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第三十一章(微h)

    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她第一次看片的时候,还不知道看到的这些是什么东西。

    更不知道——

    两个人赤身裸体,交缠在一起,是在做什么事情。

    但是那电视里发出的娇喘深吟却莫名的让她红了脸颊。

    然后她大概知道了。

    这是在做能让人羞羞的事情。

    害羞,能让她有一种神神秘秘暗自偷乐的刺激。

    犹如现在。

    他扣着她的小胸,五指分开又狠狠抓了一把,在她喘息的时候那乳晕周围留下了几道红痕,他的嘴唇亲亲吻上她的小耳朵,舌尖轻舔她的耳窝,引出她耳后一片鸡皮疙瘩,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如此贴近。

    “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她心里猛然升起一种女性潜在的恐惧感,“我……”

    他忽然抓着她的两瓣小屁股猛地就往他那贴,她下半身一下往后抽,她急忙反手抓住他一侧手臂惊叫:“老师!”

    耳边传来他压抑的喘息声,那呼出来的气息热烫了她的耳朵,他的声音此刻极为低沉,发着哑,他的鼻子嘴巴似乎都贴在她颈窝间蹭来蹭去疯了一般嗅着她的味道,她被他弄得整个人都要疯了,长发沾的肩头后背到处都是,她哀求道:“老师,我们这样……我们这样……啊……”

    话才说一半,他一直暗中未动的下身忽然有力的前后动起来,甚至有些残暴的用力扣着她的小屁股,五指陷入臀肉,让她坐在他坚挺的武器上上下滑动,她止不住的哼哼直叫,他却轻笑。

    “我们这样怎么了?”

    她如同他手中玩具任他把弄,长发飘来荡去,想反头和他说话出口却是被撞的细碎的呻吟,他都没有插进去,不过是用手掌牢牢抓着她的臀瓣坐在自己那长东西上一下又一下,他慢条斯理放慢了点速度,亲她的后颈:“说啊我们这样怎么了……”

    说个毛!

    她全身心的感官都被他掌控着根本不能说话。

    他突然后仰靠上后背沙发,她整个阴户一下滑上他竖的高高的性器,那一下太过刺激,她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小腹一抽筋,两人私密紧贴缝隙间漏出一片水,她一颗心都吊到嗓子眼,怦怦跳的她气都喘不上来,她简直临近窒息,不得不发出示弱求情的声音:“老师……”

    他却陡然加快手速,抱着她的臀在自己身上快速滑动,她要说话的声音瞬间出口成吟,啊啊的叫个不停,如同叫春的母猫,叫的惹火又淫荡。

    不行了……

    她觉得她要死了……

    他太过分了,把她的腿分这么开弄得她整个阴户大开,紧贴在他的性器上不断摩擦,她整个上半身如浮萍一般被他弄得一颗心跌来荡去,根本无法思考,分开的双腿禁不住这快速又猛烈的频率,如弹珠一般在他的大腿上弹上弹下,撞的啪啪直响,她不得不用力抓住他的手臂以撑住自己东倒西歪的身子。

    他速度在这个时候忽然变得更快,用力将她的私密和他的性器贴合的毫无缝隙,大概他也疯了,抓过她一只手直接带她摸上他那嚣张的顶端,她吓得肩膀一抽就要缩手他却紧捉不放,“告诉老师你摸到了什么……”

    她手触之地湿热滑腻,她又惊又恼,眼泪都出来了,连连摇头大喊:“不知道不知道你变态!”

    他忽然坐直身体手往她身前往下突袭她下面,狠搓她的阴蒂,单手扣着她的臀部在自己性器上摩擦上上下下。

    他带着她的手摸到那滑腻的贴合处,“这是你浇水的树根啊音音。”

    他摆动动作太大她从他身上滑下去的一瞬那囊袋一下拍到她的外阴唇,又重又响。

    啊的一声,她泄了。

    他笑着将她转过身来面对面坐着,拿开她捂着脸哭泣的双手,轻拍她的后背,又亲又哄:“怎么又哭了。”

    她红鼻子红眼睛抽泣的正伤心,她下身很不舒服,女性最私密的地方湿嗒嗒黏乎乎的让她觉得好难堪好丢脸,泪眼朦胧里能看到他一身白衬衫倒是不如往常工整,甚至衣服面上多了些被汗水打湿的水迹,可那喉结下方叩开的几粒扣子反而让他多了一份不同往常的气质,诱惑又迷人。

