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第三十七章(车上的微微h)

    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教室走廊外,成熟男人的背影和婀娜女人的背影,没有靠在一起。

    却一点不妨碍——

    “他们看起来很配,对吧。”

    她惊诧的回头,正百感交集,目光一下瞥到物理老师手里的东西,刹那间忘记自己刚刚想说什么——

    “老师……??”

    物理老师正叼着一根卫龙一点一点的嚼进嘴里,随着她惊讶的眼光低头一瞧,恍然的“噢”了一声,耸耸肩,“刚翻黄浩抽屉找到的,当我借他一包了。”

    黄浩,他们班第一胖的大胖子,上课吃肯德基,下课吃麦当劳,大课间做操吃卫龙的零食小王子。

    物理老师往后一坐,一屁股坐到她靠着的桌子上,再挤出两根卫龙,惬意万分的感叹:“哎~还是卫龙好吃,爆米花算什么?”说罢又看向她,伸手晃了晃,“来两根?”

    她摇摇头,“谢谢老师。”

    说完回过头看向正对自己的窗外。

    两人还在说话,但英语老师的背影看起来有些激动,说了一会儿话后便背向生物老师做了好几个幅度很大的深呼吸。

    “你现在还觉得他们看起来很配吗?”物理老师忽然开口问道。

    她还未回答,物理老师已经吃着卫龙吟吟出声了,“老覃还是和生物模型最配。”

    “……”

    怎么说呢?

    很配还是不配,只看第一眼,心里应该会立刻浮现出一个简单粗暴的判断。

    可她刚刚再看——

    两个背影远远望去依旧相配,高大的男人,娇俏的女人,看着如此养眼。

    若要再进一步,她便看不出什么了。

    这让她想起初中和方沁一起看的那些言情小说。

    狗血是非之后,虐恋情深之后,男女主幸福相拥是她和方沁对每本小说最大的期盼,其次的期盼便是,“好看”。

    “男主不帅不看,女主不美不看。”这是方沁的常年不改的看书格言。

    她没有看书格言,也没有方沁对男女主外貌要求那么深的执念,甚至对言情小说也没有特别坚持的兴趣。

    可看完那么多现实、不现实的小说,在方沁收获了对男主的憧憬的同时,她总归还是收获到一点东西——

    对外在和爱情的一点感悟。

    世上大多数人以及只要是个爱美之心的人,总会不自觉的更倾向于美和更美,对美总能给予比不美更多一分的包容和欢喜。

    衣服、宠物,如是,恋爱、爱人更是。

    两个在一起的人若不只是简单的相爱,若还有极为亮眼的皮囊相配的话,这搭配简直天下无敌,大概轻而易举便能吸引和得到众人的赞美艳羡。

    所有人潜意识明意识都会对此有不同程度的追求,这无可厚非,毕竟她应该也是的。

    可人这么多好看的总是少于大众数量的,携手到老的夫妻也有相貌普通的,那么,若没有相合的心只有相配的皮囊呢。

    这种组合只有当事人知道快乐和悲伤谁更多。

    那她和生物老师的组合呢?

    她不知道外在如何,她只知道她的快乐更多。

    不知道生物老师是不是也是这样,她突然好想问问他,又怕这个问题太突兀。

    要不然等会没人的时候抱抱他好了。

    她长时间看着外面又不吭声,物理老师一个生性活泼的人受不了了,他跳下桌子,叫了声她名字,等她回过神来才问:“你喜欢吃榴莲吗?”

    “啊?”她跟不上物理老师的思维,怔怔的应声道:“……喜欢。”

    “行,等会儿我带你和老覃去西街吃正宗榴莲酥。”

    她瞪大眼,看了眼窗外再看回来,不懂了:“可是……老师你等会不是要和英语老师去紫玉吃饭吗?”

    最后一根卫龙吞下肚,物理老师眯着眼看着窗外,嘴里边回味着卫龙的美味边说:“等会?等会你英语老师就不会想自己身边有第二人在了。”

    失恋的女人需要安静和一个人发泄的空间。

    学校里的树枝摇曳不停,风起了又停,走廊上的人头发衣服随风晃起来。

    不过一瞬,风停了。

    中午,他们没有去吃榴莲酥,西街太远了,老师下午还要在办公室集体阅卷。

    所以生物老师和英语老师的谈话一结束就带她去后门吃东西去了,还跟了一个嚷嚷不停的物理老师。

    至于英语老师。

    在生物老师在后门唤她过去准备离开的时候,看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打量,只是盯着她的眼睛。

    那一眼里,没有太多复杂的东西。

    当然,也可能是她看不懂。

    接着英语老师就走了,正如物理老师所言——

    没再提紫玉吃饭之事,自己一个人脚步极快的离开了。

    晚上九点整。

    所有老师阅卷工作暂告一段落,统统下班回家。

    生物老师收拾好东西终于甩开一直八卦的物理老师后,抱着一沓试卷往学校地下停车场走,走到杨树林小道时,他毫无预兆的突停脚步——

    转过身。

    路灯下一个矮小的身影慌张的躲回才跑出来的树后,一阵静静的风吹过不见草动后,那树后有人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头,结果立刻笑弯了一双眼。

