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5)敬茶风波,不日离京~~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祁璟没有说他要骗谁,只是唇角挂着一抹邪肆的笑,亦正亦邪的模样为他本就俊美无俦的容貌更添几分魅力,看的苏妙容心头骤然一跳。

    她多看了两眼便不敢再看,很默契地和祁璟错开了点距离,当真的一副疏离的模样。祁璟也很默契地收起了笑,虽是面无表情,但任谁都可以看出他有着丝丝不满。

    两人就这样进了正院花厅内,忠王等一干人早就在花厅内等候,而最是沉不住气的忠王妃见他们进步後便冷哼了一声,脸上全是不耐。

    「啪!」

    最先发怒的倒不是忠王妃,而是忠王。他将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沉着脸就对着祁璟骂道:「这都什麽时辰了你竟然还这般慢慢悠悠的,让你老子娘等你那麽就!你这个兔崽子是不是翅磅硬了觉得老子不能收拾你?」

    这番架势着实吓了苏妙容一跳,她没想到忠王竟是……长相和性格一般粗狂。

    苏妙容之前接触的男性不过是她父亲和几个兄长,苏家向来标榜自己是书香世家,不管是父亲还是兄长皆是一副清俊美男子的模样,就连祁璟也是这样类型的男子,却是没想到忠王个性如此彪悍,竟是粗口不断。

    她余光瞥向其他人,只见其他人皆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於是她默默将情绪收起来,努力装作不大惊小怪。

    忠王连连骂了十来句喝了口茶才停了下来,然後又是「啪」的一声重重放下茶杯,一拍桌子道:「还不带着你媳妇儿滚过来跪下敬茶!」

    祁璟和苏妙容闻言上前跪下敬茶。

    他们这个敬茶也不似别的人家那般,别的人家不管长辈还是晚辈都会说一两句好话,到了他们这里竟是诡异的沉默……

    沉默地敬完茶,忠王妃做做样子给苏妙容介绍了一番世子和世子妃,而後世子妃笑得刻意让苏妙容无事时去她院子里坐坐……可以说,整个氛围谜一样的诡异,若不是此前被祁璟提醒了一番,她当真不知如何反应。

    不过一会,忠王妃好似发现了他们不和,有意无意地说了几句语,话里话外的意思皆是贬低祁璟。苏妙容听後脸色微变,看得忠王妃心中暗喜非常,倒是身为当事人祁璟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木头一样。

    等到忠王妃终於将贬低的词儿都说完後,忠王接过话来对着祁璟说道:「本王在你婚前向圣人求了一道旨意,要将你这个不成器的不肖子孙外放出去,希望你能够好好争气一点,学学你的两个哥哥做出一番事业来!」

    忠王妃闻言得意非常地看了一眼祁璟,只可惜祁璟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反令她觉得好生无趣。

    忠王似是没有瞧见忠王妃的举动,继续对着祁璟说道:「本王给你三个地方,今晚你好好想一想,想完了明日早点滚过来告诉老子,等你媳妇儿回门过後你就就带着你媳妇儿给老子滚去好好做事!」

    语罢,忠王扔给祁璟一张纸条,又朝着他们挥了挥手,让他们现在就滚。

    於是祁璟和苏妙容话都来不及说一句就滚了。

    因着此前和祁璟佯装不和的约定,苏妙容一路上忍着没有和祁璟说话,回到房内就剩下两人後,苏妙容终於忍不住了,拉过祁璟唤道:「夫君……」

    祁璟偏头看向她,他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满肚子的话戛然而止,她瞧着祁璟此刻略带深沉的模样便说不出那些话,也问不出忠王为何如此。停顿了好一会,她仰起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夫君,你看此行我们需要带些什麽?」

    祁璟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似要将她烧穿一般灼热,苏妙容突然觉得好别扭,正要找个借口离开一会,却不想祁璟先一步抱住了她,在她颈边蹭了蹭说道:「我决定去寒山关,那边很苦,你也要去么?」

    苏妙容没有问他为何三个地方独独选中寒山关,反倒是理所当然道:「去呀,妾身还从来没有出过京城呢!」

    祁璟喉头突然堵得厉害,却又强忍着把话说完:「你真的不怕么?寒山关可不是一般的苦,那边常年风雪不断,物资匮乏,更有夷族来犯……你当真不怕?」

    苏妙容想了想,而後点点头说道:「怕呀,可是夫君你要去不是么?」

    祁璟突然用了几分力道将她紧紧抱在怀中,良久才放开她若无其事地笑道:「我们可不能带很多东西,路途遥远不说,这一路上还不安全,顶多带点衣物乾粮,其余贵重的东西能卖的便卖,舍不得的就留在府内叫人好生看管便是。」