    她看着看着就忘了抽泣,相比起她的狼狈,他太正常太好看了,这么一想她越发的心里憋屈,打了个嗝,怔住,小嘴一瘪,一下哭的更厉害了,眼泪哗哗的低头使劲哭,哭的大声又凄惨,还用力打开他伸过来摸她的手。

    她根本不想理他,肩膀一抖一抖的,声音也抽抽泣泣听着就可怜。

    他看着她好笑,任她打了几下累了没力气了就继续顺着她的脑顶到后背摸她,给她顺气,电视机打过来的光给她镶了一层绒光,黑色长发从脑顶到发丝都带着薄薄一层光辉,那光一直顺溜到她身前才消失在那些沾了汗水的发梢上——

    丝丝发尖沾了汗水黏在她白莹的皮肤上,像极了他幼时不小心打翻的那盒松烟墨,铺好的生宣纸上瞬间被溅了浓黑一片,他不知所措之际那一片黑的吓人的浓墨已慢慢渗透进了纸张里,褪去浮华的重黑只留下低调的一片灰迹,给那白生宣赋上一层温柔又个性的光芒。

    她便是他手中的宣纸,这一头黑发如墨泼洒在她的肩头后背,衬得她这张宣纸水白如玉,在这一片昏暗的视野里白的惹眼白的动人,这一画面如同温水煮青蛙,默不作声的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

    尤其这细长的小脖子旁好几根碎发湿湿的贴着,跟着她哭泣的频率耸动着,看在他眼里,洁白而媚淫,才稍作平息的心又毛躁的跳起来,那树根猛地一震,树冠微颤,晃一下直挺挺的就打到她的小肚皮——

    啪的一声还带着黏糊的水声。

    她一愣,拿开搓眼泪的手,霎时满脸通红,慌张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挣扎着起身就要跑,被他一把拉过来推到沙发上,她看到他的眼神脑中顿时警铃大作,翻过身就要往前爬,他大手又往前一捞,就把她的腰捞到眼前,她重心不稳腰被他往后一拖一下便跪趴在沙发上,小屁股翘的高高的,又白又圆,他看的红了眼,伸手就往那一侧拍了一掌,打的那肉微颤。

    她叫出声,听到他略微不悦的声音——

    “不听教训,不是说了见我跑一次就多跑十圈么嗯?”

    她一下感觉到臀缝的火热,他那弩张的箭已上弦,不由分说就贴上她此刻被他强行分开的臀缝,她吓得屁股扭来扭去,不安分的死命挣扎,恐慌万状的跪着要往前去,他这下没了耐心一把把她翻过身拖到身下,双手一合拢就把她一双细长的腿并到一起往上举高,暴露出她整个还在流水的私处——

    丰富交叠的软肉,和那被狂风暴雨侵袭后垂下的花瓣一般,梨花带雨的一层包着一层,包裹着最顶端的一颗花蕊。

    他喉间微动,忍不住用手拨开那两瓣小软肉,用指尖逗弄那一粒娇羞的花蕊。

    “老师!”一阵酥麻,她惊恐的一把抓住自己腿上的那只手,提醒他:“老师不一样!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眼微眯,一手锢着她的脚腕,另一手伸出几根手指在她那像个小梭子一样的隐秘地方往下轻轻刮了刮,刮得她屁股猛摇,她上一刻的眼泪还挂在眼角这一刻又被私处的酸痒刺激的泪水横流。

    她胸腔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吊的她心慌慌,声音断断续续,“我!嗯……你你……我我之前……”

    她一张老脸都要羞没了,她双腿被并握在手里的这个姿势她都能看到自己下面三角处稀稀拉拉没长齐的毛,她话还要怎么说他才能明白,“我之前都是穿了衣服的!我现在!现……现在……”

    他忽然抬眼看了她一下,她胸口一下怦怦猛跳,下一刻他突然松开她的腿,一下得到解放的双腿被放倒,她大喜,滚了个侧身胡乱抓了地上的衣服就要跑,不想他一把把自己衬衫从头上一扯,大腿一跨就抓住已经跑到地毯那边的她。

    毛绒地毯很软,她以为自己骨头都要碎了,被他扑到地上那一刻后背只是一阵毛痒。

    他直着上半身深深看着她睁得溜圆的大眼睛,心里直发痒,忍不住俯身亲了亲,手上绕着脱下的白衬衫,随便绕了几圈就在手间绕成一股粗绳。

    “举一反三,老师教过你没有。”

    “什么?!”她急得一头都是汗,不明白的看着他,却更惶恐的发现她的双手已被他的白衬衫牢牢圈住,此刻她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他揪着她的小下巴啄了两口,为她答疑解惑,“老师把衣服都脱了,我们不就一样了吗。”

