时候他才收手。

    英语老师突然想起物理老师和她说,老覃有个怪癖,爱整学生。

    她当时正喝着玫瑰花茶,听他这么一句差点没笑得把自己呛住。

    他那么一个人还能整学生?要整也只能说是他太严厉了,整的学生都怕他,尤其他出题还变态。

    当时那物理老师坐在另一张办公桌上,捧着从她这顺过去的玫瑰花茶,轻轻嘬了一口,很大佬的摇摇头。

    “不是这个整。”

    她倒好奇了,但物理老师不说了,还眉毛挑的老高,神秘兮兮的说:“天机不可泄露”。

    她当时不懂什么意思,但物理老师说完这个又没说什么,她也就当听了个笑话,也没放在心上。

    但这一刻,他们三个人并排走在路上,甚至那个学生有些落后,渐渐有跟在他俩后面跑的趋势,但她怎么也不觉得,旁边的这个人,是在和她并排走。

    然后就想到物理老师的话。

    英语老师知道,学生都怕生物老师。

    他严苛,仔细,奖罚分明,还容不得一点虚假。

    英语老师忍不住瞥了眼那学生,她正专心抱着那一沓东西生怕碰掉,走得快又小心。

    一副认真帮忙无可挑剔的样子。

    可还是有些奇怪。

    但你若真要仔细去想其中的不对劲,英语老师是个成年人,自然能想到一些,尤其她自己还喜欢他,但正是她喜欢他,所以她不敢想。

    学生和老师,还是这么个老师,还是这么个学生。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资料并不是送往任何一个办公室,而是送到办事楼的一号会议厅。

    她有些喘,把东西小心的从自己胳膊上推到桌子上后,她仿佛十月怀胎大肚子卸货瞬间轻松,靠在一边,两只手臂甩来甩去。

    英语老师笑着表扬了她几句,她尬笑了两下,见生物老师在一旁给那堆资料分门别类,英语老师也跟在旁边帮忙,她一个人站在一边,但她没觉得别扭,反倒站着没走,就这么看着。

    然后他就这么偏过来头,看着他,双眼如炬,她呼吸瞬间有些打乱。

    “还想帮忙?”

    她摇摇头,那资料封面一串英文,她看懂字母就不错了,英语和理科一样,在她面前,她都是文盲。

    生物老师看她这下倒是飞快的摇头了,笑了:“那回去吧。”

    英语老师也从他那边抬起头,和她再见。

    她步子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挪了几下,终于出声了。

    “老师。”

    两个老师纷纷回头,但他眼神看着她,知道她在喊他,边看着她不说话。

    她说:“你们什么时候开会啊?”

    英语老师说晚上8点30,然后问她怎么了。

    怎么了,没怎么,大概就和刚刚一样。

    鬼使神差的。

    今天好像她总是在突破自己。

    “我想补课。”

    这句话不是在回答英语老师的问题,英语老师也没明白补课什么意思,便下意识的看了眼生物老师,见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直起身。

    “怎么补?”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英语老师和她,一个摸不着头脑,一个内心慌张。

    “上午那套生物卷子的作业,我写完了,想让老师给估个分。”

    “你自己估了吗?”

    “估了。”

    “多少分?”

    “六……十几吧,我对的杨灿的答案。”

    他突然笑了,“离八十还差近二十分……那是应该补补了。”

    英语老师听的一头雾水,但看他们对话接洽自如,便好奇想问问,生物老师突然给学生做了个安排——

    “你先去我办公室等我,6点15我会过来。”

    第二十章

章节目录

乐事(1V1)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霸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霸王花并收藏乐事(1V1)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