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1)苏妙容嫁人,夫君有点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苏妙容穿着一身大红色嫁衣一脸愁容地坐在床上,她在想,怎麽最後嫁过来的就变成她了呢?

    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从苏妙容小时说起。

    苏妙容乃京城三大世家之一苏家长房的嫡次女,按理来说,这般世家的嫡女即便是那後位都可争一争,偏偏却是跌破人的眼球嫁给了忠王祁尚天唯一的庶子。

    忠王乃是陪着当今圣上打下江山的老将,亦是当朝唯一的外姓亲王且手握实权。虽说嫁给他家庶子也不算差,但对於苏家来说,嫡女下嫁庶子已是有辱身份。

    可这样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而且还是她爹娘主动将她嫁给忠王庶子的。

    苏祁两家的关系其实算不得多好,当年苏秦游学四方时结识了还是平民的圣上和祁尚天,那时苏秦便很是瞧不上一介武夫的祁尚天,这梁子便是当年结下的,直到如今两人都还能为了点小事儿在朝堂上吵起来。

    有次他们吵得连圣人都觉得烦了,指着他们说道,既然两人关系如此亲近,倒不如让两人的後代结为姻亲,让他们亲上加亲才更妙。

    当然,圣人当时不过是一时嘴快开了个玩笑。但圣人终归是圣人,即便是一个玩笑他们也不敢大意,於是不久後便互换了信物,算是承认了这门亲事。

    只是,有句话叫做天算不如人选。

    苏秦和祁尚天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的发妻竟然头几胎全都是儿子,又过了十来年,两人的嫡子都渐渐长大订了亲,两人便将当初定亲之事只当做笑谈。只是没想到是苏秦的发妻因病去世,而後苏秦待孝期一过娶了发妻的嫡妹,这继室进门五年又为他添了一子两女。

    而祁尚天这边一直再无所出,但在苏妙容堪堪出世之前,祁尚天竟是不知何时有了一位外室,那外室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而後那外室身亡,儿子便被他带回家中认祖归宗,这便是祁尚天唯一的庶子,祁璟。

    祁尚天对於这个庶子还算是疼爱有加,为了祁璟数次去苏家求亲,只是祁尚天看不上苏秦的那些个庶女,竟是一张口便要苏秦的嫡女下嫁给祁璟……而後祁尚天一个武将是被苏秦一个文臣给打出门去的。

    眼瞧着苏秦的嫡女一日日长大快到了定亲的年纪,祁尚天急了,搬出圣人当年的话来,逼得苏秦不得不同意了这门婚事。只是两人的关系越发的恶劣,好几次两人都在朝堂上不顾名声形象动起手来,看的圣人是哭笑不得,直叹好一对冤家。

    一开始祁尚天打苏家嫡女主意时,祁璟和苏妙容的嫡姐苏妙音年齐为五岁,而苏妙容才堪堪出生,是以两家人并没有想到苏妙容身上去。何况自古以来先长後幼,断断是没有越过长姐先给幼妹说亲的道理,是以当初给祁璟定下的是苏妙音。

    只是到最後,嫁过来的不是苏妙音,而是苏妙容!

    苏妙容事前一直都不知道爹娘和嫡姐的打算,直到大婚前一刻她被娘亲身边的丫鬟嬷嬷强拉着沐浴穿衣才知晓她要代替嫡姐嫁过去……

    她之所以在大婚之夜愁容满面,愁得并不是要嫁给一个身份上配不上她的庶子,愁的是她的亲人。

    她知道苏妙音向来心高气傲,嫁给一个庶子苏妙音是万万不能甘心的,她能够理解嫡姐的这种不甘心,却不能原谅她为了一己私慾便计算於她!她们的关系说不上有多亲近,但总归她可是她嫡亲的妹妹啊!更令她寒心的还是她的爹娘,他们竟然就这样同意了!

    苏妙容一直知道自己在家中不受宠爱,但她没有想到她在家中的地位竟是连那些庶子都比不上!她娘亲好歹还会做做面子给他们商议一门不好不坏的亲事,到了她这里……

    嘴角牵起一个勉强的笑,苏妙容极力收起面上的悲伤。

    经这一次被算计,不过豆蔻之年的苏妙容一瞬间成长了许多。她知道这世上能够依靠的便是自己,如今只求这将要面对的夫君是个懂规矩的,不说两人日後要有多亲密,但最起码也要相敬如宾,待日後她生下一儿半女,这辈子也算是圆满。

    苏妙容想了许多,直到外间传来的阵阵脚步声才将她惊醒。白嫩的小手不由地紧紧地交握着,不自觉地泄露出的其心思。

    大红色的盖头遮挡住她的视线,只有垂着脑袋才能勉强看见自己脚尖一块地。她听到吱吱呀呀的开门声,听到那稳稳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脚尖前出现另外一个人的脚尖……

