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3)高H,两个人手忙脚乱的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祁璟朝她敏感的耳廓处轻轻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那洁白如玉的耳廓慢慢浮上漂亮的粉色,他的语气很轻很温柔极近气音地说道:「为什麽不要我碰那里?那里开一个小缝不就是让我摸你的吗?」

    原本苏妙容穿的寝衣是很正常的寝衣,但是在穿礼服前她的奶娘特意将寝衣改造了一番,在袭裤裆部开了一个口子,又细细嘱咐苏妙容圆房时不要脱下寝衣。

    一般养在深闺中的女儿家出嫁前都会有家中长辈教导一些房中术,便是让她们知晓那档子事儿是怎麽一回事儿,免得圆房时手忙脚乱的。奈何到了苏妙容这里,一个是她在家中不受宠爱,另一个则是出嫁匆忙,整个苏府都忘记教导她一些个常识,就连避火图都不曾给一本。

    好在她身边的奶娘还不曾忘记,只是这东西没有图光凭说哪能知道清楚?於是奶娘便想起她家乡的一个法子,在新嫁娘的袭裤裆部开一个口子,避免了新嫁娘和未曾谋面的新郎一上来就赤裸相对会产生的尴尬与害羞,同时也是请求新郎怜惜於新嫁娘。

    苏妙容不知道这东西是怎麽一回事儿,但瞧着奶娘一副为了她劳心劳力的样子,她也不忍白费了她的一番心意,便乖乖地照着她的话去做,只是……她觉得这般比赤裸相对更加羞人啊!

    「在想什麽呢?」祁璟曲起手指弹了一下腿心鼓鼓胀胀的软肉,似在惩罚她的不专心。而这一下也惹来了苏妙容小小的一声呜咽,身子被刺激的像是那在陆地上摆动的鱼儿般高高弹起又快速落下。

    苏妙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满是细细的汗珠,双眸中含着泪,委委屈屈地看着祁璟:「夫、夫君……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她实在是怕极了这样的感觉,不仅是那般的羞人,还快慰到极点却又带着丝丝痛苦,她在感觉到巨大刺激的同时又忍不住害怕起来,就像是身下有着无尽的漩涡在一步一步将她拖入其中,而唯一解脱的途径便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祁璟大掌虚虚拂过她的脸颊,一根手指在她唇边停住:「嘘,我不想听你拒绝我,知道了吗?」

    苏妙容吸了吸鼻子道:「可是我好难……唔……」

    唇边的那根手指插入唇间,将余下的话尽数堵在她嘴里,祁璟诱哄地说道:「乖,我会帮你的,很快你就不会难受了……如果你痛的话你就咬我的手指好不好?」

    苏妙容点点头,牙齿轻轻叼着那手指,软软的舌尖点在指尖上。像极了小猫儿咬人,只有点点刺痛,却又异常酥酥麻麻的。

    到了这一步,饶是之前淡定从容的祁璟也不由地有些紧张起来,空出的一只手有些忙乱地解着自己的裤头,好不容易等到解开了袭裤,却在最後一步犯了难。他握着自己的阳物去蹭她的腿心,蹭到点点水儿,却是怎麽都蹭不到那小洞里去……

    祁璟的耳根子红了又红,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尴尬……尴尬自己不懂接下来该怎麽办了。

    这个时候他倒有些暗恨自己为何不去看些避火图之类的东西,他原以为他的新婚妻子定然还是那人,如此的话倒也不用……这样想着他便什麽也没有准备,不然的话他也就不会只是对这事儿一知半解了……

    好吧,祁璟就是一个雏儿,长到十七岁还没有碰过女人。

    忠王和忠王妃,前者看似很宠爱祁璟这个唯一的庶子,但实际上不过是推祁璟出去当他几个嫡子的挡箭牌罢了,而忠王妃就更不用说了,这个愚蠢的女人看不懂忠王的布局,还以为祁璟会抢走她儿子的一切,所以暗地里的手段从来都不缺,自然也就不会给祁璟安排几个通房,让他知人事……

    於是,最後便导致了今时今日就是这样的尴尬。

    好在苏妙容也是一个什麽都不知道的雏儿,她只觉得那尤为坚硬的东西在她腿心儿蹭来蹭去的令她十分难过,却又不知道为何而难过……下意识地,她看向祁璟,似嗔似怒地瞧着他,她还以为这是祁璟故意的呢!

    祁璟额间渐渐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下身胀疼的厉害,却始终不得其法。万般无奈之下,他直起身子,欲要抬起苏妙容的腿儿看个究竟!

