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08)宋大金主和陈情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等宋昊轩回到陈可人处时已经是半夜了,陈可人十分贴心地在门口处给他留了一盏小小的灯,以免他回家两眼一抹黑。他走到厨房一看,那汤果真还热着,一缕缕香气从盖子处散发出来,饶是宋昊轩不怎麽饿也被勾出了馋虫。

    宋先生的手玩过刀玩过枪还杀过人,可偏偏就是对於盛汤这点小事儿毫无经验,盛一碗汤都可以将自己的手给烫个三四次,最後还一个不小心打翻了碗,宋先生整个人都懵了,蹲下身子想要收拾碎片,却又不小心被割伤,最後只能是愣愣地站在厨房里像是做错事儿的小孩。

    这般大的动静早就将陈可人惊醒,她匆匆忙忙下了床一出来就瞧见宋昊轩这幅傻样子,赶忙上前瞧他的手有没有事儿,结果发现他手上还真有几处割伤,估计是刚刚他想要捡起碎片时被刮伤的。

    宋昊轩颇有些惋惜地看着洒了一地的汤汤水水:「可人,汤洒了。」

    陈可人怎麽听都觉得这话含着一股子委屈,但是委屈这种情绪有可能发生在宋先生这样的神人身上吗?她暗自摇了摇头,翻出医药箱,带着宋昊轩去饭桌边坐下:「我先给你包紮一下,再给你盛汤。那些汤洒了就洒了,锅里还有呢,以後这样的事儿叫我来就行了。」

    宋昊轩乖乖地让她牵着,嘴角轻轻勾起:「嗯。」

    偏暗偏柔和的灯光下,陈可人微微垂头帮他包紮的动作是那麽的温柔,看得宋昊轩整个人都平和了下来,就像是风雨中漂泊了许久的小船终於回到了宁静的巷口。

    宋昊轩突然伸出手帮她将一缕不安生的头发别在耳後,而後又摸了一下她的小脸。别样温柔的动作令陈可人莫名生出了点点羞涩,悄悄地抬起头看他,却是看见男人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笑,不知为何她不敢再看,匆忙低下头继续包紮着,只是红透了的小脸和耳尖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

    见她这幅模样,宋昊轩也就不再动手动脚,只是那翘起再也没有恢复的唇角显示出他的好心情。

    陈可人这三年因为某个男人时常遇见危险事情而导致她的包紮技术越来越好,不消一会就给他将伤口包紮完毕,然後又走到厨房去给他盛汤,回来後又对他问道:「宋先生要再吃点东西吗?我现在弄也是很快的。」

    宋昊轩哪里舍得让她大半夜这样劳累,赶忙拉着人坐下:「我喝汤就行了,你就别忙了,陪我坐一会?」

    陈可人顺着他的力道坐下,还真是乖乖巧巧地陪着他坐一会。

    宋昊轩吃饭的时候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是以他一边喝汤一边开始找话题和陈可人闲聊,什麽都聊什麽都不觉得不耐烦,这个时候宋昊轩可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管陈可人做什麽都可以说出一堆赞美之词。

    聊着聊着,宋昊轩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他问道:「那些人现在还缠着你吗?」

    陈可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宋先生是说……宋先生不说我都没有注意到,今天确实安静了许多。」

    宋昊轩满意地勾起唇角又大大地喝了一口汤,他想着林柯的办事能力确实不差,给他那栋小别墅也不是不可以。

    陈可人朝他感激地笑着,不一会却又後知後觉道:「宋先生,这样……不会得罪他们吗?会不会给你带来什麽麻烦呀?」

    宋昊轩挑挑眉,倒是没想到陈可人会这样问。他偏头看过去,只见他的小姑娘脸上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担忧,心下不由地一阵舒坦,就连语气都有些不自觉地上扬:「放心,这些人还不够资格让我放在眼中!」

    陈可人一听这话倒是放心,小脸上重新扬起笑意:「真是谢谢宋先生了。」

    恰好这个时候宋昊轩喝完了汤,见她这样说便随意地调笑了一句:「那你打算如何谢我?不会就这样一锅汤了事吧?」

    陈可人却是咬了咬唇,一脸羞涩道:「宋先生……你、你……」

    其实宋昊轩说这话倒是真的半点没有那个意思,可是谁让上一次宋昊轩帮了陈可人要求的回报就是……咳咳,宋昊轩那一次可谓是相当过分啊,玩得小姑娘都有心理阴影了。反正自那以後陈可人甚少找他帮忙,这一次实在是被烦怕了才不得已开了口求助。

    宋昊轩是什麽人,一看见陈可人这般模样哪里还有什麽不知道的。喉结微微动了动,他伏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原来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既然可人想这样报答我……我也是很满意的。」

    陈可人瞪圆了一双眼睛,半是慌张半是羞涩地忸怩了好大一会才开口说道:「宋先生……可、可不可以别这样……」

    宋昊轩却是不悦道:「我这次可以花了好大的功夫呢!」嗯,一栋海边带小花园的小别墅呢!

