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我来晚了 m.00ls.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有人要跳楼,长玉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耳,走出宾馆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11楼的窗台上坐着个男人,那人穿着西装,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手指微微一动,什么东西迎着光落了下来。

    在她五米外的平地上破碎,她看去,一瞬间呼吸被紧紧拽住。

    碎成一块块的玻璃渣还有变形了的金边镜框。

    她不敢看了,转头就走,凑得警察更近了。

    头低着,心里却恨不得他跳下来才好。

    可是更多的则是掩饰不住的恐惧。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长妈妈长爸爸接到电话去接人的时候还不敢相信,反问了好几遍是不是报错了名字,在得知的确是胡司松的时候,一脸复杂的赶到警局。

    长玉这回已经说清了情况,双手捧着一次姓的水杯喝热水,明明是夏天手却冷的厉害,嘴唇也白了。

    长妈妈看到的就是自家女儿蜷缩在椅子上,害怕的模样,心疼地扑了过去。

    长玉差点推开她,直到听到哭喊声才发现是长妈妈,泪眼婆娑地回拥过去。

    “妈,我怕”

    “别怕别怕,妈在这呢,那个该死的不要脸的东西,我就说他长得不像个好人,居然能干出这种畜牲事情……”

    长玉一个哆嗦,“妈,你别提他。”

    “对对对,不提他不提他,长玉伤着没有,哪里碰着了让我好好瞧瞧。”

    长爸爸也没有闲着,皱着眉头询问细节,问完眼睛都红了,恨不得胡司松出现在他面前就直接给打死。

    长妈妈安慰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让长玉平复了心情,打算带人走。

    回到家长妈妈怕她想东想西提出陪她坐会儿,长玉同意了,躺在床上哭,哭到昏睡过去。

    长妈妈看着心疼,给人盖了被子,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恰巧有人打开了电话。

    长妈妈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就心烦,胡司松干出这种事,胡司松父母也有责任,她冷着脸接了,倒是想看看他们怎么解释。

    “聂红啊,玉儿还好吗?”那边传来胡叔叔的声音。

    长妈妈咬牙切齿,“你还有脸问,你看看你好儿子干出来的事,畜牲都不如!”

    “诶怎么的,本来就是两个人两情相悦的事,临到头是你女儿反悔了还要报警,碧得我儿子跳楼,你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讲理。”

    长妈妈气的鼻子都快歪了,以前还没发觉,现在她可算知道胡司松随谁的了。

    “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怎么就不要脸了,年轻人思想开放,我家司松又是第一次碰到喜欢的人,什么也不懂,一切都听你们长玉的,结果长玉翻脸不认人,他看到警察来怕得都要跳楼,你说是不是你们长玉的错。”

    长妈妈吵不过他,直接甩了一句“法庭上见”就挂了电话。

    两家人在欢天喜地重逢的第二天,成了仇家。

    胡叔叔挂了电话,嗤笑一声,不过在看到面前灰头土脸的儿子气的把手机砸了过去。

    胡司松倒也不躲,让他砸得额头磕了个角,流了血。

    “你说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绑个人都能闹出这么大个事,你没看到你妈接到电话都吓昏过去了!”

    “爸,这次是我的错。”男人低头顺眉。

    胡叔叔见他听话认错的模样,气消了大半。

    “你不是最会哄女孩子开心吗,怎么这回急得就连这个功夫都没了?”

    男人这回倒抬起头了,“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想艹她了,等不了。”

    “啧,就你那点出息。”胡叔叔瞥了眼,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什么德行,只是敲打了两句就放过了。

    “行了,这事我会处理的,你给我呆在家里这两天别出去了,好好反省反省。”

    “嗯。”

    这个胡司松倒无所谓,左右不过是在家待两天而已,家里的女佣也有几个长的好看的,不过他已经两天没开荤了,得叫两个才行。

    只不过忽然失去意识让他有些在意,他沉着脸想。

    长玉睁开眼,入目白花花的一片,她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医院的那个台子上,就是在这里在别人的手指上高嘲了。

    她正疑惑着自己怎么又回到这里了,就见穿着白大褂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男人走了过来。

    抱住她。

    熟悉的味道让她觉得安心,她小心地蹭了蹭,站着的人倒是僵了,她眨了眨眼,不知道他怎么了。

    男人的话传到她的耳中。

    “对不起,我来晚了。”

    长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还 是轻拍了下他的背以示安慰,手掌下的身休出乎意料的有些轻盈,仿佛能够一手就穿过去似的。

    顾铮有些疲惫,控制胡司松的身休让他消耗得太快,好不容易积攒的能量一下子没了,甚至差点不能在她的梦境里化形。

    他闭上眼睛,把人抱在怀里,声音有些沙哑。

    “陪我睡一会,好吗?”

    长玉配合地给他留了一半的台子,这会儿还在窄的台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变大了,她也没觉得奇怪,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顾铮过来躺下。

    顾铮眼中浮起一点笑意,躺了下来。

    实际上最有效的方法是要跟长玉佼合,他能够迅速得到能量,并且以长玉的身休为媒介最好,也就是说以他是鬼而她用人的方式做爱,可是他不愿意,他陰气重,那么做会伤到她。

    他原本打算潜伏在她的梦里一点点积攒能量,等到时间长了些,她能够接受了,他才告诉她。可是在知道外面有人肆意窥探甚至动手碰他的人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摸了摸女人恬静的脸,也许他该让她知道点什么了。

    我来晚了 m.00ls.

章节目录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脸不红心不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脸不红心不跳并收藏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