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19)关於结婚这件事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因着宋昊轩那一席话,陈母是不怎麽待见他的,但是架不住自己唯一的女儿胳膊肘往外拐,再加上陈可人如今怀孕了,也就不得不点头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宋昊轩早就知道陈母会答应,如今他倒是庆幸自己早有先见之明让陈可人怀孕,否则也不是那麽容易就过了岳母大人这一关。

    尤其是拿存摺的时候啊,不用点力都扯不动啊……

    陈可人之前还在担心自己的年纪不够,谁知道宋昊轩在民政局随随便便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半小时他们就拿到了红本本。

    总有种太过轻易答应宋昊轩领证的感觉啊……

    成功将媳妇儿拐到手後,宋昊轩才後知後觉地发现,貌似自家媳妇还没有正式地见过家里人……然後等到陈可人去了宋家老宅时,那脸上的表情,嗯,也是可以自行想像的……

    陈可人虽是新媳,但因她怀着孕,倒是一进门就变成宋家最金贵的人。等四个月後,全家上下都恨不得围着她转,就像是看什麽稀世珍宝一般,反倒是宋昊轩这个名正言顺的丈夫连自己妻子的衣角都摸不到。

    终於有一日,宋昊轩趁着家里长辈不在,拐了自家小媳妇跑了。

    陈可人见他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实在是好笑,这段时日她被娇宠的厉害,如今倒是一点都不怕宋昊轩,竟是敢开起玩笑来:「若是别人看到大名鼎鼎的宋三爷这个样子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宋昊轩心下哀叹自己夫纲不正,面上却又忍不住宠溺道:「你还说呢,我都有两个月零三天没有和你单独在一起过了!」

    陈可人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我觉得和奶奶妈妈在一起也不错啦!」

    宋昊轩冷下脸,看也不看她,就像是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

    陈可人偷偷笑了笑,好不容易止住笑了,她又拿小手戳着他:「宋先生?宋先生!宋先生别生气了,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我这个小人的气啦~」

    宋昊轩忍了又忍,终於还是忍不住了,轻轻拍了她臀部一下:「真是越来越坏了,还敢叫我宋先生,嗯?」

    男人眼睛里闪着的光芒她很熟悉,心头狠狠一跳,她不敢再招惹他,随随便便扯了个话题转移注意力:「你说奶奶她们为什麽就盯着我的肚子呀?」

    她好奇这个问题很久了,明明家中两个嫂嫂也生了好几个孩子,但偏偏宋奶奶和宋母就是稀罕她怀的孩子,不然也不会逼得宋昊轩还要带着她从家中逃跑出来才能独处。

    宋昊轩听她这样一问也不由地一脸稀罕地摸上她的肚子,放缓了语气道:「因为你这一胎是个女孩啊!」

    陈可人还是一脸雾水,她当然知道自己怀的是女孩,但问题是为什麽他们就那麽稀罕女孩啊?

    宋昊轩亲昵地刮了刮她鼻子:「真笨!奶奶她只生了我爸和大伯两个儿子,她一直就很想要一个女孩,不然你以为她为什麽那麽宠爱我姐?至於我妈,是因为不管我姐还是两个嫂子,她们生的都是男孩。男孩一多,她们就越来越想要一个女孩,但偏偏她们怎麽生都还是男孩……也就你怀着的是女孩了。」

    陈可人惊讶地张大了眼睛,随後又笑道:「那不是我们女儿出生以後就要被全家人宠着爱着?」

    宋昊轩挑挑眉,一脸傲然:「那是当然,那可是我女儿,生下来可不就是要千宠万爱地对她!」

    两人又亲亲密密地腻在一起说了会闲话,宋昊轩瞧着越发珠圆玉润的妻子有些血气上涌,手也越发地不老实了,趁着陈可人不留神就滑入了衣襟内,握住了一侧乳儿。

    宋昊轩低低地说道:「小乖,你又长大了不少啊……又大又软……生完孩子之後我一定要尝尝味道……一定很香、很甜……」

    陈可人却是没有宋昊轩那般心思,都说孕妇容易多愁善感,她也不例外,刚刚还觉得女儿有人宠着爱着很好,现在却又皱着眉头道:「昊轩,这样不行啊!万一以後我们的女儿被宠坏了怎麽办?我好怕她被这样给宠坏掉!」

    宋昊轩动作一顿,内心对着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很是嫉妒,然後他直接扑上去堵住了她的唇不让她继续说有关孩子的事情,辗转间他模模糊糊地对着陈可人说道:「小乖放心吧,还有我呢,我不会让我们女儿学坏的……唔,趁着机会难得,我们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好不好……小乖,我好想你……」