    苏妙容哪里容得他这般孟浪,当下就哭兮兮地不准他看,两腿儿也并得紧紧的。祁璟要是想要用强苏妙容自然是无力反抗的,偏生她哭得厉害,反倒是令他有些下不去手,皱着眉头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哭声渐渐小了些,一只眼儿悄悄睁开一条缝儿看向祁璟,正好看见他黑沉沉的脸色。苏妙容这个时候羞涩害怕的情绪退了些,这下又瞧见男人强自忍耐的模样,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夫君……」苏妙容猫儿似地叫了一声,含着一丝不着痕迹的讨好。

    祁璟却是冷冷地看向她,一言不发。

    苏妙容心儿颤了颤,咬了咬唇,道:「只、只是……太羞人了……」

    祁璟依旧是冷冷地看着她,不知为何苏妙容从中看出了一丝丝委屈。

    苏妙容咬咬牙,最後扯过被子盖在自己头上,自暴自弃地闷声说道:「……夫君想如何就如何吧!」

    祁璟活生生被她给逗笑了,只可惜苏妙容闷在被子里全然不知。

    因着看不见,其他的感官都变得异常灵敏。苏妙容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男人的手正隔着袭裤往上摸去,直到摸到大腿根处,一下用了力抬起她的一条腿儿,腿心处因为暴露在空气中而感受到丝丝凉意。

    苏妙容张嘴就像惊呼出声,而後她蓦然想起自己刚刚话,一把扯过被子手口并用死死地拽着、咬着,若是祁璟此刻掀开被子便又会瞧见他的小娇妻羞得眼泪汪汪的,那小模样好不可怜。

    不管苏妙容如何可怜,祁璟却是坚定地一点一点拉开她的腿儿,从裆部的小口子将那粉嫩的小东西看了个彻底。

    第一眼过去,祁璟只觉得那处小小的、肉肉的、粉粉的,好生漂亮。

    苏妙容的那处乾乾净净的一丝毛发全无,是难得的天生白虎,外面的两片软肉鼓鼓胀胀的像是两个小包子紧紧并在一起,祁璟不由地想到,难怪他刚刚摸着那麽软,原来是肉儿多……

    拿手稍微用力拨开外面的两片软肉,要他凑近了点才看见藏在里面的小小粉色的缝儿。许是因为之前的一番逗弄,小小的缝儿微微有些湿润,入口处缀着一颗蜜露,欲坠不坠地惹人怜爱至极。

    祁璟作为一个从未开过荤的年轻男子见到此景怎麽还能忍得住,当下一手撑开那小缝儿,一手扶着自己的阳物就往里插。他的动作很是急切,戳了两三下才戳入小缝儿内,而後他一鼓作气地肏入半截阳物。

    不过肏入半截,那滋味却是让他爽的不能再爽。那处儿湿湿的、润润的又软软的,像是一张小口儿紧紧地吸着他,不吸出他的精水便不罢休一般。祁璟忍不住又往里肏了肏,慢慢地全根没入其中。

    苏妙容这下是真的忍不住了,她天生那处儿生的窄小,而祁璟又是天生那物粗长,不过半截便弄得她又是疼的又是胀的,如今全根进入她哪里还能忍得住,一下便哭出声儿来。

    祁璟听到那从被子里传出的沉闷哭声也慌了,急急忙忙将她从被子里挖出来,满头大汗地问道:「怎麽了?是不是我把你弄疼了?」

    苏妙容也是满头的大汗,发丝也湿湿的粘在脸上,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哭得红肿不堪,她委委屈屈地抱着祁璟说道:「不是、不是很疼……」

    她还记得奶娘跟她说过会很疼,但是千万要忍住,等到夫君发泄出来就好。抱着这样的信念,她是一点都不想耽搁时间,只想男人早点做完,早点睡觉。

    祁璟抚着她的背心疼不已,他自然也是明白快点做完才能使她少受点罪的道理,於是他亲了亲她汗湿的脸颊,柔声说道:「再忍一忍,马上了!」

    这个时候的苏妙容还不知道男人在床上的话是不能相信的,她一派信任地看着祁璟点了点头,稍稍放松了身子,而祁璟也开始动了起来。

    一开始的动作很慢,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见她面上没有那麽痛苦了才渐渐加快了点速度,只是这一加快到了後面却是停不下来了。祁璟到底还是年纪男子,於情事上忍耐力自然是不够的,更兼身下女子是难得的极品,一旦尝到了滋味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祁璟才一声低吼深深地肏入软缝内,一波波精水灌入苏妙容的体内,刺激得她身子小小的抖动起来,软缝又泻出一滩水儿。

    这时的两人还不知道这便是女人高潮的现象,祁璟只觉得那水儿热热的淋在自己的东西上很是舒服刺激,只是刺激过了头,一不小心他又硬了……

    「夫君,为什麽……唔……不要了……」

    「乖,再来一次!我保证,很快的……」

    作者的话:_(:3」)_为什麽留言辣么少……

    夫君有点不正常(03)高H,两个人手忙脚乱的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