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03)微H,一大早就恶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六点四十,即便是在很累很累的情况下,陈可人强大无比的生物种还是将她叫醒了,一睁开眼就是金主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她忍不住捂住了胸口,小心脏砰砰直跳,就像是要跳出来一般。

    天哪,她会不会在这一个月被金主的帅吓出心脏病?

    事实证明,她不只是要被吓一个月……

    宋昊轩眼皮子动了动,手臂收紧了些:「醒了?再睡一会吧,现在还早。」

    陈可人乖乖地将脑袋埋在男人的胸膛里,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而後闭上眼睛坚定地贯彻金主的每一个命令。实际上她也不可能从床上爬起来,身子不舒服是一回事,最关键的还是她的手脚都被锁得死死的……

    是的,金主睡觉有抱东西的习惯。两条长臂将她上半身紧紧抱住,两条大长腿则夹着她一条细腿,炙热粗长的东西则顶在小腹下面一点,随着早晨的到来正一点点地苏醒,往下面钻去……

    所以陈可人不敢动了,她有点怕怕,昨晚的体验可真是令她欲生欲死……

    陈可人睡着睡着就睡得沉了,小嘴儿微微张开一呼一吸,睡得十分香甜。而紧紧抱着她的男人却是越发的不安分起来,他依旧闭着眼睛,大掌却是从女人光滑的背部游走,一直滑到两团白嫩小巧的乳儿上,然後捏了捏。

    似是觉得那手感不错,大掌灵活地把玩起乳儿,尤其是上面粉嫩的果儿,更是被他重点关照起来,只捏得它俏生生地立了起来。顶在女人下腹的大家伙精神越来越好,一翘一翘地啪打着女人的腹部,似是这般还不够,男人扣紧了掌下细细的腰肢,令那大家伙越发贴近小腹娇嫩的肌肤,磨擦地越来越用力。

    「唔……」陈可人小小地发出一声轻吟,眉头微微叠起,「好热……」

    她因着热想要挣脱开男人的怀抱,却不想这一动狠狠地磨过那敏感的大肉棒,男人被这样一刺激,当下就狠狠地插了进去,陈可人的身子一抖,小穴儿一张一合就吐出一团水儿,嗓音甜腻腻地带着哭音。

    「不要……好大……好疼……」

    清醒时候的她怂包一个,但半梦半醒间却是敢於反抗了,蹬着两条小细腿儿就是不肯乖乖的,闹了没一会宋昊轩就被她彻底闹醒了,条件发射就抓过人狠狠地吻了起来。

    边吻边哄道:「好好好,不要了,我们不要了,乖乖地别哭了。」

    说来也奇怪,不过一晚上,他无师自通了如何哄一个哭泣的女人,大抵是因为陈可人天生哭起来就惹人心疼。当然,这个点亮的技能仅限於对陈可人使用,因为其他女人也没有陈可人这般好哄。

    陈可人满意了,乖乖地重新趴在男人的胸膛睡觉,宋昊轩却是被这样一闹睡不着了,无奈地睁开眼睛也不打算继续睡觉了。

    当发现自己的东西居然又插进陈可人的体内时,他第一个反应是好爽……第二个反应是真他妈爽……第三个反应难得有点内疚了,毕竟昨晚他不管人家女孩子是初次就做得有点狠了……但是,真他妈的很爽啊!

    难得的,惯常说自己要修生养性的宋二爷爽得爆了粗口。

    他不舍地动了动腰,在陈可人又要哭的时候及时撤离了出来,暴躁地抓了抓头发暗骂一声去了浴室……不一会,哗啦啦的水声夹杂着男人低沉的喘息。

    陈可人小脸蹭了蹭柔软的被子,依旧睡得香甜。

    当她再一次醒来时,是被早餐香甜的味道给诱惑醒的。

    「醒了?」宋昊轩似是刚刚晨练回来,发丝上还滴着汗水,整个人都散发着浓烈地雄性荷尔蒙,「起床打理一下自己,可以吃早餐了。」

    陈可人点了点头,略微低垂着眼睛,不敢去看宋昊轩。她捏着被子遮住自己,下了床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日唯一带的一件衣服已经在性爱中被男人给撕烂了,就连那条可爱的凯蒂猫内裤也是四分五裂的,她一时间有些窘迫了。

    站了一会会,她小小声地说道:「宋、宋先生,我的衣服……」

    宋昊轩擦头发地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地道:「嗯,我会赔给你的。」

    陈可人小脸顿时红到不能再红了,她想起昨晚自己为了一件衣服还哭了,金主没有计较实在是人太好了!当然,她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赔不赔,而是……