    生物老师离那棵藏人的树之间有大概十步的距离,此刻正立在原地正对着她,一双眼如这黑夜又如这灯亮,深邃迷人的发亮。

    一副早已看穿她并等她自动现身的慵懒样子。

    真是,讨厌又好看。

    就奇了怪了,她明明脚步已经放的很轻就差凌波微步飞起来了,这都能发现?生物老师真是怪胎。

    略有些不服气,她从树后站到道上来,也没向他走过去,依旧隔着那十步的距离,乖乖喊了声,“老师。”

    他点头算应声了,随即便用手掌捏住那一沓试卷敞开双臂。

    他人手长脚长,一双手臂敞开,像要打横拦截整个街道似的。

    她一下笑出声来,眼睛淬了这路灯的光,笑得晶灿灿的,猛地就抬步飞奔过去,一下扎进他怀里,冲的力道快又猛,犹如一颗被棒击飞的棒球,准确无误的投进了投手宽大厚实的手套窝里。

    他还没抱稳她,小姑娘就仰起脑袋,眼睛亮亮的好奇道:“你怎么发现的呀,我走的超级超级小心的!”

    话说完又见她一脸满足的抿嘴笑起来,他好笑的搂紧了她。

    她更满足的喟叹一声,那是舒服的喟叹——

    刚刚一直在风里跑,晚上风凉丝丝的,还是生物老师怀里暖和啊。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只轻笑着摇摇头,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她鼻头,触感微凉,当即沉声问:“冷不冷。”

    她下巴抵在他身前,拨浪鼓一样摇摇头:“你快告诉我你怎么发现的,我好奇。”

    “你每次躲起来和跑出来继续跟进的脚步声,是两种节奏,很好分辨。”

    他走的快了甚至还能听到她急速前进又紧急刹车的脚步声。

    这大晚上的学校里这条道上就他一个人,那另一个不属于他的脚步声不是人就是鬼了。

    且不说这脚步声他还异常的耳熟。

    “还有你身上……”他单手拎了拎她双肩背的一个小包,里面哐当当的,“这个声音也很大。”

    她抱着他,脑袋随着他的动作看了眼,顿开茅塞,“噢,早知道就不给你带了,哼。”

    想起刚刚她一路跟踪的那样子,他忍不住上手捏捏她的鼻子,“人小鬼大……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

    他以为这小包不过是女孩子出门必带的,用来装些钥匙手机之类的小东西。

    她却抖了抖肩上的小包,介绍起来:“你猜?好啦,是燕麦粥和两个超好吃的饭团。我用你那个超级保温的保温杯打的一杯燕麦粥。”

    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就改卷子啥都不做,想想她都觉得腰酸背痛,还饿。

    所以她就熬了点粥,怕这么晚他胃口不好,她特地把粥熬得偏稀一些好入口。

    “还有两个饭团,一个金枪鱼蛋黄酱的一个梅子的。粥是我熬的,饭团呢……嘿嘿,我在楼下买的,不过我都加热了,而且绝对好吃!你放心!”

    说到最后,她还很献宝的拍了拍他的胸脯,让他“放心”。

    他静静的听着,看着,没有说话。

    因为下午要阅卷,吃完馄饨他就给她送回她家了,给了她他家的备份钥匙,但也特地嘱咐让她不要等他,因为老师阅卷会一直到很晚。

    但还是没想到一转身……

    果真是她来了。

    见他一直这么看着自己又不说话,她脸上渐渐泛起红晕,难道她带的不对??

    “要是你不饿的话……”

    他低下头吻住她所有的疑问。

    她被这突来的吻惊得鼻翼微扇,轻哼一声,叫的他直把她的背往自己胸前压。

    贴着她的唇辗转轻吮了很久后,他缓缓抬头,嗓音有些沉,“抱着。”

    她眼里一片水雾,愣愣的看着他把手里的试卷递过来。

    “……”她不敢看他,低着头暗自深呼吸,双手把卷子接过来刚抱好,身子却一下腾空被他抱起来。

    她顾不上惊呼,一阵手忙脚乱的抱紧那一沓试卷再忙着勾住他,茫然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围,再看向他时,神都飞了,话越说越没声儿:“干嘛呀……放我下来……”

    这人眼球表面映射出他们头顶上方的路灯,衬的他一双眼星光点点,不如往日深沉,却在此刻让她心底翻起一片波澜。

    下一刻,他说:“我总是想亲你怎么办。”

    “啊?”

