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第三十五章

    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方沁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不,正确的说,最先有动作的,是方沁。

    “妈!妈……妈妈妈!”方沁回马枪连忙往下去,刚好对上,踏完最后一层阶梯正欲拐弯的,自己妈。

    “干什么,鬼喊鬼叫的。”方妈妈瞟了眼方沁,扶着栏杆微喘,“好久没爬楼了,不行了……”

    方沁面上打着哈哈直笑,心里头却是猛打鼓,又惊又怕的声线都在抖,脑袋动来动去想给上面递个眼色又不敢有太大动作怕被识破什么,只好先堵在楼梯拐口,僵硬的给自己妈顺气拖拖时间:“妈……你,你缓缓,缓缓气,别累着了……”

    方妈妈点点头,一边推着方沁往边儿去,“行了行了,你拍的我都要吐了,你这手劲和你爸……”后半句话随着方妈妈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嘴边。

    没拦住的方沁直趴在栏杆上,捂脸叹息,暗道完了完了,下一刻却听到生物老师语气平常的声音——

    “秦姐。”他泰然自若的打了个招呼,随后摸了摸怀里人的脑袋,后者愣了愣却反应很快的喊了声“阿姨”,乖巧的很。

    方沁咳了咳,眼观鼻鼻观心,眼珠子却默不作声悄悄转到她妈那边,看到自己妈一言不发看着上面的样子——

    眉头下沉,嘴角吊着,好像完全不惊讶也一点不像平日里要骂人的表情。

    越捉摸不清越风雨难测。

    方沁一下高度紧张,左看看楼上右看看自己妈,不知所措间,她妈妈有了动作——

    从方沁手里拿过铁饭盒,谁也没应,也不知对谁说了句:“先进屋吧,我熬了鸡汤,别凉了。”

    外头天已经全黑了,雨淅淅沥沥下着,和她家挂钟走动的声音合在一起越发显得屋里空荡荡。

    她抬眼看钟,已经快九点了。

    方沁仰躺在沙发上,懒懒的剥着茶几上的橘子,偏首看到她正襟危坐地样子一下笑出声,丢一股橘子进嘴里,嚼着说:“欸这位姐姐,你知道你都第几次看钟了吗?”

    隔五秒看一次,服。

    不过对自己妈,方沁更是服,上来就分开两人,让两个小姑娘先进这边屋里,顺带嘱咐这位感冒的同学把汤喝了,饭菜能吃多少吃多少,至于生物老师。

    “覃老师,搬这新家怎么样啊?这么久了也没请秦姐来看看?”

    于是四个人分成两个队伍分别进了两边屋。

    而她们俩进屋后,先是面面相觑一阵,然后相视而笑。

    “音音……我今晚在你家睡吧……困……”方沁打了个超大的哈欠,抓了个抱枕整个趴倒在沙发上。

    她忽然起身去开电视,方沁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兴奋道:“哎哟开电视啦!快快,遥控器遥控器!”

    之前方沁想开电视,她没让,她心里太混乱需要安静安静,但现在太安静她反而容易想太多。

    把遥控器递过去,她刚落座到方沁旁,就听方沁问:“音音,还有橘子吗。”

    “……”她深深叹口气,仰头道:“方沁,你说……你妈妈会和生物老师说什么?”

    刚刚喝汤的时候,方沁坐她对面一阵严刑拷打,她愿打愿挨都招了。

    方沁听的瞠目结舌,听到最后直接半眯起眼,双手举起大拇指,情难自已的喊了声,“师娘!~”

    方沁正专注于调台,听到她这一发问也禁不住思考了一下,但女儿嘛,对自己妈多少还是了解一点——

    “这个……真不知道。”

    女人,尤其是当妈的,很难猜。

    “……”她没话可说。

    方沁倒是一身轻松,凑到她身边,一阵感慨:“音音,你大佬太令人震撼了,我还以为你就是偷片,结果哪知道你还顺手把人给偷了,还是生物老师!!真的……牛逼……牛逼啊!”

    她可笑不出来,反手就是两掌,这掌心还没拍下去,门铃响了。

    她和方沁对视一眼。

    “大家长会议结束了估计。”方沁说。

    她点点头,起身去开门,有些忐忑有些紧张唯独不慌,一想到门外会有生物老师她就不慌。

    一开门。

    果然是方妈妈……但没看到他?

    “阿姨。”叫了声方妈妈,她侧过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

    方妈妈点点头,拖鞋进屋,一转头发现她还站在那,便开口,“别找了音音,我没让他过来。来来,阿姨和你说几句就走,都很晚了这时候。”

    她反首点点头,关上门摆好鞋子才过去坐下,屁股还没落下就被方妈妈拉到身边。

    她欲起身给方妈妈倒杯水,方妈妈直接把她手拉下,“不用,我不渴……你看着阿姨,音音。”

    她看向方妈妈,等着对方说话,谁知道方妈妈看着自己就这么看着不说话了。

    这不说话就这么干看着,她反而有些坐不住了。

    “……阿姨?”