    蓦然间,她的心跳的很快,紧张得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那人倒不似她这般紧张,反倒是不慌不忙地掀起了她的盖头,在瞧见她面容时脸上才变了色,厉声问道:「你是谁?」

    祁璟小时时常被忠王带入苏府,也是见过苏妙音的,是以苏妙容早就知道他会有此一问,也知道祁璟乍见自己妻子换了人态度一定算不得多好。虽是早有准备,但等到真的面对时,她到底还是感到难受了。

    略略调整了下心绪,苏妙容极力让自己显得自然些,站起身来福了一礼缓缓说道:「妾身闺名妙容,乃是苏家长房嫡次女。」

    祁璟皱着眉瞧了一眼苏妙容,神色有些奇怪,倒不像是因为妻子换了人而生气。他长腿一跨便走至床边,随意地坐下後指了指身旁的位置:「坐吧,我们先谈一谈。」

    苏妙容依言坐下,她飞快地打量了一眼祁璟,在他目光扫过来时连忙垂下头。刚刚那一眼足以令苏妙容将祁璟的面貌看清,心下不由地感叹了一声。

    祁璟小时常来苏府与几位兄长玩在一起,在忠王有意无意地引导下,祁璟更多时候还是和苏妙音一起。苏妙容没有苏妙音那般性子活泼,她向来安静,只不过是在一旁看过几次他们玩耍。

    那个时候的祁璟便生的极好看,唇红齿白粉雕玉琢的,尤其是一双眼睛如墨如漆似夜空一般,倒也难怪苏妙音当时对祁璟非同一般。但凡是人便喜欢美丽的东西,更何况年纪尚小的苏妙音。

    而现在的祁璟,生的更好看了……小时的祁璟可以说是玉雪可爱,那麽长大了的祁璟便是面若冠玉、玉树临风。祁璟如今是舞象之年,正是介乎於少年和成年之间,再加上他那张堪比潘安的脸,着实有着不凡的魅力。

    苏妙容轻轻眨了眨眼,一时之间对於这桩婚事的抵触小了许多。

    祁璟见她乖乖坐下,面色缓了缓:「如今你我已拜了堂,不管如何你我这夫妻名义都是逃不开的。虽说当初定下的并不是你,但我祁璟也不是那种不负责的小人,自是不会不顾你名节去闹事的,你可明白?」

    苏妙容听他这般说心下稍安,点点头道:「妾身省的。」

    祁璟又看了一眼苏妙容,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顿了顿後又继续说道:「只是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够如实告诉我,为何是你嫁过来而不是……」

    苏妙容心中暗道终於来了,她沉吟一番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姐姐她……她在大婚之前得了病,爹娘见不好取消婚事,又想起当年和忠王爷定下的是嫡女而没有具体说是哪一位嫡女,便将我……」

    祁璟冷笑了一声,吓得苏妙容身子轻颤两下。

    她自然知道自己这番话错漏百出,别说祁璟会不会相信,就连她自己说出来偶不会相信。只是苏妙容素来不会撒谎,大婚前夕爹娘也未曾给她一个像样的理由,这番话还是她搜肠刮肚挤出来的……

    尽管爹娘姐姐如此待她,她还是不愿在别人面前说他们的不是,说这个错漏百出的谎话总比让她亲口讲述那些乌糟事来得好。

    祁璟也是知晓苏妙容断断不会将事实说出来的,只是知道归知道,他心底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悦。他闭了闭眼,心中飞速掠过有关苏家的事宜,再张开眼时,他却是无意中瞧见了眸光黯然的苏妙容。

    他心底一瞬间有了计较,修长的指尖拂过腰间触感冰凉的玉佩,他问道:「是不是她……不愿意嫁过来?」

    苏妙容一下抬起头看向他,虽然祁璟脸上依旧无甚表情,但苏妙容多多少少还是看出了面无表情下的伤心委屈和不解,尤其是那双黑漆漆的眸子里闪着点点水光……

    苏妙容差点点就在男色的诱惑下点头了,只是在那一瞬间她又清醒过来,连忙垂下头不敢去看他。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苏妙容不由地回想起刚刚那个表情,心下不忍,终归是自己姐姐负了他……於是她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开了口道:「夫君……」

    她只说了一个开头便没有说下去了,只因祁璟突然抬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双眼,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你唤我什麽?」

    苏妙容一头雾水:「夫、夫君?」

    作者的话:有小天使说番外很像另外一本书的番外,看了一下果然好像……

    _:3」_想了想,宝宝决定把番外改一下,什麽再放出来就不一定了……

    嗯,你们就先看着这个故事吧~希望大家喜欢~~~

    夫君有点不正常(01)苏妙容嫁人,夫君有点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