    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说到这个??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没多想,张口就答:“那……那就亲嘛。”

    他笑了。

    地下停车场。

    监控死角。

    一辆黑色捷豹。

    车内的驾驶座被往后往下调到最大。

    被扔在后座的双肩小包倒在一沓厚厚的试卷上,保持着被人甩掉那一刻的样子。

    四面车窗蒙上了一层暧昧不清的水雾。

    车内开着换气也追不上前窗玻璃上雾气蔓延的速度。

    车内温度。

    太高了。

    平日一丝不苟的人这会儿也有些衣衫不整,更不用说分腿坐在自己胯上的女生。

    前额头发微湿,凌乱的沾在两鬓,两颊潮红。

    出门穿的长袖针织衫早被剥到一边,小小白白的胸罩被推到锁骨,纤瘦的上半身整个落在他怀里,被推弄在他手掌心下……

    不知是浸在这种热气里太久还是被他手劲弄太狠,她的手肘,肩头,胸前腰间均呈现一片粉红,被汗衬得湿润润的。

    胸前两处微隆的小乳被他搓弄的一片嫣红。

    他大口吞咬着一侧,舌尖绕着她的乳尖又吮又舔,另一侧也不忘用手去抚慰,他指腹带茧,搓摸着她的乳尖,随后又随意伸出食指中指,指尖合住那一点轻轻一夹,扯得她嘤嘤直叫唤,叫的比猫还娇。

    他喉结轻滚,吐出她的小乳,往上含住她微张的唇,轻而易举的探进她的嘴里搅弄她的舌,勾着她的舌紧贴着她的舌根色情的交缠。

    这一番搅动弄得她呜呜咽咽的嘴都合不住,晶莹液体贴着她的下颌脖子往下流,他顺势退出来沿着这条水迹亲啄她的嘴角,一路往下舔吸,路过她的锁骨时他忽然张口咬了一下,留下一处齿痕。

    “啊……别……”她不知他的兴奋,痛叫出声,他听的心里发颤,便又回去在那痕上留下轻轻一吻,大掌伸往她背后情难自已的上下游走,从脖子那一路往下滑到她尾椎,这么来来回回的不停摩挲。

    嘴边来到她的胸脯,这小小软软两点被他长时间的吮吸轻啃弄得早已发红发硬,挺立在空中,衬得两朵小乳形状翘了起来,有种初生的稚嫩。

    却又因为他在雪白的乳上四处留下的吸痕,生出一股淫靡的味道。

    她此刻对自己什么样子毫不知情,只两手轻轻搭在他肩上,胸脯小腹因为微喘一下一下的耸动,这副样子——

    看的他停下所有动作,手轻揽着她的腰,头稍往后去了一些,眼盯着她……

    从迷离的眼睛到微红的鼻头到启着的小嘴,再到这因仰头而修长的脖子,这锁骨,这俏生生的小乳,两侧凹陷的腰再到。

    这毛发稀疏的私密之处。

    他眼渐渐的眯了起来。

    她头发散乱,眼眶湿润润的,身上的动作忽然停下,她干脆倒在他肩上弯着腰喘气,背上又覆上他温热的大掌,来回滑动。

    她赶紧趁这时候缓缓气。

    生物老师禽兽大发的时间点,真是太不好捉摸了。

    在杨树林道上他亲了她一下后他就规规矩矩的没干什么了。

    一直到两人上车,她都乖乖系好安全带了旁边人却丝毫没有开车的动作。

    她偏头一看,他正微蹙着眉揉自己的手臂,他的安全带还安静的挂在驾驶座那边。

    她一看他这样子心下一紧,“老师你手臂疼吗?”

    他淡声说道:“应该是今天阅卷保持一个姿势太久,手臂有点酸。”

    她当即就扭身想给他按按,结果一扭身就被安全带卡到了,卡的她胸前发疼。

    她又一把解开安全带,整个人转过身伸手给他按摩按摩手臂。

    谁知她刚转过身,手正要伸过去,就被他大手一拉,整个身子直往他那边扑,猛地一下就对上他的嘴。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把她从副驾上一拉过来就把她双腿一分,架在自己身前。

    原先她还只是坐在他大腿上,但他亲的猛烈,一手揪着她的脸颊吻得极深,两人吻得喘息声阵阵的,他另一手难以自控的在她身上到处游走,最后滑倒她大腿,钳住她大腿根一个使劲,就把她的小屁股挪到了他的胯上。

    尽管最近一直降温,这毕竟还是夏天,穿的长袖和夏衫一般轻薄。

    所以只是碰上那一瞬,她柔软的腿心便立刻感知到他的灼烫。

    那处太硬,她难耐的前后磨动了一下,一下又惹得眼前的人兽性大发,一把掀掉她的针织衫,狠狠揉搓了一把她的胸后便往上推去,蹦出她的两只不知所措的小乳,然后迅速被人啄进嘴里。

    然而更不知所措的应该是现在的她。

    她正缓气。

    谁知捉摸不定的生物老师又神经病了。

    她脸上真的要火烧云了。

    第三十七章(车上的微微h)

章节目录

乐事(1V1)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霸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霸王花并收藏乐事(1V1)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