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04)宋先生:你愿不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等到宋昊轩大发慈悲放过陈可人时,两人都可以将早就冷掉的早餐倒掉换成午餐了,可想而知这一次宋先生的「调情」花了多长时间。

    而且出了浴室後,陈可人立马看见了放在床上的衣服,她心中略微感到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只能是跟着宋昊轩去吃饭,但是全程都倍感羞涩,一直不敢抬头去看他。

    宋昊轩原本是不觉得这种举动有什麽的,但在看到人家小姑娘低眉顺眼又羞窘都不敢抬头看他的模样瞬间心就软了软,吃完午饭後就拉着小姑娘坐在沙发上打算好好谈一谈。

    他向来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大方和绅士,而且他早就看出了陈可人的忧虑,既然对方很合他的意,那麽他也不介意满足一下陈可人。

    宋昊轩双手叠在下颚处,淡笑道:「你想要什麽?」

    他的口气很淡然,却有种深藏於骨的自信,彷佛对於别人来说天大的难题於他而言不过是一句话一般。也正是他的这种自信,隐隐有些焦虑的陈可人一下就镇定多了,事实上她的事情还真就是宋昊轩的一句话。

    陈可人声音轻柔的将母亲病重的事情都说了,她向来老老实实,只说了自己没钱给母亲治病,对於没钱上学这件事可谓是一点都没有提。她只想着先解决了母亲的医药费,对於上学一事她也不知自己是否要坚持。

    宋昊轩耐心地听完後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陈可人也不知他这是什麽意思,而且之後宋昊轩明显是要出去会见一些重要人物,也没有让她跟着的意思,於是她便去了医院看看母亲。

    出了酒店,她面前停下一辆车,车窗被摇下,正是秦姐。

    秦姐等她上车後就迫不及待地问她昨晚的情况,不过陈可人脸皮薄,硬生生没有说一个字,但看着她绯红的小脸和眉间多出的风情,想也知道她昨晚过得还是不错的。

    见小姑娘一副羞哒哒的模样,秦姐到底还是忍住了继续欺负她的慾望,转而和她谈起了有关宋昊轩的事情,一些她在所谓海哥哪里听来的东西。

    据说宋昊轩是帝都宋家子弟,帝都宋家可谓是一个很神奇的家族,神奇到基本上没有人胆敢招惹他们。因为商界有他们家的人,政坛有他们家的人,黑道也有他们家的人,据说宋昊轩上一辈的某个叔叔还和外国的一个世家联姻了,所以一旦得罪了後果可想而知。

    宋昊轩是宋家这一辈最出色的子弟,能够和他竞争家主之位的也不过是寥寥几人,可以说一旦入了他的眼,那真的可以叫作平步青云。这一次他来这里是打算来这边发展一下,不过他本人是不会久留的,最多一个月就走。

    秦姐将这些说给陈可人听,一方面是希望这段时间她自己争气能够好好陶宋昊轩的欢心,宋昊轩从手指缝里流一点东西就够陈可人一辈子不愁什麽了。同时一方面也希望她聪明点不要得罪宋昊轩,否则谁也救不了她。

    陈可人有点咂舌於自己的好运气了,没想到她的金主来头那麽大。

    於是她问道:「秦姐,宋先生这样大的人物,怎麽会轮到我?」

    秦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运气好?你是不知道,之前就有另外几个区的大哥想要送人过去,宋先生看不上这些人,自然也就看不上他们送的人。而海哥刚刚好有件事办的不错,合了他的眼,这才想着送人试一试,这才刚想呢,你就找上门了。不然你以为会轮到你?」

    她没说的是,那些大哥现在都不是大哥了,而那些妄想勾引宋先生的女人也没有一个好下场。她们个个都不比陈可人长得差,就是没有陈可人这样好的运气,这丫头的运气实在是好的令她嫉妒。

    秦姐不想对陈可人说太多这方面的事情,这些事情都不适合她,於是轻轻巧巧地就转移了话题:「你那件事怎麽样了?」

    陈可人一听就想起宋昊轩那句「我知道了」,当下有点愁眉苦脸不知所措,她将事情说给秦姐听,而後问道:「秦姐,你说宋先生这是什麽意思?」

    秦姐恨铁不成钢:「傻啊你!这意思很明显,这事儿他会帮你。」而且看宋昊轩的样子说不得是记在心里了,陈可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运气!

    陈可人高兴地笑道:「那就好了,宋先生真是好人!」

    秦姐:「……」呵呵,好人?

