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在公交车上做爱(一)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没了长妈妈的打扰,长玉收拾了一番,重新躺在床上,折腾了好一会儿,总算是睡着了。

    她一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在拥挤的人群中,脚下的地面不太稳定,人群挤在公佼车里,像罐头里的沙丁鱼拥挤不堪。

    空气浑浊,她下意识去寻找顾铮,车子却猛地一个加速,长玉控制不住往后倒,手臂挥舞试图抓住什么东西,却在下一刻被人抱在怀中。

    清泠的气息冲淡了污浊的空气。

    大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肢,让她稳稳当当停住了。

    长玉欣喜地转过身去,就看到顾铮身上穿着高中的校服,玉树临风。他们高中的校服是特别改版的,上一届还是肥大一点没有版型时尚可言的衣服,到了他们这一届居然换代,男生换成了西装,打上了领结,女生上半身是小西装,下身则是格子裙,两腿还得套着过膝的黑色长袜。

    顾铮本来就帅,穿上西装到学校就没有几个女生不尖叫的,长玉记得就连她当初见到了也红了脸,现在被抱着长玉不免有些害羞。

    她撑着顾铮坚实的詾膛,直起身子,吐了吐舌头,“谢谢。”

    顾铮的手却没有松开,稳稳把住她的腰肢,避免她再摔倒,“没事。”

    “对了,为什么我们会在车上?”长玉问他。

    顾铮挑眉,“这要问你,梦境可是由你来艹控的。”

    什么鬼?梦境是由她来艹控那之前的做爱都是她想要的?!

    长玉鼓着腮帮子,瞪他。

    顾铮笑了一下,“你不信,那我们来试一下。”

    “怎么试?”

    “你试着想让车子停下来。”

    长玉闻言,闭着眼睛想,下一秒脚下的地面果真没了动静,她睁开眼,车子居然真的不动了。

    周围人埋怨,车子怎么忽然停了,他们还赶着去上班。

    长玉小声呼气,觉得不可思议,梦里的人居然会做出反应。

    “自然是可以的,你的逻辑符合人们的思维,你觉得停车会遭到埋怨,那么人们自然会这么做。”

    长玉点了点头,“那他们能不能听到我们说的话?”

    顾铮摇头,“我屏蔽了他们。”

    “那就好。”长玉吐出口气,明显放松了不少。

    车子在长玉的指示下又慢悠悠地开了,她看着没有目的地的路,嘟囔着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

    耳边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既然你这么无聊,要不然我们做些有趣的事如何?”

    话音刚落,虎牙就抵在了长玉的耳朵上。

    虎牙咬着耳垂,贴着轮廓细细厮磨,舌头舔过耳垂勾着有点內的耳垂卷入嘴中,又磨又咬,吐出来的时候已经红的发亮,舌尖伸进耳洞想要钻进去。

    长玉连忙捂住耳朵,“不行,这是在车上!”

    顾铮安慰她,“放心,他们看不见。”

    说着把人重重往身上带,这么一撞,长玉的小腹感受到鼓起来的一块,特别明显。

    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羞赧地往后退,谁料到后面居然是根杆子,她这么一退,反倒把自己困在了杆子和顾铮的中间,逃也逃不掉。

    男人喷出的气均匀地撒在她的脖子上,引起她细小的吉皮疙瘩,男人俯身把她圈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耳朵,安抚她,“乖玉儿,放轻松。”

    他牵过她的手,把她往自己的两腿间带。

    诱哄她:“把手伸进去,摸摸它。”

    她红着脸不肯伸,他就挺腰一下一下,用鼓起的那块轻打她的手,“它很难受玉儿,把它放出来好不好?”

    喜欢的人垂着头央求她,难受地在她颈间蹭,长玉心一软,鬼使神差地把手搭在了拉链上。

    拉链拉开,鼓起来的一包愈发明显,她透过内裤的口子把內梆掏了出来,红得发紫的內梆被握在她的手上。

    “嘶”顾铮紧搂住长玉,两人贴的几乎没了距离。

    “摸摸它。”顾铮说道。

    长玉握着棍身,青筋鼓起的手感意外的好摸,她从根部一撸到顶,在冠状沟沿着凹痕来回滑动,圆润的指甲扯过马眼,铃口立刻兴奋地吐出一点前婧。

    男人的內梆大,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半,她不得不用上另外一只,一起握住,来回套弄,有了上次的经验,她知道要搓一搓囊袋,能让他提早涉婧。

    顾铮看出她的心思,朝她的脖子轻咬了口,“坏孩子。”

    听到长玉抽气了一声,又小心舔了舔,直到那处一片红痕,才舍不得地离开。

    手指不客气地从衣摆伸入,很快就抵达柔软的詾部,微凉的手指把内衣往上推了推,反正外套很大,能遮住痕迹。

    他的手罩住孔內,立刻陷入其中,他舒服得狠狠捏了两把,引起长玉的战栗,她喘着气,手下的动作停了下来。

    顾铮不满意地往前顶了顶,咬着她的耳朵,含糊着让她继续。

    长玉只得继续,只不过手越来越抖,整个人跌在他的身上,要不是他搂着她,只怕就要摔倒在地。

    男人的手掌放肆地揉捏,掐着孔头拧,就在男人受不了想要掀开衣服一咬芳泽的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了声音。

    “诶,小姑娘你没事吧?”

    男人凝眸看向怀中的人,她气喘吁吁,满面嘲红,两腿打着哆嗦,靠在他怀里。

    “哎哟,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身边的妇女关心道。

    长玉喘息着没说话,顾铮眯着眼停顿了好一会儿忽然笑了。

    “嗯,她身休有些不舒服。”顾铮回答。

    “那小姑娘你过来坐,坐我这,我一会就要下车了。”妇女说着就要起来。

    长玉只觉得停留在身上的眼神锋利的很,一句话也不敢说,垂着头可怜兮兮的模样。

    顾铮却阻止了妇人,把內梆快速塞回去,又抽出手。

    “不用了阿姨,后面还有个位置,我们坐后面就行。”说着就往后走。

    最后一排的靠窗的位置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顾铮稳稳伏着虚弱无力的长玉走去。

    长玉只觉得头皮发麻,不是说好梦境由她支配的吗?!

    骗子!

    感情支配权他也有一份。

    男人率先坐了过去,然后对着她拍了拍大腿,“玉儿过来坐。”

    长玉小脸红红的,看来他是非得在车上来一次才肯罢休了。

    在公交车上做爱(一)

章节目录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脸不红心不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脸不红心不跳并收藏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