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4)容容陪我演一场戏,因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李嬷嬷匆匆忙忙赶到院子里,瞧见门外两个转了转去慌慌张张的丫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两步就一人掐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骂道:「两个死丫头不进去叫主子们起身还在这儿耽搁什麽!」

    琉月琉影也是压低了声音哎哎叫疼讨饶,缓了一会後琉月对着李嬷嬷苦着一张脸道:「娘你就别罚我们了,实在是我们不敢进去打搅主子们啊!」

    李嬷嬷乃是苏妙容的奶娘,当年她夫君早亡,拖着一对刚出生的双生子卖身入苏府,恰逢苏妙容出生需要奶娘,李嬷嬷自荐服侍。而後一对女儿长大後又领来伺候苏妙容,等苏妙容嫁人时,她万分不舍,便带着一双女儿陪嫁过来。

    琉月这边话音刚落,琉影就上前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给李嬷嬷听。

    早前苏妙容曾嘱咐她们要早点叫她起身,因着婚後第一日便要向家中长辈敬茶,还要认亲,这个只能是早去,万万不可让长辈等着。两个丫头自然是不敢忘记主子的话,天还未亮便起身前来叫主子们起身,只是——

    她们才刚走至床边,那床帐便被一把掀开,祁璟目露杀气地望向她们。

    琉月琉影如今也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年纪尚小且未经过事儿,被祁璟这样一看,顿时被吓得半条命都没了,哆哆嗦嗦地连路都走不动。

    好在祁璟不过是警告她们,而後他放下帐子,两个丫鬟才得以走出房门,只是万万不敢再进去一次。

    李嬷嬷皱了皱眉,暗暗想着许是两个主子昨晚闹得晚了,现今想要睡懒觉,只是何时睡懒觉都可以,今日却是万万不可。於是她心一横,对着两个小丫头道:「我去试试吧!」

    琉月琉影一脸的感激,目送她踏入房门,就像是看一个烈士一般。

    李嬷嬷轻手轻脚地走向房内的大床,在还有两三步的距离处停下,躬身轻声道:「主子,该起身了,还有一个时辰就该去敬茶了。」

    帐中传出丝丝响声,像是女子的声音,而後又传出两声男人的声音,帐中再度回归平静,倒是令李嬷嬷不知是该出去还是在叫一遍。

    没等她为难一会,床帐被掀开,只见祁璟赤裸着上身就下了床,李嬷嬷下意识寻来衣裳就要服侍祁璟,却是没想到被一手挥开,祁璟自己动手穿衣。

    李嬷嬷倒也识趣,安安静静地退到一边,只不放心地往那帐中瞧了一眼。

    嗯,她的小主子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什麽都看不见,但是从凌乱的床单和空气中弥漫的味道还是能够看出来昨晚是多麽的激烈。

    男人嘛,都是一个样,喜欢才会可劲折腾你,要是不喜欢连多看你一眼都懒得看。李嬷嬷悬了一晚上的心终於放了下来,只是高兴之余还是有些担心她们小主子了,也不知被折腾得有多狠……

    「你就是容容的奶娘?」祁璟此时已经将衣服都穿好了,自己走到脸盆便捧起凉透的水就往脸上泼,似是在入冬寒气颇重的早晨一点都不怕冷。

    李嬷嬷福了福身子道:「是,奴婢李氏乃是小……夫人的奶娘。」

    祁璟可有可无地点点头,而後又抬头瞧了她一眼:「昨晚……有心了。」

    李嬷嬷一头雾水,还没等她弄明白祁璟这句话的意思,却又听见祁璟开口命令道:「让他们半个时辰後抬热水进来伺候主子梳洗,你去小厨房弄点容容喜欢的吃食来。这小半个时辰别来打搅,知道了吗?」

    话中的寒意令李嬷嬷浑身一抖,下意识便躬身应了一声。等她有意识时,她已经站在门口了,琉月琉影像是看英雄般看着她。

    李嬷嬷嘴角一抽,将祁璟的话说给她们听,而後便去张罗吃食去了。

    苏妙容这一晚是真真切切地没有睡好,身子各处疼的厉害,而身旁的人偏偏还让她好好休息,时不时就要来闹她一下,天将将亮才睡得熟了些。

    模模糊糊间,她感觉到奶娘在唤她起身,口中下意识呢喃了一声奶娘,挣扎着便要张开眼睛,这时却是一只大掌抚上自己的脸颊,只听那人用着低沉好听的嗓音温柔地说道:「再睡一会,还早呢,嗯?」

    她本就不舒服极了,一听这话便就不挣扎了,又重新睡了过去。

    意识混沌时,她不知自己又睡了多久,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起今日要敬茶,这下是真的醒了,一下就坐起身子往窗外看去,只是那摸样还懵懵的,可见并不算多清醒。

    「呵。」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她下意识循声望去,猝不及防下脸颊被冰了一下,这一下彻底让她清醒过来,直皱着小脸躲开男人冰凉的手掌,望过去的小眼神里带着谴责。

    祁璟实在是太坏了,昨晚折腾了她一晚不说,早上还要这样捉弄她!