    快到医院时,陈可人才想起来昨晚那条可怜的裙子:「秦姐,昨晚你的裙子不小心被弄坏了,你在哪里买的?我倒时候赔给你。」

    秦姐很是大方地挥了挥手:「不用了,一条裙子而已。」

    陈可人见状,面上虽是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想着要赔给她。

    当然,陈可人并不知道秦姐回去後就会在家中看到和那条裙子一模一样但是价格更贵的一条裙子,并且收获了某个男人的一句话。

    秦姐猜得一点都没有错,陈可人去了医院後立刻就知道了她母亲的医药费被人给缴了,还说请了一些国内很有名望很有权威的医学人士来给她母亲看病,据她母亲之前的主治医生说,如果是这些人来,那麽她母亲痊癒的可能性很大。

    陈可人心里感动极了,两眼水汪汪地在心里暗道宋先生真是好人,同时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听宋先生的话。

    小姑娘陪着母亲好一会,她还不敢将自己卖身的事情说出去,指不定思想保守的母亲会怎麽气急攻心,所以她半真半假地说自己帮了一个大人物的忙,那人说好了帮她出医疗费。

    她母亲觉得这些钱拿来治病实在是浪费了,一个劲要求陈可人拿去读书,还说自己不治病也行。但陈可人怎麽可能同意,当下又是一阵好声好气地劝慰,母女俩的想法才暂时统一了。

    事实上陈可人也想读书,但她放不下病重的母亲,这一次有宋昊轩帮忙,她在考虑要不要在暑假期间打工,为自己赚一点学费,即便学费不够也没有关系,到时候可以向学校说明情况延迟一点时间交齐学费也不是不可以。

    她想了很多,唯独没有想到去找宋昊轩。大抵还是因为她觉得宋昊轩肯看在两人那麽短短一晚就愿意这样帮她的母亲,实在是付出的太多了,所以读书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

    当然,在这之前,她要先好好陪着宋昊轩。

    一到傍晚,她自动回了酒店乖乖等着宋昊轩。

    宋昊轩回来的有些晚,一眼便瞧见了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又被他吵醒的陈可人,嘴角勾起一个不甚明显的弧度。

    陈可人才还有些懵懵懂懂,却见宋昊轩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她面前,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宋昊轩走路的姿势有点点奇怪,於是她不由地出声问道:「宋先生,你怎麽了?」

    宋昊轩脚步一顿,转为坐在床上面色淡然:「衣柜下面的柜子里有一个医药箱,你去拿过来给我包紮一下伤口。」

    陈可人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跌跌撞撞地跑去衣柜拿医药箱。短短的时间内,她的眼睛就控制不住地红了,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人蹂躏过的小兔子一般。

    她这边去拿医药箱,那边宋昊轩则淡定地撩起了衣服,腰间缠着的纱布早就被鲜血给染红了。看到这一幕,陈可人的眼眶又红了些,颤抖着声音问道:「这是怎麽了?」

    「今天遇到了点点意外。」宋昊轩无意解释那麽多,但他瞧了瞧陈可人後,还是开口解释了一下,「你放心,小伤而已,只是刚刚被人撞了一下伤口裂开了,你帮我重新包紮一下就好了。」

    陈可人点点头,还好这方面她学过一点,这个时候也不会太过无措。

    她解开宋昊轩的纱布,将上面的血迹清理乾净也看清楚了伤口。陈可人嘴唇微微动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有说什麽,乖乖地按照宋昊轩的指示给他上药包紮。

    宋昊轩眼里闪过一丝满意,他想起之前对陈可人的调查以及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一幕,心里不由地生出一个想法。

    在女孩将最後一步弄好後,他问她:「你还想上学吗?」

    陈可人不明所以:「宋先生?」

    宋昊轩便挑明地说:「你想不想跟着我去帝都?你可以去帝都上学,费用你都不用愁,包括你母亲的医药费。」

    陈可人惊讶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麽。

    宋昊轩继续说道:「你可以想一想,左右我这边还有段时间才离开。不过你要知道,你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光凭自己一个人赚取学费肯定还是有些困难的,更别说你母亲还有病在身。跟了我,至少你可以不愁钱的问题,只要你一直这样乖乖的就行。」

    陈可人垂着脑袋想了一会,再抬起头时眉眼弯了弯:「谢谢宋先生,我愿意跟您走。」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04)宋先生:你愿不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