    男人这样一闹,陈可人自然也就想不到其他的事情了,迷迷糊糊地就顺着男人的手往下摸去,随後男人心满意足地闷哼了一声……

    当然,最後宋昊轩也不敢过分了,只是浅尝为止,生怕伤了陈可人。

    等到陈可人预产期越来越近时,她和宋昊轩的婚礼也提上了日程。

    先前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先将婚礼给办了,但是後来宋家的私人医生给陈可人检查时说孕妇有点虚弱,需要多休息,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不敢办婚礼。

    要知道宋家不同於一般人家,办个婚礼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涉及到很多方方面面,就光是宾客座位安排就是一件费心的事儿。所以最後他们决定让陈可人分娩做完月子後再举办婚礼,正正好空出很多时间让他们好生安排。

    於是到最後结婚的两个人反倒成为了最闲的两人。

    宋家是传承已久的世家,这样有着历史沉淀的世家更喜欢传统的东西多些,於是陈可人和宋昊轩婚礼最後确定下来是中式婚礼,为此宋奶奶还专门请了人给他们定制手工礼服。

    虽然和宋昊轩发生关系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等到结婚时,陈可人还是感到紧张和羞涩,穿着大红旗袍站在镜子前照了许久,生怕自己的装扮有一点点不得体。

    两个嫂子在一旁笑道:「连孩子都生了,你居然还紧张!」

    陈可人娇嗔地看了她们一眼正要说些什麽,外面却有人喊着时间到了,陈可人趁着最後的一点时间又照了照镜子,然後才盖上盖头等着新郎。

    她盖上盖头後最後的一个念头居然是,还好她月子恢复的好,不然这身礼服她穿不了好可惜……

    现代的中式婚礼也没有过去那般讲究和繁琐,他们确定的流程是新郎去接新娘,期间被伴娘们各种刁难就不多说了,然後便是新郎背着新娘去新房喝交杯酒,最後才是两位新人一起出来敬酒。

    说是要新郎全程亲自背着新娘去新房,但也不过是一百来米的距离。但就是这样一百来米的距离,却是让两人泛起各种情绪。

    两只手臂绕在男人的颈间,浅浅地呼吸打在耳边,宋昊轩不知怎地有种想要这样一直背着她走下去永远不停下来的冲动。想到此,他不由地笑了起来,小声地将这个想法说给陈可人听。

    陈可人静静地听着,等到宋昊轩说完後她同样小小声地回道:「我也有这种想法……我、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宋昊轩只觉得喉咙被堵住,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嗯,永远在一起。」

    婚礼的第二日,宋奶奶正要欢欢喜喜地去找一对新人出发去度蜜月呢,谁知道新房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字条。

    「我们一家三口去度蜜月,你们闲杂人等就不要打扰我们了!」

    这大概就是当初陈可人怀孕被过分骚扰後的副作用吧……

    其实按照宋昊轩的想法,就应该不带女儿宋唯一一起出来的,但无奈陈可人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小唯一,在妻子的眼泪攻势下,宋昊轩也只得无奈地接受了蜜月之行变成一家三口的旅行。

    宋昊轩狠狠地吸了口她的耳垂,喘着粗气说道:「你以後一定要补偿我一个蜜月!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蜜月!」

    陈可人胡乱地点头应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你快点起来,一一在哭呢,快点让我过去看看!」

    宋昊轩一下就黑了脸:「这小丫头真讨嫌!」

    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一次承诺的蜜月之行直到两人头发斑白才真的实现。

    宋先生嘴上嫌弃这宋唯一,但一个蜜月之行下来後,最宠爱宋唯一的也是他,换尿布喂奶等等做的比陈可人这个妈妈还要好。

    大抵还是因为宋唯一长得格外像陈可人吧,那如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容貌让他怎麽都不能真的狠下心来无视小唯一,一来二去地便越发喜欢抱在怀中又疼又爱……

    陈可人看着此时宋昊轩就无条件宠溺着宋唯一便不由地开始头疼起来。

    当初她怕全家人一起将宋唯一宠坏,结果这人信誓旦旦地跟她说有他在是不会让小唯一学坏的,结果如今最疼爱的女儿的人反倒是他……她有种预感,此刻看上去很乖很萌很白嫩的小包子长大以後绝对是一个混世魔王基本的熊孩子!

    她该如何教育好宋唯一?

    完美情妇是如何炼成的(19)关於结婚这件事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