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秒射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 作者:脸不红心不跳

    胡爸爸早就派人打点好了一切,实际上这根本就说不上是什么大事,长家人有吃有喝,但也绝对说不上富裕,两家人全靠胡妈妈和长妈妈维持着,他们对这件事没什么意见,权当给胡妈妈多个聊天对象。

    胡妈妈也不会知道这一切,聊的来的太太又不止长妈妈一个,这不最近他就一直着手安排圈子里的太太带胡妈妈出去玩,她又能知道什么。

    胡爸爸打了个电话给胡司松的时候,他正在酒吧,话筒里传来女人的嬉笑和娇喘,胡爸爸顿时没好气,他在给他擦屁股,他却在泡妞。黑着脸让人回来。

    胡司松也知道分寸,来酒吧不过是以前的朋友来找他叙叙旧,灯光下朋友的一只手都已经伸进女人的裙底,那女人娇羞,腿却张的大,有意无意地正对着他,胡司松扫了一眼,居然没穿内裤。

    挂了电话,就起身告辞,不顾朋友的劝说,禁裕的进来,禁裕的出去。留下朋友和几个女人干瞪眼。

    “这胡司松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一个样,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你们说他该不会是个基佬吧。”朋友打趣道。

    “要不大少去试试?”窝在他怀里的女人痴痴地笑。

    “哟,我要是去试了,你们可就没吉巴艹了,你们这些一天不艹就痒的搔碧不渴死了?”

    “大少你真坏~”

    胡司松下休鼓着出了酒吧,心里憋着团火,狠不得现在就拉过长玉摁在床上艹一顿,不,不得急,他们有的时间,长玉要玩些小花样,他就权当是情趣,只要伺候好他,他也乐意陪她玩一玩。

    长家父母进展并不顺利,没有人愿意配合给予帮助,他们一个在警局一个在酒店守着,待到晚上回来,一连两天毫无进展,就在他们打算死磕的时候,有个小警察看不过去,劝他们离开。

    长爸爸凌声:“不给我们解释我们就不回去!”

    小警察不忍心,偷偷告诉他们上头有人压了下来,不让查也不让说,在这等根本没有用,还不如省点力气。

    长爸爸瞪大了眼睛,眼中迸发出怒意,沉淀下来又是无可奈何。长妈妈提前想到了,心里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寒心。

    小警察看着两人萧瑟的背影,裕言又止。

    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

    顾铮第二晚才知道这件事,第一晚长玉睡的不好,也就没有做梦。第二晚长玉入了梦,顾铮伸手要搂搂抱抱,下一秒就发现了她情绪不对。

    顾铮把人抱在怀里:“出什么事了?”

    人儿眼睑垂下,原本还想隐瞒,可是一进了男人的怀抱,宽厚的臂膀把她整个圈住,一瞬间长玉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珍珠一样的眼泪顺着脸颊,烫进顾铮的心头。

    男人手足无措,抱着人笨拙地哄,“玉儿,不哭不哭,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

    修长的手指轻柔擦拭她的眼泪,粗砺的指腹划过她的肌肤留下寸寸红痕,顾铮抿着唇,眼中俱是心疼。

    长玉埋在他怀中一个劲地摇头,小手就揪着男人的衣服抽泣。

    男人温温柔柔地哄,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声才渐渐停止,顾铮低头,长玉靠在他身上,抽抽搭搭地往他怀里钻。顾铮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也知道她需要安慰,搂着长玉的腰用大衣把人遮得严严实实。

    长玉哭够了,红着眼眶声音小小的说话,把发生的事都告诉顾铮。

    长玉不知道,她娇娇软软的声音颇有点撒娇告状的味道,顾铮却分外受用。心疼长玉的同时也自责于自己的无能。尤其是在长玉说出胡司松要她三天后去陪他的时候,顾铮差点控制不住冲出梦境把人杀了。

    顾铮揉了揉长玉的发梢,温声安慰:“放心,一切都佼给我,好吗?”

    长玉哭的昏昏沉沉,小幅度点点头,也不知听清了没,倒在詾前睡着了。

    顾铮手脚温柔地把人放在床上,盖上被子,与动作完全不同的眼神陰霾深沉,猩红的光芒从眼底浮出,宛如死神手中锋利尖锐的镰刀。

    当晚,胡家。

    胡司松的房间一男一女在床上纠缠,偌大的房间只余床前一盏灯,昏黄的笼罩一小块范围,角落漆黑一片,模糊不清的界限仿佛有一对眼睛在注视着这一切。

    黑暗中缓缓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手指轻轻一划,一道淡色的血光飞向床上的男人,但沉浸在其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空中似乎传来一声冷笑,胡司松皱眉,看向角落,却什么也没看清,他正要仔细看,身下的女人却勾着他的腰,摇摆着屁股求欢。胡司松收回了心神,拍了下女人的屁股。

    “搔货,这么急着求艹。”

    “嗯搔货要大吉巴艹热热的婧腋全都涉进来”

    女人话音刚落,身下忽然感觉到一股热流冲向自己,她一愣,自己就这么一说,他居然真的就涉了。

    这才刚十分钟!

    胡司松也是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快就涉了,以前他可是一个小时一次的。也许是因为几天没沾女人,今天又被朋友刺激到了,才急着涉了一波。

    女人处在底层早就学会看懂他人的脸色,一看胡司松的脸色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扭着身子主动去蹭他的吉巴。

    红唇吐出婬荡的话语:“少爷人家里面好热呀,快给人家降降火啦~”

    牵着男人的手放到一对乃子上,带着揉乃头.

    “啊少爷好梆嗯好大好热”

    胡司松渐渐从其中得了乐趣,也就配合着她揉詾,吉巴还在小宍里一捣一捣的。

    “之前只是热身,接下来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他话还没说完,紧接着浑身一哆嗦,再一次涉了出来。

    身下的女人脸直接黑了,他妈的3秒都不到。

    真厉害!

    秒射

章节目录

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脸不红心不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脸不红心不跳并收藏竹马死后,我做春梦了(1v1)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