    他额角的汗珠滴下来顺着刚毅的下巴一路经过他鼓起的喉结啪嗒一下落到他厚实的胸膛,一路不平坦的滴到小腹最后落入一片毛丛中,滴到她腿心,他何时已经贴的她这么近。

    她泪眼涟涟的直摇头,囔囔道:“不一样不一样……”

    她逃跑最后被抓捕的地方就在那音响不远处,电视里的女优大汗淋漓的到了高潮,放声高叫,叫的她魂都要散了,她扭头想要解救自己的双手,身子在毛毯上扭来扭去水蛇一样看的他嗓子冒火,手卡着她的小腰,猛然往下一拉,把她双腿拉开跨到他两边的手腕上。

    她啊的惊呼一声。

    太羞耻了!

    这种她东门菜市场青蛙才会有的姿势她竟然复制的一模一样!

    他怎么这么可恶!

    他那粗壮的性器又长又热,搭在她整个阴户上缓缓磨着,磨得她心头烧火,想要伸手去拉他双手被缚住她只能哀求:“老师别这样……我……我太难受了……”

    他的汗滴下来随重力落到她打开的腿根处,耳边传来她细细叫声,杂糅着电视里不堪入耳的啪啪水声,他那东西开始胀得他发疼,俯低身子贴着她的唇,他压抑着嗓音,“我也很难受……”

    说完他头往下舔过她的颈侧锁骨最后一口咬上她的乳尖,她一声尖叫。

    那小小荷花尖整个落入他嘴里,用力吸含,他如饥似渴狼吞虎咽,齿间揪着她不放,大口吸她那躺平隆起一点点的乳肉,难耐的伸出一手揉她的另一边小胸,搭着她大腿的手抱着她的臀部,下身不断的,用力的,前后耸动,耳边电视里的女优说了一句日语。

    她没听清,或者说,现在什么声音她都听不进,眯着眼她神都飞了,他却倾身而上亲亲她的脸颊,问她:“知道刚刚那个女生说了什么吗,”

    她视野一片水雾,模糊不清,“什……么……”

    他看着她,重复了一遍那句日语,嗓音蛊惑着她,下一刻他就翻译了这句话——

    “我很早就幻想着让老师干我……”

    她猛地撇过脸,不想和他太贴近,害怕的紧抿住嘴,他好像放过她没打算继续追问,微微直起上半身,用手握住自己那东西抵住她。

    她头皮发胀,想抓住什么却抓不到什么,只能无助的扭动来缓解身体深处的痛苦。

    他真的是魔鬼,是恶魔,他用那顶端缓缓擦着她外侧的唇肉一上一下,这是凌迟前的缓刑。

    末了他还要问刑,“这里这么敏感……”

    那水淋的他顶端湿漉漉的,“水这么多……”他伸手贴着她的腰际一路贴合向上拂过她的肚脐胸间直到她的嘴唇边。

    她正迷离着眼,小嘴微张着呼气,他的大拇指在那下唇抚摸着,声音轻柔,“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她一样……”

    “没有!”她猛然睁大眼,先看到被电视屏幕的光映的五颜六色的天花板,一下分不清身处何时何地,仿佛一下回到那一夜,她情不自禁的那一夜,她偷看这平胸妹的那一夜,她的小秘密此刻完全暴露了,在他面前毫无保留的暴露。

    “没有也没关系。”他握着那处上下滑动,“我想过就行了。”

    她愣住,他那剑拔弩张的东西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他喉间在她耳边忽然一声闷哼,听的她一下腿根子发软,骨头都酥了,感受到私处的异样,她颤着音:“老师你别……你你你三思三思啊……”

    “我是要好好思考……”

    他猛然挺进,压抑着嗓音——

    “怎么进去。”

    他的顶端划着她那滩水冒进去一个头就卡住了,紧致湿热,他很难受,她也一样,在他进去的一瞬她立刻就夹紧了腿,那里娇嫩柔软,怎么禁得起他这么狂妄的入侵。

    太疼了,她眼泪水顺着眼角一直流,他额上冒出很多汗,挺阔的肩部都是尽力克制逼出的汗水。

    她呻吟的声音像道温泉一下清透过来,他软了心,凑过去吻她,她难耐的动了动下身,一下又激的他那胀大一分急突突的就往里进,扩的她里头一下疼意翻腾。

    一声急喘,她眼一眯,没了意识。

    再醒来。

    窗外已是天明,一眼望过去却是密布的绵针细雨。

    下雨了。

    第三十一章(微h)

章节目录

乐事(1V1)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霸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霸王花并收藏乐事(1V1)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