    陈可人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些什麽,一旦别人对她好点,她便会加倍的还回去,是以一听见宋昊轩花了不少的代价,她便像是被戳破的皮球软了下来,只能是诺诺地答应下来,全然没有瞧见宋昊轩那抹奸计得逞而得意极了的笑。

    只是宋昊轩虽然花了不少口舌将人拐上床,等到真的上床时却是没了那般心思,反倒是老老实实搂过人睡觉,抱着香香软软的身子不一会连灯都忘记关就睡着了,只留下陈可人眨巴这眼睛颇有些苦恼。

    她也是没有想到宋昊轩真的不做些什麽就单纯的睡觉,明明……明明刚刚他们才说了……说了那种事情的……

    咳咳,所以她的纠结是为了什麽?难道她这是很期待和宋昊轩……

    陈可人被自己的念头给惊住了,整张脸像是火烧一般又烫又红,她将小脑袋埋入男人的胸膛之中,似是害怕被人瞧去她这幅模样。

    等到脸不怎麽烧了,她才略略抬起头想要去关灯,却是在抬手的时候瞧见了宋昊轩那张俊美如神的脸……

    高高抬起的手忽然转了一个相反的方向,直直朝着宋昊轩脸去,只是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似是在犹豫又似是在挣扎。

    「唔。」睡着的宋昊轩彷佛知道了些什麽,大手一挥便捉住了小手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又将人紧紧抱在怀中,语气还有些半睡半醒的朦胧,「怎麽还不睡?快点睡觉,嗯?」

    陈可人也不知自己为什麽这个时候莫名觉得心虚,她小小声地应了一声,随後又想起灯没有关,奈何自己被男人抱得死紧,只能是对着半睡不醒地男人说道:「宋先生,灯还没有关。」

    宋昊轩闻言倒是不耐地皱了眉头,但却又半睁着眼睛摸索着去关了灯,房间完全黑了下来,陈可人在黑暗中舒了一口气,也就打算安心地睡觉了,谁知宋昊轩又往她这边摸了过来,吓得她动也不敢动。

    「现在晚上凉,把被子盖好。」男人的声音里还是那般带着睡意的模糊,边说着便将她的手捉住往怀里揣,又将她两只略有些冰冷的小脚丫夹在大腿内,再把被子盖好後才真的要睡了,只是最後他还不忘嘱咐一句,「小乖乖乖睡觉,听话,乖~」

    都这个样子了,陈可人自然是乖乖听话,闭上眼睛很快就便熟睡过去。

    两人相拥而眠,不知不觉天便亮了。

    陈可人一贯早起,大致六点左右便清醒了,只是被宋昊轩死死抱着动不得,又怕自己挣脱的动作了大些就会惊醒他,最後只是有些哭笑不得躺着。不知是不是两人心有灵犀,陈可人醒後不久宋昊轩便醒了,虽然不是完全清醒但也是有点意识。

    「怎麽不睡了?」宋昊轩的声音略带了些沙哑,他闭着眼睛寻到了陈可人的唇,也不嫌弃一大早不梳洗就在上面轻轻亲了一下。他倒是一脸的理所当然,可怜陈可人又是一脸羞涩。

    陈可人侧过脸不让男人亲她,毕竟两人还没有梳洗呢,而後在男人明显不悦的神情下极小声地说道:「早餐想吃点什麽,我去做。」

    宋昊轩依旧闭着眼睛,听到这话却是皱起了眉头:「今天不是周末嘛?起那麽早做什麽?还不如我们再睡一会,嗯?」

    陈可人鼓了鼓腮帮子,犹豫再三还是坚持起床:「我、我睡不着……」

    宋昊轩眉头皱得更深了些,竟是带上了几分小孩子般赌气的神情:「那好吧,那你起床吧,我还要再睡一会!」

    语罢,他还真的放开了陈可人,然後还转过身去,一副不想搭理陈可人的模样,看得她是哭笑不得。

    陈可人下了床,看着赌气的金主还是有些为难,不过最後她还是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再怎麽样还是先吃了早餐再说吧,她相信金主是不会那麽小气为了这点小事为难她的。

    很显然,陈可人还不了解她的金主。

    宋大金主怎麽不小气呢,他可小气了,现在就在床上想着怎麽报复呢!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08)宋大金主和陈情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