    苏妙容乖巧地点了点头,她心里盘算了下自己的嫁妆,打算过会唤来李嬷嬷将那些东西尽数卖掉都置换成银票才好。她观今日忠王与忠王妃对待祁璟的态度不是很好,想来祁璟这边也算不得富裕,倒不如将那些死物换成银票,等去了寒山关也不至於让祁璟连打点上下的钱票都没有。

    她想得很简单,她和祁璟是夫妻,她帮他是应该的。

    倒不是说苏妙容傻,而是苏妙容与祁璟的婚事,或者说苏祁两家联姻乃是当今圣上金口玉言许下的,是万万不能随意和离的,即便要和离也必须得让圣人再许下圣旨,否则他们便是犯了欺君之罪,轻则两者丢了性命,重则株连九族。

    自打苏妙容和祁璟拜堂後,他们两个就注定绑在一起。所以在苏妙容看来,与其贪图一时的小利,倒不如拿去投资自家夫君的事业,就算日後两人没了感情,也有这份患难与共的情分在。

    当然,苏妙容也没有傻到将全部身家都投进去,总归还是要有点家底在,日後也好有一条退路在。

    苏妙容做事向来乾脆,当下便翻出自己的嫁妆单子,急急忙忙唤来李嬷嬷来商议此事。按照忠王的意思,他们剩下的时间也不过将将三日,若是他们有一丝耽搁,苏妙容可不认为忠王会对他们大发慈悲。

    祁璟见她全心全意投入卖嫁妆当中也没有打搅她,只是一直在一旁听着看着,偶尔见她渴了便递过去一杯茶水给她润润喉。

    不多时,外边传来些许谈话声,祁璟双耳一动,对着苏妙容低声说了一句便起身离开出门,苏妙容正专心着,对他的离开只点了点头便罢了。

    门外是一个粗使丫头手中拿着些小食正拉着琉影套近乎,三两句话便哄得琉影眉开眼笑的,渐渐地便和这个丫头说笑起来。

    虽说琉月琉影是双生子,但琉影比起琉月来还是稚嫩了些,被不知不觉套了话还不知晓。好在她说出去的正是祁璟希望她说的,否则祁璟少不了要教训她一番。

    祁璟略略皱了下眉头,看来他小娇妻身边的人还需好生调教一番。这般想着,他脚步不停地走向书房,对着守在门外的小厮吩咐了一声便进了书房。

    「主子,几位先生到了。」小厮躬身道,他身後是三位中年男子,个个目露精光,一看便不是寻常人。

    祁璟轻轻点头,却又不说话,而是自顾自地写着什麽。半响後才放下笔来,吹了吹纸上未乾的墨迹,抬起头说道:「父王给了我三个地方,我选了寒山关。」

    三位先生中站在中间姓周的先生拱手道:「主上想要从军?」

    祁璟微微颔首,道:「听闻宫中的太医院近日甚是繁忙。」

    他没有说自己为什麽选择去寒山关,只是说了一句看似无甚关系的话,但在场的都不是蠢人,就这一句话便能解释许多。

    周先生说道:「既然如此,我等便在京中恭候主上凯旋而归!」

    祁璟缓缓勾唇:「先生们愿意帮我在京中打点是再好不过,不过有几件事还需你们帮我注意一二。一个是苏家,尤其是那苏家长房嫡长女,不管巨细都必须每半月汇报一次。另一个便是中宫,你们无需安排人手,只需偶尔帮衬一下即可。」

    三位先生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当即便明了了祁璟的打算,只是这……为何独独对苏家长房嫡长女如此在意,莫非主上还对其念念不忘?

    他们心中猜测着,却是没人会傻到说出来。

    祁璟又吩咐了些许事情,几位先生先是听着云里雾里,而後将所有事情串起来後却又觉得惊恐万分,只觉得他们的主子有着洞察先机之能,竟是将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大小事都算计了进去。

    几人在书房内商议足足一天,就连午饭也是遣人送进书房内,待到天色黯淡之时祁璟才打算放人,只是在他们快要踏出书房时,又开口叫住他们。

    「还请周先生帮我一事,这单子上面的东西请周先生帮我都置办了,这些东西我只要最好的。」祁璟边说着边将几张纸递给周先生,正是方才他们几位进书房时祁璟写下的东西。

    周先生大致扫了一眼,心中略有些奇怪,但嘴上还是应承下来。

    他在祁璟院子里挂着的是账房先生的名头,但凡是进了院子的东西他都略知一二,自然也是一眼便瞧出着单子上面和新夫人嫁妆有几分吻合,只是上面绝大部分都被祁璟换做更上好的东西。

    周先生一时之间糊涂了,主子先前才命他们注意苏家长房嫡女,这边又命他重新帮他置办新夫人的嫁妆……所以主子到底更属意谁呢?

    作者的话:_:3」_你们人呢?

    夫君有点不正常(05)敬茶风波,不日离京~~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