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16)高H,你把你刚才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湿漉漉的吻堵住了宋昊轩的嘴,却是堵不住他激动万分的心情。

    还有什麽比你爱的人刚好也爱你更能让人欣喜的呢?

    宋昊轩将陈可人推开了些,他几度张嘴却始终什麽也没有说,最後还是扣住了陈可人的脑袋又来了一次热烈的。同时精壮的腰身一下又一下往上顶弄,让陈可人有种骑马的感觉,颠上颠下的有几分难受,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两个人的想法虽然不一样,但都同样激动万分,最终这场情事也变得比以往热烈许多,等到结束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後了。

    情事结束後,宋昊轩反倒一改之前色急的模样,一脸正经地将陈可人抱起去清洗。宋昊轩这人有时候就是喜欢假正经,哪怕他此刻内心很激动,激动到想要唱个歌儿跳个舞儿,他也是要这样一脸清心寡欲地端着。

    只是他这一端着却是将陈可人给吓了一跳,她摸不清宋昊轩是不是因为她之前那句话生气了,心里七上八下的,着实不安。不过随後她稍稍冷静下来後又觉得这样不错,反正早晚都要分开,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事情给说开了……

    陈可人默默安慰自己,长痛不如短痛,就现在吧……

    这边陈可人胡思乱想着,宋昊轩这边却是不慌不忙地帮她把澡给洗了,然後给她擦了擦身体就拿被子将她裹住,自己却是下床穿衣服去了。

    当然,宋昊轩穿衣服代表着他今晚上不想做些什麽了,若是两个人再赤条条地抱在一起指不定今晚还用不用睡觉,於是他打算先给自己穿衣服,然後再给陈可人穿衣服……只是他这番举动落在陈可人眼中却是意义完全不一样了。

    陈可人使劲眨了眨眼睛,将那上涌地酸涩全都眨了回去,而後才故作轻松道:「宋先生,您需要我什麽时候离开?」

    宋昊轩皱着眉回头看她:「什麽意思?」

    陈可人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说道:「我知道您有心上人,也快要结婚了,按照您的性格婚後大概也就不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所以我才问您需要我什麽时候离开。」

    宋昊轩扣纽扣的手一顿:「你说什麽?」

    陈可人表情乖乖的,很是耐心地又解释道:「您不是有了心上人了吗?所以迟早有一日我要搬出的啊!您放心,我不会再联系您的,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很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陈可人还继续叨叨了些其他事情,大意就是这三年承蒙宋昊轩的照顾了,不仅将她母亲的病治疗好,还给她上学买房子……陈可人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得到的太多了,按照她的想法有些不该拿的东西就不要拿,比如现在她住的房子。

    看着陈可人,宋昊轩顿时不知道该做出什麽样的表情了。

    将那麽多信息消化好了之後,他慢条斯理地将才扣好的纽扣又解开了:「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陈可人一头雾水地瞧着他:「我刚刚不是说了……唔……」

    唇被人堵住,是如同野兽啃食一般的吻。宋昊轩不管平日里多麽急色也从来不会弄伤她,这一次却是真真切切地生气了,不管不顾地就将人的嘴唇给咬伤,一股铁锈味在两人嘴里蔓延开来。

    宋昊轩喘了口气,目光如炬地死死盯着她,忽然他又笑开了,只是这笑比他生气时模样还好渗人:「前几分钟才跟我表了白,现在就要和我说分开?小乖,你是不是想要离开我,嗯?」

    陈可人紧张地舔了舔唇,却是不小心舔到伤口,顿时「嘶」了一声,心里越发觉得委屈起来。明明这个人就要结婚了,她离开也是很正常的啊,谁愿意做一个被人唾骂的小三呢,可偏偏这人还反过来指责她……这叫她怎麽不委屈?

    她越想越委屈,眼泪一下忍不住也涌了出来,白嫩的小脸皱在一起,委屈又可怜:「宋先生,您都快要结婚了,我不想缠着你……我不想做小三,所以……我们好聚好散吧……」

    宋昊轩这个时候才听见他要结婚的消息,他刚刚被陈可人那句离开给气得怒火高涨差点就失去了理智,而後稍稍冷静了些,脑袋转了几圈才想起陈可人话中的不对劲。

    他打断陈可人的话问道:「什麽结婚?什麽心爱的人?你怎麽知道的?」

    陈可人咬咬唇:「我就是知道……您之前和我说你出差,其实您……其实您根本就是在帝都陪、陪……」

    最後一句她实在是说不下去了,捂住脸儿就哭了起来。

    宋昊轩原本因着她这番话而气得面色铁青,现在看她委委屈屈的样子又气不起来了。他伸出手迫使她抬起头,怜惜万分地用手指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而後他无可奈何地叹道:「真是一个小傻子。」