    “你知道阿姨刚刚和覃老师谈了什么吗?”方妈妈不等她回答就说:“谈学校对你们两个的处罚。”

    见她没什么反应,方妈妈深呼吸一口气,“你知道你……和你的老师交往,是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

    她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可能是分开,也可能是还在一起,就像所有男女交往,总有一个结果。

    但显然旁观者不一定这么想,尤其是大人,他们只觉得他们两个在一起只会有偏恶的后果而不是圆满的结果。

    她暴露在空气中的汗毛有些竖起,胃也有点不舒服。

    方沁想当和事佬打打诨,方妈妈一个眼神过去,和事佬的气焰已经烟消云散。

    她不语,方妈妈也不在意,叹口气,“我问了覃老师了,他说是他主动的,我就说那天提到你和易选他怎么脸色不好……”

    她急忙摆手,解释道:“不是老师主动的,阿姨,我很喜欢他,真的,我知道这种喜欢和喜欢方沁喜欢您是不一样的。”

    说罢她看着方妈妈,又重复了一遍:“我很喜欢他。”

    方妈妈教学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事,听到这个小姑娘说出这么一句铿锵鉴定的话,竟然无法淡定,她平常生气,那一般是对方沁居多,对这个孩子,她是心疼更多,但此刻,她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喜欢什么你喜欢!”十七八岁青春少女当然容易“喜欢”,但这种“喜欢”能有什么用?!

    方妈妈眉头拧在一块,稍降低一点音调,尽量控制住自己,平和的说:“音音,我不管覃老师对你做了什么,都还搬到你对门来了,这个我也不管是不是巧合,阿姨希望你保护好自己,和他保持距离,不要出什么不好的事,好吗。你要谈恋爱,阿姨也不反对,你要和覃老师谈朋友我也不反对,抛开你们的关系不说,覃老师确实是个很优秀的男朋友人选,但是,你现在还小……”

    “我知道我还小。”她看向方妈妈,眼眶有些发热。

    她怎么不知道她年龄很小?

    但就是因为小她才无法割舍,因为小,意味着她往后独自成长的时间还很长很长。

    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长度,充满茫然和无望。

    对着自己点点头,她有些自语有些倾诉:“我要照顾好自己要读书还要做很多事,本来嘛,我自己一个人一直这么到高考到大学都没关系,但是我运气好,我竟然能喜欢上一个也喜欢我的人……”

    方妈妈没想到她的喜欢这么坚持,摸了摸她的脸颊,劝说道:“音音……这种喜欢是你现在这么想,等你上了大学进了社会,还有很多人很多东西等着你去喜欢,你现在的喜欢能坚持多久呢?他又能坚持多久呢?他面对的永远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你能坚持他能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真的没办法……”她也是才知道由奢入俭难原来不是只针对生活,咽了咽唾沫湿润微微发痒的喉咙,她哑声道:“您硬要我撇开他继续自己一个人做饭洗衣服拖地学习……阿姨……”

    她默默低下头平缓自己的呼吸,声音很小的说了句——

    “我不知道我一个人的极限是什么时候。”

    方妈妈沉默了。

    方沁看着这俩人说来说去的,自己都有些抓耳挠腮。

    老师和学生谈个爱多劲爆,而且还是和生物老师,更劲爆,交往嘛,喜欢就合,不喜欢了就分,大家何必这么惊心动魄多愁善感的呢?

    “妈?妈妈?妈妈妈妈!”

    方妈妈没好气的转过头,“你去收拾收拾饭盒,准备回去了。”

    “音音早洗好了,就放在餐桌上,拿了就能走……”方沁看着自己妈回头的眼神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举手投降,去拿饭盒。

    再回过头,方妈妈心头有些酸涩,然后笑了起来——

    “音音,送阿姨去楼下吧。”

    她有些讶异,“阿姨……”

    方妈妈摸了摸她的脸,语态轻松,“阿姨今天熬汤特地放了好多红枣,你叔叔从新疆出差带回来的大红枣,特甜,汤怎么样?好喝吗?”

