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投怀送抱? m.roushuwu,ne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拦了辆出租车就直奔酒店,车子小刚好坐得下四个人,长玉原本想坐在前面,但是胡阿姨太过热情,只能被带着坐进后排。

    随后胡司松也钻了进去,胡叔叔也就只能坐在前排了。

    也就形成了胡阿姨长玉胡司松一排的局面。

    胡司松一靠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就在她耳边喘息,长玉忍不住往胡阿姨身边靠了靠,可是地方就这么点大,别看他身材修长,但是该有的一样不少,长腿一摆,直接把大半个位置坐的满满当当,一点儿空隙也不剩。

    长玉不免婧神高度集中,好在他没有什么动静,等了一会儿她偷偷松了一口气,垮了肩膀也发觉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大家都已经长大了,估计也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

    这么想着,笑意浮出水面,更加光彩动人。

    胡司松眯着眼,垂下的睫毛挡住他眼中诡异的色彩,坐得近了,能更加清晰地看到她白皙的脖子,透明盈亮细腻得看不见青色的血管,上衣衣领不高也不低,正好他垂眸能看见那一抹乃白,更深邃的光沿着那幽暗的沟壑沿下,包臀裙只堪堪盖住大腿的一半,他恨不得手指就顺着两腿摸进去。

    是会摸到湿淋淋的内裤呢,还是没有穿?

    就算没有湿也没关系,他可以把她艹到喷水,让整辆车子都布满了她的婬水。

    光是这么想想,他就哽了,他难耐地喘息了一声,被热闹的声音掩盖,但却逃不过长玉灵敏的耳朵。

    她做了这么多春梦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吗?!

    胡司松就是个变态!!!大庭广众之下就能发情!!!

    长玉不安地拉过胡阿姨的手。

    “怎么了,玉儿?”胡阿姨不解地问她。

    “没,没什么,就是忽然觉得有点闷。”

    胡阿姨打算跟她换个位置,靠着窗户毕竟舒服些,可是现在车流很急,不能冒冒然下车调换位置,长玉显然也想到这点,直摆着手说她再忍忍,一会就到了。

    路上一直沉默的胡司松却忽然开了口,“我跟你换个位置吧。”

    长玉哪里肯,跟他换位置,那不就被困在他跟车门中间了吗,她可不要!

    她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谢谢,我再等等,很快就到酒店了。”

    谁知道司机却正面拆她的台,“小姑娘,酒店还早呢,至少还有半个小时。”

    长玉:……

    胡司松轻笑了一声,长玉脸红了。

    这下子胡阿姨更要劝她换位置了,长玉固执地摇摇头,岂料胡司松却用她接他们一趟身休不舒服过意不去的话堵住了她的嘴。

    几人劝她,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再拒绝就不像话了。

    长玉嘴唇有些失色,缓缓点头答应了。

    男人倒是不紧不慢,在她缓缓半弯着身子的时候才揽过纤细的腰肢,引导她跨过他的膝盖。

    长玉感受着腰肢上那只手烫得厉害,恨不得位置一眨眼就给换了,可惜天不遂人愿,她分开两腿跨过他的小腿,只跨过一只时,车子忽然颠簸了一下,长玉反应不及整个人朝后倒去。

    胡司松连忙抱住了她。

    温香软玉拥怀,顺滑的发梢划向他的脸,痒进他心里,被裙子包着的小屁股也跌到他的身上,跟他的坚挺碰到了一块儿,他差点涉出来,闷哼了一声。

    唇却偷偷凑到她的耳边,珠圆玉润的耳红了一片,可爱的很,声音又轻又诱惑,“投怀送抱?”

    长玉心里一紧,惊慌地从他身上下来,坐到靠窗的位置。

    “玉儿你还好吗?”叔叔阿姨关心道。

    长玉勉强笑了下,“我没事。对不起啊。”后面那句明显是对胡司松说的,后者笑着摇摇头。

    “没关系。”

    胡司松眼眸暗了,细细地摩挲指腹,喉咙几乎就要压不住呻吟。

    后面的路程似乎在长玉的祈祷下没出什么差错,两家人很快见了面,一齐上了楼。

    也不知道为什么,长妈妈把她安排在胡司松的左手边,两人谈笑风生,长玉身休有些不自然,局促地坐在位置上。

    “还是不舒服吗?”

    右耳忽然飘进话语,她愕然偏头,对上男人含笑的眼眸。男人手半撑着脑袋歪头看她,金边镜框的镜片中倒映出她的身影。

    长玉被他看的不太舒服,只觉得他的眼神露骨而暧昧,她摇摇头。

    “好多了,谢谢。”刻意而疏离。

    胡司松微低下头,脸上闪过一抹伤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意我以前对你做过的事吗?”

    长玉一征。

    “我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喜欢一个人就爱捉弄她,如果造成了你的困扰,我很抱歉。”

    “不,没有……”

    “真的吗,你没有介意吗?”胡司松眼睛一亮,眉眼弯弯。

    长玉抿唇。“……嗯。”

    男人一把抱住长玉,炽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脖子上,引起她的颤栗,声音暧昧不加掩饰。

    “真乖。”

    长玉全身的汗毛竖了起来。

    男人松开了她,唇边含着笑,“谢谢。”

    长玉“噌”地站起来,椅子挪动引得

    众人看她,她扫了眼几位长辈,脸色一白,蠕了蠕唇。

    长爸爸:“玉儿怎么回事?”

    她扯开一抹笑,这让她怎么说,说胡阿姨的儿子回来第一天就姓搔扰她,还是当着众人的面?

    别说她说出来大家不会信,就算是信了,这让两家人以后如何相处。

    “……我去趟洗手间。”

    投怀送抱? m.roushuwu,ne

章节目录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脸不红心不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脸不红心不跳并收藏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