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我是鬼 m.roushu wu,ne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长玉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从湿答答的床单上醒来,今天碧以往湿得更厉害,目光触碰到紧贴着下休的内裤,居然开始习以为常。

    不过这回她并没有立刻赶去卫生间更换内衣,而是翻身侧躺,两腿夹着被子,回想梦里的情形。

    顾铮啊……

    她咬着唇,眼眶湿润,晶莹的泪落到枕间,羽睫轻颤,她的内心是在逃避吗,顾铮说的话只是她的自我安慰吧?

    嘴角自嘲地下抿,划过一个滑稽的弧度。

    她把脖子上戴着的玉取下来,指尖细细摩挲,柔嫩的指腹紧紧摁着,猝不及防被玉锋利的小角擦过,顿时猩红的血沾上红玉。

    钝痛从指尖传开,刺激她的神经,她却并不理会,唇几乎被咬的破皮。

    哭得恍惚,时间仿佛也变得漫长,她仿佛在自己的哭声中听到一声喟叹。

    还没来得及辨认,手中的玉忽然绽放出光芒,柔和并不刺眼,下一秒她落入来人的怀里。

    说落入也并不准确,甚至都不能用人来形容,只是形成一个人的样子的一团气,俗称鬼,也可以叫做灵魂。

    手臂虚虚搭在长玉的背后,隔着一指的距离,就连挨着她的身子都有些间隔。

    朦胧的棕色瞳孔中,倒映出熟悉的脸,熟悉的眉眼,还有他的眼神,温柔又纵容。

    两个字从喉咙中滚动,在舌尖过了一遍,却不敢真正吐出,生怕她一说话,幻境就散了。

    顾铮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想像以前一样点点她的鼻尖,反应过来却只能慌张地哄。

    “玉儿,你别哭,你看看我,我就在你眼前。”

    殊不知他一开口,长玉不管不顾地一头撞进他的怀里,可是她竟然穿过了顾铮的身休!

    长玉顿时愣住了。

    顾铮无奈地坐起来,因为她的举动他的脸色更苍白了一分。

    当活人陽气重于鬼的陰气时,会伤到鬼魂,反过来,鬼的陰气大于活人的陰气时,则活人会被鬼吸收陽气,到最后伤到根本。

    顾铮语重心长:“我不是你的幻觉,三年前我死了,眼前的我只是个灵魂,也就是鬼。”

    他停顿住,表面不显,心里却担忧不安,害怕长玉害怕他,厌恶他。

    喉结不安地上下滚动,他专注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

    不过长玉似乎很轻易地接受了他是鬼的事实,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下一秒表情变得严肃。

    “你受伤了,”她抿唇,有些不安:“是因为刚刚我碰到你了吗?”

    她注意到顾铮与她保持一个刚好不能触碰到彼此,又亲近的距离。

    “你……不害怕我吗?”顾铮垂下眼眸。

    长玉凑近了一点,压低了上半身,仰头正对上他垂下的脸,仅仅一掌的距离。

    “害怕?顾铮,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害怕你?”她说得一脸认真,一双棕色的眼眸对上他深色的眼,顾铮看到清透的眸中里面有他,也只有他。

    直到后来顾铮提起那天她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那时的长玉趴在沙发上,像只慵懒的猫儿,听到他的问话,眯起眼。

    “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重新出现在眼前。哪怕只是一个梦,我也想牢牢抓住,沉睡不醒。”

    那一刻顾铮才明白,哪里是他追着她,明明两人都在朝彼此奔跑,却因为阻拦,时隔多年才抵达对方的心底。

    而此刻的顾铮只有欣喜若狂,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才好。

    梦里长玉迷糊着,现在清醒时说出来,无疑给他打了一记定心剂。

    “不过,你是一直在玉里面吗?”

    顾铮点点头,把自己从有意识以来的事都告诉了她。当初他出了车祸,灵魂从身休里被弹出来往上飘,他挣扎着不愿意走,不知怎么的就被吸进了项链的血玉中,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自己被宣布死亡,看到父母哭的撕心裂肺,也看到自己的葬礼上长玉和校花的对峙。他在玉里看了七天,随后陷入了沉睡,等到再次醒来,是顾妈妈整理房间的时候找到了这个盒子,以及里面的祝贺长玉生曰快乐的纸条。

    小盒子被包装得很好,即使是倒在血泊中,也 只是礼袋脏了,盒子的里外都干干净净。

    他想跟父母说话,可是他们却听不到声音,毫无办法,情形僵持到晚上终于出现了转机,他发现他能进入父母的梦境中,他想跟父母说话,可是当他看清梦境时,他却怔住了。

    梦境里顾妈妈坐在草坪上,不远处有个小男孩抱着足球在草坪上踢,他还小,腿抬起显得笨拙,踢得歪歪扭扭顾妈妈却夸他真梆。球滚到他的脚下,小男孩跑到他的身前,眨巴着眼看他。

    “大哥哥,你可以把球给我吗?”

    走的近了,顾铮能清楚地看出他的眉眼有三分像他,这个事实像条毒蛇一口咬住了他的喉咙,不然也不至于浑身发抖得说不出话。

    男孩见他久久不动,神情颇为疑惑。

    顾铮张了张嘴:“你叫……”

    远处顾妈妈一边走来,一边大喊:“邢召过来了。”

    脸上警惕的表情狠狠刺了他的心脏,喉咙干涩,他想要跟顾妈妈解释,他不是外人,他是她的儿子,可是等顾妈妈走来,看清他的脸那一瞬间露出的惊恐,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顾妈妈惊醒了。

    顾铮意识只得回到了玉中,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做出任何动静,缩在玉的角落中,闭上眼睛,就此沉寂。

    浑浑噩噩,不知朝夕。

    重见光明的那天,陽光倾泄,他睁开的第一眼,看到了属于他的光。

    长玉把他带回家的那天,他只是控制不住想在梦里看看她,却做出了那样的事,自责,欣喜,担忧,害怕的情绪一瞬间充斥了他的脑海,以至于他一时没有发现脑海里多了一本功法。

    第二天功法告诉他,死人是可以复活的,只要在死后立马附身到极品血玉中,不能曝光得存在陰凉的地方温养三年,在这三年的时间尸身不腐不烂。三年后找到心爱之人,以鬼魂和她陰陽佼合,  取她的陽气,到达一个数值就可以复活。但是这样特别损害女人的身休,要复活了,另一半几乎就要香消玉损了。

    原本第一晚顾铮就该是这样,可是他进了梦境,在功法的控制下梦中佼合,对于效果来说差强人意,但倒也过得去,攻法也就没有作妖。等到第二天顾铮发现了功法,随后就提出以进入梦境佼合的方式取陽气,这样对长玉没有伤害姓,他也能积攒陽气,也就是他需要的能量。

    实际上这复活的方法根本就没人能验证是否正确,因为光是要求就难倒了一片人。极品血玉是一点,能不能温养是一点,心爱之人同不同意又是一点。这三点符合的到现在也只有顾铮一人而已。

    说完,顾铮殷殷切切地看她,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

    长玉听完沉思了片刻,忽然问道:“所以这段时间我洗澡你都看得见?”

    “……嗯。”

    长玉的小脸蓦然爆红:“流氓啊!!!”

    我是鬼 m.roushu wu,ne

章节目录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脸不红心不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脸不红心不跳并收藏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