    她不明所以的看着方妈妈,后者却噙着笑。

    这么近的距离她能清楚的看到方妈妈笑眼旁边的细纹,但一点方妈妈笑容的暖度,这暖度暖和的她心里好热,热到她忍不住说了句,“阿姨我……我可以抱抱你吗。”

    方妈妈笑出声,“这要说什么,当然可以啦!”说罢就揽过她好好抱了抱。

    她则闷头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句,“好喝,特别特别好喝。”

    出门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生物老师,腰杆笔直,身姿自然的站在门外。

    一副等人的姿态。

    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要描述一下那就是温泉咕咚咕咚冒泡。

    “覃老师过来了?”方妈妈笑道。

    后面正换鞋的方沁如临大敌,鞋都不顾了先老实的喊了声“老师好”。

    她倒是没说话,只是忍不住抿嘴笑起来。

    方妈妈一看到站在门外的人,首先就看了看里头脸微红的人,而后才继续说,“我还以为覃老师这个点已经睡了,这么晚了……是来和秦姐说再见啊还是干嘛呀。”

    谈话的时候说好的今晚老师学生这两人不许见面了,这覃老师又出来了。

    门开的时候生物老师的眼神就落在里屋的人身上,这会儿听方妈妈说话才移开目光,礼貌道:“我来送你们回家。”

    方妈妈顿时扬眉,乐呵的一阵客气后,“行,那就麻烦了啊。”说完便转身和她说再见,带上穿好鞋的方沁两人正要出门,方妈妈忽又转身叮嘱她——

    “早点睡啊音音,还有啊,以后要是有谁欺负你直接告诉阿姨,告诉沁沁也行。阿姨虽然没有一手遮天的本事,但是保你一个小丫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微低头,什么也没说,仿佛反应迟钝一般,缓缓点点头。

    方妈妈很满意,正好,现在什么也都说开了,在场的除了方沁都是明白人,于是又特意加了句,“尤其是这位覃老师,他要是对你不好,立刻马上,来找阿姨。”

    她“啊?”的抬头一眼就先看到微笑的生物老师,方妈妈的话在她耳边迅速过了一遍,她当即就要点头,但脑子一热,嘴上却先出了声:“没有没有,老师对我很好的!”

    方妈妈不可思议的看看她,然后故意黑着脸看向生物老师,“你可以啊,这姑娘刚追到手就开始向着你说话了,这以后要真结婚了还得了?”

    生物老师嘴角微扬,只是看着里面的人不说话。

    一副不想反驳且很享受的样子。

    这场面,方妈妈和方沁看的都鸡皮疙瘩落一地,下一刻生物老师就被方妈妈拖走了。

    她则站在门口挥挥手,直到他们下楼看不到身影后才关门回屋,靠在门板上发呆。

    那头搁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有短信。

    她收神看了看,挠挠头走过去,是老师来信——

    “我很快回来,你先睡。”

    她两手抓着手机,低头看着那屏幕傻愣愣的直笑。

    这句话很普通甚至都没什么特殊含义……

    但就是有些奇妙的,让她因为方妈妈的话一直安定不下的心,平稳落地。

    那头生物老师将方妈妈和方沁安全送到家回去后。

    回家的小路上……

    方沁和自己妈交流着对生物老师的看法。

    “我现在觉得我们……哦不,已经是音音的了,我现在觉得音音的生物老师还蛮好的,这么晚还送我们回来,多好的人啊,是我以前误解老师了。”当然,方沁是不会坦白自己对生物老师的惧怕,太怂了。

    方妈妈瞥了方沁一眼,好笑道:“你这孩子,真是……给你颗糖你就笑开眼了,你真以为你覃老师就单纯想送我们回来啊,半真半假吧也就,不过这小覃是真不错。”

    方妈妈说着说着看到自己女儿,又忍不住感叹:“不管怎么说,音音还是可以,这覃老师我原先还想介绍给你表姐的……”

    “啊?什么意思?”方沁前面还没明白自己妈说的那个什么“半真半假”,这会又更糊涂了:“我表姐?我表姐现在不是有男朋友了吗?不是啊妈,那你现在到底什么态度啊,你不会真的要告发我们小音音吧……”

    方妈妈揪起方沁右脸的一坨肉,“就你爱操心,你先操心操心自己吧,你看看你上次月考……”

    “欸妈妈妈!”方沁连忙拉下自己妈的手,谄媚的笑说:“我们快回家,回家,啊,我明天还要上课呢。”

    方妈妈忽然放慢了脚步,悠悠的叹了口气,“唉,我们音音啊太累了,我对音音……”

    都大跨步走到前头了,方沁奇怪的回过头,“嗯?对音音怎么了?”

    方妈妈喉咙哽了哽,摇摇头,越过方沁上楼了。

    方沁看着自己妈的背影,决定回家和自己爸好好握握手。

    女人,尤其是当妈的女人,太难以猜测了。

    第三十五章

章节目录

乐事(1V1)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霸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霸王花并收藏乐事(1V1)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