    「咳,醒了便起来梳洗吧,还有小半个时辰他们就该起身了。」祁璟作弄了人却还是端着一副面目表情一本正经的样子,只是眼底的笑意出卖了他。

    苏妙容这才惊觉自己睡了如此久,匆匆忙忙之下便要下床,却忘了因昨晚一番折腾她的身子酸软,一脚没有踩踏实,整个人连同被子一起差点就要摔倒床下去。幸而祁璟一直看着她,一下就将她给接住。

    祁璟摸着手下光滑的肌肤,看着上面布满红痕的身子心情大好,不由地调笑道:「容容一早就投怀送抱,着实令为夫十分欣喜。」

    苏妙容将被子拉紧了点,顾左右而言他:「夫君,妾身要起身梳洗了。」

    祁璟不舍地又摸了摸她,直将小娇妻摸得面红耳赤气喘吁吁才放开她,唤来小丫鬟伺候她梳洗。

    梳洗完毕又吃了点东西,等两人出门时,已是半个时辰後了。

    忠王府邸很大,而祁璟的院子离正院有好大一段距离,原本他们起来便晚了些,再加上这一顿不小的距离,不知到了是有多晚。苏妙容倒是想着走快点的,但偏生男人就是一副不慌不忙地慢慢悠悠走着,还拉着她让她别走快了。

    许是瞧见她一副着急上火的模样,祁璟开始拉着她聊天,将忠王府中的事情一一说给苏妙容听,之前她成亲前也没有人对她说这些,这下也就忘记赶时间这回事儿,认认真真地听他说。

    忠王府的上上下下相比起苏府简直是过於简单了些,需要苏妙容记下的不过寥寥几人罢了。

    忠王的父母以及亲戚因为战乱或去世或走失,等他投靠圣人时事真正的孤家寡人。因着无亲无故,之後圣人给他做媒,让他娶兰陵萧家直系嫡女萧绦红为妻,之後成就功名,萧氏便跟着成为王妃,而後忠王便再也没有纳妾。

    忠王妃膝下育有三子一女,除去忠王世子还留在府内,其余两个兄长皆携妻子外放做官,而郡主也早在两年前远嫁江南,是以苏妙容今日要应付的不过是忠王两口子和忠王世子两口子罢了。

    将府上情况说完後,祁璟似是想起什麽,偏头问苏妙容道:「你带来的人有哪些是可靠的?」

    祁璟指的是她的陪嫁,他料想那人定不是不会那麽简简单单让苏妙容嫁过来的,而最好的便是在她的陪嫁中安插一两个眼线,以便时时刻刻监视他们。

    想到此,祁璟眼中闪过一道暗芒。若是那人安安分分,他看在小时的情分上也就不计较什麽了,但若是她不安分……

    苏妙容虽不知祁璟此问有何意,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想了想,而後说道:妾身嫁的匆忙,除去李嬷嬷琉月琉影卖身契在妾身这里,其余人的家底还在苏府。」

    算来算去,苏妙容的陪嫁也就是李嬷嬷一家子还有几个她在苏府时的二等丫鬟。李嬷嬷待她如同亲儿,她感恩在心,早就从母亲那里要来的卖身契,想着寻一个好时机去了李嬷嬷一家的奴籍。

    而剩下的人虽是家生子,但却没有一家陪嫁过来,个人卖身契也不在她这里。苏妙容虽心思单纯却也不傻,她知晓这些人不会真的听她的,是以从未想过重用他们,只让李嬷嬷远远打发了他们。

    祁璟闻言後点点头,他见身後只有琉月琉影两个丫头和他的小厮并无其他下人,便靠近苏妙容低声说道:「容容,若我说要你陪我演一场戏,你可愿意?」

    苏妙容却是不解地看向他:「你我如今已是夫妻,夫妻本就一体,你想要做什麽妾身自然奉陪,还需要问愿意不愿意的呢?」

    祁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他看着她带着浅笑的姣好面容突然愣住了,回过神来後又暗恨此刻此景不合适,否则他便要压着她好生亲吻一番!

    心中想着如何轻薄他的小娇妻,面上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是为夫想岔了,那麽就请容容陪我演一出戏,装作我们不和便可。」

    苏妙容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好一会才忍不住问他:「妾身想问此举是为何?」

    祁璟挑挑眉,手指轻抚腰间玉佩笑道:「因为我想要骗一个人。」

    作者的话:我怕不看留言的小宝贝们不知道,情妇番外已修改结束,已经放出来了,麻烦想看的小宝贝们自己去找哈~_:3」_有小天使说想看可人的小番外,所以我就改成了写可人的,希望你们喜欢~~~

    夫君有点不正常(04)容容陪我演一场戏,因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