    再後来,宋昊轩的手滑进了被子当中,抚弄起她的身子来。

    陈可人又不是真的傻子,一下就明白了宋昊轩的打算。她瞪大了双眼,大抵是没有想到宋昊轩这般无耻,明明两个人都说开了他还要这般……

    她怒道:「宋先生!」

    宋昊轩不以为意:「既然你有所怀疑,我们就来把这个怀疑给做掉好了!刚好我还没有给你穿衣服,现在很方便……」

    陈可人还在挣扎,但凭着她这点子力气是抵挡不住宋昊轩的。很快,宋昊轩就一举将肉棒插入她体内,没有任何前戏,小穴儿乾乾涩涩的,两个人都不怎麽好受,但是宋昊轩就是不管那麽多,压着她的腰就要将她摆弄成跪趴的姿势。

    陈可人还是不配合,小手又挠又打,一双小腿儿不断蹬着,一时之间倒是让宋昊轩不好摆弄她。

    於是他沉了一张脸冷笑了一声:「陈可人,你是不是想造反了?」

    宋昊轩这个样子还是有点威慑力的,当场就将陈可人吓唬地不敢再动,宋昊轩趁着这个机会就将她摆弄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一头秀发凌乱地披在背後,衬得那背部越发的莹白如玉,细细的腰肢微微塌陷下去,而如同两颗大桃子一般的臀部却是高高翘起,臀部中间直直插着一根粗长的肉棒,那深沉的颜色和女人的嫩白形成鲜明的对比,越发令男人控制不住自己。

    事实上他也不想控制自己。

    宋昊轩一下又一下地插入穴内,每插入一下就要说陈可人一句。

    「还想着离开我,嗯?我让你想要离开我!」

    「你个小傻瓜就那麽不相信我?」

    「你不问问我怎麽知道我不喜欢你?你就没有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

    陈可人被肏得哎哎直叫,听见最後一句时心头狠狠一跳,小穴也跟着很狠狠一缩,差点就把宋昊轩给夹到射精。

    男人黑着脸扇了她臀部好几下,却见陈可人毫不介意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声音也是甜腻腻的:「宋、宋先生,你、你刚刚说什麽?」

    宋昊轩心中暗暗骂了一句,又将她扯过来吻了又吻,下身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一下一下将她每每差点撞到床头又被拉回。

    陈可人还是没有放弃,等到男人放开她,第一时间便问道:「宋先生,刚刚、刚刚你说的……唔……慢、慢点啊……啊啊啊……太快了……」

    宋昊轩却是存了心不让她说话,撞击的力道比之前大了许多,速度也越来越快,令陈可人越来越无法招架,小嘴儿张着不断喘息着。不知是不是被先前那一番话给影响了,陈可人渐渐来了感觉,小穴儿也不再那麽乾涩,慢慢的肉体撞击声中也夹杂了些水声。

    陈可人最先受不住了,小腹一个劲地抽蓄着便要高潮,谁知道这个时候男人却是不想轻易放过她,趁她高潮之际猛地一个劲肏弄,喷溅出来的淫水都被堵在小肚子里十分的难受,肉穴也被撑得无法正常收缩,逼得陈可人难受地哭了出来。

    宋昊轩不为所动,冷着一张脸又将她翻了回来,将她两条腿儿夹在自己肩上,让她整个身体摺叠着贴紧他,软软的胸乳紧紧贴着腿儿,下面那根肉棒肏得更深、更深……

    陈可人一开始还能够尖叫,到後来她失了力气,软乎乎地被男人抱着肏弄,只有男人肏得狠了才会发生如同幼猫一般的呻吟。

    这个姿势维持的有些久,两腿渐渐失去知觉,陈可人小小地哭着求饶:「宋、宋先生……好难受,求你……呜啊」求你放过我吧。

    不知道哪个字眼刺激了宋昊轩,他狠狠一撞,差点让陈可人以为自己的肚子被捅破了,只听男人用恶狠狠地语气说道:「还要叫我宋先生吗?」

    陈可人勉强睁开眼睛看向他,似是不明白他在说些什麽。

    宋昊轩这个时候倒是舍得慢下来:「不是说要结婚吗?叫宋先生多不亲密,乖,换一个称呼!」

    陈可人一时瞪大了双眼。

    结婚?和她吗?确定她不是做梦吗?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16)高H,你把你刚才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