    「宋先生,我现在没有衣服穿,你能不能借我一件衣服?」

    宋昊轩停下手头的动作,看着披着被子等於没有披浑身光溜溜的小女人,眼里闪过一丝戏谑,他声音稳稳地说道:「没有新的了,穿过的可以吗?」

    陈可人当然不会计较这些,立刻就点点头。

    宋昊轩装模作样地在衣柜内翻了一会,拿出一件半旧的衬衣和四角内裤递给陈可人,甚是苦恼地说道:「裤子太大了,你就先将就着吧。」

    陈可人接过衣物,乖乖地点了点头:「谢谢宋先生。」

    宋昊轩很是绅士地转过身,让陈可人先将衬衣穿上,当然,衣柜上有一面试衣镜,正正好对着陈可人呢。

    陈可人穿好衬衣後对着宋昊轩说道:「宋先生,我穿好了,我先去浴室梳洗一下,还请您等一等。」

    宋昊轩当然没有异议,只是在她进入浴室後喃喃了一句。

    「实在是太乖了啊,真的是好想狠狠地欺负她呢。」

    浴室的门一下被打开了,上厕所上到一半的陈可人被吓了一跳,懵懵地看着边走入浴室边脱衣服的男人,不明所以地拽着身上的衬衣问道:「宋、宋先生?」

    宋昊轩很是镇定自若,很是正义凛然地挑了挑眉:「刚刚流汗了,现在要洗洗,不会打扰你吧?」

    陈可人默默回道:「不、不打扰的。」

    宋昊轩点了点头,还真的开始洗澡了。陈可人眼观鼻鼻观心,一点都不敢乱看,更痛苦的是她刚刚被吓了一跳尿不出来了……

    咬了咬唇,她不知道是继续坐着还是站起来了。

    正想着,男人不知何时走到她面前,脸色有点黑黑的,吓得她一动都不敢动。宋昊轩见状才笑了,手指单手将她抱起,另一只手则灵活地将她身上的扣子解开,很快她就浑身光溜溜地坐在男人的臂膀上。

    陈可人不明所以:「宋先生?」

    宋昊轩一脸淡然:「陪我洗澡。」

    陈可人除了点头,没有别的选项。

    宋昊轩也不是真的禽兽,他还真的将浴池放满水,和陈可人一起很正常地洗澡澡,就是那种很纯洁的你帮我搓背我帮你搓背那种。

    当然,在宋昊轩这里,他是需要搓全身的,那个地方也不可以放过。

    宋昊轩并不是在耍流氓,而是在调情,当然这只是说法好听了点,本质上……还是耍流氓。

    他年纪比陈可人大了足足十岁,虽然还年轻,但其人早早地就步入了修生养性的阶段,对於情慾一事也没有那麽冲动了,对女孩子自然而然地会带上一些绅士般的温柔。

    昨晚的冲动可谓是难得,所以今日他这是带了点补偿的意味。他并不想给陈可人留下男人都是粗鲁的印象,这才有了浴室互相洗澡一事。当然,他不排除自己还是有些恶趣味的。

    陈可人很细致地给宋昊轩洗完了全身,将宋昊轩伺候地浑身舒坦,他懒懒地瞥了一眼陈可人,语气也是懒懒的:「转过去,我帮你擦擦背。」

    受宠若惊的陈可人立刻摆摆手,却得到金主不容置疑的一个眼神,於是她默默地转过身,宋昊轩立刻有模有样地给她擦背。只是擦着擦着,他的手指滑了下去,摸了摸有些黏糊的小穴儿。

    宋昊轩贴上了她的背:「怎麽湿了?」

    陈可人羞窘道:「别摸。」万一是尿怎麽办?

    她不敢说出後半句,哪怕再傻她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说出来。

    宋昊轩手指滑了进去:「刚刚被我吓到了?」

    陈可人夹紧了腿,被男人这样一摸,她好像又有了尿尿的慾望。双手不由地撑在男人的胳膊上,只觉得掌心贴着的肌肉好硬好热,她尿尿的慾望愈发的强盛了。

    她羞窘地快要哭了出来,表情也是要哭不哭的,像极了昨晚被狠狠欺负时的模样。宋昊轩在後面看得一清二楚,他喉头微动,手指在穴儿里抽插得越发欢快,语气却是正义凛然:「刚刚吓到你对不起了,我现在帮你摸一摸吧。」

    语罢,他抽出那根手指,紧接着两根手指一并就重新插了进去,搅得内里的媚肉越夹越紧,伴随着阵阵抽蓄不断吸允着两根长指。陈可人仰起脑袋,小嘴里不断发出呻吟,一声比一声细,一声比一声高,在声音尖到一个程度後,她徒然收住了声儿,一下软到在宋昊轩的怀中。

    此刻她满脸春潮,下身的穴儿的缝儿微微张开,上下两张小口喷出两道细细的水柱,这般美丽又淫靡的场景自是被抱着她的男人给看了个彻底。

    作者的话:【手动再贱】你们居然不买宋先生的h章???一大早起来看订阅我一脸懵逼???当初投票和我说很喜欢的人去哪里了???我只是肉收费啊亲们!!!因为我不写其他的脑洞你们也就不支持我的事业了???我第二卷以後入v了怎麽办???

    宝宝很伤心,所以放出福利章诱惑你们……

    看完觉得还满意地请点击一下订阅!!!

    宝宝还是靠你们的订阅吃饭的啊~~~【大哭】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03)微H,一大早就恶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